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商途

点击:
楔子

肖扬静静的坐在一块大礁石上面,手里的烟已经燃烧了一大半,长长的烟灰却还挂在上面,快要消失在海平面上的夕阳,正卡在两块礁石的中间,映红的海浪轻轻拍打着礁石,形成一副凄婉绝美的落日图。

肖扬今年二十八岁,用他自己的话说,混的不算好,也不算坏。大连这地方,不是穷人待的,高消费,低收入,每个月三千多块钱的工资,看起来不少,可每到月底便会入不敷出。尽管如此,肖扬依旧觉得自己活的挺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真挺好!

可这一切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最爱的爸爸,突然去世了。肖扬甚至没来得及看见他最后一眼,这个把全部的爱倾注在自己身上的人就走了,走的那样悄无声息。他还算不上老人,还不到五十岁。

爸爸患的是肝癌晚期,从发现到去世,只用了十三天,爸爸怕影响他工作,不让妈妈告诉他,等到不行的时候,才通知肖扬,却已经来不及了。

肖扬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妈妈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一直萦绕在耳旁:“你爸早就知道自己有病,舍不得钱看,咱家现在还有十万块钱,他说了,留着给你娶媳妇用……”

“我真是混蛋啊!”肖扬把头埋在两膝之间,无声的哭泣。在心里已经骂了自己一万遍没用,亏自己还好意思说是个孝顺的人,就这么孝顺的?老子为自己操了一辈子的心,自己尽到什么孝了?

肖扬一直记得从小就常对爸妈说的一句话:等我长大了,就赚钱好好孝敬你们……

“呵呵,呵呵,等我长大了……却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我是一个没用的废物!狗日的上帝,把我带走吧!”肖扬忽然仰起头,红着眼睛大骂道。

“呼!”一股巨大的海浪袭来,礁石上空无一人。

“这狗日的上帝,真要带我走啊。”这是肖扬最后一丝念头。

第一章 今夕何夕

肖扬还在努力回忆自己被海浪卷走的一瞬间,脑袋有种爆炸的感觉,所有的神经在这一刻都极其敏感,仿佛有无数根针在上面扎呀扎的,又像是被巨浪抛来抛去,飘飘忽忽,那种眩晕直接让肖扬又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依旧很疼,而且不知自己是死是活,带走自己的未必是上帝,所以这里也不见得是天堂。肖扬胡思乱想中,听见身旁有人轻声说话。

“这孩子咱们还是别要了,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今年又要盖房子,不宽裕,再说,咱们也不想委屈了儿子,你说是吧,有他一个就够了。”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还夹杂着几声叹息。

这平常的声音,却让肖扬浑身骤然冰冷,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说熟悉,这张脸自己已经看了快三十年,说陌生,那就是绝对不应该这么年轻。

没错,出现在肖扬眼中的正是肖扬的母亲张云,母亲今年已经四十九岁了,经年的劳累加上父亲去世的打击,使得母亲愈发苍老起来,不到五十岁的人,看起来都有五十四五岁了。

可这,这是怎么回事,肖扬觉得自己恍恍惚惚,仿若做了一场大梦似的,醒来却浑身疲惫,说不出一句话来。

妈妈柔软温暖的手放倒肖扬的额头上,柔声道:“儿子高烧还没退,要不,送他到村上陈大夫那打几针吧?那样好的快点。”

“嗯,我看行,正好我送你下去,顺便,把那个做了吧。”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爸?天呐。”肖扬这回总算确信,自己真的没做梦,可为什么记忆中那些残片般的过往又如此的清晰?

蠕动了下喉咙,肖扬顿时觉得喉咙火辣辣,撕裂般的疼,轻咳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别扭,有些……像鸭子。

变声期?肖扬脑中闪过了一个词,艰难的开口道:“爸。”只这一个字,却让他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叫出来。眼泪,顺着肖扬的眼角淌了下来。

“今年是……哪年啊?”肖扬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别扭,怎么这么难听呢。

“儿子,你怎么了。”见肖扬这样,爸妈都着急起来,张云急的一下子哭了出来,“儿子,你是不是烧糊涂了,你可别吓唬妈。”

肖国梁毕竟沉稳些,看了一眼儿子,心疼的道:“扬扬,今年是九二年啊,你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

“九二年,我十二岁?六年级的小学生……”肖扬喃喃自语,一阵巨大的疲惫袭来,让他忍不住又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躺在牛车上,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看见头上清澈的蓝天白云,风里还带着野草的味道。肖扬觉得自己好了很多。

再看母亲张云就坐在他身边,低着头,不知道在那想些什么。

“妈。”肖扬轻声叫到。

“儿子,你醒了,还难受不?”张云一见儿子醒来,立刻把心事压下,关切的看着肖扬。

“我没事妈,让你担心了。”肖扬不知为何,看着妈妈年轻的脸,很里感觉很酸楚,“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吧,儿子。”张云见儿子似乎好起来,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你是不是,怀孕了?”肖扬舔了舔嘴唇,忽然想自己是不是身处在楚门的世界啊,如同玩游戏一般,死了可以重来,再看看湛蓝的青天,觉得自己这纯粹是胡思乱想。

“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个干什么?”肖扬的话像是一把刀扎进母亲的心里,张云的声音有些低沉,她喜欢孩子,却因为条件的限制而不得不作出违心的决定,见儿子问起,有些没好气的答道。

“妈,能不能把她留下来。”肖扬记得在自己那个清晰无比的梦里,分明记得母亲先后做下去两个孩子,都是女孩。每当看到自己身边的同龄人家里有兄弟姐妹的时候,肖扬都羡慕的不得了,一个人的感觉,太孤单了。

“你说什么?”张云苦笑了下:“这孩子,真是烧糊涂了,你自己明明说过不要弟弟妹妹跟你分家产的,怎么转过头就忘了。”

肖扬一愣,这话自己小时候的确说过,有人逗他,说:扬扬啊,让你妈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吧?

肖扬总会说:好啊。

然后人家又说:生了弟弟妹妹以后就跟你分家产了,一人一半!

肖扬立刻就会说:那算了,我不要弟弟妹妹了。一个人吃独食惯了,在肖扬幼小的心里既渴望有一个姊妹跟自己作伴,又害怕他们跟自己分享了母爱,这种矛盾一直伴随了很多年,直到他后悔的时候,母亲已是不能再生了。

“妈,我说真的,从来没这么认真过,孩子留下来吧,现在日子可能过的紧巴点,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肖扬在心里说,真的会很快的。

张云听了儿子的话,犹豫了,原本她就不想做掉这孩子,要知道,每个孩子都是母亲身上的肉啊。

“他爸?”张云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肖国梁,两人说好的事儿,再改变,让她有些说不出口。

实际上肖扬刚才说的话,肖国梁一直在那认真的听着呢,并非他心狠,不喜欢孩子,相反,肖国梁对孩子的喜欢程度丝毫不弱于妻子张云。听儿子说的郑重其事,他也有些犹豫,只是家里现在的条件。

见爸爸犹豫,肖扬接着道:“爸,留下吧,也就咱们国家有人流这说法,在国外,人流会受到社会的谴责的,孩子也是有人权的!”

“这小兔崽子,还说没烧糊涂,外国的事儿,你咋能知道的。”肖国梁被儿子逗乐了,笑着说道:“云子,你说呢?”

张云咬着下嘴唇,沉默了一会幽幽说道:“咱们这代人,一家都七八个,又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不也都活过来了。”

张云这么一说,肖国梁自然也就知道妻子的意思了,叹息一声道:“那好,就留着,大不了我们再挨点累,我就不信,还养不起一个小娃娃了。”

“今天是多少号?”肖扬看着道两旁的庄家,应该快要入秋了,自己还有些不适应突然从二十八岁到十二岁的转变,看着身上那小胳膊小腿,忍不住想,父母也真不容易,把我从小拉扯大。

“今天,八月二十七号,再过几天你就开学了,正好这次回你姥姥家,就不用上山了,等着开学就好。”张云见孩子保住了,心情自然好了许多,脸上也露出笑容。

第二章 重要决定

肖扬的父母都在山上住,种植一大片果园,所以他从小就在姥姥家长大,在村里上学。父母都是高中毕业,在农村算是有文化的人,父亲的技术很好,家里的果每年都会丰收,但那些该死的小贩子,来收果的时候总会压低价格,找各种理由来占便宜。

爸妈的性格太憨厚,以至于虽然年年丰收,但收入却并不高,肖扬知道那些小贩子把水果贩到大城市后的价格,批发价都会高出一倍,甚至更多。

肖扬这时侯就算再迷糊,也知道自己重生了,他拥有的记忆比这时代足足多了十六年,这就是无价之宝,利用好了,赚钱不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才能赚大钱!

自己不是一直觉得活的很窝囊么,对父母没尽过孝道,既然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果还像前世那样活着,那还不如让上帝把他带回二零零八。

东北其实有很多特产闻名全国,野生的木耳、蘑菇、猴头,蕨菜等,价值都很高,不过产量不高,而且不易集中。

这时候一阵菜香味传来,姥姥正在做饭,想起前世自己在城市里吃的菜,肖扬的眼睛亮了起来。

城市里卖的菜基本上都是温室大棚里,农药化肥催起来的,这年头还没有无公害蔬菜这个说法,人们大多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里面的利润非常巨大,看看超市那些精装的无公害蔬菜的价格就知道了。

绿色食品,到了二十一世纪之后愈发的被人们关注起来。尤其是,当你每天吃着农药化肥菜,注水猪肉,饲料鸡,没有鸡蛋滋味的鸡蛋的时候。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吃的东西几乎没有让人放心的。看看人们越发虚弱的身体,也就知道这里面的玄机了。

自家有这个条件,山上有大片的地方可以散养鸡鸭鹅等家禽,还有两个鱼塘可以让鸭子和鹅更好的成长。养猪也有大片的地方,绿色猪肉,让人放心的猪肉。

以后做大了,自己完全可以在大城市开自己专门的店铺,就经营这些纯绿色产品,人们很快就会意识到,吃绿色猪肉和市场上那些饲料猪肉的区别的,所以,就算绿色产品的价格高出普通产品的一倍,也照样有人买,甚至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场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3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