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近身高手

点击:
第一章 下山

银峰山的夜来的总是那么快却又那么的孤独,刘枫早已习惯这片孤独的地方,对他来说这里算是他此生最为熟悉和热爱的地方。

身边那头雪狼仿佛明白刘枫此时的心情,也是加快步伐和刘枫一起往木屋的方向奔去。

刘枫今天心情确实不错,早上出门很久都没碰到可下手的猎物,中午时分刘枫吃了些随身的干粮稍作休息的时候,却意外的遭遇了黑熊的袭击,可能对别人说来遇到熊会胆寒不已,但是对于刘枫来说却像是上天赐予的美差。

那黑熊却不知惹了个孤傲煞星,嚣张的挥舞着蒲扇般大小的熊掌向着刘枫冲去。

刘枫却是道声:“来的好!”只见他不慌不忙,面对着正咆哮而来的黑熊,微弓着身子,眼神犀利如同出鞘利剑一般盯着冲过来的黑熊。

随着黑熊的逼近,刘枫默数着:“五,四,三,二,一,起!”起字刚一出口,刘枫陡然由静转动。

闪电般穿过黑熊挥动的双掌,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闪亮的匕首同时向上一送,紧接着脚下步子一滑如同泥鳅般滑到黑熊身后。

这一系列动作当真是如同电光火石般刹那间完成,无一丝拖泥带水。

再看那不可一世的黑熊,如同被定格了一般,紧接着轰隆一声倒在地上,砸的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雪狼及其兴奋,围着那倒下的黑熊不住的窜跳着,刘枫对这一切却显得极为平常,缓缓收起右手上的匕首。

笑着对着那还处在兴奋状态的雪狼喊道:“好了,小白,赶紧准备把这大家伙弄回去,今天晚上有好吃的给你。”

那雪狼极为顺从刘枫,听刘枫发了话立即安静下来。

雪狼名叫小白,是刘枫五年前一次外出捕猎时意外救下的。当时这狼还没现在这么大,因为它浑身雪白,刘枫就直接称它为小白了。

小白被刘枫救下后就不肯走了,从此便和刘枫一起生活了下来,可以说在刘枫眼里小白已经不再是一头狼,而是他最信任的伙伴。

从刘枫记事起便跟随老爷子生活在这人际罕至的银峰山,这银峰山算是当代华夏国最为荒凉孤寂地点之一了。

这片山脉连绵几十公里,终年被积雪覆盖,同时也造就了这片如神话般美丽却又孤独的地方。

刘枫和小白已经看见了木屋里亮起的灯,在这片银白色的夜幕里显得那么温馨。

刘枫不禁加快了脚步,黑熊体型庞大被刘枫一直放在雪橇上和小白轮流着往回拉,这时和小白合力拉起雪橇速度更快了一倍不止。

那远处的木屋不断的在眼前放大,很快便来到了木屋门口。

刘枫兴奋的向屋里喊道:“老爷子,我回来了,今天收获不小,弄了只黑大个儿,这下可以闲两天了。”

屋里响起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好啊,快收拾好了进来吧!”

刘枫将黑熊从雪橇上扛起来,扔进雪地里埋好,只等着明日一早再来收拾。

做完这一切转身进了屋。屋内设施及其简单,一张大床铺,一张粗糙的方桌,桌上正点着只油灯。火苗一闪一闪的跳动着,给这寂静的荒芜之地增添了不少的温暖。

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端坐在方桌前。老者虽老身手动作却是不比年轻人差,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支烟斗不断的把玩着,确并不抽上一口。老者具体有多大年纪,刘枫不清楚,只知道老者名叫刘傲天,平时便叫他老爷子。

刘枫的名字也是老者起的,当年刘枫被父母抛弃在路边,被老爷子发现后将他带回了这茫茫雪山深处,由老爷子一手抚养大。刘枫的名字跟老爷子的姓,据老爷子说当年是在一颗枫树下发现的刘枫,便将他取名为刘枫了。

老爷子脾气很古怪,总是喜欢拿着烟斗把玩,确从不抽上一口。平时话不多,但每次说出来的话一定会直击要点。对刘枫平日并不严厉,只有在教导刘枫练功识字时显得格外严肃。刘枫很聪明也很懂事,在练功的时候很刻苦,当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十多年来不间断的用功也成就了现如今的刘枫。

刘枫现在到底有多强他自己并不知道,因为他从小世界里就只有老爷子一个人,老爷子就像是横亘在自己面前的一座大山无法逾越。

不过这茫茫雪山上的严寒对于刘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终年也只是穿着普通的棉服,从他轻描淡写徒手击杀黑熊的事来看,他如今的身手可见一斑。自从自己功夫练到让老爷子点头后,就一直独自一人外出打猎。

今天的夜晚显得格外安静,想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刘枫和老爷子吃完晚饭,老爷子坐在桌边,手里不断的盘玩着那只早已发光发亮的烟斗,刘枫烧开一壶水,放到桌子上给老爷子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

老爷子突然将正在盘完烟斗的手一停,像是想了一会儿。静静的看着刘枫说:“你走吧,明天早上就动身,向东走五十公里,然后下山,以你的速度晚上应该能够坐上去洛城的火车。”

刘枫听完老爷子的话,不可思议的抬头盯着老爷子。满眼泪水被他极力的控制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赶我走,我已经习惯了这里,我想在这里生活下去,我不想离开。”

老爷子看了看刘枫继续说道:“你并不属于这里,你会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世界,我能教给你的都已经教给你了,不要再多言了。”

刘枫和老爷子一起生活了十五年,他非常明白老爷子的脾气,老爷子从不说空话,既然已经决定的事那就绝不会变。

刘枫此时泪水再也强忍不住,早已泪流满面,无声的抽泣使刘枫的肩膀不由自主的耸动着。

老爷子拍了拍刘枫的肩膀说:“好了,下山之后要切记一切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自己要承担自己该负的责任。此去之后不知能否再见,莫要悲伤,永远不要让自己后悔。”老爷子说道这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里显露出一丝回忆。

刘枫重重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老爷子接着说:“你在这里学到的东西并不足以让你充分融入外面的世界,我这里有一枚玉佩和一封信,你收好,下山之后去洛城找到平安大街上的永济堂药房,拿上我给你的玉佩和信交给他们的掌柜,自然会给你安排。”

说完,老爷子从怀里摸出一个玉佩。这是枚异常精美的雕龙玉佩,并不大却很通透精致。接着又拿出一封信一起交给刘枫。

刘枫红着眼,郑重的接过玉佩和信封,小心翼翼的塞到自己怀里。

“我走了,你还在这里吗?”

老爷子望着窗外,仿佛陷入了沉思。没看刘枫,依然对着窗外。

“该走了,这里已经住的够久了。”

刘枫此时的心情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只是隐隐的感觉到,此去一别,怕是此生再也无缘见到老爷子了。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相继涌上心头。

老爷子这时回过头,又看着刘枫说:“我教给你的功夫千万莫要荒废,不管再忙也要勤加练习。”

刘枫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老爷子轻轻点了点头,说:“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早点休息吧。”

说完老爷子便上了大铺,躺下休息了。

刘枫茫然的也躺下睡了起来,这终究是个不能安眠的夜晚。刘枫想了很多,想到自己要独自踏上新的生活,要离开亦师亦父的老爷子。有迷茫,有酸楚,有担心,有向往……

第二章 乘车风波

不知道到底想了多久的刘枫,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着的刘枫嘴角不时挂着微笑。

像是在梦里看见老爷子在向自己招手,看到和小白一起开心打猎的场景。这熟悉的一幕幕让自己感觉非常温暖,接着画面突然一变,老爷子的身影突然不见,小白也突然没了踪影。

刘枫急了,四下寻找,嘶声力竭的呼唤着,孤独无助的感觉顿时涌上了那颗孤寂的心。

突然间眼前出现一片光,将那无助的黑暗驱散,刘枫陡然间一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老爷子起来打开了房门。今天的天气格外明媚,阳光正照在刘枫脸上,刘枫不由得眯起眼睛,看到老爷子正向门外走去。

刘枫仿佛突然间抓住了什么又像什么都没有得到。想了半天也没什么所得,索性不想,直接起身。

跟着老爷子走出屋外,在空地上和老爷子一起练起了功夫。这或许是此生最后一次和老爷子一块练功了,刘枫此时无比的认真。

刘枫所学的这套功法名叫《狂龙九变》,据老爷子说是自己年轻时,机缘巧合下得到的。《狂龙九变》的特点就是——“快若闪电,变化万千”,并没有什么特殊招式,一切都是靠速度快,加上随机应变。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无招胜有招了吧。

刘枫能承受这山顶的严寒全是仰仗多年修炼《狂龙九变》的结果,《狂龙九变》共有九章也称九变,刘枫如今已经练到第五章。

这套功法的创始人和具体时间都已经无从考证,不过老爷子对刘枫说过,这套功法算得上是这世间难得一见的真正功夫了。

刘枫自幼练习狂龙九变,虽然还是赶不上老爷子,但也是深得老爷子的称赞。说他只要坚持下去终会超过自己。刘枫对老爷子的话深信不疑,一直坚持了下来。

银峰山顶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的晶莹闪耀,刘枫和老爷子练完最后一个动作收功起身。

老爷子看了看刘枫:“记住我交代的事情,早饭后便出发吧。”

刘枫点头道:“嗯,我记住了。”

回到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木屋,刘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舍,小白不知道刘枫要走,还是像平时一样跑来刘枫身边讨好。

刘枫拍了拍小白的脑袋,无奈的说:“小白,我要走了,没办法再带着你了,好兄弟,你的根在这里,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看你。”

小白似乎明白了刘枫的话,又似乎只是感受到刘枫的心情与往日不同。竟默默的安静下来了。

刘枫以前没有下过山,他不知道将要迎接自己的是怎样一个世界。

他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一往无前去寻找老爷子口中说的,属于自己的那片天。

老爷子看着刘枫渐渐消失的身影,嘴里喃喃的说:“去吧,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910/23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