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一品夫人

点击:
   第一卷  重生卷

    第001章  血夜

    血,满地的血,在漆黑的夜里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一个身着红色锦袍的青年男子一步一步跨入左府二门,鞋底在青石板上留下一道道血印。

    刀起刀落,每一个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人都丧命在那三尺冰刃下。

    他双目赤红,肤色惨白,嘴唇透着不正常的紫色,貌似恶鬼,又像一具没有思维的木偶,脚步坚定地朝着一个方向走,所过之处,尸体横呈,锋利的刀尖上鲜红的血液一滴滴地往下流淌。

    “啊……”一个慌不择路的婆子正面撞了上来,吓得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在青石道上,磕头求饶:“爷饶命,爷饶命……”

    红衣男子听到声响低头看了她一眼,长长的刀尖指着她的脑袋,冰冷的眼神仿若恶魔。

    “你也该死!”

    那婆子浑身打着颤,缓缓地抬起头,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了来人的长相,瞳孔一缩,脖子上一阵疼痛传来,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三……三爷……”便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

    左府的花厅内,前一刻还是其乐融融的家宴,现在却静谧无声,只听得那缓慢而沉稳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

    红衣男子一脚踢开那扇大门,顿时一阵寒风席卷进来,让人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长发飞扬,待人们看清楚站在门口的那个青年时,齐齐怔住,眼露不可思议之色。

    “是你……”

    “邵卿……”

    “三爷……”

    左邵卿迈出脚步,提着滴血的长刀走了进去,阴冷的目光在所有人脸上扫过,声音沙哑地笑了起来:“都齐了……很好!”

    左老爷第一个反应过来,拍案而起,指着形似癫狂的青年吼道:“你这个孽子!这般是要做什么?”

    “呵呵……您觉得呢?”左邵卿径直朝他走过去,惨白的脸上带着讥诮的笑意,“当我身处地狱之时,你们却如置天堂,我不甘啊!”

    长刀一挥,一个想悄悄溜走的丫鬟顿时身首异处,那副惨状吓得众人尖叫不止。

    “今夜……谁也别想走出这里一步!”

    “孽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难道你想杀父弑母么?坐在这里的可都是你的血脉至亲!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杀父弑母么?”左邵卿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那张明艳的俊脸诡异的扭曲着,“是有如何?”

    他抬起头,目光锐利地对上暴怒中的左韫文,语气平淡地阐述:“说来,我们的父子之情早在六年前就断绝了,至于所谓的母亲,我的母亲不是死了么?我可没有认贼做母的意思。”

    “你……”

    左邵卿弹指一挥,点了左韫文的穴,转头盯上左手第一位的青年,嘴角微微扬起,“大哥,六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左邵晏比其他人冷静得多,他惯常的一张冷脸此刻并没有多少变化,反而平静地说:“三弟,今日乃是家宴,你来了正好,一起坐下喝几杯吧?”

    左邵卿用刀尖抬起左邵晏的下巴,在那白皙的肌肤上划出一道血痕,讥讽道:“呵呵,大哥不愧是人人称颂的好官,这定力……啧啧,面对着被你亲手送出去的弟弟,竟然没有一丝羞愧之情,小弟佩服佩服。”

    他语气一转,阴测测地说:“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六年,要不是惦记着再见你们一面,我又何至于忍辱负重过着六年生不如死的日子?”

    “三弟……”

    “闭嘴!”左邵卿狠狠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宛如天魔,让人由心发凉。

    “自小,我最信任的人便是大哥你,以为你和左家人是不一样,呵,结果呢?为了你的前程,你将我们这些庶弟庶妹们一个个当成踏脚石,只要对你有用,便可以毫不犹豫地送出去,看看,今日坐在这里的只有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嫡系子女,这时候跟我谈亲情不觉得可笑可耻吗?”

    长剑往前一伸,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左邵卿对上那一双由冷静变得惊恐的眼睛,心情大好地说:“要不是我时日无多,真不想让你们这么轻易地死去!”

    不去管四周的尖叫声,左邵卿极致淡漠地挥刀,每一刀都带着死亡的召唤,片刻就将屋子里的人解决大半,最终将刀锋抵在了主母薛氏的脖子上。

    “母亲,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母亲,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一个个都下了黄泉,我想你肯定很急着下去找他们吧?”

    “你……你个孽种,早知道当年我就应该连你一起除了!”

    左邵卿眼神逐渐变冷,声音不带一点温度地问:“这么说,我生母的确是死于你之手了?”

    “是又如何?那个贱人,竟然敢趁着我怀孕勾引老爷,甚至珠胎暗结,让她活了那么多年已经便宜她了!”

    左邵卿甩了她一巴掌,怒喝道:“你当左韫文是个香馍馍?所有女人都巴不得爬上他的床?当初是他逼迫我娘亲在先,冤有头债有主,该死的人也该是左韫文。”

    “要不是她……”

    左邵卿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心情,体内气血上涌,差一点就冲破喉咙,他一刀结束了薛氏的生命,然后走到左韫文身前。

    解开左韫文的穴道,左邵卿盯着他颤抖的双腿嗤笑一声,“你很害怕?”

    “我不知道……你娘她……”

    “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左邵卿打断他的话,“你会为了我娘杀了那个毒妇?别开玩笑了,我娘算什么?一个姨娘而已,我还没天真到这种程度。”

    左韫文闭了闭眼,咬着牙说:“是我愧对你娘!”

    “现在说这话,太迟了……”

    左韫文瞪大双眼,眼中尽是惊惶恐惧,在他印象中,这个儿子向来都是胆小怯弱的,虽然读书上进,但到底比不上被他看中的嫡长子。

    六年不见,当初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少年竟然变得如此狠辣果决,而且还习了武,这就是造化弄人么?

    当年,薛氏提出用他来换取左家再次入仕的机会时,他犹豫了几天后同意了,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左家辉煌腾达,恢复祖父当年当朝一品的风光。

    就在今天,他的长子荣升五品户部侍郎,他还年轻,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未必走不到那一步,没想到前一刻的希冀之光在此刻全都覆灭了。

    “结束了……”

    左邵卿转身走出花厅,挺直的身姿立在门口,直到里面传来人体倒地的声音才离开。

    雷声轰鸣,一道闪电劈在左邵卿的前方,他愣了愣,自言自语道:“杀父弑母,天打雷劈么?要劈就劈好了……”

    左邵卿强忍着全身经脉逆行的痛苦,嘴角溢出几滴鲜血,一步步艰难地朝前走。

    一道刺目的光亮从天而降,打入了左邵卿的百会穴,红色的身影缓缓倒下,嘴角挂着解脱的微笑。

    --------------------

    温馨提示:1、重生文,古风,架空,1V1,HE~2、这是一只成长型的腹黑妖-孽受,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缺点多多,不孝不忠不义应有尽有(当然是对敌人而言的),道德观强烈的亲请慎入。

    3、无小妾,无男宠,双洁(*^__^*)亲们不用担心NP,有情敌无小三!

    4、本文慢热…

    韫(yun)第四声,查了一下才发现这个字是多音字,这里取yun这个读音。

    第002章  重生

    “爷……三爷……该起了……”

    左邵卿眼皮动了动,意识渐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耳边有人在轻声呼唤,那声音既熟悉又温暖,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

    他没死吗?他记得他被雷电劈中了,那种火辣辣痉-挛的痛感还那么清晰,怎么会还活着呢?

    他为什么还要活着?亲手杀了左家所有人,他已经做好了和他们一起下地狱的准备,也许他们一家子还能一起上刀山下油锅,光是这么想,左邵卿就一点都不怕死。

    这六年来,他靠仇恨支撑着活下去的意念,要不是他胡乱练的功法出了异常,导致经脉逆行,时日无多,他还可以等左家再风光些,让他们感受从云端跌落地狱的感觉。

    “三爷,再不起来就过了请安的时辰了……”那道柔和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回荡,渐渐地拉回了左邵卿的神智。

    他睁开双眼,转头直勾勾地盯着那说话之人,眼神从迷茫到震惊。

    “柳妈?”左邵卿一开口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怎么会是这种清清脆脆好似没变声之前的?

    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妇人不正是从小照顾他的乳母么?可是他记得柳妈在他十四岁那年被那毒妇赶出了左家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2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