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味香农家

点击:
第一章 掐架

大周三十年,冀州上谷县刘家村。

刘家村依山傍水,风景如画,村子不大,却有百十来口人家。

时值盛夏,正是天气酷热难熬时。

此刻,刘家村村西头的吴家,却闹腾的不可开交。

“你这个贱人,你给我回来,你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和老子提和离,你他娘的找打……”

“就是,真是不要脸,用了吴家的银子还敢提和离,吃饱了就想跑?你倒是想的美……”

院内一阵乱糟糟的叫嚷声,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巴掌声,也不知道打在了哪里,只听着力道十分的大,像是要出人命一般。

院里两女一男正厮打在一起,艳阳高照,刺的人眼睛生疼,交错间,几乎分不清谁是谁。

“吴明泽,你这个畜生,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不得好死。”这三人中,有个身着半旧蓝色碎花衫子,头发散乱的女人抓狂的吼叫着,她嘴唇发青,两颊微微红肿,口角还有清晰可见的血迹,可见方才被打之人便是她。

“啥?你他娘的敢骂老子,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个不会下好蛋的臭婆娘,让你骂老子……”当中有个身材高大,着华服,样貌周正的男人,登时气急败坏抡圆了胳膊,一拳头打在了柳素娥的身上。

柳素娥“嗷”的一声惨叫,只觉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震碎了一般,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青了几分。

吴家大门口早就聚了一众看热闹的人,此刻这些人正指指点点,一个个面露厌恶之色。

“啧啧……这吴家人可真不是东西,可怜了素娥这么好一个女娃儿,真真是白白糟蹋了……”

“可不是,要我说,也是这柳家人太软弱,女儿都被欺负到这个份儿上了,也没出来个壮腰板子的……”

“呸……壮腰板子?你说的倒是轻巧,壮腰板子那得要银子,柳二河家是啥家主儿?穷的想放个屁,都要憋三天才能有一个,咋壮腰板子……”

这些话虽然说的难听,却也是事实,柳素娥娘家确实穷的叮当响,要不是穷,也不会为了二十两银子把十四岁的柳素娥嫁给比她大了八岁的吴明泽当填房。

柳素娥被打的差点将苦胆水吐出来,她抹了抹口角的血,冷笑一声,抬眸定定的看着吴明泽,恨声道“吴明泽,我劝你还是和我和离吧!今儿个你若是不和我和离,我柳素娥也发个毒誓,势必要搅合的你们吴家不得安生,只要我活着,你们就不会有一天的好日子过……”

“哼!”一个身材痴肥,年纪不过六十的老妇人,站在堂屋门口,正用拐杖狠狠的击打地面,她原本就肥硕可怖的面颊,此刻更是狰狞,冷哼一声慢条斯理道:“柳素娥啊柳素娥,我看你这次落水,人是没啥大事,可这脑子……可这脑子是不是跟着进水了?”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屑道:“和离……我看你胆子倒是肥了,这样的话你都敢说出口了。”

“就是,和离了,你吃狗屎都没人给你拉,活活饿死你。”吴老太太身后站着个“半截缸”,人长得矮挫不说,身材也和吴老太太一样的痴肥,还长着一脸的雀斑,一看就让人心生厌烦,她就是吴家的三女儿吴春。

她们母女哪里知道,此刻的柳素娥早就不是那个窝窝囊囊,任人宰割的柳素娥。

那个柳素娥早就在落水的时候死去了,现在这个,却是地地道道的现代人吴迪。

吴迪也没想到,她不过是看了个舌尖上的中国,不过是去拉了个电闸,结果就意外穿越了。

更令她窝火的是,穿越了竟然是这样一副凄惨境地。尤其是面前这个渣男,想想他以前对原主的所作所为,她是一刻也不能忍受这样非人日子。

和离,必须和离……

柳素娥握拳,心里陡然生了几分勇气。

太阳光异常的刺眼,挨了打,头本来就昏昏的,现在看吴老太太那张嘴脸,更是显得狰狞可恶。

她冷笑一声,咳嗽两声,也扯着嗓子道:“怎么?您是觉得我柳素娥不敢和离?我离了您这个禽||兽儿子我就活不下去?”

“你这个贱人,谁是禽||兽?”吴明泽听的十分震怒,额上的青筋登时爆了出来,上前又要来打柳素娥,柳素娥一扭脸,灵活的躲过了吴明泽的巴掌。

她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咬牙道:“我告诉你,你的拳头休想再打我一下,我柳素娥也不是那么好惹的,逼急了,我要你们全家给我陪葬。”言毕,她目光四下寻找。她记得东边桃树下好像有把菜刀,那是原主平常给猪剁菜的刀。

果然,桃树底下有把菜刀,她扭身跑过去又举了菜刀跑了过来,直直的奔着吴明泽和吴明泽新买的小妾周如花冲过去,口内高声喊着:“你们不让我好活,你们也休想过安稳日子,大不了我和你们这些恶人同归于尽,一了百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太阳下那菜刀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因为原主很勤快,这刀被她磨得十分锋利,那刀口处更是冷风嗖嗖,看了十分的骇人。

任凭吴明泽再厉害,如今看到柳素娥发了疯一般的拿了刀要杀他,心里也是慌的厉害,战战兢兢的往后退,口内道:“你这个疯婆子,你快把刀放下……”

吴老太太也唬了一跳,脸色铁青,登时扯着嗓子喊道:“柳素娥,你快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门口都是看热闹的人,这些人也是没料到柳素娥会拿了刀去砍吴明泽。

平日里这个柳素娥可是极其温顺的,话也不多,就算挨了打也是忍着,今天这是怎么了?

有些人怕闹了人命,官府到了还得牵连其中,便悄悄的离去,也有和稀泥的,在边上喊着:“素娥啊,砍死人可是要吃官司的,你可要想清楚……”可心里又巴不得柳素娥真的砍了这个吴明泽,谁让这吴明泽素日傲慢无礼,脾气又暴躁,砍死了也是活该……

周如花吓得花容失色,娇滴滴的忙往吴明泽的怀里躲。

吴明泽脸色发白,往后退着,好不狼狈。

门口有几个妇女也吓得不轻,急忙都来阻拦柳素娥。

虽然吴明泽不是个东西,可是也犯不着为这样的畜生白白吃上了官司啊!

“素娥,你快放下刀,听婶子的话,放下刀……”

“是,有话好好说,咱可不能吃官司……”

“…………”

纷纷乱乱一阵叫嚷声,柳素娥其实也并未想真的砍死吴明泽,为了个渣的不能再渣的烂男人吃了官司,她才没那么傻。她不过是做个样子,好让他们害怕,答应了和离一事。

柳素娥不理会众人惊恐的喊叫声,一副非要砍死吴明泽的架势,瞪着眼睛道:“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劝我,反正这猪狗不如的日子我也过够了,今天若是你们吴家不让我和离,就只有一条路,左右逃不过个死字,不是你们死,就是我柳素娥死……”

她疾言厉色的说着,目光偷偷的打量着吴老太太。穿越的时候她带了女主的记忆,所以她知道,这个家是吴老太太这个老刁婆子做主的,而吴老太太在她的四个孩子里,又最疼爱吴明泽,所以只有威胁吴明泽,才能让吴老太太松口。

果然,吴老太太皱着眉,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来。

她顺势又大骂道:“吴明泽,你这个混蛋,既然你看不上我,又纳了小妾替你生儿子,那和离为什么不行?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让我合离,我就天天闹,今天我砍不死你,明天再砍,我柳素娥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但是有的是决心……”

几句话说的吴老太太脸色更是黑了一层,喘着粗气,一副心脏病要发作的模样。

柳素娥咬了咬牙,心头满是快意,这个老刁婆子平日里可是没少欺负原主,原主身上现在还留着她鸡毛掸子打的印记呢!

气死了才好……ps:新书需要呵护,求收藏,求票票。

第二章 算账

盛夏的太阳如火球一般悬在空中,毒辣且刺眼,明晃晃的,照的人睁不开眼睛。

“你这个泼妇,你快丢了刀……不然老子喊人弄死你……”吴明泽气急败坏不依不饶,一面躲一面扯着嗓子喊着。

柳素娥冷笑,这个村里的人,他哪一个没得罪过?谁肯帮着他?除非他那帮子狐朋狗友。

只可惜了,那些人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呢!如何能顾得上他的死活?

她瞪了一眼吴明泽,扬眉嘲讽道:“我正好想死呢,你叫吧!最好让他们把我给弄死,你不弄死我,我必定也不会让你好过。”

吴明泽见她压根就不怕,他心里一瞬间茫然了。

柳素娥从前并不是这样的啊!莫非真的是被水冲坏了脑子?性子变得烈了?

再看看闹到这个份儿上,往后也是无法再过日子了,咬一咬牙,合离便合离吧!总好过被这疯婆子要了一条命,那才得不偿失。

“素娥……你先放下刀,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吴明泽见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只可惜柳素娥不是傻子,她才不会放下刀,让主动权握在吴家人手里。

她冷哼一声,讨价还价道:“要我放下刀可以,除非你答应合离,我柳素娥马上就放下刀。”

“娘……你还有翠姑,翠姑以后会很听话的……”原主三岁的女儿一下扑在了柳素娥的身上,哭的凄厉。

柳素娥看着翠姑瘦瘦弱弱,哭的伤心欲绝的模样,登时有些心软,但是手里的刀还是未曾放下。

她只盯着吴老太太,目光冷然,一字一句道:“婆婆,我柳素娥好歹也做了您四年多的儿媳妇了,自问我也没做过什么错事,除了没能给您生个孙子出来。”她面上淡淡的,道:“四年婆媳,难道您真打算今天看我们血溅当场?”虽然她双颊被打的红肿,但还是难掩脸上的刚毅之气,这股刚毅,是从前柳素娥所没有的。

吴老太太气的直拍胸口,她是真没想到柳素娥会发威,而且来势如此的猛烈。

但是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女人撒泼,她并不十分的惧怕,她只是怕柳素娥真的砍伤了吴明泽。

看着柳素娥疯疯癫癫的模样,而且她又全然不顾吴家的脸面,这样的儿媳妇确实也不能留了。

合离便合离吧!总好过这样闹腾下去,被别人看笑话。

“行了,柳素娥,你也别闹了。”吴老太太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咳了两声,只黑青着脸道:“你要合离可以,只是你别忘了,当年你嫁到我们吴家,我们吴家可是送了许多聘礼的,尤其是你爹还收了我们吴家二十两银子。”她停了停,目光闪着狡猾,森冷一笑道:“既然你不想做我们吴家的儿媳妇,我这个老太婆也不勉强你,免得叫人说我吴老太太不讲人情味,逼着你和我儿子过苦日子。”她撇了撇嘴,眼珠子一转,慢条斯理道:“你要合离,那你们柳家自当归还那二十两银子,拿来银子,咱们两家便自此算是划清界限,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各过各的,互不相干。”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chuanyue/22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