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路法则(下)

点击:
第五百六十八章省长没有市长脸皮厚

特色农业扶持款按照各方面的需求拨付下去了,但是作为财政局长的杜望海,心里却很不踏实,省城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的很清楚,有个亲戚就在省政府办公厅当领导,新来的市长对上副省长居然丝毫不落下风,那他如果回来后知道三百万被挪用的只剩下不到一百万,会不会变成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结局呢?

想到这里他隐隐约约的有些后悔,早知道看看风向再动手,在他的想法里,一个新来的领导怎么也要先稳定一段时间,和各方面处理好关系,等到自己派系建立起来的时候,才能逐步的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张书记在岭河市根深蒂固,不是高建彬这样的新手短时间内能动摇的,可是现在他猛地发现,完全猜错了,大错特错了,人家连堂堂的副省长都敢顶撞,怎么会害怕市委书记的压制呢?

让杜望海担心的是,按照财务的流程,必须要市长签字才能向外拨款,这是他站不住脚的原因。杜望海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市委书记和几个常委的身上,挪用是得到张书记默许的,钱他也并没有放在自己家的账户上,而是支付了不少的项目。

这些已经批复的申请也没有重大的违规违纪支出,都是比较合理的费用,比如说领导们组团外出考察的费用,市委市政府的交通补贴、通讯、房屋维修费用,还有车辆更替和招待费用等等,几年的窟窿积累下来早就成了无底洞,没有办法,财政上没有钱一直都是拖着,反正也不怕有人上门要账,那样的人还想不想在这个地方混了?

杜望海想哭的是,不但这点钱扔下去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还因此得罪了不少的领导,这年头好人难当,早知道还不如一毛钱都不拨付。那样把高市长推出去别人也没有办法,领导不签字我不敢拨,想要钱你可以找市长签字嘛!他仔细的算过,如果这些领导的支出全部算下来,别说是两百万。就是两千万都不够。岭河市的办公条件很差。办公场所都已经老化破旧,光这一项估计就要上千万的投入。

他心里正在纠结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敲门进来说道:“杜局长,刚才王卓光副市长的秘书打来电话。说一个小时后王市长要来财政局。”杜望海当即就坐蜡了,这笔钱可是农口上的专项资金,要是王副市长知道钱被挪用了,不恨死自己才怪呢!能当上副市长的人,那个也不是好惹的。唉,早知如此悔不当初啊!

高建彬见到方德辉书记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摆弄养的花草,方梦甜笑着来到他的身边,说道:“爸,我们学长来了。”方德辉转身起来,他有五十多岁的年龄,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倒像是个大学教授,年轻的时候肯定长得很帅。尽管如此,高建彬还是从他的眼睛中看到睿智的神光,一股无形的气场影响的他有点心慌。

高建彬连忙上前伸出手说道:“方书记,冒昧打扰您的休息了。”方德辉微微一笑,和他握了握手说道:“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办公室。你不要太拘束,我刚好泡了壶茶,我们边喝边聊。”然后对偷着和女儿说话的许冰蓝,笑着说道:“蓝儿。把你父亲也喊过来,省的建彬同志等会还要到你家去一趟。”

方德辉并没有先展开话题。而是先安排高建彬坐下,回到屋子里打了个电话,说道:“希亮同志,请你到我这里来一下,岭河市的高建彬同志到了省城,我把他喊过来大家见见聊一聊。”不大一会,省长周希亮和省委副书记许东江两人,说笑着进了院子,看起来彼此间的气氛非常和谐。

按照排名算起来的话,今天可是岭南省委的一二三号人物大聚会,高建彬慌忙站起来,主动的和两位领导握手问好,周希亮笑着说道:“建彬同志,虽然以前早就知道你的大名,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果然是年轻有为。这几天我去京都开会,你可是把省政府快要掀个底朝天了。”

这句话似乎带着问罪的意思,省政府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可能瞒住在座的这几位大领导,有的是抢着通风报信的人。高建彬神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说道:“三人成虎,两人间传句话都会失真,说得多了事情就有了很大的曲折,想象猜测以讹传讹,性质也就偏离了轨道。我和张副省长只是对某项工作上的看法不一样,所以才就这个问题,做了时间比较长的探讨和沟通。对于张副省长的亲身指导,我是很珍惜这次机会的。”

周希亮听到这个回答微微一笑,眼睛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欣赏之意,这个年轻人面对着自己这个省长,回答问题不卑不亢思维清晰逻辑严密,居然没有丝毫的破绽,而且懂得维护领导的权威,看起来很识大体顾大局。这样年轻有潜力做事情老练成熟的领导干部,领导们都喜欢,如果当市长的人还要突出个性,出言无忌得理不饶人,那就不是合格的市长了。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答,坐在不远处的方梦晨不由的暗暗羡慕,觉得今天真是大开了眼界,别看他和高建彬的年龄相差不大,甚至还要大两岁,可是在应对领导组织语言艺术的方面,和这位市长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周希亮严肃的说道:“建彬同志,你虽然来到岭河市的时间很短,但是那里的情况,想必心里应该有数了吧?岭河市一直都是全省排名垫底的地级市,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什么根本的好转。那里人多地少山多矿产少,全市的工业基础薄弱,企业大多属于初级阶段,产品的高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很低,农副产品的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也不让人满意。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岭河市的发展前景,我想知道你下一步对岭河市经济工作的思路,在合理的条件下,也可以适当的向上级提点要求。”

高建彬听到这句话差点泪流满面,省长发句话怎么也值个几亿元吧?略显激动地说道:“感谢省长对我们岭河市的支持,这是我到咱们省以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谢谢省长,要求肯定是有的。主要就体现在……”

周希亮忽然意识到了最后一句,存在着明显的漏洞,容易让这个年轻人钻了空子,看着高建彬脸上的笑容,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我知道你是个相当厉害的高手。对招商引资和发展企业都有着独特的见解。曾经创造过全国的百强乡镇,被南江省和很多大媒体称之为上帝之手,所以我对要求有点限制,那就是给你政策没有问题。但是资金方面就不要向我开口了。我们省的经济状况当然比不上南江省财大气粗,财政方面也是捉襟见肘,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你给省里拉点资金来,手里有那么多的资源。应该好好的发挥作用。”

高建彬差点被这段话气得昏迷不醒,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摆出困难却不给实际的支持,咱可不带这样玩的,一个省长要下面的市长拉资金,有失老板的光辉形象啊!

看着高建彬张口结舌的样子,周希亮加了一把火说道:“我记得你和不少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关系都很不错,要是岭河市的投资环境暂时不到位,你就帮着省里先拉两个过来,这方面的费用我给你单独审批。怎么样?”

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也不指望真能成为现实,高建彬拉到南江省海州市的那些大客户,都是南江省政府的心头肉,要是真拉到岭南省。对方不和他翻了脸才怪,他主要就是要堵高建彬的嘴,不能让他提出资金方面的要求。到了他这样的级别,很知道高建彬的能量有多么的恐怖。只要他操作的当,估计几亿元的资金顷刻间就能到位。只要不出钱,领导的脸面暂时先放一放。

高建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领导发了话,我也就不提钱的事情了,我体谅省财政的难处。岭河市的经济发展,现在卡在了交通方面,这是锁住机遇的最大障碍。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也很简单,就是给岭河市现有的道路做全面的修缮,打通几条主要的干道,与省道和国道连起来,形成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如果省委省政府能够做到我说的这个条件,五年内岭河市要是不能达到全省GDP排名前五名,四个贫困县摘不掉贫困的帽子,我自动向省委提出辞职,周省长,我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18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