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宦海官路

点击:
       “林肃你记住,爸这辈子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对党忠诚、个人干净、敢于担当,死对我来讲,不是逃避,而是担当!照顾好你妈……”
  “爸!”
  大喊一声,林肃的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几缕刺热的阳光穿透窗户,照在林肃那坚毅的脸上。
  父亲死前写下的书信,林肃一直铭记在心里,很多时候,林肃的梦里都会出现父亲沉沉写着书信的样子。
  林肃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但随着他年纪的增长,他逐渐开始明白父亲当时的心境,林肃佩服父亲的勇气和决心,父亲便是他的榜样。
  父亲已经离开五年,但就在昨天,林肃接到母亲的电话,五年前的事情另有隐情!
  辗转反侧了一夜,林肃已经有了决定。
  丰都大学里的景色还是那样迷人,作为全省最好的学府,林肃心中十分留恋。

  走在林荫小道上,再次看着四周熟悉的草木和建筑,林肃知道,过了今天,他便不再属于这里。
  “林肃,今天穿得挺帅嘛,要不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肯定追你!”
  一个女人从林肃身后追了上来,与林肃并肩走着。
  女人身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款款而行,在两旁绿树的衬托下,这个红裙女人显得更加艳丽。
  长发随风而乱,女人用手轻拂着,裙摆也阵阵而动,显出女人修长的腿,和盈盈之腰。

  身材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瑕疵,任谁从附近经过,无论男女,都会忍不住向女人看去,这种美,令人看一眼便有心中舒适的感觉。
  林肃说道,“落雁,你可别拿我开玩笑,你是学生会主席,学校里公认的女神,才貌双全,只需轻轻挥一挥手,无数男生就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任你差遣。我呀,没这福份,只能与你擦肩而过当兄弟。”
  女人叫苏落雁,丰都大学学生会主席,能力出众,学业拔尖,而且人如其名,有着沉鱼落雁之貌。
  苏落雁在学生会里的搭档正是林肃,身为学生会副主席的林肃,与苏落雁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两人可谓是“共事”多年,苏落雁的组织能力极强,而林肃过目不忘的本事也是一绝,两人合作过最精彩的事情,一件是搬倒了大学某学院好色的副院长,还有一件便是压制了某系学生的群体斗殴,在学校里两人的名气和威望极高。
  林肃十分了解苏落雁,性格大方豪爽,帼国不让须眉,所以在林肃心中,真把苏落雁当成兄弟一般来看待。
  不过林肃心里知道,苏落雁对他确实有好感,只是林肃想逃避而已。
  “林肃,我也报了mba,以后咱们还是同学,呵呵,不知道学会生里多少人瞅着咱们的位子,看来咱们得让这些人失望了。”
  苏落雁乐呵呵的转了一个圈儿,在林肃前方轻轻弯下腰,泯嘴微笑着。
  林肃有些发愣,苏落雁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她是为了自己而继续攻读工商管理硕士的,林肃心道,落雁,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而我只是一个农村的穷小子。
  林肃说道,“你要攻读mba?之前怎么没听你讲过,不过落雁,我决定不再念下去了。”
  “为什么?”

  苏落雁站直身子婷婷而立,愣愣看着林肃,表情很诧异,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一般。
  父亲的事情林肃并不打算讲出来,于是说道,“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经济条件也不好,我准备直接参加工作,报考公务员试试,把母亲照顾好。”
  “哦。”苏落雁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说道,“也没错,你肯定能考上的,公务员的收入稳定,算是铁饭碗,对了,那你打算考什么地方的公务员,丰都市是省会城市,这里的环境比你老家那地方强多了,你可以把你妈接来一起。”
  “考易北市的吧,我妈可不想在大城市里生活,如果老家米继县招人是最好的,如果没有,就选易北市别的地方。”
  林肃自然只是用母亲作为借口,真正的原因,还是想去查明五年前的事故真相,为死去的父亲洗去沉冤。
  教学楼到了,班里的同学和老师选在这里合影,作为一份纪念。
  林肃的女朋友来了,苏落雁很主动的与林肃分开,去和别的同学打招呼。

  “张琳,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讲。”
  改变了目标,整个人生的方向发生了变化,林肃有必要给女朋友张琳讲清楚。
  张琳的目光还跟着苏落雁,眼里透着妒忌。
  对全校大多数爱美的女生来讲,苏落雁绝对是一个噩梦,在苏落雁跟前,任你是哪种味道的女人,都会显得暗淡无光。
  张琳收回目光,说道,“先合影吧,大家都在等你们,真是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可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我这脸往哪搁。”
  “哪儿跟哪儿呀,我和落雁的关系你还不清楚吗,兄弟。”
  “兄弟?男女之间我从不相信有什么纯洁的友情,还好你要读mba,以后和她接触的机会少了。”

  老师们招呼着同学们站位,林肃和苏落雁被分在了一起,靠肩而站。
  看着苏落雁与林肃说笑着,后排的张琳心里火冒三丈,不过她却没胆量找苏落雁理论什么,苏落雁那脾气,整个大学里谁不知道,出了名的强势。
  两分钟后,合影结束,林肃把张琳叫到一旁,讲出他的决定。
  张琳一听,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大声说道,“什么!你不读mba了!为什么,你不是说了吗,mba毕业后,就去大公司里当白领,你的目标可是企业里的高管,年薪过百万的总经理!”
  “公务员?那表面风光,其实穷酸的职业,你怎么看得上?你的抱负上哪儿去了?”
  张琳现在确实很急,过去在林肃面前小鸟依人的性子顿时全无,大声与林肃理论起来,周围的同学也向这头看了过来。
  林肃说道,“你吼什么呀,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为了我妈,我觉得值得,你和我一起去易北市发展,收入虽然不比丰都市,但消费水平不高,没什么可担忧的。”
  张琳的样子看上去很凶,气冲冲说道,“易北市?谁要跟你去那三线城市吃苦!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再不想回去!”
  林肃发现此时此刻的张琳已经变得,变得很陌生,“你说过陪我在丰都市吃苦,一起奋斗,只是换了个地方,你有必要这么大呼小叫的吗。”

  “怎么没必要了!我就喜欢留在大城市里,要去你自己去!”
  张琳已经表明的她的立场,林肃去易北市,那两人的关系便到头了。
  林肃和张琳在易北市老家上高中时便认识,在林肃成为大学学生会副主席之后,张琳开始穷追猛攻,最后还闹着服药自杀,才让林肃勉强答应与她交往。
  张琳的虚荣林肃能没发现吗,只是林肃觉得两人在一起可以慢慢去改变性格,不过现在看来,张琳从没有变过。

  林肃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但他也想最后挽留这份感情,实在不行,拉倒也没什么。
  “张琳,你相信我的能力,在大学里我能成为学生会副主席,在工作岗位上我也一定可以做出成绩来,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的。”
张琳完全听不进去,她要找的是一个潜力股,可以挣大钱的林肃,而不是一个一辈子为了一套房子奋斗的林肃。
  张琳轻蔑说道,“学生会副主席?对,学校里你的能力还算不错,但离开学校,你算什么,你还是副主席吗?红十字会的副主席?工会的副主席?我看你什么都不是!”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