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场女人的秘密

点击:
       张子明从市组织部出来,感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当然,这种轻松不是令人高兴的。这种压抑有多久了?张子明不知道,反正,从他刚担任清泉县副书记的时候,就想着把副字去掉,三年啊,三年的今天,终于知道了结果。想不到自己到底还是败了,很惨的失败。有个成语叫“屡败屡战”,张子明倒是真想再战一回,可他知道,官场的规则不允许再战了,等待他的将是原地转圈,然后到人大或政协,最后是退休。走到车前,司机小秦早把车门打开了。上了车,张子明头靠在椅子上,闭上眼说:“回安西。”安西是张子明的老家,作为司机,小秦知道不能多言,说了声知道了,便发动了汽车,向高速走去。

    张子明闭着眼,仿佛回到了从前。人都说光宗耀祖,可现在呢?张子明真不想回安西了,可想了想,不行,必须回,不只是为了看望在家的双亲,更重要的是要见张四叔。从张子明上大学,工作,然后在仕途上的一些事情,张四叔都说过,那时张子明豪气冲天,对张四叔的一些话一笑而之,可是想不到,张四叔说过的一些话都应验了。
  到了安西镇,天快黑了。张子明给镇党委书记丛俊晓打了个电话。过了会儿,一辆破桑塔纳轿车停在了张子明身边,丛俊晓下车,小跑着走到张子明面前说:“哎呀,张书记,您大驾光临,也不事先打声招呼。”

  丛俊晓是张子明一手提拔起来的,用官场上的话说,叫一个圈子的。张子明对丛俊晓的表现一直是比较满意的。丛俊晓知道张子明来安西是有事的,但招待还是免不了的,说:“张书记,您说咱先从嘴开始,还是从脚开始?”张子明客气了下,说:“不要铺张嘛,先泡泡脚,然后随便吃点。”丛俊晓点着头说,我马上安排马上安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张子明说:“俊晓啊,老家我就不回去了,我有个四叔名叫张大全,我想见见他。”丛俊晓说:“就是啊,张书记工作忙,家里的事有我呢,我找人把四叔接过来?”张子明说:“俊晓考虑事情很全面啊。” 张大全来的时候,张子明的脚正被按摩城的一个小姐抱在怀里,听说张大全了来,脚也不修了,穿鞋走了出来。

张大全说,子明啊,你是遇到坎了吧。张子明说,四叔,你说我能迈过去吗。张大全说,咱们张家的祖山很好,按说得出个厅级呢。张子明说,那是不是不是我。不是你是谁啊,张大全说,今年清明的时候,我专门看了看你爷爷坟,有紫气啊。那我还希望?张子明像是自言自语。谁当你的道,你把他的八字告诉我,我让他跌下来。张子明说,这能行?

  官场上的很多事都是通过小道消息流传的。张子明被市委叫去谈心,说没希望进步了这一消息马上在清泉传开了。早上上班碰到了办公室主任于笑天,张子明明显感到了于笑天笑的不自然。他知道这个于笑天与县长李昂关系非一般,而且又传出李昂要当一把手的消息,下一步这个于笑天说不准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呢。到办公室刚坐下,电话响了,是美华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安岳,安岳问张子明晚上有没有空,想请张子明轻松一下。张子明说,既然安总请客,我肯定赏脸啊。挂了电话,张子明长叹一声,这个安岳,说不准是探听什么风声呢。九点中开党委办公会,张子明看了看表,给司机小秦打了个电话,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小秦说已送给张大全了。去会议室的路上,正好碰到了李昂,李昂的脸向来是波澜不惊的,这次竟主动向张子明点了点头,说:“这么巧。”

  张子明说,巧,真巧。张子明知道,一些话是废话,还不得不说,一些话就像放屁,可也不得不放,官场嘛。
  张子明和李昂并排走着,这下就让那些局长们为难了,如果是副书记或者县长一个人,他们可以问声好,打个招呼,然后很自然的跟在后面,可这次两人在一起,该先问谁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局长们的表情都不太自然,有的只是呵呵一笑,有的竟来了个立正姿势。其实这些正局级都不傻,现在胜负难料,站错了队可就麻烦了。会议由办公室主任于笑天主持,主要问题是对下步召开的年终工作总结大会作出安排暨优秀个人和单位做出评议。对评选的优秀个人与会者都没有什么意见,评选优秀单位时,政协主席康次步说,不同意木青集团入选,原因是有许多居民揭发木青的环境污染问题。本来嘛,这个问题与会者都心知肚明,可木青的老总苗若亭是县委书记杜一凯一手树立起来的典型,是纳税大户。目光都射向了坐在会议桌中心的杜一凯。杜一凯端起茶杯,吹吹气,喝了一口。他知道这次康次步是跟他来明的了。也许康次步不是主谋,背后肯定还有人,其目的就是阻止他的升迁。

  杜一凯把茶杯放下,笑了笑说:“既然次步同志把这问题提出来了,大家就议一下嘛。”有咳嗽声,有喝水声,有挪动椅子的声,就是没有说话的。杜一凯的目光在一张张的脸上移动着,最后定格在了张子明的上面。“子明同志,你是班子的老同志了,说说看?”杜一凯笑着,很难拒绝的笑。张子明说:“次步同志说的问题是存在的,前几次有许多居民闹的很厉害,听说木青集团已和市府已拿出措施了,是不是这样?李昂同志?”张子明又把球推给了李昂。

  李昂说:“啊,是的,措施是出台了,但还没有落实。”李昂说完又把目光投向了杜一凯。既然这样,我看就取消木青的名额,影响存在,很不好啊。”一时间又静了下来,其实每个人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表面却静如死水。杜一凯又说:“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就散会。”
  晚上,安岳打电话来问,张书记是不是我去接你一下。张子明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太张扬了不好。安岳说,那好,在碧海酒店303号。张子明和妻子袁雪打了声招呼,说有个活动,就出门了。到了碧海门口,安岳抢上前去,把一张老人头扔给司机说不用找了,然后拉开车门。张子明走出来说,都有谁啊。安岳说,都是老朋友。推开303的门,人都站了起来,说,张书记好。张子明笑着说,大家做。按照职务,自己该做什么位置都清楚,张子明只和公安局局长李可谦让了一番。李可和张子明是高中同学,平日两人关系又不错,李可说:“别客气了,我肚子酒虫都等不及了。”座次定下了,就开始点菜,安岳问张子明点什么,张子明说随便。

  一桌子人都附和着说,随便吧,我们都是跟着张书记混饭吃的。只有坐在左下角的一个女子在笑。其实张子明一进屋,眼睛就被这个女子俘虏了,这是他像才发现似的说:“你们看,干部怎能混饭吃呢?人家女同志笑我们呢。”坐在李可旁边的审计局副局长鲁小达说:“这位美女是我市天启购物中心的新老总安然。”安然站起来说:“张书记,我是安岳的妹妹。”张子明说:“哦,你好,你好。”张子明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红了,真是该死。菜上齐了,然后喝酒,敬酒。几杯下去,气氛来了,段子也一个接一个。安然始终很安静,别人举杯她也举杯,别人说她在听,很认真的样子,偶尔瞟一下张子明,张子明却好像中了电一般,张子明心想,真是该死,怎么会这样呢。

  轮到单独敬酒了,李可说:“张书记,我敬你一杯,祝你不吃素了,吃素吃素当官当副啊。”
    李可这句话其实没什么,可最近都风传张子明上不去了,这就有点犯忌了,一桌上突然静了下来。
  安然说:“好啊,祝张书记越当越富,越富越贵啊。”其实对李可说的话张子明是没什么的,他了解李可的脾气,直来直去。是别人太那个,不过安然这句话确实缓解了气氛,都说;“是啊,是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