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运转官场

点击:
第一卷 第1章 冷漠男子

    2001年12月初,清晨,寒风袭人,路上行人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脚步也显得格外的匆忙。

    寒风中,一个提着迷彩行旅包略显冰冷落寞的男子走出江城火车北站,男子身材高大,目测最少有一米八三以上,肩宽腰窄,略显瘦削的脸庞线条刚毅,寸头,皮肤略黑,年纪看起来像二十四五岁,又像是二十七八岁。男子身穿黑色夹克蓝色牛仔裤,腰杆笔直,走路如风,且每一步的距离都一样,要是细心且有经验的人就能看出,男子应该是在部队呆过的人。

    ‘冷漠男子’走到红绿灯路口,此时正好是红灯,他停下了脚步,估计是要到马路对面去坐车。

    “抢劫啊,有人抢劫啊!……”就这时,左侧不远处传来一个尖叫声,冷漠男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三十米开外的地方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女式包包正朝自己这边跑来,而他身后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后面追着,且嘴里不停的在呼喊着。

    看到这种情形,大家不问可知,年轻男子应该就是抢劫的人,而后面追的年轻女子则是被抢劫的对象。

    “要命的快给老子滚开!”抢劫男一边跑还一边叫嚣着。路人见状纷纷让开一条路给抢劫男,以方便他逃跑。

    见沿途的先人纷纷避让,甚至连打电话报警的人也没有,冷漠男子一双剑眉不由地微微皱了一下,就在他心里正感慨世风日下时,抢劫的男子已经跑到了他身前,就在抢劫男要越他而过,他想也没想,脚伸了出去,抢劫男哪会想到突然杀出个程咬金,自然摔得七荤八素,说得不好听就是摔得‘仆街’或是狗吃屎。

    “哪个混蛋敢多管闲事,老子……哎哟!我的手……”抢劫男威胁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和没来得及爬起来,就感觉一只脚像泰山压顶踩在自己背上,接着一只手就被扭到了身后,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感觉好像断了似的。

    “小子,我不管你谁,快放手,不然等会儿大哥他们来到保证让你尝尝‘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滋味!”抢劫男顾不得手臂的剧痛,威胁起冷漠男子来。

    听到抢劫男的叫嚣,周围的人纷纷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因为他们知道,像这种敢在火车站抢劫的人背后肯定是有‘组织’的,要万一被抢劫男背后的人误认为是冷漠男子的同党那才冤呢。

    追上来的年青女子见抢劫男被制伏了,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正当她准备向冷漠男子说谢谢时,一个声音传来:“多管闲事的小子,快把我兄弟放开,不然我让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年青女子朝威胁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有个刀疤的男子带着三个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挤开围观的人群,走到离冷漠男子约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同时四人拿着身上的匕首把玩着。见状,围观的人哪还不明白,这四人是抢劫男的同伙。

    冷漠男子似乎一点也没有把‘刀疤男’的威胁放在心上,他熟练地卸下了脚下抢劫男的胳膊,然后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冷冷地望着‘刀疤男’四人,另外,踩着抢劫男的脚并没有松开。

    见冷漠男子轻松的就缷下了自己小弟的胳膊,而且那体格一看就知道不是吃素的,‘刀疤男’心里吃了一惊,知道这次遇上硬茬了,于是态度软了些:“兄弟是哪条道上的,闲事似乎管有些宽吧?要不这样,当我‘刀疤’买兄弟你一个面子,你把我兄弟放了,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改日我请兄弟你吃酒。”

    见‘刀疤男’的身段放得这么低,他四个小弟包括‘冷漠男子’脚下那个小弟全都大吃一惊,刀疤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刀疤男’虽然是靠打混出来的,在道上向来有勇猛之名,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要不然也不会他做大哥别人做小弟。正是因为看出‘冷漠男子’不是个善茬,‘刀疤男’态度才一反常态变得有些软。

    ‘冷漠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刀疤男’似乎是不屑说话。

    这是怎么的一种目光,冰冷而锐利,无情而高傲,就像是……狼,对,就是像草原上的野狼,虽然‘冷漠男子’没有任何动作,可‘刀疤男’却感觉背后开始冒冷汗了。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大哥的话你没有听到吗?”见‘冷漠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刀疤男’身边三个小弟感觉很没面子,其中一个带着耳钉的小混混指着‘冷漠男子’骂道。

    “小子,多看你是寿星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上路吧!”另外一个头发染黄了的小混混是行动派,骂完就拿着匕首冲上去了,‘刀疤男’本想阻止,可声音到了喉咙却没有发出来,他想,也好,让黄毛去试试装逼小子的斤两。

    “啊!”包包被抢的年青女子见‘黄毛’手中的匕首朝‘冷漠男子’胸口刺去,吓得尖叫且捂住了眼睛,不敢也不想看到‘冷漠男子’血溅当场的画面,正因为这样,她错过精彩的镜头,只见她再睁开眼睛时,‘黄毛’已经倒在地上,两只胳膊被缷来下来,这样的场面让她十分的吃惊。

    另外两个小混混见自己兄弟被放倒了,心急之下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这次年青女子没有错过精彩镜头,只见‘冷漠男子’双手出击,旁人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时,他就分别抓住了两个小混混的持匕首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抖,就把两人的胳膊缷了下来,整个过程不到两秒,甚至连踩住‘抢劫男’的脚也没有松开,真可谓是快如疾风,潇洒之极!

    ‘刀疤男’见自己两个小弟不到两秒就被制伏了,知道遇到了超级硬的茬,他心里明白,自己一起上也是白搭,所以他没打算尝试,而且他也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警察很快就会到,自己再不走就走不了,于是留下一句狠话‘小子,山水有相逢,别让我再遇到你,不然我弄死你!’然后转身就想路,至于四个小弟,被抓就被抓了吧,反正很快就能捞他们出来。

    就在‘刀疤男’挤开人群准备落跑时,大腿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突然失去平衡的他自然是摔到地上,低头才发现,一把匕首插在自己的大腿上,鲜血直流,他知道,自己这次是栽到家了!

    没错,‘刀疤男’大腿上的匕首正是‘冷漠男子’的杰作,见‘刀疤男’想要逃跑,他捡地上一把匕首,看似随手一甩,就射中了‘刀疤男’的大腿。

    见‘刀疤男’一伙轻松的就被‘冷漠男子’制伏了,围观的人心里在拍手称快,但他们并不也表现出来,谁知道会不会被‘刀疤男’一伙给惦记上了,要知道,这些人并不会关上一辈子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