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揭秘一个村官荒淫的私生活

点击:
      一个无耻的村官说: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忍,除此之外,全村女人都得到我胯下来!而我却因为一次无意中的偷窥,陷入无尽的灾难中。
  那一年我十八岁。
  十八岁刚开头那年,离我家一里地的镇子上,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个老板,搞起一个杀鸡厂,就是把山里散养的土鸡收集起来,集中宰杀然后深加工,做成小包装或者罐头远销海内外,我就在别人都备考大学的时候,进厂当了一名杀鸡工。
  从此后我家结束了没肉的生活。
  不是用我工资买的,是偷的,厂里的工人都偷鸡,胆大的偷整只的,胆小的偷鸡腿,把一只鸡腿别在兜里,大摇大摆就走出厂门了。
  对于这种偷窃成风的现象,全厂上下都是默认的,车间和厂里的头儿见了也就是说一句:“少偷点,偷多了吃不完放坏了可惜。”
  因为大多数家里都没有冰箱。
  人的胆都是练出来的,我就是由偷鸡腿开始,很快就发展成整只鸡的偷,而且在一次偷鸡的时候,有幸欣赏了一回城市人说的那种“啪啪啪”。
  厂里喜欢偷窥的工人,把这种双人形体运动叫做“养眼体操”。
  我不喜欢偷窥,是不小心遭遇到的。
  那天是上夜班,晚上零点下班后,我抓了两只白条鸡走到围墙边,想隔墙扔出去,一般整鸡都是这样偷的,尽管土鸡个头小,但装在身上也不雅观不是,大家都这样隔墙往外扔。
  快走到墙边的时候,忽然听见一种异样的声音,仔细一听好像是个女人压着嗓子的叫唤,听的我心里一乐。
  院墙和车间之间是片小树林,其实也没几棵树,不过足以隐身,车间里耐不住寂寞的男工和女工,经常趁去厕所的时候,靠着树身干一炮,提上裤子没事人一样又回车间里,人不知鬼不觉。

  我隐蔽靠近声源,一看正是我们班组的一个叫青梅的女工,被一个胖大男人搂着,两个人喘气的声音都很粗,呼哧呼哧的,再细看之下原来搂着青梅的男人竟然是厂长宋玉杰!
  我心里骂了一句:草,厂部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还不够你吃,吃到车间里来了!
  骂归骂,这小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
    我虽然身体发育不太好,但也到了想那种事的年龄,听见他们呼呼哧哧的喘气,我的血呼的一声就燃烧起来,浑身火辣辣的感觉,心跳也加速度,加重。
  再往前蹭一点就看的更清楚了,许青梅已经被厂长宋玉杰扒掉裤子,露出来一大截白肉,和我手里的白条鸡有一拼。
  宋玉杰一边喘息一边把手在青梅身上乱摸,青梅则像被捉住的一条大鱼,在宋玉杰手下扭动着身体挣扎。
  我知道那挣扎是假的,嘴里吭吭哧哧的,果然一会儿青梅就停止挣扎,开始配合宋玉杰的动作,而且开始以守为攻,主动出击了。
  
  接着就听见那种让人更加热血沸腾的声音了,嘭嘭嘭的像弹棉花,把我弹的头昏脑胀,把鸡往地上一扔,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
  这种事我在家里也经常做的,兴奋到极点的时候,就像狼羔子一样叫唤一声。
  但是我特码来了兴奋时,忘记是在厂里不是在家里了,嗷的一声叫,马上就意识到坏了!
  眼前的两个人已经被吓的终止不雅动作,衣服裤子也迅速恢复原状,宋玉杰喝了一声:“谁?”
  我竟然神差鬼使的回答一声:“我。”
  回答完我就抽了自己一耳光,我特码应该跑,怎么能回应呢!

  但后悔也晚了,宋玉杰已经走到我身边,看着我撂在地上的两只鸡,呵斥我一声:“偷鸡?”
  我心想你特码不是也在偷鸡吗,不过是大肉鸡而已。
    我可能脑子还沉浸在刚才的亢奋中,竟然又老老实实的回答他:“是。”
  宋玉杰又喝一声:“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偷多了浪费,你还一次偷两只,下次注意。”
  我诺诺连声说:“下次注意,一次偷一只。”
  说着看了他身边的青梅一眼,这傻娘们居然和我一样忘记跑路了。
  宋玉又喝我:“刚才你看到什么?”
  这回我就是再傻,也不敢老老实实回答了,就说:“刚才我看到你和青梅姐姐在,在……”
  宋玉杰厉声问:“在什么?”
  吓得我一哆嗦回答他:“在谈心。”
  宋玉杰上前拍我肩头一下,和颜悦色说:“不错,记住啊,在谈心。”
  我讨好的说:“厂长,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谈。”
  宋玉有点恼羞成怒的骂我:“还谈你妈个毛啊,滚蛋!”
  
  我赶紧如飞一般滚蛋,跑到墙边把两只鸡隔墙扔过去,然后回车间换衣服下班回家。
  到家怎么也睡不着,眼前一直晃动着青梅露出的一截白光光的身体,还有她那种压抑的叫唤,心想特码当厂长真好,想吃谁吃谁,这辈子一定努力奋斗,也弄个厂长什么的当当,吃遍天下的大肉鸡。
  越想越睡不着,起身去了苏小茶家。
  苏小茶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青梅竹马的那种。
  最重要的是苏小茶不嫌我家穷,经常鼓励我穷不怕,穷则思变,没有什么的。
  我和苏小茶约定有暗号,我想她的时候,就去她后窗户下拉一下绳子。
  那条绳子她睡觉的时候,系在大拇脚指头上,她对我说什么时候拉都行。
    以前拉绳子的时候我虽然不那么平心静气,但也还沉得住气,因为以前我们约会循规蹈矩,最多拉拉手亲亲嘴,但这回我拉绳子的时候心跳气短,像做贼。
  苏小茶很快就出来了。
  我一看见她立刻从暗影里闪出来,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她,把苏小茶吓得“呀”的鬼叫一声,我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抱起来就跑。
    苏小茶一声不响的让我抱着跑,身体软软的紧贴着我,让我的冲动加剧。
  直到我把她抱进小河边的小树林里,把她轻轻的放在草地上,趴到她的身上去。
  苏小茶发现我有点反常,想把我从她身上推下来,但是她小胳膊小腿的根本推不动我,只得娇喘吁吁的说我:“干什么呀你,怎么突然疯狂了。”
  我以前是没有过这样对她的,这样突然升级让她有点害怕,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而我一脑子,都是宋玉杰抱着青梅搞的那种画面,看着月光下苏小茶奶白色的俊脸,说了声:“憋不住了,想那个你。”
  一边说,已经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摸起来,胸前背后都摸。
  苏小茶的身体绵滑如锦,手在她身上摸着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只觉得脑子是蒙的,身体的皮肉一阵一阵的发紧发热,就像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苏小茶开始的时候还扭动挣扎,但是一会儿后就不再挣扎,反而挺着胸脯迎合我,嘴里却说:“不许,不许!”
  
  都到这时候了,她说“不许”已经毫无作用,我反而像打了鸡血一样更加兴奋。
而她好像也不是真心拒绝我,一边说一边把我抱住很紧的,我就更加放开胆子了,停在她胸脯上的手突然往下一滑,脑袋低下来随即包住了她的两片凉丝丝的嘴唇。
  但是我却被苏小茶猛的一挺身子,两手一起用力把我推了下来,掉在草地上。
  刚才她也是使劲推我的,但却不能推掉我,现在却被她推掉了,可见刚才她没有认真推,现在认真了,这小破妞的力气还真不小。
  一下子掉在草地上,我滚热的身体,突然被沁凉的草地拥抱一下,热昏的脑子也随即一醒,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t/14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