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们都是坏孩子(那些年混过的兄弟)

点击:
第一卷 校园篇

第1章 孟飞

我叫“孟飞”,男,18岁!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曾经有人说过我们是垮掉的一代,对与这句话我是持赞同的态度,因为每次拿到成绩单,我都可以很自豪的跟父母说:“咱是垮掉的一代!成绩很差,那绝对是有道理的!当然我尽量也会,在下次考试之前将自身成绩,尽量提高到两位数!”

虽然成绩很差,但是哥活的很快乐,也非常热爱生活。每天按时去学校睡觉,从不旷课,从不早退,我的班主任曾经在上课的时候说过:“看电子书的同学,你们能不能学习一下人家孟飞,看看人家的生活作息多么规律,从不打扰其它同学,咳咳……孟飞同学请你不要打呼噜!”

当然,哥也不是没有其他爱好,哥最大的特点就是愿意研究美女,哥在这一领域,已经意淫多年,功力深不可测,我曾经为自己做了一首诗,来形容心中美好的期许。

气质高贵,造型到位!

娘们高喊,飞哥万岁!

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哥终于结束了单身时代,迎来初恋,世人都说初恋是美好的,酸酸涩涩的,犹如盛开的花朵,让人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可是我的初恋,倒是也可以用花朵来形容,不过那是菊花。

菊花残,满身伤!

这事还要从学校的运动会说起,我们学校特别奇葩,说是为了学校不光要教导学生课本上的知识,还要磨练学生体魄,和坚不可摧的意志,所以每年冬天,都要举行一场冬季运动会。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在东北的一个城市之中,冬天一到,天寒地冻,雪花漫天,在无数学生的咒骂之中,运动会还是顺利召开了,每个人30元的场地费和卫生费,我曾经一度怀疑,学校召开运动会的目的,可能就是这些莫名其妙的费用。

在校长滔滔不绝的开场白过后,运动会终于开始了,一帮傻孩子们,张着大嘴,在寒风凛冽的北风中,拼命的奔跑着。

我坐在观众席上,无聊至极,突然有些烟瘾有些犯了,看着班主任正在一脸激动的,为本班的学生呐喊助威,我悄悄从后面溜走,奔着厕所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体育场的厕所是露天,寒冷无比,我掏出香烟,叼在嘴上,费了半天劲终于将烟点着,惬意无比的吸了一口。

“我要送你红色玫瑰……”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张学友那高亢激昂的嗓音,回荡在每一个茅坑。

我从羽绒服中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我脸上泛起笑意,贱贱的说道:“嗨!达令,你又春心荡漾了,是不?”

“孟飞,你在哪呢?”电话之中传出清脆的声音。

“我在男厕所呢?干嘛啊!”我回答道。

“你出来,我有事和你说!”另一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有些疑惑,不是约好晚上见面吗,怎么这么着急,不会是想在厕所来点风花雪月吧,风和雪倒是有,还“呼呼”的,就是容易把大白屁股冻掉了。

“你看你,女孩子家家,来男厕所干嘛,影响……”我叼着烟走出厕所,正神采飞扬的说着,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声音嘎然而至。

只见一个打扮时尚,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女孩,手臂挽着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一脸幸福的摸样。

我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再次看向二人,没错,真的没错,他就是我的女友,那个我把每周零用钱,都给她花的女友。

“菲菲?这是……”嘴上的烟掉在地上,我声音颤抖的问道。

“孟飞,我们分手吧!”菲菲一脸坚决的说道。

轰!

我的大脑一阵轰鸣,心内一阵抽搐,一股愤怒之火涌上大脑,我浑身颤抖的说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就一个学生,还没钱!跟你在一起一点也不刺激,我们乐少可是混社会的!每天带人去我的夜店捧场,小费一次就是二百,这些事情跟你在一起,八百年也不可能实现,所以咱俩根本不合适,分手吧!”菲菲小嘴滔滔不绝的说着,没给我留一丝情面。

菲菲的话字字诛心,我和他是同一届的同学,由于她的家境不好,就辍学出去打工了,在一家夜店当K服,说是K服,其实就是陪酒女郎,不过也不是小姐,因为她们不出台,工资也比较丰厚。

我看这菲菲,有些陌生,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过一样,那个天真浪漫,和我一起吃泡面的女孩,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认识她挽着的那个青年,他是附近几条街上的混混,靠着敲诈附近几所高中,的学生活着,他可谓是混社会中的一朵奇葩,极具商业头脑,别人都是直接要钱,他却不一样,他在学校对面弄一个废品回收站,每个学生放学,必须要到他那里交一个矿泉水瓶子,我们学校就有数千人,除了女生可以不交,男人必须要交,这个混蛋就靠着这个方法,每天也有上千元的收入。

“你愿意跟着一个抢矿泉水瓶子的,我也无话可说,那就再见吧!不……是再也别见了,祝你好运!”我忍住心中的怒火,转身就走。

“草,小逼崽子,你他妈说谁呢?”黄毛青年,在我后面大声骂道。

我心情本来就坏到了极点,你他妈的抢我女朋友也就算了,还他妈的骂我,我回头骂道:“你没听清,我说,你一个抢矿泉水瓶子的牛逼啥?”

“操你妈的,你是没挨过揍!”黄毛青年骂了一声,掏出电话,快速拨了几个号码。

“虎子,带人进来!”黄毛青年,对着电话吼着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体育场外面,肯定有他的兄弟,如果在校外,我可能真的打不过他,可是在校内,老子绝对可以让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没的。

“磊磊!我他妈挨揍了!”我冲着体育场中央,大声吼道。

体育场一片寂静,随后只见观众席上的人群一阵慌乱,起码有四五十男生,掏出背包中的,凳子腿,棒球棒子,呼啦啦一大帮,冲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第2章 械斗

我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人群,想到了古惑仔中,山鸡和大天二等人在球场,被一群拿着可乐瓶子的少年,围住的场景,一时间豪气顿生,女人算个毛,没有了她,老子还有这帮兄弟。

我这人从不惹事,也不爱打架,但是人缘极好,跟我一个寝室的几个兄弟,关系一直很铁,他们花钱大手大脚的,到了每个月的20多号左右,兜里基本上不会看见一个钢镚,所以他们烟啊,还有每日的温饱问题,都要求到我,我花钱比较省,所以基本上,我从20多号以后,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小飞,怎么了,谁要打你?”一个长相白净,极为帅气的青年,出现在我的身边,手里拎着个棒球棍子,目光斜视着黄毛。

他叫杨磊,无父无母,由亲哥哥带大,别看长相比较英俊帅气,可是打起架来,就跟疯子一般,下手极狠。

“草拟吗的!你一个臭收破烂的,来我们学校装你妈啊!”一个身高一米89,壮硕无比的青年,用棍子指着黄毛,破口大骂。

他是孟晨,跟我一个姓,家境比较富裕,父母都是商人,所以从小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性如烈火,除了几个好兄弟以外,基本不会给别人面子。

“呵呵,我操,你们这帮小崽子,还要翻天了,来,来我看看,谁敢动我!”黄毛倒也硬气,面对四五十人毫无惧色,将脑袋伸出来,嚣张无比的说道。

“我去你吗的,磊磊,晨晨,揍他!”我一见到这王八蛋,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冲上,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

我这一拳极为用力,各的手指生疼,打得黄毛一个趔趄,我的混蛋前女友,吓得后退好几步,仿佛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我,可能是我一贯作风有些低调,所以她才会反差这么大。

“我操你妈,你敢打我!”黄毛捂着脑袋,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他妈以为你是奥特曼呢?打你咋的!”晨晨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之上,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让黄毛像个虾米一样,缩卷在地上。

“给我揍他!”磊磊招呼着后面的同学,一马当先的拿着,棒球棍子像着黄毛轮去。

四五十人呼啦啦,上去一顿爆踢,大家都是学生,不可能像社会上的混混,下手那般狠辣,基本上都很有分寸,打的不算太狠,黄毛显然没少挨过揍,经验极其丰富,双手抱头,躺在地上破口大骂。

就在众人踢得正来劲的时候,十多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拎着砍刀,棍棒,飞一般的冲了进来,领头一人看着,黄毛都快被踢死了,大吼着说道:“草拟吗的,谁敢打我大哥!”

说完扬起砍刀,没有丝毫犹豫砍向磊磊的脑袋,而磊磊正踢得兴起,加上旁边声音太过嘈杂,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种纯钢砍刀,如果砍刀脑袋之上,那磊磊基本后半生,就得在轮椅上度过了,我咬着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飞快的站到磊磊身后,用手臂挡住了砍刀。

砍刀砍在身上,基本没发出任何声响,我甚至都没感觉到怎么疼痛,只感觉手臂之上,一阵冰凉,随后鲜血顺着羽绒服流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滴在洁白的雪地之中。

四周同学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后退了几步,眼神中都有些慌乱,毕竟大家都是学生,用棍棒打架还可以,一旦见到刀,会产生本能的惧怕。

黄毛跌跌撞撞的站起,拍打了一下身上白雪,擦了擦鼻子上的血,伸出手指,指着我缓缓说道:“草拟吗的,来,你出来!”

“我操你妈,出去就出去!我看你能把我们咋的!”磊磊看着我身上的刀口,眼睛红着说道。

“你是个爷们,你出来,躲在学校里算怎么回事?”黄毛没搭理磊磊,继续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在怕什么,在学校内打架,整不好就得被校方弄进去,没多大事,也会被强判一个伤害罪,如果出了学校,被警察抓住,顶多判个寻讯滋事,蹲个十天半月就能出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7/0823/22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