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点击:
“郁庭川,我怀孕了!”

恒远集团五十周年庆典,22岁的宋倾城用七个字,在他占据财经版整个版面后,又把郁庭川三个字钉上了娱乐八卦版的头条。

郁庭川,南城商界翻云覆雨十年的名门权贵,恒远集团现掌舵人。

一场意外,令他的形象俱损,不得不做出危机公关处理,甚至亲自登门求娶那个让自己深陷囫囵的女孩。

一夜之间,宋倾城从寄人篱下的小太妹成为风光无限的豪门太太,顶着第三者的骂名,挽上南城最为矜贵的男人步入婚姻殿堂。

新婚夜。

她全身包裹严实,拿出一份婚后协议递过去。

男人长腿交叠坐在床边,轻点烟灰,望着小娇妻淡笑:“长本事了。”

宋倾城故作镇定的浅浅回笑:“这不是看您白天操劳,晚上得注重修身养性。”

郁庭川站起身,似不经意的把她逼到墙角,一口薄烟吹过她泛红的耳根:“你一个小丫头,我还操劳得动。”

众人眼中的郁庭川:有钱+有颜+八块腹肌。

宋倾城眼中的郁庭川:年纪一大把+性格沉闷+资本主义家嘴脸!

……

有人说,现任郁太太手段了得,不然怎能逼得生性凉薄的郁庭川推掉商业联姻甘愿娶她?

也有人说,郁庭川婚后对新太太极致宠爱,爱入骨髓犹不自知。

后来,知情人曝光,郁太太是陆家养了多年的私生女。

全城哗然。

宋倾城脸色苍白,郁庭川却将她护在怀里,他说:“别怕,有我在。”

【相爱篇】

某一日,郁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您曾在公开场合说过您的前任未婚妻对您而言是犹如空气的存在,那郁太太呢?”

郁先生沉默片刻,答:“她就是我的生命。”

记者:“呵呵,郁总真会哄女孩子开心。”

郁先生淡笑:“郁太太是我第一个主动想哄并想哄一辈子的女人。”

记者:“……”

当天晚上,郁太太不准郁先生上床,理由:油嘴滑舌,玩弄女性同胞感情!

【萌宝篇】

郁太太:“南城最英俊的男人是谁?”

云宝举手:“爸爸!”

郁太太:“南城最漂亮的女人是谁?”

云宝扯着嗓子:“反正不是你!”

郁太太:“……”

云宝兴奋的举高手:“现在轮到我问了,南城最可爱的宝宝是谁?”

问完,两胖乎乎的小手在下巴处摆出卖萌的姿势。

郁太太:呵呵,真是亲生的!

☆、第001章 恒远老总

宋倾城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在郁家老宅的洋楼门口。

她跟着郁菁进屋,两人刚打算换拖鞋,郁菁突然‘次奥’一声,宋倾城顺着她的目光瞅去,玄关处有一双棕色的麂皮手工皮鞋。

看到下楼来的男人,郁菁边赶紧捡起脚边乱扔的书包,礼貌的打招呼:“二叔,你在家呀!”

郁庭川出差提前回来,又在公司安排了个临时会议,有份重要文件落在老宅这边,特地过来取,瞧见杵在玄关处的侄女,他抬起手腕,瞟了眼腕表上的时间:“今天这么早放学?”

“周五嘛,搞完大扫除,老师就让我们提前放学。”

“没让司机去接?”

问完,郁庭川已经注意到门边另一道倩影。

男人穿着烟灰色衬衫,最上面的纽扣解开了两颗,身型高大挺拔,身上有着成年男人的成熟气质,当他的余光扫过来,看似无波无澜,实则有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积威,让人不敢在他面前玩心思。

“我跟倾城一块打车回来的。”郁菁说着,圈住身边女孩的手臂介绍:“二叔,这是我同学宋倾城,隔壁班的。”

郁庭川点头,没再多问,拿过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准备走人。

“二叔,你不在家吃晚饭啦?”

“嗯,公司还有事。”

郁菁挽着宋倾城靠边让道,嘴里说着讨好的话:“那二叔你开车注意安全。”

郁庭川换好皮鞋,想看向自家侄女,视线却先落在那个自始至终都没说过话的郁菁同学身上,女孩娴静的站在那里,乌黑长发扎着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有几缕发丝随意的散落在颊边,蓝白拼色的夏装校服,穿在她身上不但未显老成,整个人反而透着一股清纯韵味。

正在这时,郁庭川的手机响。

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嘱咐郁菁,男人的声音稳重有磁性:“好好做功课,别只顾着玩电脑。”

郁菁连连点头。

直到外面传来轿车发动引擎的声音,郁菁才放松下来,往地上一坐,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宋倾城,又扭头冲厨房里道:“许阿姨,帮我榨两杯香蕉奶昔!”

从门外收回目光,宋倾城像是不经意的问:“你很怕你叔叔?”

郁菁苦着脸,嘟着嘴咕哝:“别提了,这个家里我最怕的就是我二叔。”

“他打人?”

“那倒没有。”郁菁拉着宋倾城一块坐在沙发上:“就是有些不苟言笑,平时话也不多,可能在公司当老总都要板着脸,要不然镇不住底下的人。”

这时,家政阿姨端着两杯奶昔送到客厅。

宋倾城接过,道谢。

许阿姨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察觉到来自头顶的目光,宋倾城抬起头,对着许阿姨微微一笑,倒是许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对着郁菁道:“菁菁,这是你同学?长得真漂亮。”

“那是!”郁菁用胳臂勾住宋倾城的削肩,与有荣焉的说:“倾城可是我们元维的女神,追她的人能绕我们学校好几圈。”

宋倾城垂下眼睫,唇边似乎还有一抹羞涩的弧度。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张脸好用。

或者,是从葛文娟骂她长得越来越像她那个不要脸的狸精妈那天起。

……

晚上九点多,宋倾城回到陆家别墅,刚打开门,眼前一晃,在她反应过来前,左脸已经挨了一巴掌。

“你打孩子做什么!”陆锡山的喝声随之而来。

“孩子?”葛文娟冷笑:“你拿这个便宜侄女当宝贝,人家可没把你当亲爹来孝顺!我跑了多少路子才搭上刘总这层关系,他老婆去年死了,唯一的儿子也在国外念书,多少人盼着做现成的阔太太。她倒好,把人得罪得死死的,如果刘总不打电话给我,说没在学校门口接到人,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她蒙在鼓里多久。”

宋倾城的皮肤薄,又生的白,被打的脸颊立刻有了红肿的迹象。

她抬起头,对上葛文娟愤恨的瞪视,从善如流的道:“婶婶你那次带我去餐厅吃饭,也没告诉我是相亲,况且相亲这种事,看的是眼缘,聊不来很正常,也没说见个面就一定要登记结婚的。”

“陆锡山你自己听听,你养了她这么多年,她现在是怎么回报我们的?”

陆锡山呵斥:“你给我少说两句!”

“让她去跟刘总相亲,你不也同意的?刘总这么好的条件还挑三拣四,她那些腌赞事儿要是抖出去,南城哪户人家愿意要她?还瞧不上刘总,人家不嫌弃她就该感恩戴德!”

宋倾城抿唇微笑:“可惜堂姐结婚早,要不然凭婶婶您这么喜欢刘总,以后肯定得把快五十岁的刘总当儿子疼。”

“你!”葛文娟一口气提不上来,怒指着宋倾城:“什么样的爹妈什么样的种,你妈结了婚还偷野男人生下你,死了丈夫又扔了孩子跑去嫁人,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陆锡山终于忍无可忍,反手给了她一耳光。

“你打我?”葛文娟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丈夫。

陆锡山紧咬腮帮,脸色极其难看,对宋倾城说:“倾城,你先上楼。”

宋倾城精致的小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哪怕葛文娟把话说得再难听,左脸火辣辣的疼,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听到陆锡山的叮嘱,她点点头:“叔叔婶婶,那我回房了。”

……

宋倾城把书包扔床上,拿起梳妆台上的矿泉水,灌了大半瓶抵挡饥饿。

她没在郁家用晚饭,看到家政阿姨开始往餐桌上摆碗筷,她就提出有事先走,在外面瞎逛了两个多小时才回陆家。

楼下时不时还传来葛文娟和陆锡山的争执。

宋倾城走到衣柜前拉开门,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个铁盒,又掀起盒盖抽出那本藏在其它东西下的娱乐周刊,顺手一翻就翻到被她折了角的那页。

是一则跨页的八卦报道。

照片拍的不是很清晰,但能辨别出是一男一女,两人站在一辆商务轿车旁边,女人戴着墨镜跟口罩,身材高挑出众,至于男人,白衬衫黑西装,只有一道模糊的颀长身影,但依旧让人感觉到那股身居高位者的威势。

标题字体被标红放大在页面正中央——影后周琦夜会恒远老总。

“笃笃——”敲门声响。

宋倾城把杂志跟铁盒塞回抽屉,起身的同时关上衣柜门,等陆锡山推开门进来,只看到她仰头喝水的一幕。

陆锡山现在来找她,意图显而易见。

果然,关心完她有些肿的脸,陆锡山语重心长地开口:“我已经说过你婶婶,傍晚刘总打电话给你婶婶,他很喜欢你,希望咱们两家能促成这桩婚事。当然,你不喜欢刘总,叔叔不勉强你。但是现在这个社会,找个家境殷实的对象不容易,叔叔不希望你以后嫁过去受苦。”

宋倾城安静地垂眸,把玩着瓶盖没有接话。

陆家不是钟鸣鼎食之家,靠陆锡山的父亲下海做服装生意起势,经过两代努力,终于在南城商业界混到一席之地,然而近五年陆家的服装公司每况日下,资金也周转不过来,接连关掉好几家工厂,再这样下去,拿房产证去银行抵债是迟早的事。

所以,葛文娟想到用联姻来缓解公司破产危机。

又不舍得牺牲有血缘关系的,只能拿她这个外人来顶上。

陆锡山坐在床边,双手搭着膝盖,他停顿了下继续道:“医院傍晚来过电话,我已经打过去五万块钱,应该够缴你外婆七八月份的医药费和住院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910/23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