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美妙人妻系列 第3节

点击:


    沈君的小脸儿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嘴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舌添了添。当感觉味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头摆脱。陈钢双手抓住沈君的头,下身一挺,抽了起来。

    沈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陈钢的魔掌呢。她的摇晃大大增加了对陈钢的刺激,陈钢忍不住一泄如注。陈钢的这一「枪「憋了好久,精掖特别多,呛得沈君连连咳嗽。

    看着沈君满嘴都是自己的精掖,陈钢满足的抽出yang.ju。然而,就在这时沈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陈钢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赤裸的,蜜xue微微酸麻,她「啊」的一声惊呼,跳下桌子,嘴角的精掖淌了下来,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公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陈钢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沈君已从身边跑过。陈钢在沈君的茶杯里下了药,看来药性太小,以至沈君醒来,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炮」,在沈君的蜜xue里也射一次,彻底占有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儿去?」

    陈钢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思索。他突然意识到,沈君还光着身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女厕门口,陈钢就听到沈君大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 」陈钢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爱清洁,夫妻之间从未有过口佼,今夜满嘴的精掖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躯竟被别的男人玷污,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朋友。陈钢,这个经常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朋友,居然做出这种事。

    沈君真的不明白。

    陈钢透过女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小君,对不起。」

    沈君「啊」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胸,叫道「你别过来!」

    陈钢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

    说着推开了门。沈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

    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陈钢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人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

    还把沈君的衣服扔了过去。沈君赶忙弯腰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快速地穿起来。

    陈钢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爱的老鼠,极尽戏弄。

    沈君穿好衣服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陈钢向楼下奔去。陈钢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沈君已经跑下楼。「她不敢走远吧。」

    陈钢想,随后回到办公室,静静等待。

    沈君始终没回来,天亮了,陈钢有些紧张,「她不会想不开吧。」

    下楼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影,就又回到办公室。



    上班了,沈君也没回来,王远也没来。「她会不会告诉王远?」

    陈钢想,「应该不会,沈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王远呢。」

    陈钢在不安中过了一天。

    第二天,王远来上班了,从他的表情陈钢断定沈君没告诉她那件事。从王远口中得知,沈君病了。陈钢放心了。

    又过了几天,沈君还没来。王远告诉陈钢,沈君要辞职了,他还很不理解「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呢?」

    陈钢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就这样失去沈君了吗?」

    他很遗憾,「唉……那天还有好多事没干呢。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陈钢接连几天郁郁寡欢,那个激情夜晚常常浮现在眼前,特别是看到沈君的一些用具,睹物思人,更添伤感。

    半月后,沈君突然露面了。她一进门就说:「我辞职了,今天是来拿东西的。」

    陈钢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她,沈君奋力挣扎,陈钢一只大手抓住沈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插上门,转身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

    沈君叫喊着。

    陈钢没理她,紧紧抱住她,一阵狂吻。

    「喔……不要……王远就在那面……求你……」

    她低声说,并不断喘息挣扎。

    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王远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来看呀?」

    提到王远,陈钢又妒忌又兴奋。「你……」

    这句话很管用,沈君已经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挣扎着,口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

    这已经是沈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气得胀红。陈钢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长久的性关系,怎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肥肉。他奋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双腿夹住她的双腿,使她不能动弹。沈君仍不肯就范,腰肢不停扭动着。

    这反而增加了陈钢的欲望,他左手抓住沈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脱下她的白色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他喜欢看沈君挣扎的样子:沈君扭动着光屁股,在他看来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沈君的力气耗尽。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沈君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扭过头愤怒地盯着陈钢,眼睛里闪出幽怨的神情。

    陈钢冲她笑了笑,沈君又开始挣扎,但力量已经不大。陈钢的右手迅速解开她裙子和胸罩,开始上下抚摸她光滑的躯体,嘴上说:「小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舒服的。你没试过在后边干的滋味吧?很舒服的。」

    陈钢故意用yin词秽语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欲望。

    沈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做爱,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但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陈钢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女人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陈钢很自信。

    陈钢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嘴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爱抚刺激她的欲望,一边很快脱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明白今天难逃被再次强奸的厄运,不禁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沈君也说不清。

    那天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天明。回家后,她本想告诉丈夫,但由于婆婆病重,一直没法开口。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她不想再见陈钢了,然而几天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快感……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aoshuo/17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