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牛男

点击:

讲述一个男人告别都市,回老家种地养牛的故事。


1、被赶出家门的男人


又是一年年关将至,卧牛山下大湾村里一户姓罗的人家,也像村里的家家户户一样正张罗着过年,但是他家的气氛,比起别人家,又显得有些不同。

罗老汉蹲在家门口吧嗒吧嗒抽着水烟,前几天她婆娘接到儿子的电话,说是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这搁谁家都应该是件好事,偏偏他家不一样。

五年前他儿子大学刚毕业,又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回家过年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就合计着要给他相个好姑娘,谁曾想那小子一下往家里丢了颗炸弹,说自己不喜欢女人,没办法传宗接代。

罗老汉当时那个气啊,不仅下了狠手打得他鼻青脸肿,还没少说狠话,什么断绝父子关系,让他滚,这辈子都别认他这个爹,就当自己没生过儿子等等。

如今想想,说不后悔那是骗人的,他这么一闹,全村人就都知道这事了,没少说闲话,他儿子这一走,就是五年没回家。

这么些年下来,罗老汉虽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儿子毕竟还是儿子嘛,而且他也花了些心思了解他儿子那事,晓得这档子事大多都是天生的,要怨就怨老天爷。

他就说呢,他儿子从小就懂事听话,从来没给家里惹过事,成绩还年年第一,初中毕业就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高中毕业就考上重点大学,他那人生简直是顺利得不像话,他娘的,原来老天爷是搁这儿等着呢。

屋里,罗大娘一早就开始忙活了,她时不时抬头看罗老汉一眼,就是不跟他说话。她跟这老倔驴过了大半辈子,对他的驴脾气那是清楚得很,这老家伙,你要是给点颜色,他立马就能蹬鼻子上脸,你要是不搭理他,自然就消停了。

几年前那事,她也是震惊失望的,但是再怎么失望,也不能把儿子往外赶啊,外边的世界再怎么好,人不得还要有个根么。就她这个做人家女儿的,小时候也没被家里怎么疼着,现在时不时还想着要回一趟娘家呢。

想想她儿子这些年一个人在外头飘着,过年连家都回不了,她就没少埋怨她家那口子。罗大娘这回是打定主意了,过两天他儿子回来,这老不死的要是再把他往外赶,到时候她就跟着儿子一起走,让他自己守着这老破房子一个人过去。

千里之外,一列从南方驶来的火车上,罗蒙的心情也是忐忑的,当年他爹发火的样子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不知道这一回,他会用什么家伙来招呼自己,锄头还是扁担?还是扁担好,疼是疼点,起码出不了人命。

罗蒙琢磨着是不是先给他娘打个电话,让她把家里的锄头菜刀都藏好了?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有些担心回家以后要面对的情况,但是这么多年没回家了,如今坐在归乡的列车上,心里还是很高兴。

这么些年下来,每每逢年过节,罗蒙就想着,要么回家走一趟?可是他却又每每都下不了决心。父母年纪大了,总去刺激他们也不好,早知道当初他就不坦白了,不喜欢女人什么的,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行了,多少负担,都让他自己一个人担着。

要是当年罗蒙没说那些话,那么现在,罗老汉就会有一个年近三十还不结婚的问题儿子,老两口可能三天两头打电话让他快点找个女朋友,过年回家相亲见面连轴转,时间会在他们的着急上火中一年一年过去,而他罗蒙,始终都是光棍一条。

而五年前的罗蒙,是一个刚毕业的愣头青,坦荡得近乎自私,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想过要在沉重的谎言中生活一辈子,也不想欺骗对自己满怀希望的父母,所以他说了实话。

人生总是充满了选择题,却从来没有对错,但是每当你做出一个选择,就要为自己的这个选择负责到底,接受它所带来的好处,也同样要承受它给你带来的灾难。

五年前的罗蒙做出了选择,于是他不用像其他同性恋者一样生活在晦涩的谎言之中,他坦荡荡地被揍了一顿,然后坦荡荡地提着行李离开了故乡,这些年来他有家归不得,心里也被愧疚折磨着。

父母的年纪渐渐大了,难道他还能一直不回家吗?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这繁华空洞的城市里,让年迈的父母在遥远的故乡一年年老去?

就在罗蒙的犹豫踟蹰中,又到了一个冬天,这个冬天罗蒙交到了好运,它促使罗蒙下定了回家的决心。

那天傍晚罗蒙提着一盒快餐往自己的出租屋走,经过小区公园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头正坐在绿化带边上啃冷馒头,他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就将自己的快餐给他,又给了他一百块钱。

老头给了罗蒙一块玉石,玉石的成色不大好,用一根廉价的红色绳子拴着。出于礼貌,罗蒙从老头手里接过这块石头,顺手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没想到等他回到家里,这块玉石早已不知所踪,而他的脑海中,却多出了一眼清澈的泉水,泉眼四周用青石堆砌,泉中还有一块石碑,上面雕刻着“灵泉”二字,笔法古朴苍劲。

罗蒙意念一动,手窝里就出现了一捧清泉,泉水清凉透澈,喝到嘴里,更是甘甜纯净,让人神清气爽。

罗蒙不知道那老头是在知情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了他这一眼泉水,要是他不知情,那自己不是占了别人天大的便宜,尤其还是一个落魄贫穷的老人。

他当下又赶去公园,一路上还想着见到老头以后要怎么办,如果那老头知情,那自然是要好好感谢他,这么大的恩惠,无论怎么感谢都不过分。如果他不知情,那么罗蒙也不会提起这眼泉水的事,怀璧其罪,灵泉的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但是罗蒙可以给他钱。

这五年来罗蒙混得还可以,三年前他和一个信得过的同事一起辞职开了一家小厂子,罗蒙投入了当时所有的存款,但是他主要还是以技术入股,他那个同事颇有家底,主要的资金还是靠他。

这几年罗蒙致力于厂里新产品的研发,也解决了一些技术难题,如今厂子已经上了轨道,也拥有了一支自己的技术队伍,罗蒙终于可以歇息,他给自己请了一个长假,准备好好放松放松。

前两年工厂还在起步阶段,赚些钱就马上花在新设备上,所以刚开始也没赚多少钱,去年年终倒是分了三十万,今年大概也还可以。

这点钱罗蒙原本是想留着另外找个小项目的,不过如今就算把这些钱全都给了那老头,他也丝毫不会觉得可惜。因为金钱能买到的东西是有限的,而这眼灵泉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是一些人拥有无数金钱,却一辈子也无缘见识到的东西。

罗蒙已经打定了主意,可是当他再次回到公园的时候,那老头却早已经没了踪影,他在公寓附近找了很久,始终一无所获,问附近的人,都说没有见过这样一个老头。

之后的一段时间,罗蒙没事就出门转悠,希望能再次遇到那个老头,可是对方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一座人口近千万的城市里,要找一个不知道姓名,记不清面貌的老人,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等到年关将至,罗蒙终于放弃了寻找,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他母亲接的,听说他要回家,他母亲显得很高兴。然后他又给合伙人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回家一阵子,暂时不上班了,厂里那个职位,就别给他留着了,以后他就只是股东了,而不再是厂里的职工。

让罗蒙下定决心要回家的,就是这眼“灵泉”,这段时间罗蒙一直饮用“灵泉”里的泉水,一个多月下来,他觉得自己似乎比从前精神了许多,身体也挺好,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原本时常会觉得有些模糊的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除了饮用,罗蒙还在他们小区的花圃里洒了几天灵泉的泉水,结果不到半个月,那片原本半死不活的花草就长得郁郁葱葱,洋溢着满满的生命力。

手里握着这么好的宝贝,罗蒙自然不会忘记自己年迈的父母,这次他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罗老汉再次挥舞着锄头扁担让他滚,他也绝对不滚。                    

2、路遇牛犊

罗蒙在市里下了火车,打的到汽车站转乘汽车,三个钟头之后又在县城下车,搭上了从县城到水牛镇的班车。

马上就要过年了,在外地打工的人都赶着回家过年,坐火车的时候罗蒙买到了卧铺车票,倒也没怎么觉得拥挤,从市里到县城的汽车因为要过高速,查得很严,他们也不敢搞超载,所以还是不挤。

在从县城到水牛镇这辆小面包车上,罗蒙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春运。车上挤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说,还有不少鸡鸭海鲜,车里的气味那叫一个难闻,罗蒙脚边还有两只编织袋,看编织袋外面起伏的形状,他猜里面放的是红薯。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在盘山公路上,越往山上开,气温就越低。他们县城的海拔本来就不低,水牛镇的海拔更高,罗蒙的老家大湾村,海拔已经有将近两千米了,因为山路崎岖交通不便,他们这块地方相当落后,耕地面积少农业发展不起来,工业更是几乎没有。

大概是车上的乘客也觉得车里的气味难闻,不少人都开了窗户,山风阵阵从车窗灌进来,吹得罗蒙鼻涕都下来了。

这些年他在南方城市待惯了,早已经告别厚重的棉袄许多年,如今他身上的薄外套,哪里抵御得了这冷冽的山风。这回出门前,他还特地挑了一件稳重大方的外套穿在身上,衣服是名牌,看是挺好看,就是不怎么厚。

罗蒙被车子甩得左摇右晃,和车子里的男女老少挤挤挨挨,隔几分钟就要吸溜一下鼻子,哪里还有半分在城里时的人模狗样。

相对于罗蒙的狼狈不堪,他身上的那眼灵泉却显得十分高兴,泉眼里的泉水叮叮咚咚地往外涌,水位都高了许多,似乎很喜欢这种穷乡僻壤。

车子一路开着,陈旧的面包车像是一头不堪重负的老黄牛,一路喘一路走,走啊走啊,突然猛地抖了两下,不动了。

“咋了?熄火了?”车上的乘客顿时骚动起来,司机摆摆手,打开驾驶座旁边的车门,下车去看了看,很快他又上来了。“车子坏了,走不了咯,等会儿有别的车过来,就安排你们换车。”

“眼下这是什么时候啊,就算有别的车过来,也挤不上去啊!”本地人对当地的交通情况总是很了解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t/22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