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七零年,有点甜

点击:
何甜甜一直以感恩的心,对待身边的人。人到中年,却发现一直生活充满谎言的骗局里。
重回七零年,何甜甜在小银蛇的帮助下,开始新的人生。
换一个角度,原来真相是这样!
这辈子,再也不做睁眼瞎了,把仇人当恩人。
这辈子,再也不要错过辜负真心相待的青梅竹马了,好好待他,信任他,有一个温暖的家。

第1章 录音笔里的真相

何甜甜十年前搬到市里,是为了给丈夫治病看腿。老家是安省淮市的小山村里,土地收入很少,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入不敷出,于是利用全部积蓄,又向朋友亲戚借了一些钱,在淮市开了一家卤肉店。这个手艺是她给一个乡村大厨帮忙的时候学到的,经过改良之后,味道更好。

开店不过半年,就已经开始盈利回本了。因为味道好,何甜甜做事勤快,店铺打扫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又热情好客嘴巴甜,所以附近的居民,都喜欢来她的卤肉店买卤肉,凉菜。

在这十年间,何甜甜利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一份家业,从月租一百的棚区搬到了干净的三室两厅的公寓楼。

这么些年,没有孩子,但何甜甜有丈夫宽厚,婆婆的理解,小姑子的敬重,外甥的亲近,她觉得很满足,再苦再累,也都是值得的。

然而,这些都是假象,由谎言堆积出来的幸福,就犹如肥皂水吹出来的七彩泡泡一样,一刺就破,只留下斑驳的泡沫星子。

那根刺,源于一支录音笔。

外甥周志成,今年二十岁,在本市的一所二本大学读书。有时候为了打游戏不上课,于是就买了一个录音笔,让别人帮你录一下老师讲课,有空的时候听听。

何甜甜在收拾周志成的房间之时,不小心碰到了那个录音笔,掉在了地上。

不知怎么的,开关居然自动开了。

何甜甜担心摔坏了录音笔,赶紧蹲下捡起来。

突然,里面的声音,让何甜甜身体一怔。

“妈,我这嫂子真能干,我可听说了,这一年能赚二三十万呢,比我这个当老师的,赚得多。”齐芳芳说道,“以后我下班了,都来这边吃饭。”

“你啊,就是个爱占便宜的,你以前在这里少吃了?”这个声音何甜甜很熟悉,是她的婆婆,“你们两个上班,志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不说吃穿了,就连学费都是我交的,你们夫妻从来不给钱,还想怎么样啊?”

齐芳芳听到母亲的话,嘿嘿笑道:“妈,这不是我哥没孩子吗?我哥这辈子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那志成以后给你和哥哥养老送终的,现在多疼志成一些又怎样!”

何甜甜听到这话,心里难受,哎,她和丈夫成亲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是她这辈子的遗憾。

因为没孩子,而且还是她的原因不能生孩子,让她在这个家里一直心存愧疚。即使老公有时候喝醉酒,对她耍酒疯,她不放在心上;婆婆和小姑子有时候说的话,让她心里不舒服,她也忍了。

“外孙子,到底不姓齐!”齐母叹息道,“老齐家要断根了。”

听到婆婆的叹息,何甜甜心里更加惭愧。

“妈,我大哥虽然腿不好,但身体其他方面没毛病,大嫂不能生,花点钱和其他人生孩子啊。就算不和大嫂离婚,把孩子抱回来自己养,那也是我们齐家的血脉啊!”齐芳芳不解问道,以前她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见母亲和哥哥喜欢志成,就一直没说。现在哥哥,嫂子,年纪大了,喝了那么多药,都没有孩子,死心了,她这才说出口。

大嫂不能生?

短短五个字,让何甜甜几乎摇摇欲坠,年轻的时候,为了要孩子,喝了那么多药,可一直没有,上了年纪,婆婆,老公也歇了要孩子的心思。

花点钱和其他女人生?

即使不离婚,抱过来养,也是齐家的血脉?

小姑子居然有这样的想法!

何甜甜嘴里苦涩,这么多年的一颗真心,就换了小姑子这样的想法。平日里的敬重,难道都是假的吗?

等不及细想,录音笔里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又传来齐母的声音:“哎,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是你大嫂的毛病,我早就把她撵走了,哪还留她到现在?”

“呀?”录音笔里面齐芳芳惊讶道,“妈……妈……不是大嫂的毛病,难道是大哥不能生育?”

何甜甜也是一愣,当初结婚三年没孩子,婆婆带她和丈夫一起去县城找婆婆妹妹家的儿子看病,做了检查,说是她的毛病,双侧输卵管堵塞粘连,不能怀孕,老公齐建国没有毛病。

怎么现在听婆婆的话和当时说的不一样啊?

“是你大哥的毛病,你大哥十四岁时候从树上掉下来,摔碎了蛋丸子,虽然送了医院,花光了家里的钱,虽然表面看着没问题,平常也还好,但实际上生不了孩子了。”齐母道,“哎,你大哥,这辈子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摔碎了蛋丸子?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摔碎了睾丸?

那个东西摔碎了,即使有勃起,但里面的精子也是死的,八辈子也生不出来孩子啊!

“那……那你带大嫂去医院,检查说是大嫂的问题啊?”齐芳芳疑问道,难道是她记错了?

何甜甜,心里也很奇怪,也想接着往下听。

“呵呵,是我找你姨表哥帮忙,说是你大嫂不能生。”齐母得意洋洋道,“如果你大嫂知道不是她的问题,是你大哥的问题,哪里还会和你大哥一起过日子啊!更不会在这个家里这么老实肯干,不争不抢,任由我拿捏啊!”

“啊……”再次传来齐芳芳惊叹的声音,“居然……居然是这样……怪不得……原来家里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

齐芳芳了解自己的母亲,十分精明,家里只有大哥一个男丁,如果大嫂不能生的话,母亲觉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大嫂和颜悦色。

齐母的话,听在何甜甜的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再也站不住,两腿无力,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跌坐在地上。

当初她得知自己不能生,心里愧疚。婆婆还安慰她,不管她能不能生,她都是老齐家的儿媳妇。她的老公,老实忠厚,对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好。虽然没有甜言蜜语,但也百依百顺,知冷知热,所以到后来,丈夫对她不好,有时候发脾气,她都当是丈夫腿不好心情不好,并不和他生气,一直忍让。

因为婆家对她好,所以她一心一意在农村过日子。她给小姑子复习,一起考上了大学,但因为家里公公身体不好,丈夫腿脚不好,她自愿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让小姑子去读书,她在家里干活,奉养公婆,照顾丈夫,供小姑子读书。

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累,她并不后悔。然而,今天却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个真相如此残酷!

“你是个姑娘家,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你大嫂人长得好看,你大哥第一眼看到你大嫂就看上了。可是你大嫂的模样好,又是城里的姑娘,怎么会看上你大哥呢!我和你爹费了不少功夫,才把你大嫂和你大哥弄在一起。”齐母道,她儿子虽然有隐疾,可她给儿子找了一个识字漂亮的城里姑娘,倍有面子。

这城里的姑娘就是好,不光漂亮,还勤快,识文解字,在齐家村,可是头一份。她又做了一个局,让儿媳妇何甜甜以为她不能生孩子,这何甜甜果真老老实实在她们老齐家过日子。

第2章 录音笔里的真相(二)

何甜甜再一次惊呆了,原来这老齐家不光污蔑她不能生孩子,连她和齐建国的亲事,也不是当初齐建国救了她,而是他们做的局?

这齐家,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秘密?

好一会儿,齐芳芳又问道:“妈,你和我爹是怎么做的局啊?我大哥知道吗?”

“呵呵,你大哥精明着呢,当然知道,还是你大哥自己想的法子呢。我和你爹只不过是按照你大哥说的做,果真就成功了。那个年月,若不是你大嫂,你哥也找不到好媳妇,咱们家也不能有现在的好日子。”齐母得意道,当初她还不敢做,害怕事情败落被人笑话,幸亏听了儿子的话,要不然他们一家过得绝对没有现在体面,被人羡慕。

天哪,齐建国知道,他全部知道,而且他还是始作俑者。

“娘,我之前听嫂子说过,她掉进了陷阱里,在里面呆了半夜,是我哥去上山找她,想救她,但不小心也掉进了陷阱里,差点摔断了腿。夜里,大嫂害怕,我哥讲笑话,之后就对我哥哥有了好感,两人走到一起的。”齐芳芳道,“现在听您这么一说,那大嫂掉进陷阱,我哥哥去找,都是你们事先安排好的?”

“你这次算是猜对了。”齐母道,“当时没有粮食吃,村里人都去挖野菜,你大嫂也去。为了把你大嫂引到那个偏僻的地方,我可是给你三舅妈十个鸡蛋呢!那个陷阱,是你爹和你大哥挖的,就等着你大嫂过来挖野菜掉进去呢。你大哥的左腿,本来就比右腿短,就算摔断了一条腿,换来一个漂亮媳妇,这买卖这划算!”

陷阱是齐建国挖的!

一切都是齐建国和他的家人制造的圈套,而她就像一个傻狍子一样,一头钻进去,成了他们抓捕的猎物,在那个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

何甜甜心如刀绞,坐在地上,腿麻了,但这远远比不上心里疼痛到极致的麻木。

“哎,孩子小,到底不能离开父母的身边。”齐芳芳道,“如果大嫂的父母在她身边,或许我们家也占不了这个便宜。”

“呵呵,她父母?”齐母冷笑,“她父母寄来的信,被你那当会计的二大伯,交给我了。那时候你哥腿摔断了,那何甜甜和你大哥正有好感的时候,我怎么能让你大嫂看到信,即使他父亲病危,我也没把信拿出来。”

天哪,齐家人是一群混蛋,居然……居然藏了她的信,她没有见到父母最后一面,还是下放到隔壁村刘伶俐接到家里的信,说她的父母去世了,让她帮忙找一下。那时候,何甜甜才知道父母已经去世了。

到了城里,再也看不到母亲的慈爱,父亲的微笑,只有冷冰冰的两个骨灰盒。

“妈……妈……”齐芳芳道,“你们这样不好吧,怎么说也得让大嫂和她父母见一面啊!”

“呵呵,有什么不好的,她父母不死,何家的院子能轮到你?”齐母道,“我可是听何甜甜说了,她们家以前是有钱人,破四旧的时候,家里的东西都被弄坏了。可我不相信啊,就凭我们根红苗正八辈贫农老齐家,都知道藏两块袁大头,更别说何家那样的大户人家了。如果不是我让你考到你大嫂娘家所在的城市,你能从她家的地下挖出那一匣子东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2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