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宦海无涯

点击:
【第一章 拿荣军证的老人】

    华北财经大学的学生赵长风心情愉快地坐在电车上。在挨了好一顿数落之后,赵长风还是如愿从表叔那里借到了三百块钱。虽然知道事后表叔免不了会写信向父亲告状,但是赵长风已经顾不得这个了,重要的是,死党田磊今天晚上在小中专生面前一定不会失了面子。

    该死的田磊,你可知道,为了你的面子,我将会多没面子啊?

    田磊,身高不足一米六,家境一般,外表还不如家境,所以没有女人缘,号称九零金融班最后一个处男,故被大家称为“田处”。

    田磊虽然其貌不扬,却是赵长风的铁杆死党,两个人关系甚好。今天上午田磊忽然间要找赵长风借一笔“巨款”,说是他新谈了一个女朋友,晚上要来看他,所以需要一笔资金请客。赵长风既然是死党,当然要两肋插刀了,于是就到表叔家为田磊筹措资金,顺利得手归来,正乘电车返回学校。

    *****

    电车缓缓地靠在路边,空荡荡的车厢内又多了几个乘客。

    “买票!买票!”女售票员挥舞着手中的票夹,声音冲得象吃了火药。

    新上的乘客立刻挤成一团,争先恐后地把手中的零钱塞给售票员。这种场面让赵长风感到好笑,仿佛是88年的抢购风又回来了。

    赵长风把目光又投向车窗外,盘算着晚上该如何为田磊捧场。

    “下车!下车!没钱你坐什么车!”车厢前部忽然间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女高音,把赵长风一下子惊醒过来。

    抬头望去,只见女售票员高高坐在售票员专座上,大声地呵斥一个老人。老人背对着赵长风,身穿一身又脏又破的老式军装,一头白发又长又乱。他手忙脚乱地在口袋里翻找着什么东西,一边翻找一边说道:“俺,俺有证件。”

    “什么证件?”女售票员轻蔑道,“拿过来我看看。”

    老人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红皮本本,递给了女售票员:“荣军证,同志你看看。”

    女售票员拿着红皮本本翻看了两眼,又掷还给老人:“买票!”

    “同志,荣军证不是可以免票吗?”老人仔细地收好红本本,小心翼翼地塞进内衣口袋。

    “谁规定可以免票?”女售票员一脸不耐烦:“这么一个破本本就可以免票的话,还要我们售票员干吗?你快点买票,不然就下车!”

    “同志,真的可以免票的!”老人坚持道。

    “不买票你就下车!”女售票员厉声道:“你去看看哪个车给你免票你去坐哪个车好了!”

    “同志,俺真没钱了,有钱也不差你这一两块车票钱。”老人声音既干涩又无奈。

    说话间,车又到了下一站。女售票员顾不得理会老人,开始对下车的乘客喊道:“车票,车票!”

    在当时,即使是城市公交车,也必须出示过车票才能下车。

    等车站上的乘客都上来后,司机正要开车,女售票员却喊了一声:“先别开车!”

    然后扭头对方才的老人说道:“你下车吧。这一站路就不收你票钱了!”

    老人哀求道:“同志,就,就让俺坐到地方吧。”

    “坐到地方?想得倒美!”女售票员冷笑一声,“你要么买票,要么下车。否则这车就停在这里不走了。”

    车上的乘客看热闹看得正起兴,忽然听女售票员这样说,顿时不干了。这不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哎,我说老头,你就下车吧,不能让我们一车人陪你干晾吧?”

    “老头,你这么大年龄可不能耍无赖啊!没钱坐什么车啊?”

    “我还要赶下午四点钟的班,老头,迟到了你给我交罚款啊?”

    ……

    各式各样地难听话砸向了老人。赵长风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一个乘客指责售票员和司机。

    老人一下子就楞在那里。过了好半天,他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车厢里的乘客。

    “对不起,俺耽误大家工夫了!”老人满脸通红,他艰难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子,蹒跚着准备下车。

    “老大爷,等一等!”赵长风腾地站了起来,对售票员说道:“让司机开车吧。这位大爷的票我给买了!”

    女售票员上下打量了赵长风两眼,哼了一句:“活雷锋啊!”

    “你说什么?”赵长风诘问道,他最讨厌别人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和他说话。

    “我说你活雷锋!”女售票员声音高了八度:“他到纬二路,票钱一块。谢谢!”

    赵长风扔了一块钱给她,然后到车门口扶着老人道:“老大爷,我替你买过车票了,你跟我坐后面吧。”

    “小同志,谢谢!真的谢谢!”老人颤颤巍巍地拉着赵长风的手摩挲着,浑浊的眼睛里有泪花闪动。

    赵长风看着一阵心酸,他搀扶着老人走过车厢过道,老人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了,浑身都是酸臭味道,但是赵长风却丝毫不避讳,反而和老人并排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满车厢里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赵长风,就如同看着一头怪物一样。

    “傻帽!”

    某个角落里飞出来一个声音。

    赵长风没有理会,却沉浸在对爷爷的回忆当中。

    赵长风不是傻帽,也不是雷锋。老人被售票员呵斥的时候,他虽然心中很不舒服,却没有站出来去帮助老人。自从到省会上大学以来,赵长风见识过太多类似的场景,他的同情心早就被严酷的现实给磨没了。中国这么多穷人,他一个穷学生又能救得了几个啊?所以他只能装作视若无睹,虽然内心深处还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受。

    可是当老人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赵长风的时候(其实老人是面对着整个车厢的乘客,但是赵长风固执的认为,老人是面对着他),赵长风一下子被震撼了。因为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在老人的面孔之上看到了一丝爷爷的影子。若是让赵长风具体说出来老人哪一点象故去的爷爷,赵长风又说不出来,但是一分感觉若隐若现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一定要帮这个有点象爷爷的老人!赵长风立刻下了决心。这个决心之所以下的如此艰难,赵长风倒不是怕花出去一两块钱,他怕的是花出一两块钱却买来了别人的嘲讽。在一个传统社会向经济社会过渡的时代,所有的道德规范都崩塌了,所有过去被赞扬的行为如今都会被世人嘲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