皮肤
字号

魔天

点击:
第一章. 断剑少年

五行宗,五座仙山彼此相邻,矗立在苍泓山脉最险峻之处,四周无数矮了许多的山峰簇拥着,茫茫群山,只有这五座巍峨磅礴,汇聚一方天地灵气。

盛夏的午后,这本是最酷热难耐时。不过在其中一座仙山山腰,山风吹过,却带着阵阵凉意。

这仙山终究是太高了。

此刻,一群人正沿着通往山巅的阶梯,一步一步盘山而登,他们步伐沉重而缓慢,好像每踏上一个阶梯,都要耗费极大的体力一般。

这是一个由人数相当可观的少年少女组成的队伍,年龄大概都在十五六之间,虽然还有些青春稚嫩的气息,却个个精气神饱满,显露出不凡之姿。

“通天阶梯暗含禁制,每踏一步都比正常踏十步还难,没有强于常人数倍的体制与毅力,是不可能按时到达接引殿的,加油吧,小家伙们。要入我五行宗,这是第一道考验。”

一名身着道袍的消瘦中年在前方引路,他缓缓回头,嘴角有着笑意。

听得道袍中年的话语,不少少男少女精神为之一振,原本疲惫的身体,似乎又注入了一股力量,稚嫩的脸庞上,充满了渴望。

这是五行宗一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只要能通过考核,便可进入那人人向往的修行圣地,前途不可限量!

“我的速度,就是到达接引殿的最慢速度。所以,如果你们想通过考验,就必须走到我前面,必须比我更快!”道袍中年登山的速度很快,他表情严肃了几分,提醒一番后,又沉声喝道:“明白了吗?”

“明白!”一群少年少女咬着牙,大声回应,而后不少人纷纷努力,想要超越道袍中年。

然而真正能超越的却少之又少,即便有极个别勉强超越了,很快便会被速度一直不减的道袍中年追了上去,这道袍中年登山的速度可绝对称得上“健步如飞”。

“小家伙们,你们这速度可是远远不够啊。”道袍中年看看左右苦苦支撑的少男少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老头,是你挡我的路啦,让开让开,”

“冲啊、冲啊”

突然,一声似乎颇为沉重的回应声响起,周围人扭头看去,纷纷露出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这是一个身材矫健,皮肤被晒的略有些黝黑的少年,他有着一头柔软而略显散乱的黑发,还显稚嫩的脸庞有点清瘦,算不得帅气,不过让人看起来却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不过,这些都不是众人惊讶的原因。众人惊讶,是因为在他的背上竟然还背着一柄巨大的断剑。

断剑长约一米五,极其宽阔厚重。看那尺寸,如果是纯铁打造,恐怕至少也在百斤以上!

须知“长路无轻物”,这仙山不知道有多高,且有禁制将登山的难度增加十倍。而作为选拔弟子的一道考验,道袍中年不仅从未中途休息过一次,速度也比常人爬山快数倍。眼前这些少男少女,为了极力跟上步伐,恨不得将身上的最后一点衣服都脱掉,以减轻累赘,而他竟然还背着一柄巨剑!

如果这巨剑是件稀世宝贝也就罢了,可关键是,它简直就是一块破铜烂铁,满身锈迹斑斑不说,还是断的。背着这东西参加五行宗入门弟子的考核,脑子有问题吧?

“呼呼呼呼”

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少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很快就把道袍中年超越了去,引得道袍中年也是一愣一愣的。

“小家伙,你背着一把破剑做什么,快扔掉。别怪我没提醒你,只有按规定的时间登上山顶接引殿,才算通过考核,否则,你就是背着千斤重物也无用,我劝你省点力气。”

“不扔不扔就是不扔,这可是我的宝贝,老头,你不懂别瞎说。”

少年气喘呼呼的回应了一声,继续往前冲,看那模样,并没有把破剑扔掉的打算。

道袍中年顿时气的吹起了胡子。

“这个憨货,财迷心窍了吧,竟然把破铜烂铁当宝贝。万一累趴下,失去了进入五行宗的机会,让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呜呜,真是太打击人了,他背着一把巨剑,都比我们跑的快,还有没有天理了?”

“兄弟加油,我支持你。”

不少体力渐渐不支的少年少女们悲愤不已。他们都快累趴下了,这小子却背着一柄巨剑,生龙活虎的往前冲,这对比未免太伤人自尊了。

有人嘲讽、有人妒忌、也有人不怀好意的“鼓励”着。对于这些声音,秦风一概无视了过去。

“大哥大哥,原来是你啊!”

就在秦风背着断剑,努力往前冲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颇为猥琐的声音,他缓缓扭头看去,但见一名白白净净的小胖子追了上来,此时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小小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隙。

“你跟我说话?”秦风显然不认识这个胖子。

“是啊,大哥,你不是剑阁弟子选拔,成绩最优秀的那个吗,你可是甩了第二名十几条街啊,怎么回事,难道剑阁连你这个第一名都不要了?”胖子一脸的意外,显然,他也参加过之前的剑阁弟子选拔,只不过被淘汰了而已。

“死胖子,你给我闭嘴!”秦风脸色微变,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又低声道:“让人知道我们先去了剑阁,这五行宗恐怕就别想进了,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闻言,胖子缩了缩肥胖的脖子,也意识到说漏嘴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剑阁、五行宗,这两大修行圣地乃是势不两立的死敌,双方势如水火,从入门弟子的选拔开始就互掐。五行宗若是知道谁被剑阁淘汰了,那不管他有没有通过五行宗的考核,都肯定不会再要的。

不过好在,剑阁的弟子选拔比五行宗早好几个月,因此像眼前的胖子这样,被剑阁淘汰了,又来五行宗尝试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大家都不敢承认罢了。可惜两宗选拔弟子的难度相当,因此剑阁没通过的,来这里也是凶多吉少。

顿了片刻,胖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小声道:“大哥,我知道了,你是拿了剑阁弟子选拔的第一名,现在又要拿五行宗弟子选拔的第一名。不过这次选拔,不是比谁背的东西重,而是比谁能最快到达接引殿。”

“死胖子,你看我像那么无聊的人吗?”

“我说大哥,虽然我很想结交你这么牛逼的人,不过你老叫我‘死胖子’就太不够意思了,俺是有名字的,吴俊男,这名字不错吧,‘我是俊男’。其实我本来不叫这个名字的,是我自己后来改的哎,大哥,你怎么走啦?”

小胖子正一脸自恋的介绍着,突然发现秦风甩完最后一句话,没把断剑扔下,却把他给扔下了。

剑阁

努力前行的秦风,口中默默念出这两个字。微微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山端,似乎是要透过层层云雾,望到数千里之外的另一处修行圣地。

天纵奇才,远超剑阁第二名吗?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一个个剑阁长老的赞叹之语,他们一个个拉着他的手,向他许诺将会如何的全力栽培他,每一个都那么热情、那么慈眉善目。

然而,仅在片刻之间,他们就面露狰狞,杀机毕显,那最为慈眉善目的老者,一掌几乎要了他的命。

这些享誉修行界的老前辈,竟都这么善变吗?

还有,那个女人

秦风抿了抿嘴,脑海中掠过一道背负紫晶长剑的窈窕身影,该怎么形容她:美丽、妖艳、阴沉、冰冷

就是这个神秘的少女,一句话让剑阁上下差点杀了他。也就是她,强行将一张血腥诡异的咒符印入他的身体。秦风依然记得,这个女人看着咒符侵蚀他的身体,看着他痛苦的几度昏死,她的那一双眼睛是那么的冷酷、无情。

剑阁啊剑阁,又是要将我碎尸万段,又是血腥咒符加身,对我这种无名小卒,也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秦风越想,越是恨得咬牙切齿。

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几乎每走十几步便会有一个人被甩在了后面,再也追不上来。

看到这一幕,道袍中年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才走到哪里,就已经有那么多人不行了。现在的苗子真是越来越差了。”

“冲啊、冲啊!”

突然,一道嘹亮的吼声从上方传来,远远看去,只见一名背着断剑的少年嚎叫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连引路的道袍中年都被他远远的甩在了后面,看那模样,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道袍中年嘴角抽搐了两下,旋即却又笑呵呵了,“整体苗子虽差,倒也有异常突出的小家伙啊。”

“小子,保留些体力,越往上空气越稀薄,体力消耗的也越快,到了最后,每走一步恐怕都要淘汰掉十几个人。你最好把那断剑扔掉,否则门规所限,即使你再优秀,差一步也入不了我五行宗。”

道袍中年爱才心切,忍不住的又开口提醒。他还真的担心,这么优秀的弟子,被淘汰了出去。

“老头,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想骗走我的宝贝?”秦风双手抱住巨大的断剑,护的更加结实。

“你你个小财迷!”道袍中年鼻子都气歪了,懒得再理这可恶的小子。

“冲啊,冲啊!”秦风嚎叫着,继续他的另类冲刺。在他看来,宝贝绝对不能扔,这次弟子考核也一定要通过。

“剑阁,老子想当一个剑道高手而已,你们不选我,我进了五行宗,照样能天下无敌,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秦风嗷嗷叫着,继续奋力前冲。

第二章身世不知

道袍中年说的没错,随着山峰越来越高,空气也越来越稀薄,许多人体力耗尽,根本无法再坚持下去。

原本超过两千人的队伍,如今已有七成被淘汰,而那专门为选拔弟子建造的“接引殿”才刚刚勉强能看到一点影子,显然还有相当的距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uanhuan/27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