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有一块地

点击:
第1卷 发达了

第1章 触电

“好你个耿一凡,一声不响就不干了,还拿不拿我当兄弟,真他妈的不够意思。”国产山寨苹果手机里传来了同事兼死党兼室友雷猛那暴跳如雷的声音。

耿一凡听着电话里那如雷的声音,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个1米8的壮汉,怒气冲冲打电话的样子。耿一凡轻轻一笑道:“雷子,我只是突然感到有点累了,所以想暂时的休息一下,等你下班后,我们再去外面边吃边谈。”

说完这话,只听见电话那边雷猛小声的嘀咕“年纪轻轻就说累了,装什么沧桑。”然后又大声的说“你小子等着,看我回来不好好的收拾你。”

“那好,那我就先挂了。”耿一凡轻笑道挂断了电话。轻摇着头道“这雷子还是这火暴脾气,一点面子都不给。”也就是因为雷猛的脾气,耿一凡才和雷猛成为死党。

耿一凡看了一眼自己住了三年的小房子,心里想着离别的时候到了。

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每到离别的时候都会回想下过往。就像现在的耿一凡一样,坐在椅子上,想起自己学生时代,还有在社会上飘荡的这几年。

耿一凡,今年24岁,出生在hn省xx市里的一个小城镇白城。白城是一个安静、美丽的小镇。耿一凡的父母都是工人,自己在家中排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耿一平,比自己大4岁。因为是小的,大人都比较宠一点。从小的时候,父母与老师都是用要好好学习,建设祖国的话来教育自己和哥哥。耿一凡两兄弟也很少要让大人操心。

就这样平平淡淡小学读完了,中学读完了,耿一凡的哥哥考上了xx农业学校。那会儿中大院校还分配工作,毕业了还可以建设祖国。

可到耿一凡的时候,学校却不分配了。但没办法,书还是照样要读的,就这样自己也考上了xx经济学院。以为可以就这样平凡的生活下去,可是在耿一凡刚刚读了一年大专,放假到回家,家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了。

问了老爸才知道,耿一凡的哥哥今年毕业了,学样也分配了工作,单位还在白城,不过还没等上岗,单位竟然来通知说经营不下去了,对所有单位的职工进行买断,一个人发了一万多块钱遣散费。耿一凡的哥哥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拿着一万多块钱回家了。不过还好,耿一平的学校有开展电脑课,就这样在白城找了一家电脑公司进去做事。

耿一平的眉头有点舒展不开。不过没办法,学好了数理化,没有一个“好爸爸”也是没用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现实的,没钱没权,什么能难。

家里的一个小浪花就这样平静了,耿一凡也继续着他的大专生涯。

4年的大专生活,让耿一凡意气风发,磨拳擦掌的准备毕业后到社会上大展拳脚。

05年的时候,耿一凡从学校毕业了,走进了社会。自信满满的在社会上逛了一圈后,不得不低下他那颗骄傲小头。残酷的现实告诉了耿一凡一个真理,没钱,没门路,一个大专生是混不下去的。

自从低下了头做人后,起码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上活了下来。耿一凡也不用再向家里要钱了。

这几年来走了几个城市,做了很多工种,让耿一凡那颗刚出学校时,意气风发的心被磨平了。

前两年的时候,家里传来一个噩耗说,老爸得了“阿尔次海默症”(就是猩球崛起里面那个科学家的老爸得的那个病),俗称“脑萎缩”。那时耿一凡回家过一次,那时老爸还能和人交谈。这两年他都没有回家,只是经常的和家里通电话。去年的时候说老爸要专门有个人看着,不然会走丢。今年变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全靠老妈在照顾。老爸的病是越来越严重,耿一凡也一直都想回去,但一想回去能做什么,家里有耿一平帮忙照顾着,回去反而会给家里带来负担,所以这两年一直都在j市打工。

前两天,家里来电话说了,耿一平因公司的事不能经常在家了,家里老妈一个管不过来了,问耿一凡能不能把这边的工辞了,回家照顾一下。耿一凡一口就答应下来了,今天早上就向工厂辞职了。所以才发生了刚才打电话的事情。

想到雷猛这个人,还真对得起他那个名字。雷猛比耿一凡大两岁,身高180公分,体重180斤(这可都是肌肉),壮得像头牛,真不知道吃什么可以长成这样。

每一次看到雷猛那一身肌肉,再看着自己那一身小排骨,总一双带得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看向雷猛,而雷猛总是在这时对耿一凡做一个健美的动作。可是一副让人想叫他大叔脸孔,总是让耿一凡拿来开玩笑。

说真的雷猛对耿一凡很是照顾。那时耿一凡刚进入这个厂的时候,对于要做的事,还不太熟,雷猛就在旁边帮了很多忙。雷猛也是hn人,只不过不是同一个地方的。当雷猛知道耿一凡家里的情况时,每个月都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500元,让耿一凡寄回去。耿一凡当然不肯了,就对雷猛说“你不用管你家里了吗”?

雷猛笑了笑说“我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有我和你是兄弟,你老爸就是我老爸,我孝敬老人家是应该的,如果你不拿着的话,以后都不要认我这个兄弟了。”

耿一凡见雷猛说得那么坚决,只有把钱拿着。同时心里暗暗的道,雷猛你一辈子都是我耿一凡的好兄弟,我会好好珍惜和你的兄弟之情的。

想着想着差不多到雷猛下班的时间了,刚想从椅子上起来,就听见房门外传来雷猛的声音。

“臭小子,快点出来,今天看我不把你给灌醉了。”

耿一凡从椅子上起来,拉开房门,看到雷猛正在外边摆着壮汉的poss。

雷猛一看到耿一凡出来了,马上拉着他的手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光头烧烤,在那里你不给我一个解释,看我不给你给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耿一凡苦笑道“好了,知道了,到地方我们边吃边谈。”

光头的店很近,走了5分钟就到了。一进店,雷猛就对店里喊道“光头,先来一箱啤酒,20块钱猪肉串,20的牛肉串,20排骨,20牛油,一条鱼,好了就先上这些,等下子再要。”肉串在烤,啤酒先上了。耿一凡和雷猛先一人开了一瓶。

“说吧,出什么事了?”雷猛和耿一凡碰了下瓶,喝了一口酒说道。

“家里前两天来电话了说,我哥因公司的事可能不能经常在家里,我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想叫我回家去帮忙照顾一下,我也是今天才辞的,还来不及和你说的。”耿一凡也喝了一口酒说道。

“这么重要的事,也不早点对我说,还说是兄弟呢。”雷猛嘀咕道。“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就尽管说吧,我帮得上的一定帮。”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家里的事我能搞得定的,你安心在这边做事吧,我事的话我第一个就找你。”耿一凡笑着说道。

“一凡,你这句话才算是把我当兄弟。”雷猛拍着耿一凡的肩膀笑着道。

“猛子,今年过年到我家来过吧,我家里人都知道你,就是没见过,也让他们认识一下你啊!”耿一凡对着雷猛说道。

“啊,这个啊,不太好吧——”雷猛扭捏的说道。

耿一凡看着雷猛的那个样子,肚子都快笑开花了。你想一下,一个180的壮汉,做出扭捏的样子,那会是什么样子。但是耿一凡还是把脸一正的说道“还说我不够兄弟,只是叫你回去看下父母,你就不肯,你太让我伤心了。”

雷猛一看耿一凡这样说“行,等过年我一定去你家,到时可一定要好好招待我啊。”

“那还用你说,我们全家人都非常的欢迎你。”耿一凡笑着说道。

这时肉串烤好了,耿一凡和雷猛也就开始喝酒吃肉侃大山了。

一箱啤酒喝完了,雷猛也再叫了一箱酒,还叫了一些肉串,说今天不醉不归。烧烤店里的电视放着一些新闻,都是些什么物价上涨了,房价高不可攀,什么猪肉大王,什么水果大王。让耿一凡两个人的谈资也多了些。

两箱酒喝完了,耿一凡和雷猛两人都有些醉了,叫来光头老板结帐,一共265块钱,零头不要,260。这时雷猛还抢着付款,耿一凡说“是兄弟,今天别和我抢。雷猛也就不在争着付了。”

付完帐,耿一凡和雷猛两人歪歪扭扭的往租的房走去,两人在路上还唱着小齐的《兄弟》。还说要做什么大鳄,法拉利开一辆砸一辆,把什么猪肉大王,水果大王全部吃掉。

到家后,耿一凡先把雷猛送到床上去睡,再帮自己的那个山寨苹果充下电,就去洗澡了。现在是9月底,天气还行,还可以洗冷水澡。

刚刚洗好澡,水都还没来得及擦的时候,山寨苹果突然响boyond的《农民》,耿一凡以为是家里打来的电话,看都没看,马上拿起电话往耳朵边送去,也许是有点醉的原因,既然忘记了手机还在充电,头上的水也没擦。如果现在雷猛在旁边的话,一定会看到,一道蓝色电光由手机直冲进耿一凡的脑袋。

耿一凡被电时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我还没有成为大鳄,就这样杯具了。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第2章 “聚宝盆”

黑暗渐渐的退去,出现在耿一凡眼前的是一片灰蒙蒙景象。脚下踩着的是一种紫褐色的土地,站在土地上就能闻到一股清香。

耿一凡看着眼前的地方,脑中唯一出现在念头就是“我不是触电挂掉了吗,这里是不是阴间啊,我可没听说过阴间的土地还能散发出香味来。”

“唉,反正都到了这里,先转一转吧。”

由于雾实在太大了,只能看见两米内,耿一凡只能慢慢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耿一凡发现这里的雾气,离地面很近,雾气也没有潮湿感,反而有种让人觉得清爽感。在雾里呼吸久了,整个人感觉突然精神了很多。

“这里绝对不是什么阴间,看来我还没有挂,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我该什么离开呢?”耿一凡边走边想着。

走了大概50米的样子,耿一凡突然发现,自己走了这久,没有看到地上有任何东西,一根杂草都没有。

“谁这么浪费啊,这地看上去很肥沃啊,都不知道种点吃的。”耿一凡边走心里边恶意的想着。

再走了大概30几米的样子,耿一凡撞到了一个实物。可是眼前却只看得到雾啊。耿一凡伸出手向前一按,发现前面是有一层透明的墙状物体,手掌用力向前一推,这东西纹丝不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t/22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