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生神匠

点击:
第一章 血滴子(一)

“府匠”,即古代官府军、工业中出资雇用的有精湛技艺的工匠。府匠虽然也是匠人,不同于其他匠人的是他们的雇主是官府,他们为军队设计、制造各种攻城、防御器械,同时也为官府提供制造一些血腥、恐怖的武器。

闷热,极其地闷热。

九月正午的太阳十分的恶毒,阳光照在人身上,就如同浑身都粘满了四川的辣椒粉,不仅令人汗流浃背而且还有一种火辣的刺疼。没有一丝风,飘浮在空气中的那些微粒是令人呼吸困难的粉尘,和汽车发出的令人烦躁不安的鸣笛声,还有行人的喧闹声混杂在一起……

这就是四川成都,因为地处盆地,地湿很重,一到夏天就成了一个天然的蒸笼,加之成都的车辆奇多,汽车尾气的巨量排放不仅有升温效果,也造成了强烈的空气污染。这种天气对已经习以为常的本地人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外来的旅客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折磨。

火车站人山人海,喧闹非常。

这个时节,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各地的学生,他们拖着大包小包,在车站飞扬的汗水和灰尘中蜂拥而出,然后企图以最快的速度远离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谢浪就是被人潮给“冲”出来的。第一时间,他看了看手中拖着的箱子,幸好,他的“百宝箱”安然无恙。别误会,那不是什么高档密码皮箱,只是一只很普通、陈旧的木箱,很古老的样式,估计现在只能在古董市场上能够瞧见。

“省城毕竟是省城啊,光是这火车站的人,就比得上乡下人赶集的时候了!”谢浪暗自感叹了一声,然后用手理了理衬衣的衣领,这件土布衬衣,可是他唯一一件光鲜的衬衣了,看着被汗水和人群折磨得皱巴巴的,谢浪心里真有些觉得可惜。

“咦,怎么汗水还有点香味呢?”

一股淡淡的幽香混合着汗水传入了谢浪的鼻子。

臭汗当然不会平白变香,谢浪仔细闻了闻,这才发现香味是从后面传来的。扭头看去,只见两个女人就跟在他后面,香味就是从其中一个女人身上发散出来的。那个女人大概二十二、三年纪,打扮非常的新潮时尚,就好像是电视上面的影星一样,而且还带着闪闪发光的项链和手镯,很是耀眼啊。可怜的谢浪,他从小在山区长大,当然不会认得那女人身上穿的是一套范思哲套装,手里面提着的是GUCCI的包包,身上的首饰也是价值不菲。

至于另外一个女人,嗯,应该是女生。约莫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娇小玲珑,惹人怜爱,她大概只有一米六高的样子,穿一身齐膝的淡蓝色套裙,简洁、大方,不施粉黛却光彩照人,尤其是洁白无暇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明眸大眼,眼中闪烁着星星一般的神采,像足了漫画中的大眼少女,非常的可爱。

“感情刚才在后面拼命挤我的,就是她们两人啊,难怪衣服的汗水里面都有股香味呢……”谢浪心中暗想道,忽然觉得火车站出口的这种拥挤其实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这两个女人不仅容貌动人,而且衣装时尚、风情别致,不像山里面的那些女人,浑身上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所以谢浪忍不住多看了这两人几眼,浑然不觉得自己挡住了她们前进的步伐。

“你这人无缘无故的停在这里干嘛,你不知道挡了我们的道吗?”那时尚的女人冲谢浪说道,迎着谢浪的眼光,她猛地挺了挺胸膛,“怎么,没见过美女吗?”

这女人不仅脸蛋漂亮,胸部也非常的丰满,两团浑圆的东西几乎是要撑破了衣服,她的这个火辣动作无疑吓住了谢浪,谢浪脸上一红,连忙转身说道:“对不……起,我这就走。”

“阿弥陀佛!”谢浪心中默念了好几遍,山里的姑娘要是敢这么穿着,那铁定会被人骂成是狐狸精的,更不要说做出这样大胆的挑衅动作来。

“表姐,你这么凶干嘛啊。”

谢浪听见身后有人低声说道,声音虽轻,却非常的清爽,听在耳朵里面如同刚饮了冰凉的山泉一般。

“苜苜,我给你说,出门在外,就是得凶一点,你凶别人才会怕你,晓得不?人善被人欺,尤其是女生,就得更凶更辣一点,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了。”女人对她的表妹说教道。

“那么凶干嘛,我又不去当警察……”

谢浪走在她们前面,对两姐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对于那个“凶巴巴”女人的论点,却是不敢苟同,至少他觉得女人还是温柔、可爱一点的好,就好像是那个时尚的凶女人女人旁边的小姑娘。

“哎呀,我的GUCCI包包……挨千刀的贼娃子,给姑奶奶站着!”

谢浪的背后忽地传来一声尖叫和怒吼,声音的分贝足可比拟山里的野兽吼叫。

前面的人群中一阵骚动,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的猥琐男子如同泥鳅一般在人群中快速溜动。

谢浪正要大喊帮忙“抓贼”,忽然身体一个踉跄,后面一只雪白、粉嫩的手将他掀在了旁边,然后就见先前的那个时尚女人快速蹿了出去。

“喀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女人没有跑出几步,脚上那双漂亮的高跟鞋就阵亡了。

“该死!~”那女人口中蹦出一句脏话,非常利落地弯腰拾起了断跟的鞋子,没头没脑地向那个猥琐男子扔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这女人的扔鞋手法特准,鞋子越过至少二十米的距离,竟然在人群中准确无误地砸中了那个猥琐男子的头顶。

“哎哟!~”

猥琐男子痛呼了一声,却并未停住逃窜的脚步。

此时,那时尚女人虽然已经追了出去,但是明显已经是无力回天了。那小偷很明显是惯偷,在这片地方作案简直已经是如鱼得水了,人群不仅不会成为他的障碍,反而可以充当他保护的屏障。

就在这时候,一顶像帽子一样的东西忽地从人群中飞出,飞速地盘旋着,然后如同苍鹰扑雀一般稳稳地罩在了那个猥琐男子的头上。

“啊!啊!~”

那猥琐男子忽地倒地,然后发出了一阵阵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时尚女子本已经放弃,这时候看见情况陡然转变,连忙冲了上去,对着那个猥琐男人就是一阵猛揣。

谢浪拖着他的箱子,快速地跟了上去。

不是为了凑热闹,不过那个帽子一样的东西是他放出去的,这时候自然要回收回来才行。

猥琐男子已经被人群团团围住,看来已经是逃脱无望,不过他也已经放弃了逃脱,因为头顶上罩着的那个像是鸟笼一样的东西,紧紧地勒住了他的喉咙。猥琐男子不是没有挣扎过,不过就当他用手去扯头上的鸟笼的时候,那笼子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机关,竟然弹出来一对拳头大小的木人,木人的拳头运转得虎虎生风,对着猥琐男的脑袋一阵猛敲,将猥琐男子打得鼻青脸肿、痛哭流涕。不挣扎的时候,那一对木人又重新“藏”进了笼子里面。

等谢浪拨开人群的时候,那时尚女人已经停止了虐待小偷,并且穿上了断跟的鞋子。她的一只鞋子,此刻正踏在猥琐男子的胸膛上。

看见谢浪不住地靠近倒在地上呻吟的小偷,时尚女人警惕地说道:“用得着凑这么近看热闹吗,你不会是跟他一伙的吧?”

“我收回我的血滴子……哦,不,我收回我的鸟笼而已。”谢浪扬了扬手中的绿色细绳,绳子的一端在他手中,另外一端在鸟笼上面。

“血滴子……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时尚女人嘀咕了一声,看见谢浪手中的绳子,顿时明白了这个鸟笼一样的东西是谢浪放出来帮她捉贼的。

其实血滴子这东西,许多人不仅没有见过,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过,这女人之所以觉得血滴子有点耳熟,是因为她平常喜欢看武侠小说,在书中曾经见到过这种东西,不过她并不知道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所谓作血滴子,谢浪家中的古书是这样叙述这东西的用处:“百步之内,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雍正年间朝廷密探所用之杀人利器。此物原本为西蜀剑阁一匠人所铸,用于对付昔日当时的僵尸之祸。此物飞出,即套住僵尸脖子,喀嚓一声,僵尸即身首异处,连最厉害的飞僵亦逃不过血滴子的追击。”

连飞僵都躲不过,何况人呢?

至于谢浪手中的这个鸟笼,倒是没有传说中的那个血滴子那么恐怖,因为血滴子的边缘原本有两柄锋利之极的飞刃,那是用来取人头颅的东西,而谢浪却将其换成了一对机关木人,这对木人不能取人头颅,顶多只能在人的脸上打一套罗汉拳,将人揍成猪头而已。谢浪造出这东西,只是用它来捕捉鸟兽而已,他觉得血滴子的名字比鸟笼、兽笼好听,所以延续了这个称呼。

“表姐……你没事吧?”

小女生这时候才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然后用好奇地目光打量了一下正准备回收鸟笼的谢浪。

谢浪一米一七五左右的个子,身材匀称,土布衬衣、灰色长裤、黑色布鞋,手中提着一只破旧木箱,浑身散发着一股山野之气。

小女生怎么都觉得这个人家境一定很贫寒,而且加上他的一头乱蓬蓬的卷发、微黑的皮肤,她更加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山里人。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谢浪的眼睛虽然不大,但是眼神很亮,似乎很有自信,没有乡下人进城的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另外,谢浪有一双很特别的手,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很修长的手指,有些像是钢琴师的手指,手上的皮肤很白净,像是白玉,并且看不到一点的老茧。

乡下人的手掌中会没有老茧吗?小女生对谢浪的身份有些疑惑。

“臭娘们,放了我们大哥!”

两个手持匕首的小毛贼向时尚女生逼了过来。

人群不禁退后了一些,显然匕首对手无寸铁的群众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

躺在地上的猥琐男子这时候又回复了一些彪悍之气,大声对两个小毛贼骂道:“你们两个饭桶现在才死过来,非要等到警察赶来……啊!”

又是几声惨叫,猥琐男子挣扎的时候,鼻子、眼睛上又多挨了几下,另外胸膛还被踹了一脚。

两个小毛贼挥动匕首向时尚女人和谢浪扑了过去,看架势不像是杀人,不过做做样子让谢浪和那恶女人知难而退。

“砰!啪!~”

第二章 血滴子(二)

随着一声沉闷和一声清脆的响声,两个挥动匕首的小毛贼已经趟在了地上,其中一人下阴差点被踢爆,另外一个人脸上被抽出了一个血红色的脚印,鼻血更是狂喷,也不知道是被脚给踢的,还是在美女挥腿的时候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905/22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