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超级太子爷

点击:
第一卷 江陵风云

第一章 重回17岁

“是梦吗?头好疼……”

入眼,是一间充斥福尔马林气味的病房,隐约中,还有一位倩影朦胧的护士小姐,此刻微微躬身,一连串动作,都展示着妖娆傲人的玲珑曲线。看着近在咫尺两大团圆润润的翘臀在眼皮底下晃动,叶钧下意识想探出手一亲芳泽,嘀咕着这只是一场破晓时分便会瓦解的梦境。

“别乱动!”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制止,叶钧本能垂下手,心中升起一股丑事被撞破的尴尬。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女医生,高耸的酥胸,修长的圆润美腿,配上套在身体的洁白制服,既有着端庄圣洁,又隐隐透着一股魔鬼般的致命诱惑。

是她!

叶钧脑海瞬间闪过一段段早已封存的记忆,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张让他一辈子难以释怀的绝美容颜,让本为天之骄子的他沉沦堕落。只因这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女人,在一场说不清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车祸中,不幸身亡。

叶钧清楚记得,在他十九岁那年,接踵而来的厄运便不断降临在他身上。先是身居高位的父亲死于一场酝酿已久的意外,致使叶家原本牢不可破的政治地位土崩瓦解,平日里与叶家交好的叔伯们虽说没干出落井下石的勾当,但却在第一时间撇清关系,选择明哲保身。紧接着,母亲一手建立的华阳集团因为商业间谍入侵,造成一个无法填补的巨大窟窿,那些所谓的生意伙伴,不仅没了往日的通情达理,甚至开始收购吸纳华阳集团的市值股票,险些造成公司跌至停牌,董事长的宝座也差点易手他人!

面对这种困境,还在攻克大学课程的叶钧立即做出休学的决定,从憔悴的母亲手中接过生意,终于力挽狂澜,成功将华阳集团从支离破碎的边缘拯救出来。业界许多资本家都不吝啬口中的赞誉,毕竟在所有人都不看好这家企业的情况下,叶钧依然能在短期内完成重组、改革、融资三个关键步骤,将华阳集团从生死边缘的泥潭中拉了回来,这实在难能可贵,毕竟当时的叶钧,才只有二十岁!

不过,这些资本家显然不知道,叶钧之所以暴露出这等惊世骇俗的商业天赋,全赖大学时意外捡到的一块手表。

可即便拥有这么一块神奇的手表,也改变不了母亲焦虑过度撒手人寰,更改变不了与他相爱五年的恋人,在他眼前惨死的一幕。之后的叶钧,仿佛憎恨世间所有人都亏欠他一般,夜夜笙歌、纸醉金迷,用酒与色,终日麻痹自己,最终因酒精过度,昏死在一间充满金钱与美色的销金窟中。

当一连串记忆不断涌入脑海,叶钧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是他早已亡故的恋人,他颤巍巍举起手,难以置信道:“国芸?”

这位介乎于天使与魔鬼间摇摆不定的矛盾女人,下意识流露出一丝不悦,但还是礼貌道:“你好,请叫我陈医生。”

“陈医生……”

叶钧喃喃自语,不知不觉眼眶涌起一层酸楚,他开始将手伸向大腿,鼓足劲掐了掐,发现大腿传来的疼痛既真实,又清晰,一时间又惊又喜,失声道:“陈医生,这里是哪?”

“当然是医院呀!奇怪,听说你是这一届的考生,怎么走在大马路都能让砖头砸中?”一旁的护士忽然转身,叶钧不由双眼一亮,因为这位护士也是他的熟人,更是他的牵线月老,若非这位名叫秦柔的俏护士暗处撮合,怕是他也没办法接近素来秉承男人勿近宗旨的陈国芸。

砖头?考生?

叶钧一时间怔住了,当下也不顾脑袋传来的头疼,便试着起身,同时眼睛似是在找寻什么。

“别看了,高考早已结束,你都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秦柔笑道。

叶钧闻言,不由大惊,下意识道:“现在是哪年哪月?”

“你该不会是被砖头砸糊涂了吧?”

秦柔闻言笑得花枝招展,毕竟陈国芸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复查过叶钧的大脑,断定内部一切正常,不过瞧见叶钧神色湍急,解释道:“现在是1996年6月11号。”

1996年?

叶钧闻言,还来不及胡思乱想,就猛然瞥见门前立着一男一女,这一瞬间,叶钧眼眶湿润,因为这正是先后离他而去的亲生父母。

叶钧很希望这并不是一场到头来空悲兮的梦境,他能清晰感觉到父亲叶扬升与母亲董素宁的真实存在,听着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安慰,以及父亲不时吐露的唠叨训诫,以往叶钧只会不耐烦的哼哼,但今日,却出奇的虚心聆讯,这让董素宁喜出望外,一个劲夸张叶钧懂事长大了。

“你这孩子,刚说你懂事,怎么这么快就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别打扰陈医生工作,明白吗?”

一连两日过去,叶钧的身体越来越好,而叶钧也清楚自己并非沉睡在甜美的梦境,而是回到了那段灰白的心酸过去,这一次,他发誓,绝不再让悲剧厄运降临在他身上,更不能让以往的种种遗憾继续缠绕在他心头。

“阿姨,不碍事。”

面对叶钧时不时的借故搭讪,这种在陈国芸眼里应归咎于性骚扰的行为,向来是杀伐果断。不过考虑到叶钧乃是病人,而且并未做出太过出轨的冒昧举动,加上董素宁在旁,即使心中不悦,但也将就着隐忍不发。

今日,是叶钧出院的日子,瞧着儿子生龙活虎的模样,作为母亲的董素宁也不忍叶钧继续待在医院受苦,毕竟病房中没有冷气,反而散发着一股福尔马林的臭味,在这六月气候中,完全是一种煎熬。

办理出院手续时,叶钧就有一搭没一搭“骚扰”陈国芸,溺爱儿子的董素宁岂会猜不透叶钧的如意算盘,不过倒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一门心思巴望着儿子娶媳妇抱孙子,对于陈国芸的精明干练也挺满意,当然,最重要是看中陈国芸的端庄贤惠,这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媳妇可不好找,既然宝贝儿子喜欢,做母亲的,又岂会横加干涉?

不过,也瞧见陈国芸渐渐流露出不耐,善于察言观色的董素宁这才站出来制止叶钧的“胡作非为”,避免物极必反,同时压低声音道:“晚上你爸邀请郭叔叔来家吃饭,庆祝你出院,好像晓雨也会来。”

郭晓雨?

叶钧闻言,这才压下对陈国芸“纠缠不清”的心思,虽说叶钧也清楚,现在的他,与陈国芸只是比匆匆过客稍稍熟悉的陌生人,但依然按耐不住心头的那股异样。毕竟姑且算是上辈子的叶钧,与陈国芸的关系也是床上夫妻,床下恋人,彼此间的了解,不仅局限在肉体上的毫无保留,就连思想上,也是心有灵犀。

叶家与郭家,一直以来都关系极好。就说叶扬升与郭海生,就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用他们的话讲,两人串在一块,或者搁一炉子,都知道对方想些什么。不过,两人也不是没有分歧,就说进入社会后,一个选择从政,另一个,却选择从商。但是,不同的职业与志愿,却并不妨碍彼此间的这份兄弟情谊。自从叶扬升调任为广南市副市长,郭海生就拖家带口,定居在了广南市,两家人时常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至于郭晓雨,印象中,是一位腼腆善良的美丽女孩,可惜那场厄运,不仅收走了叶扬升,同样,也带走了郭海生。叶钧当年很清楚,若非郭海生执意要营救叶扬升,不会死,郭晓雨,也不会失去父亲,说到底,叶钧与郭晓雨,都是苦命的孩子。所以,上辈子叶钧接手华阳集团后,就特别照顾郭家这对孤儿寡母。

恋恋不舍离开广南市人民医院,坐在私车上的叶钧透过倒车镜,发现负责驾车的董素宁并未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便不动神色抚摸手腕上的手表,看似貌不惊人,甚至极为寒碜,就仿佛是路边摊上只卖两块钱的廉价表,但叶钧却知道,这是一块能带给他荣耀与财富的神表!

“叮咚,启动!”

“5……”

“4……”

“3……”

“2……”

“1……”

“程序启动,进行指纹识别。”

“指纹识别成功,进行瞳孔识别。”

“瞳孔识别成功,叶先生,祝贺您成功通过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叶钧不由一惊,难道说这次意外重回17岁,是这块神表捣的鬼?

“现在能不能开启一部分能力?”

虽说车内还有董素宁,但叶钧与手表的交流完全是思维传递,外人是听不见的,记得最开始与这只神表交流,叶钧还以为撞见阴魂不散的鬼魂,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患了精神病。不过,当得到莫大的好处后,叶钧就越来越深信不疑。

“叶先生,对不起,因为经历过时光隧道,各项数据都已损坏,只是将原有数据初始化!”

“什么?要多久才能恢复?”

“抱歉!叶先生,您的权限不够,无法查阅这项资料!”

“妈的!”

叶钧闻言一怔,下意识嘟囔一句,这让坐在驾驶位的董素宁极为疑惑:“小钧,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一想到这飞来横祸坏了我的高考,有些气恼。”叶钧闻言,赶紧找借口搪塞。

“我跟你爸商量过了,希望你复读一年,怎么样?毕竟这次你的高考总分可是鸭蛋,你爸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安排你进大学。”

“这事以后再说,我想冷静一下。”

董素宁闻言,暗暗叹息,以为叶钧不希望复读,或者对复读存有郁结,但近年来高考分数越来越透明化,即便叶扬升贵为广南市副市长,也没办法对一位鸭蛋的档案进行非正规化的调控。不过叶钧却压根没将复读当回事,满脑子都在纠结于这枚神奇的手表竟会在这节骨眼上拖后腿,顿时一筹莫展。

“什么时候才能还原其中一些数据?”

“抱歉!叶先生,您的权限不够,无法查阅这项资料!”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2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