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能源强国

点击:
第一章 一梦到北大

“试用期一个月一千五,表现好的话,三个月转正后工资涨到一千八,关于薪资这块你还有什么问题?”一个脸上化着浓浓的妆的年轻女人敲着她那刚刚做好的水晶甲,不耐烦的问苏城。

苏城摇了摇头。

“那好,你下周一就可以来上班了。”女孩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喊下一个人进来。

苏城走出门,没有一点找到工作的兴奋,他家里是油田工人,好不容易考了个北京的大学,学的还是石油专业,老家那边的人看到他父母都说:你们家苏城出息了,将来就是首都的人了。

可惜,现实是毕业即失业,等待油田子弟招工遥遥无期,没有本市的户口,没有深厚的背景,一个普通大学石油专业的学生,成绩再好也不能当饭吃。中石油中海油,更是浮云,他甚至连稍大一点的公司都进不去,最后不断降低期望,来到了这样一家小物流公司,在三十人都不到的物流公司里看货和记录车辆往来。

苏城想起来家里头发都发白了的父母,十分内疚,他这个样子,不要说接他们来北京享福了,说不定将来过日子还是要让他们劳累。

他满腔的心事,走在路上,没有注意左边的路上忽然窜出了一辆车。

刺耳的一声响,苏城只觉得自己身体轻轻的飘起来,脑海一片空白。

……

苏城睁开眼睛,就见一群穿的像农民工一样很土的家伙围在自己身边。

一个穿着旧式绿色军装的男生还笑道:“苏城,你不是天天吹嘘自己身体好?怎么样,还没到8月呢,你竟然中暑了。”

“我在哪里?”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他们怎么知道他叫苏城,还说他中暑了,他不是出车祸了吗?

“你傻了啊!这是学校啊,你刚刚正看公告栏呢,忽然就晕倒。”这位穿了件自己老爹才有的白色汗衫,脖子上还挂了一条毛巾。

苏城顿时觉得脑袋混乱无比,无数的信息涌进了脑海,面前这个人叫六子,是他的舍友,他现在居然在北大,不,不是现在的北大,是最初的北大,他是80年代早期的大学生。

他被车一撞,居然撞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中国早期北大学生身上了。

“没事,没事了,我站久了,有点眼晕。我没事了。”苏城拒绝了他们的搀扶陪伴,他要好好想想事情。

“嗯,没事就好,不过这公告栏也没啥好看,都是些没人去的公司,你随便看看,早点回宿舍吧。”绿军装男的见苏城坚持,没有多劝,把其他人拉走了。

被拉走的六子还不想走,他抱怨道:“王廷你干嘛拉我,你明明知道苏城是营养不良晕倒的,你怎么能就这样留下他一个人。”

“闭嘴,等会再收拾你。”

“苏城自尊心强,他有粮票什么的都寄给了家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当面这么说能解决什么问题,回去我们商量一下,就你冲。”绿军装男拽着六子走了。

他似乎挺有威信,一群人跟着他走了。

王廷回头看了一眼直直的站在公告栏跟前的苏城,那背影很瘦,一阵风吹来,他身上有些过大的衣服的衣角飘了起来,更显孤寂。

苏城没有注意他们说了什么,他的眼神完全都被公告栏上的内容吸引了。

“宝洁公司……壳牌……松下电器……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这一堆堆的招聘广告,任挑一个都是世界500强,他们居然说是不入流的公司,这个世界怎么了!

没有等他回过神来,就见旁边两个挽起裤脚的男人在讨论。

“建国,你打算去人民日报社当记者吗?”

“是啊,那边人来了,你呢,国务院定了吗?”

“定了,这边毕业论文写完就可以过去了。”

……

我草!这到底是什么疯狂的年代,想他现代也是正经大学的毕业生,别提国务院,就是一个国企都进不去,找个30人的物流公司还要竞争上岗……

“这不是我们中文系的苏大才子,你打算去哪里?听说国务院办公厅在挑人,你的机会不小呀,到时候我们可能是同事!”老农模样的学生拍了拍苏城的肩膀……

“国务院办公厅?我?”苏城指指自己的鼻子。

“可不是,怎么,你又有新想法了?让我猜猜,外交部?海关?要我说,你有英语的底子,去外贸部也大有可为。”叫做建国的男人相当热心。

苏城张嘴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在他的人生中,这些中央机关的名字,都是遥远的神奇的,往往只在新闻中看到。

如今,自己莫非也能跻身其中?

“有中石油的招聘吗?”苏城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是石油部吧。”对方很有理解力的道:“石油部也是个好单位,但你一个文科生,过去做什么?要我说,不如去国务院写材料,或者留校也不错。”

留校就是做北大的老师了,苏城已经开始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建国这时又好心提醒了一句:“联系单位的话,要早点决定,别过了时间,就只能服从分配了。”

分配工作,这种只能在梦里想想的事情,在这个时候的大学生眼中,竟然成了苦事。苏城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第二章 另类招聘

有人说,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最自由,最幸福,最有希望的年代。生存于该时代的人,是幸运的,穿越到该时代的人,却是迷茫的。

……

数日后,苏城接受了他的新身份,成为一名来自偏远山区的北大中文系文学专业学生。

如果抛去时代背景和人生经历不谈,重活一次混成1987年的北大生,也是赚了。而且,这个时期的中国正值新文学崛起,人人皆以朗诵诗歌、阅读文学为荣,文学专业可谓显学,帅的是一塌糊涂。

这一点,在苏城同学找工作的过程中,得到了集中体现。

绿军装的王廷自小生活在部队大院,志向去公安部,根本不用任何人帮忙,从电话册子里翻到公安部的联系方式,一通电话打过去,自曝“我是北大中文系的王廷……”,工作就算是搞定了,别说是拒绝,连“研究一下”的托词都没有。

瘦干的六子更是简单,骑着自行车去了一趟东直门,就预定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岗,他的选择其实还有不少,区别在于,人家《中国青年报》许诺了两室一厅的楼房。苏城很能理解他的选择,不提中央级大报的地位,那两室一厅可是坐落在北京东直门,放到20多年后,房价能飙到四五万,若是遇上拆迁,指不定能多一倍的面积。当然,以他的资历,即使平稳升迁,20多年后也不止分一套房。

宿舍里最后一位同学朱凯来自山东,身材高大健壮,偏偏有颗时尚玲珑心,一门心思的想要“搞专业”,最后选择了《人民文学》杂志社,倒是让一众同学羡慕不已,借机搬来乐器,唱了半晚上的校园歌谣。

仔细想想,80年代的大学生,却是完全不必担心现实的骨感,只需考虑理想的丰满。

就苏城的经历而言,这种找工作方式简直是想也不敢想。

更令他惊讶的还在后面,一位出身湖北农村的工科生,希望学以致用,回乡帮助父老乡亲的时候,竟然被告知该系没有分配去基层的指标,以至于必须连续写信给家乡地委、县委和北大党委,方能如愿。

这种歧视待遇,简直让苏城嫉妒的眼红。

回忆他与那家物流公司的合同,苏城只能苦笑连连。

冷眼旁观的日子未能持续太久,宿舍老大王廷在搞定了介绍信等证明后,马上就来关心苏城,并道:“老么,我对你是有责任的,可不能看着你挑花了眼。到底去哪里,你得有个决定,否则待截止日到,你就得哪来哪去了。”

“回家乡也好,建设家乡,美化家乡。”朱凯靠在墙上写诗,听见他们说话,立即跟了一句。

王廷瞪了他一眼,道:“地方和中央的待遇可不一样,苏城,你要想清楚了,现在下去容易,再想回来就难了,工资待遇也不一样,留在北京,你至少能多寄些钱回去。另外一个,北京的医疗条件也好,等你分了房子,再把老人接过来,也能多尽孝心……”

苏城听他越说越离谱,不由打断道:“我也没说要离开北京啊。”

“那你还不赶快联系单位。万一分配的单位不理想,改动可就麻烦了。”王廷说着从床上捞下自己的衣服,边穿边道:“咱们现在就去学生处,我听说今天有好几家单位来看档案,以你苏城的才学,毛遂自荐肯定能成。”

苏城拉住王廷,无奈的道:“不搞专业成不?”

王廷惊讶的道:“你不搞专业搞什么,这大学不是白读了?我去公安部,也是做秘书的。”

“就是腻了。”苏城声音小小的,他也知道这个理由不成立。但没办法,他虽然继承了记忆,却没有继承文学的思维,假如让他写材料,做会议记录,非得被折腾死不可。用下巴想也知道,中央部位的衙门,不是好糊弄的。

王廷又说了几句,见他态度坚决,泄气道:“咱们先去学生处看看,要是不行,再找别的单位联系。”

这句话,他说的是相当豪气。80年代的大学,以北大、清华、人大和科大四足鼎立,后者尚在合肥,撇去不谈,另外三所学校,即使是冷门专业,想要弄个留京名额亦不难,何况是最精华的文学专业。北大中文系甚至短暂的开设了几年秘书班,专为解决中央领导急缺的秘书,这在2000年后,是无法想象的。

对苏城的舍友们来说,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苏城的思想问题,而非选择的问题。

几个人拥蹙着走出红砖小楼,穿过贴着各种红白海报和通知的三角地,沿着绿松和槐树组成的林荫道走到底,就能看见学生处所在的小院。

青砖的墙面已然斑驳,但光线甚好,透过8块玻璃拼成的窗户,室内光线丝毫不逊色于后世的高楼广厦。

墙内的一侧还写着黑色小字标语:请注意节约,不要浪费人民血汗。

苏城尚在看稀罕,王廷已经认准了人,手肘向后一捣,小声道:“灰色中山装的应该是共青团中央的,白衬衫的是外交部的,旁边年龄大些的是国机委或者航天工业部的,他们估计是来选理工科学生的,国务院和经委可能都挑够人了,你动作太慢,可惜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3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