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宦谋

点击:
第一卷 第001章 我要入仕

    一九九七年夏末。

    “咣当,咣当……”

    绿皮列车像一条蜿蜒的长龙,行进在燕京开往西南省省城都江市的铁轨上。

    硬卧车厢的过道上,一名身材颀长,着白衬衣、蓝色西装裤的年轻人正站在车窗前,浓眉深锁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

    他的心情就像列车与铁轨的撞击声一般起伏不定,随着都江城熟悉的景物一点点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变得愈发忐忑。

    ……

    年轻人名叫孟谨行,时年23岁,燕京大学经济系97级毕业生,不久前刚刚考取老家西南省的选调生。

    孟谨行家在省城都江市,从小家教谨严,在他们家,父亲孟清平就是说一不二的代表,容不得半点违拗。

    孟清平曾经官至都江市副市长,后因政治立场不够坚定,九十年代初期开始人大、政协一路靠边,三年前重病一场后仅剩一个虚职,彻底淡出官场。

    三十年宦海风浪,孟清平得出的结论就是:宦海风高浪急、礁石林立,仕途荆棘丛生、如履薄冰。

    他将此论当作家训,对子女耳提面命,要求他们谨记自己的教训,远离官场。

    然而,孟谨行却一直觉得,人生的困难无处不在,并非只在官场一处。

    倒是孟家从早年的门庭若市到近年来的门可罗雀,用父亲手掌权柄到大权旁落的真实写照,充分证明了权势对个人、家庭的影响。

    尤其当某位副部级领导家属为自己的儿子打招呼,在临分配前夕顶替了他的留校名额,他更是由此认定,官位、权力绝对可以影响本人乃至家人的人生境遇。

    正是想通了这一点,当校领导找他谈话,委婉表明不能让他留校的难处、承诺推荐他去燕京著名国企时,他毫不迟疑地提出,请学校推荐他报考西南省的选调生,他决定回西南工作。

    这一决定,无疑违反了父亲的家训,但比起永远低着头让有权有势的人决定自己的未来,他更愿意博风浪、走险途、谋高位,在父亲失去权力的地方崛起,用权力改变自己、改变家人的命运。

    ……

    “旅客同志们……”

    列车终于靠站停稳,孟谨行在列车播音员轻柔的提醒中跨出车厢,随着人流走出车站,倒了两辆公交在九坡路下车,走向建于八十年代中期的老市府宿舍二号楼。

    二号楼是一幢简易的连体小别墅,曾经住着孟清平和慕新华两位副市长。

    早年孤身在都江工作的慕新华经常来孟家蹭饭,孟清平一直视其为良师益友。

    但是,伴随着八十年代末那场思潮的涌动,一夜间,孟清平明升暗降、慕新华平步青云,昔日的同僚从此成为陌路。

    而今,二号楼物是人非,已成为都江市委书记的慕新华,早已搬离二号楼,孟家的邻居也是换了一家又一家,唯独孟清平,坚守着二号楼,仕途越走越窄。

    孟谨行看着自家亮灯的窗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举步走上台阶,抬手摁下门铃。

    孟谨言开门看到弟弟,似乎并不意外,退到一边让他进门。

    55岁的孟清平正坐在餐桌前独饮,方正的脸上布满阴霾,对千里迢迢回家的儿子视而不见。

    “爸,我回来了。”

    孟谨行将行李放在门边,到父亲对面坐下,低声问:“我妈上夜班?”

    孟清平从胸腔里发出一声闷哼,像是确定,又像什么也没说。

    “医院临时有个手术,妈晚饭没吃就去了。”孟谨言接了弟弟的问题。

    孟谨行点点头,看着正值壮年的父亲,顶着一头早生的华发低垂着脑袋独自斟饮,他的心沉沉地往下坠:“我陪您喝一杯吧!爸。”

    孟谨行起身去取杯子,孟清平却突然抬头,阴沉着脸冲儿子的背影问:“你一定要走仕途?”

    孟谨行僵立当地,不敢回头看父亲的脸:“您知道了?”

    “你不至于认为你爸已经无用到连这都得不到消息吧?”

    “不是,爸,我……”孟谨行连忙转身想解释。

    “别解释,回答我的问题!”孟清平打断儿子,目光锐利如锋。

    孟谨行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父亲这种眼神,自他离开一线后,他的目光一直是内敛含蓄,甚至是缺少锋芒的。

    他稳稳神,到桌前放下酒杯,朝父亲郑重地点头说:“想好了,我要入仕!”

    孟清平的眸子很快暗了下来,重重地叹了口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后,起身进了书房。

    “爸……”

    孟谨行追上去,被孟谨言一把拉住,她低声说:“爸三天前听说你在选调生名单里,回来后把自己关在书房坐了一整夜,昨天一个人出去买了中华、茅台回来,说是官场之中错一步就步步错,得帮你开个好头才行。”

    孟谨行闻言,鼻子猛然一酸,眼泛泪意。

    孟清平就在这时拎着两个大纸袋走了出来,走过儿子身边朝他瞥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往门口换鞋。

    “爸,我和你一起去!”

    孟谨行快步过去,接过父亲手中的纸袋。

    孟清平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之色。

    入仕,说易行难。

    一个连如何争取机会都不懂的人,即便有好的位置,因为性格使然,即使坐上好位置照样不能长久,入仕对这种人而言,其结果只能是混吃等死。

    反之,即便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也能让懂得珍惜机会的人,一步步走向高峰。

    儿子一个不起眼的举动,让孟清平看到自己过去缺少的特质——情商,这是身处官场之人应该必备的要素。

    父子俩出门打了一辆的士,直奔位于滨江的省委机关宿舍,拜访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夏明翰。

    夏明翰原是一名记者,后调到都江市委办工作,却因为年轻气盛得罪了市委大秘,差点被发配,多亏孟清平把他要到市府办躲过一劫,其后不久虽然通过一位老同学帮忙去了省委,与孟清平少了接触,但俩人之间也算得上有些渊源。

    “老领导,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是了,这么热的天你还亲自跑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