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繁衍者

点击:
1、地球很危险
 
繁荣的城市一角,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小男孩正趴在一个路标后面,3312年的路标跟2012的不同,半实体的光标悬挂在半空中,下面是一些类似广告的画面,男孩并不太清楚那具体是什么,他现在的目光只是紧紧盯着那边的排污道,这种居民楼的排污道其实就是扔垃圾用的,但3312年的垃圾并不会堆在这里很久,一落下来就会别专门的管道运输到固定的地方分类销毁或者重复使用。

而男孩等的就是管道缓冲的那点时间,在垃圾出现的那一刻,管道会发出微微的亮光警示,男孩飞一般的冲了过去,从一个小小的口子里面将那袋子东西扯了出来,这些处理垃圾的管道一般都是密封的,但有些环节为了处理方便会留一个小口子,要是发生什么堵塞事件的话能让机器人把仪器伸进去处理。

而这样的小口子就是男孩能利用的地方,他的手臂细小这样也不会夹住,只可惜洞口太小,一些东西都是扯不出来的,男孩弄得满头大汗也就扯了一件衣服和一袋不知名的东西,剩余的垃圾不等他反应已经消失了,男孩看了看周围不敢再留着,抱着东西赶紧走开了。

这个世界偷垃圾也是有罪的,男孩低着头朝着孤儿院的方向走去,暗道这个世界真是不给穷人一条活路了,城市市容是好了,但穷人连去捡垃圾都不行了,他这样的行为要是被发现的话,会定罪为“偷窃可循环资源”和“破坏城市秩序”罪名,最高的刑罚是入狱三年。

孤儿院离这栋居民楼很远,男孩只好慢跑着往回去,这个世界的交通很便利,同时检票的手段也更加严格,他自然是没有乘车的资格的,重生在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苏云葛也明白自己是再也回不去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华娇妻乖儿住新房的世界已经再不属于他。

这个世界的孤儿院也分很多种,而他住的就是最底层的那种,凡是孤儿都能进去,也没有什么限制,国家会负责把你养到成年,也可以接受一定的义务教育,至于其他的层层剥削下来也就那样了,饿不死冻不死罢了,苏云葛当初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寄生的小男孩不过七八岁大小,瘦的皮包骨头的,在孤儿院也是备受欺负的主。

三两步跑进孤儿院,不大的院子里头到处都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稍微大一些的就能找到工作,虽然都是廉价劳动力,但至少能找一份吃的,苏云葛也不去理会那些朝着他看过来的孩子,径直跑进自己的那间大通铺,最里面的地方躺着一个比他还要小一些的男孩,身上只盖着薄薄的被子,因为室内的暖气早就坏掉了,孤儿院也没有让人来修理,男孩前两天发了高烧,一直喊着冷。

看着小孩瘦巴巴满脸通红的模样,苏云葛才从自怨自艾的情境中脱离出来,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自然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将怀里头的衣服裹在男孩身上,那个居民楼的人生活都不错,就是丢掉的大衣都是很保暖的,裹上大衣之后病着的孩子果然好了一些。

外头依旧是吵吵嚷嚷的声音,苏云葛有些不耐烦,他以前就不太喜欢孩子,生了儿子之后才变得好一些,这一年的时间天天跟幼稚的小鬼相处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也是造化弄人,3312的世界,人类的寿命和身体素质都大大的提升了,但也就是在这种进化的过程中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越是顶端的人物越是繁衍困难,而像他们这样的底层平民却能一个接着一个生出来。

也许上帝是个公平的家伙,给予你特殊力量的时候总要拿走一些什么东西,苏云葛没心情理会什么高品质人类的繁衍问题,他现在可是最最底层的人民,自己的温饱都是问题,大概是那些高层对贫民的能生程度也是羡慕嫉妒恨,这一年来反正孤儿院是没有收到什么捐助,当然,也有可能院长私吞了他们不知道。

喘了一口气之后苏云葛才打开了怀里头的小袋子,当时为了扯一些保暖的东西,他一点儿吃的都没有拿到,要是上辈子有人给他吃别人剩下的东西,苏云葛绝对会狠狠揍一顿那个藐视自己的家伙,但现在要是能填饱肚子,他才不管是不是别人吃过的,看了看自己干瘪瘪的身体,苏云葛叹了口气,这样营养不良下去,将来不知道能不能长到上辈子那么高。

那个用不知名东西包裹起来的袋子里头居然装着一些糖果饼干什么的,苏云葛仔细看了看发现都是没拆封就已经过期的,反正孤儿院发下来的面包什么的大部分都是过期食品,苏云葛并不在意的拆了一种饼干塞进嘴里,那味道可比平时孤儿院的伙食好吃多了,他当下决定将这部分东西藏起来,反正刚才那些爱打小报告的孩子就看见他搂着衣服进来罢了。

正想着,苏云葛低头就看见原本迷迷糊糊的男孩睁开了眼睛,小鼻子稀溜一下子,似乎是闻到了饼干的香味,苏云葛看着这孩子的模样想到了上辈子的妻子儿子,他老婆虽然是个娇滴滴的富家女,但从他创业开始就跟着他,直到自己发达之后感情还是非常好,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真不知道自己死去之后他们母子要怎么办,唯一可以放心的是岳丈虽然不满意自己,但一直很疼女儿和外孙,有他家的庇护妻儿至少是安全的。

苏云葛想了想扯开了里面的一小袋糖果,香甜的糖果味道让男孩几乎流出了口水来,孤儿院可没有这样的“奢侈品”,他笑着塞了一颗半透明的粉红色糖果过去,男孩像是怕他后悔似的连忙闭紧了嘴巴,随后又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哦,我看见了,你们在吃糖,苏云葛,给我也吃一块,不然我要去告诉阿姨。”门口忽然跑进来一个男孩,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们,两只手绞在一起看着似乎对告状的事情有些犹豫,但糖果的吸引力太大了让他无法拒绝。

苏云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走过去确定外面没人之后才把门关了起来,将那个男孩也拉到了床边,同样塞了一颗糖果过去,男孩立刻瞪圆了眼睛,砸吧砸吧露出欢喜的神情,看他这般苏云葛的一丝生气也慢慢散去,反倒是生起了一些怜悯和同情:“听好了,有糖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别人,不然的话阿姨会拿去给别的小朋友吃,到时候我们都没得吃,记住了吗?”

什么时候他苏云葛用得着为了几颗糖威胁小朋友了,但显然眼前的孩子是听进去了,连忙点了点头,有些讨好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苏云葛,我刚才说要去告诉阿姨,你不会生气不给我吃糖吧。”

苏云葛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小孩的脑袋,这才发现这个小冬瓜看起来更小,不过比床上的那个看起来要活泼一些,这时候可怜巴巴的眨眼睛非常可爱,苏云葛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说道:“只要你不告诉阿姨,这些东西我们放着慢慢吃,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吗?”

小孩乖乖的点了点头,苏云葛觉得自己都快变成保姆了,摸了摸鼻子又给他们一人塞了一颗糖果,两个孩子都小声的吃完了,似乎怕外面的孩子听见居然没有发生一开始那种嘎嘣的声音,苏云葛又觉得心酸起来,这哪里是未来世界,这是八十年代的大饥荒时候吧。

可惜不管他怎么抱怨,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平等,当初21世纪人人的素质都差不多的时候,大家还都要分为三六九等,更何况这个世界的人已经融入了太多的变化,稍微有些能力的人就能活得很好,而像他们这样的底层贫民,要么自愿去做研究院的素材,有一些可能被那些怪医生融入能力,要么就碌碌一生,毕业之后去做一些有损身体健康没人愿意做的工作,这样也能混一个温饱。

第一条路苏云葛是肯定不会选的,不是他不愿意冒险,而是他重生的事情谁都不能知道,要是被发现精神异常的话,别说是得到什么能力,这辈子他都别想离开手术台了,那还不如在外面饿死算了,而第二条他也不愿意认命,当年他也是从一无所有的农村穷小子一步步打拼出来一份家产,没道理只是往前了一千多年就不行了。

两个小孩并不知道身边的人在想这么深奥的东西,他们两个比苏云葛还都要小一些,六七岁的时候也没有接受过什么正统的教育,整天的心思都在吃饱肚子上面,苏云葛见他们吃完了嘴巴里的糖果还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头的,又拿出一颗来给他们,谁知道站着的小孩摇了摇头,咬着手指说道:“今天不吃了,我要留着慢慢吃,每天都能吃到糖果。”

一听他这么说,原本生着病的孩子含着那颗糖吐在了手上,伸手想要递给苏云葛保存起来,后者无奈的笑了笑,看着那满是口水的糖果说道:“这颗就吃了吧,要是不吃的话也会自己融化了。”想着又塞给站着那位一颗,做什么都要公平不是,倒是这孩子的乖巧懂事出乎预料。


2、干架
 
也许是糖果的魅力太大了,反正从秘密分享糖果之后,这两个孩子就成了苏云葛的小跟班,那个病着的孩子以打不死小强的能力很快康复过来,也许是一年前那次苏云葛打架不要命的架势深入人心,倒是没有小朋友敢来打扰他们的。

苏云葛有时候还是会出去捡漏,但毕竟这样的行为太危险了,不但要提防着城市警察,还得提心吊胆不被孤儿院的人发现,再说那点东西塞牙缝还不够,要不是他现在没有其他办法的话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经过一年的了解,苏云葛觉得这个世界是把阶级合理化了,像当年的21世纪,虽然大家都明白穷人富人是不一样的,但国家和社会宣扬的都是社会主义统计制度,但在这个世界,有实力的人代表一切,如果没有能力凭着自己的力量得到想要的,谁都不会同情你,要知道,乞丐在这个世界也会被当做妨碍市容的罪犯抓起来。

别以为抓进监狱能过有饭有房的好日子,3312年的世界最缺少的就是人体试验器材,那些关几年的还好,最多就是被当做一时的材料,像那种犯了大罪被判处终生刑期的,一进去是死是活谁还知道,尤其是上层阶级对繁衍的重视,能生的贫民没少被当做生育机器饲养起来,偏偏贫民和贵族之间几乎不能生育后代,唯一的办法是将贫民的□转移到能力者的身体之内,这样的话能力者三年之内的生育率会大大增加,这样一来贫民中有不少以贩卖□为生的。

虽然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其实有理可循,苏云葛猜测很可能是那些所谓的能量着变异人,身体里面有破坏剩余细胞的东西,而且这种东西一定是慢慢侵蚀生育系统的,所以在转换成新的生育系统后,短时间内生育能力就恢复了,但因为那种因素的影响,这种恢复是短时间而且不稳定的,能量者要是不能抓住这段时间的话,以后在想要利用这种手术就困难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3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