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在夜总会的堕落生活

点击:

 闹钟的声音把我吵醒,我翻了个身,从休息室的小床上坐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整。
我扭开灯,掏出一枝香烟给自己点上,然后深深吸了一口,让香烟的辛辣的气味在肺里转了个来回,这才真的完全清醒了过来。
随后我跳下地,在地上做了几十个俯卧撑,听见自己全身的骨骼在运动中咔咔做响,然后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挂在门前的黑色西装穿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脸部肌肉松弛了一些,我走出了休息室。

我的名字,叫陈阳,年纪是二十三岁,生活在这个南方的中等城市里。
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是本市一家娱乐中心里面的夜总会,夜总会是什么地方,相信很多人都有了解。在本市的同类娱乐场所中,这家娱乐中心也是高档次的,而且以里面的小姐年轻漂亮服务热情而闻名。
我的头衔,是主管。
这名字听着挺气派,其实工作内容并没有那么高雅。我的工作内容就是在客户来夜总会消费的时候,和他们拉拉关系,喝喝酒,管理管理场子,相当于一个经理一样。
我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走廊里还没有什么人,不过一些服务员已经开始上班了,正在打扫走廊。因为我是主管,所以我才拥有一个小房间当休息室,而我的休息室隔壁就是小姐们的休息室。不过因为现在才下午五点,小姐没都没上班,所以现在这个时候,隔壁都是空着的。
我走出门,就看见隔壁房间里走出一个艳丽的女人,我抬眼扫了她一眼,是玛丽。

玛丽是英文名MARRY的谐音,她是夜总会里的一个资深人士。原本在几年前曾经是本市几个娱乐场所都很红的小姐,现在年纪大了一点,开始整理手里的资源,拉拢了一批小妹,自己当起了妈咪。
日期:2012-02-28 14:04:53
“小五哥~~”玛丽看见我,立刻眼睛一亮,娇笑着喊了我一声,故意扭动着水蛇腰,款款向我走来,身子有意无意的贴着我,上半身干脆就挂在我的胳膊上,用甜得发腻得声音在我耳边笑:“今晚你可要多照顾我啊,昨天死强那个家伙,硬是把我这组人排在最后,害的我手下小妹一晚上都没活干呢。”
说完,仿佛是故意一样,把她一对爆乳在我手臂上摩擦了几下。
我脸上露出嘻笑的表情,故意在她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顺手捏了一把,笑道:“玛丽姐,别耍我了?阿强敢驳你面子?昨晚我可看见了,就数你手下的小妹接的活儿最多。马老板昨天不是还带着丽丽出场了么?”

玛丽对我飞了个媚眼,腻声笑着:“我不管了,今晚你可得给我排个好钟!”说完又把柔软香喷喷的身子往我胳膊上贴。
很多人以为这种娱乐场所里,小姐都是夜总会里的。其实这种概念是错误的。 夜总会自身是不养小姐的,小姐和妈咪都不拿夜总会一分钱薪水的。一般夜总会做生意,都会召来几个妈咪,由妈咪带来一帮小姐,每天在场子里给客人服务,小姐都是靠客人的小费养活。而妈咪的收入,则是靠拿小姐的提成,一般来说,客人给小姐多少小费,小姐都要上交妈咪一成。

当然,也有混的比较好的小姐或者妈咪,认识了几个熟客,客人通过她们在夜总会里预定的包间,那么那天晚上客人的消费,小姐或者妈咪也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比如玛丽,她手下虽然没有什么红牌小姐,但是因为人缘广,手里攥着几个大客户,每个月这几个大客户都在夜总会里消费十来万,那么她拿到的提成就相当可观了。
不过坦率说,我现在干的这个活儿,她的确要好好巴结我。
因为夜总会里的制度,一般客人来了,都是我们这种客户主管负责接待,然后进了包间,我就会找和自己关系好的妈咪或者小姐进去给客人服务,权力基本上都在我手里。
所以,混这里的妈咪和小姐,都很巴结我。就是希望我能多给他们介绍生意。
还有很多小姐,为了能多赚钱,能在经理手下排个好位置,甚至愿意主动送上门来让经理占便宜。

根据我知道的,我们这个场子里,另外的那个主管阿强,至少这里的一小半小姐都被他上过了。
不过我人比较和气,很少打骂这些小姐,也从来不仗着自己的权利欺负人和占小姐便宜,倒是人缘还不错。
玛丽在娇笑,我顺势把手揽在她柔软的水蛇腰上,轻轻捏了一下,心中不禁赞叹,靠,手感一流!
日期:2012-02-28 14:12:03
这女人身材爆好,皮肤也白皙滑腻,尤其是腰上,更是没有一丝坠肉。再加上夜总会里的规矩,当妈咪的都是穿着这种黑色的紧身小西装,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手袋(装小费用的),这么猛的一看,还真有点OL诱惑的味道。
我不禁叹息,玛丽手下没有红牌小姐,那是因为她现在不肯下水了。如果她肯重操旧业,一定红的。虽然她本身不算绝色,但是眉眼通挑,又会揣摩客人心理,又会哄人,难怪当年曾经红过了。

“小五哥,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要我帮你松松骨呀?”说完,送了我一个媚眼,一双眼睛里都仿佛要滴出水来了。我知道她是在耍我。一会儿就要开工了,就算想干什么,现在也来不及了。用力在她臀部上扭了一下,笑道:“好了,别逗我了,晚上我正好有几个客人预定了包间,回头我带你进去吧,不过叫你手下小妹好好打扮一下,我这几个客人眼睛可毒得很。”

玛丽立刻眉开眼笑,凑过来在我脸上波了一下,这才扭着水蛇腰进去补妆去了。
金壁辉煌夜总会里,一共有四个主管。我是四个人中年纪最小的,可却是在这里混的最长的。我十八岁就来这里混了,从端盘子的小弟开始干,然后从服务员干到接待,最后才混上了主管的位置。
日期:2012-02-28 14:15:41
今晚和我一起当班的还有另外一个主管阿强。这小子比我大好几岁,已经三十开外了。却长着一张小白脸。一双眼睛里总是冒淫光,好像总是欲求不满的样子。我走到后场餐厅的时候,这小子正和另外一个妈咪凤姐打情骂俏。
凤姐是这里的头号妈咪,她手下的小妹没有玛丽多,但是却有两个超级红牌,都是我们这里的镇场台柱子。绝对的美女。

我坐了下来,和阿强凤姐打了个招呼,凤姐立刻笑眯眯的贴了过来,故意挨着我一屁股坐在我身边。凤姐的模样和玛丽完全两个极端,玛丽是那种风骚的熟女,身材火爆。而凤姐则是小巧形的,不过一双眼睛很媚,身上的风尘味没有玛丽那么足,但是为人却极精明,很有手段,不然也镇不住手下那两个超级红牌小姐。
“小五,怎么来这么晚啊。”阿强笑着递给我一枝香烟,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这家伙据说当年是在本市某个著名的鸭店里干过,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风靡本市鸭界,不过现在年纪大了,拼不过那些小年轻了,才到我们这行混饭吃的。
我一向不太喜欢这个家伙,因为原本凭他的本事是很难当主管的,据说也是靠女人上位的,传说我们这家夜总会背后除了现在的老板还有一个股东是富婆,这家伙就是靠了那个富婆的关系才进来的。

我一向总觉得凡是这种吃软饭的男人都很欠扁,对他一向没什么好感。背地里我也知道,公司的很多人暗中都叫他“软饭王”。
我脸上保持淡淡的微笑,和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凤姐则干脆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小五哥,我听说今晚马老板还要过来,他可是你的老客人了,今晚一定要多关照我呀。”


我察觉到凤姐搂我的时候,阿强眼睛好像闪过一丝不快的目光,立刻不动声色假装抽烟的动作,摆脱了凤姐胳膊的纠缠。
我不是怕阿强,只是觉得在这种地方,为了一个夜总会里当妈咪的女人莫名其妙得罪一个同事,没有必要。
“凤姐,你手下两个台柱子放在那里,每天就等着数钱吧。”我笑眯眯的喷了口烟,然后叫了一份套餐。我察觉凤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强笑着道:“再怎么样也要你小五哥关照才行啊。”
我闻言心中一动,难道是她手下那两个红牌出问题了?
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情,我狼吞虎咽吃完了东西,把筷子一扔,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上楼冲澡去了。

留下阿强和凤姐两人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商量什么东西。
这里人人都知道阿强和凤姐两人有关系……不是有一腿,而是有很多腿!基本上妈咪很少出面给主管献身的,不过也有真的勾搭在一起。比如阿强和凤姐,不过我心中猜测,这小子勾搭凤姐,恐怕真正的目的是她手下的那两个红牌吧。
日期:2012-02-28 14:21:53
红牌小姐和普通小姐是完全不同的。比方说,普通小姐需要巴结我们,巴结妈咪。巴结了我们,因为我们一般会照顾关系好的小妹,带他们进一些大客户的包间。而巴结妈咪,则是为了给客人挑人的时候,站的位置考前一点。
在这种场所玩过的朋友都知道,一般客人挑小姐的时候,都是让小姐在包间里站成一排让客人看。而和妈咪关系最好的小姐,都是站在最前面,最靠近客人的地方。至于那些不受宠的小姐,就只能站在靠近门边上,甚至还会被别人挡住。
这种情况下,就算你是天仙美女,客人都看不到你,你也绝对没生意做的。
而红牌小姐,根本不用巴结人,她们自己就有不少熟悉的大客户,每天晚上甚至不用和别人排队去等客人挑,自己就有固定的老客户来点名捧她场。反而是妈咪,都要对手下的这种红牌小姐很客气,因为红牌小姐就是妈咪手下的生金蛋的母鸡!一般来手,主管或许可以利用手里的权利占占普通小姐的便宜,但是红牌小姐,是不用看主管脸色的。

在我看来,我们这个场子里一共有四个红牌小姐,其中有两个更是超级红牌,真真正正的绝色美女!其中一个还是著名艺术学学院毕业的!还在几部影视剧里演过配角,只不过娱乐圈里竞争实在太激烈,而做这行来钱也快,就过来捞钱了。
日期:2012-02-28 14:24:44
我上了楼去桑拿部洗了个澡,在热水下冲了二十分钟,才感觉全身的精力都恢复了。出来的时候,桑拿部的小弟过来恭恭敬敬的先喊了声五哥,然后问我要不要找两个小妹给我松松骨,按摩一下。
我从来都不碰桑拿房里的小姐,原因是感觉她们很脏。
我列个数字,大家就明白了。

我们的这个娱乐中心,桑拿部里挂名的有三十个小姐,每天晚上这里接待的客人一般有一百多人,平均每个小姐每天晚上要接客三次以上!一个月下来就是九十次!半年就是五百四十次!一年下来……嘿嘿,您自己计算吧。
当然,我也很少碰夜总会里的小姐。
夜总会里的小姐,虽然一样是出来捞钱的,不过大多很少出场陪客人上床。因为基本上她们不用出场,每个月也能挣到上万的收入。
我并不是说夜总会里的小姐就干净。出来做这行的,没有干净的!这也是我在这里混时间旧了之后,就基本不碰场子里的小姐的原因。
不过现在想想,这年头,所谓的良家妇女就真的干净么?
日期:2012-02-28 14:27:37
那些毛都没长齐全的女中学生,大学生,成天到晚泡在网络上,今天见一个网友,明天见一个网友,隔三叉五就和不同的网友去酒店开房间圈圈叉叉……单纯从这种频率上,和出来做的小姐相比,也干净不了多少!
这个小弟知道我的习惯,他说的找小妹给我松松骨头,找的是那种真正的按摩技工小妹,不是小姐。这里毕竟是高档场所,并不是每个客人来这里都是嫖的。也有专业的按摩技工。
如果在往日,我是不拒绝洗完澡之后享受一下按摩,这里消费很高,光是洗个澡就要一百块,而按摩技工的技术也真的很不错,还有几个是从南方沿海城市聘回来的,而且我在这里洗澡享受也不用我掏钱。不过看看时间来不及了,摇摇头,让他给我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这才穿了衣服下楼。
晚上七点钟,准时开工。
门口站了一排穿着高开叉旗袍的迎宾小姐,有客人走进就一起鞠躬,莺莺燕燕的一片娇声细语:“老板好!”“大哥好!”“老板好……”
日期:2012-02-28 14:34:17
站在门口的这帮迎宾都是包间里的服务员,也就是俗称的公主。这种包间公主,只有在高档的夜总会里才有,那种三流低档次的场子里是没有的。包间公主负责端茶倒酒,偶尔也会陪客人喝两杯,玩两把骰子,不过这种公主是不让客人碰的,不能碰不能摸,但是服务绝对周到。往往客人消费完了,一般都会塞几百块小费给她们。可以说,她们是这里最干净的人了。甚至很多小姐都常常开玩笑说,想回去当包间公主。

她们累死累活陪客人喝酒,还要让客人抱,让客人摸,每天晚上坐一个台也就几百块。
当然,也有长得漂亮的公主,干了一段时间,受不了金钱的诱惑,就干脆改行当小姐的。
阿强和我都穿了工作用的西装,耳朵上还带了耳机,西装下面皮带上挂了对讲机,在场子里来回走动,不时的和熟悉的客人打招呼,偶尔也会进包间和客人喝两杯。
我们这个场子生意极好,不到九点的时候,包间就全满了。我在一个大包间里陪了我的一个熟客马老板喝了两杯,抽空溜了出来,跑到休息室里透透气。今晚两个包间的客人喝酒太猛,我也多喝了两杯,感觉脑子有些晕。
刚坐下,身后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就贴了上来,我闻着那香水味道,就知道是玛丽。她脸蛋通红,大概是酒气蒸的。顺手递给我一张小小的湿毛巾,用甜腻的声音笑道:“小五哥,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我叹了口气,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找我,擦了擦脸,抬头看了她一眼:“玛丽姐,出什么事情了?”
“哎哟……”她很风骚的一笑,贴着我坐了下来,我的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沙发床,两人就这么并肩坐在床上,她伏在我肩膀上,腻声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说说话么?”

老实说,我今晚有些喝多了,顺手就搂住她的腰,然后手就往下滑,她也不躲闪,水蛇腰在我怀里一扭一扭,却仿佛是故意挑逗我一样。
我不是什么好人,在这种场合混饭吃,也不是没有和夜总会里的小姐发生过关系,现在已经感觉到了玛丽是在故意勾引我了。我一面不轻不重的在她腿上摸了几把,这种女士小西装下面是短裙,玛丽今晚穿了一双薄薄的丝袜,她腿上的肌肤很滑腻,肌肉也很有弹性,据说她有洗冷水澡的习惯,这样可以保持身材。这女人今年少说也有二十五六岁了,却比很多刚二十岁出头的女孩身材还好。

玛丽格格笑了几声,一双手仿佛是在上下抵挡我的魔手,却又好像是在故意引诱我往深处,这种似拒还迎的举动,我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干脆一手从她的衣襟上探了进去,隔着内衣捉住了她胸前的一只豪乳,口中心不在焉的说:“玛丽姐,你不会是故意跑来勾引我的吧?”
日期:2012-02-28 14:41:37
玛丽吃吃笑了两声,却一把打开了我的手:“小五哥,今晚谢你啦。”她指的是刚才我发了两拨客人给她,当时凤姐就在我身边,看着这种情况,也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眼皮。不过我都不管,凤姐是阿强的女人,我凭什么要关照她?

“晚上我请你消夜。翠香阁,下班我们就过去,今晚我手下的一帮小妹都要好好谢谢你。”她的眼波迷离,带着诱人的味道。我故意坏笑:“你手下一帮小妹都要谢我?那我一个晚上可应付不过来啊。不说别人,就你玛丽姐一个,我恐怕就不是对手了。”
玛丽身手在我胸前划了两下,嘻嘻笑道:“小五哥,别耍我了,谁不知道你是练过的。你身体这么好,以后你老婆可有福气了。”
我撇撇嘴巴:“老婆?我哪里来的老婆哦……”
玛丽的一双眼睛都仿佛要滴出水来了,干脆整个人往我怀里一倒:“好了,小五哥,大不了今晚……我去陪你?”
我心里一动,反而生出几分警觉来。
这个玛丽虽然风骚,平时大半却都只是装出来的。做这行的,可以被人卡卡油,摸摸抱抱的,都是打情骂俏的手段,可是却很少让人真的占什么便宜。
今晚她这么送上门来,难道是想巴结我?

不过如果要巴结我,随便派她手下一个小妹就是了,不用她亲自出马吧?
日期:2012-02-28 14:46:41
果然,玛丽趁着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冷不丁说了一句:“小五哥,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你帮我看看,小凤手下的两个小妹,想过档到我这里来。你知道小凤那个人的,她不能不卖你面子的,你能不能帮我去说说……”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她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牙齿有意无意的在我耳朵上轻轻咬了两下,一只手掌忽然就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后轻轻捏了几下。她的动作力道非常巧妙,不轻不重,柔软的胸部更是在我身上来回摩擦,擦得我心中不禁起火。

等我忍不住去抓她的时候,玛丽却吃吃一笑躲开了,媚眼如丝看着我,腻声道:“小五哥,现在可不行,人家还要上班呢……别弄乱人家的衣服啦……”
我轻轻笑了一声:“妖精,你把我火逗上来了,就想不管了么?”
她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回身把房门锁了,然后扭着腰部走到我面前,轻轻蹲了下去,一双细长的手灵巧的解开了我的拉链,然后抬头媚笑,张开嘴巴……
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一个温软湿润的地方紧紧包裹住了,神魂颠倒之余,我看见玛丽的一双媚眼风情万种的瞥我……
日期:2012-02-28 14:50:36
老实说,我并不介意和这个风骚的女人打一场“友谊赛”,不过偏偏就在这时候,我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急促的呼叫。
“五哥五哥!外面出了点事情,到六号包间来了一下!”
靠!

我立刻推开玛丽,飞快的站起来拉好裤子:“出事情了,我出去看看。”
玛丽满脸不爽的样子,拿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嘴角。眼神里有种哀怨的味道,可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丢下她冲了出去。
一般来说场子里很少出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出面解决的。小姐们一个比一个精明,都会哄得客人开心。而所谓的出事情,一般有几种情况。
第一种么,警方突击检查扫荡。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我们这里。因为老板后台足够硬,就算有什么检查,我们一般也会提前得到消息。
至于其他的,则多半是有的客人喝多了闹事。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占据了绝大多数。
日期:2012-02-28 14:54:16
比如上次我遇到一件事情,两个东北客人喝多了,非要在包间里让小姐脱光衣服,还想直接就上马,这当然是绝对不行的。

越是高档的夜总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很少,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小姐坐台,可以让客人抱,可以让客人摸,但是绝对不能脱衣服。否则万一遇到检查,跑都跑不掉!至于在包间里就直接上马,更是绝对不可能!我们开的是夜总会,您想打*炮,上楼去桑拿部吧!
别说我们了,小姐自己也绝对不干的。
有出来玩儿的朋友应该有这种经验,越是低档的夜总会,小姐越容易上,而高档的地方,就比较难一些。
不要小看这里的小姐,一般来说,夜总会里的小姐和桑拿里的小姐有很多不同。最主要的一个,夜总会里的小姐,一般不会轻易和客人上床。
为什么?

很简单!
男人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一般来说,客人来场子里玩,看上了哪个小姐,想带她出去,头几次小姐都会拒绝!为什么?靠,一旦被客人得手了,他恐怕很快就会对这个小姐失去兴趣了。这样的话,小姐以后还怎么继续赚他的钱?
日期:2012-02-28 14:58:33
正常来说,一定要钓足了你胃口,让你来了好几次之后,在你身上赚了不少钱之后,才有可能答应。而且我们这个场子的档次颇高,小姐的出场费都不低。
当然,如果客人很有钱,第一次就愿意开高价用钱砸,小姐也是乐意的。反正是出来做的,有钱赚,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也有那种本身就长得很帅,让小姐很喜欢的客人,甚至可能不要你出钱,她也肯和你出去玩一晚。我就曾经遇到过一个客人。那是一个很帅的男人,风度翩翩的模样,非常会哄女孩。当晚就带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妹出场了。后来据说那个男人带她去吃消夜,然后开房间圈圈叉叉,事后小妹却一分钱都没有收他的,连回家的出租车费都是自己付的。之后还常常会想他,希望能再见到他。

其实后来想想也就想明白:
当小姐的也是人,都是年轻女孩,都会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有的一些幻象。包裹对美好的感情,或者是艳遇。
遇到这样的客人,可以满足一些小姐心中对感情的幻象,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也愿意当作一次艳遇,就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梦想罢了。
日期:2012-02-28 15:02:14
不过那种超级红牌小姐,则是轻易绝对不和客人上床的。而且就算是出场,也绝对不会和第一次见面的客人出去,而且,就算出场,也是开得很高的价格!
我快步跑到六号包间,就听见里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门口还有两个男服务员,一看我来了,立刻凑过来:“五哥,里面客人喝多了,非逼着要搂小迪,还要脱她衣服。小迪跑了,他们就闹事,说不买单了,还把小姐都赶出来了,说一定要见经理。”

我一看,果然旁边还站着几个小妹,看见我来,都低眉顺眼的,一脸尴尬。
我皱了皱眉。他们说的那个小迪,根本不是小姐,而是包间公主,也就是服务员。这种服务员可不是出来卖的!客人也是不让碰的,更何况是在包间里要脱人衣服。
那个叫小迪的女孩我隐约有点印象,好像刚来不久,挺水灵的一个小妞。
“里面客人什么来路?”我皱眉。
“不知道!一个都不认识,应该是第一次来的,这里的规矩都不懂。”
我点点头,心里有了数。

我当然要先问清楚。这里毕竟是本市最高档的地方之一,来这里玩儿的客人,不少都是有点身份背景,更有几个是绝对不能得罪的。我们甚至手里都有一份客人名单的,上面著名了哪些客人是非常重要的,哪些客人是要加倍小心款待的,还有那些客人是很麻烦很难伺候的。
日期:2012-02-28 15:07:03
“行了,我来处理。”我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豪华小包间,装修的很讲究,地上是厚实的地毯,桌子是大理石的,真皮沙发,就连音响都是BOSS一流货。桌上放几瓶轩尼诗,三个醉醺醺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满脸酒气,醉醺醺的模样,骂骂咧咧。
一看我进来,中间那个骂骂咧咧的家伙好像是三个人的头儿,阴阳怪气喝道:“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妈的,老子等你半天了!今晚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吧!”
我脸上堆着笑坐了下来,掏出香烟递了过去,笑眯眯道:“几位大哥,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小弟请几位多包涵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们是开门做生意赚钱的,当然是不会轻易得罪客人。

旁边两个人都接了我递的香烟,偏偏中间的那个醉鬼一把推开我的手,叫道:“少他妈废话!老子今晚花钱来爽的,但是现在却不爽了!这怎么算?”

我和颜悦色:“这位大哥,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这样,我敬您一杯酒,然后再帮您找一个美女来,保您满意,行不行?”
说完,我回头对门口服务员喝道:“上两个大果盘,再拿一瓶酒来,记我帐上。”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来。
日期:2012-02-28 15:10:55
日!这包间今晚不是我负责的啊!是阿强那小子!
出了事情,那小子不知道死哪里去了,却要我来摆平!

不过想归想,事情还是要做的。不然闹大了也不好看。
三个客人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不过中间那个醉鬼依然不依不饶:“小子,我看你面子就算了,你让刚才那个小妹过来陪我!这件事情我就当没发生!” 旁边两人也跟着帮腔:“对!喊那个小妞过来!惹我们大哥不高兴,怎么躲起来了!喊她过来!”
我明白,真的把那个服务员喊来陪酒,人家肯定不干。人家是出来当服务员的,不是当小姐卖身的。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那种逼良为娼的事情也没有人会去干。我皱眉,故意苦笑道:“几位大哥是给小弟出难题啦。那个丫头是服务员,不是陪酒的小妹,要不我再另外叫两个漂亮小妹来陪这位大哥,您看怎么样?”
那醉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叫道:“不行不行!老子就看上那个小妞了!今晚不要别人就要她陪!你少他妈废话!”
我依然压着火,陪着笑,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满杯,和颜悦色道:“这位大哥,出来玩,您花钱图开心,我们开门做生意,但怎么也要将个规矩是吧?那个小妹妹真的不是做这行的。您就算给我个面子行吧?我先谢谢几位了,先干为敬!”

说完,我端起杯子,平视几人,然后一口把酒吞了下去,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几人。
日期:2012-02-28 15:13:58
旁边两人有些软了,不过中间那个家伙大概是真喝多了,还叫嚣道:“操!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喝杯酒,老子就要卖你面子!***什么公主不公主,既然进我包间了,不是小姐是什么!老子不能碰不能摸,凭什么要老子掏钱!”
我忽然心中一动,这王八蛋不会是没喝醉装醉吧?又或者他们只在低档的夜总会玩过,这种高档地方没来过,不知道包间公主是不能碰的?(低档次的夜总会里,包间里是不设包间公主的)
不过我十八岁出来混,在这种地方干了几年下来,什么事情没遇到过?当下就站了起来,脸上的笑也一分分的褪去,眼神也一分分的冷了下来:“三位老板,那个小妹是真的不能来陪您,她干的是服务员的活儿,我也没权利命令她干什么。要不我再给您找两个美女过来吧!您要觉得行,就给小弟一个面子,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常来玩!您要觉得不行,那小弟我也没办法了。”

“操!什么鸟地方,扯淡废话!老子不玩了!走,换地方!!去金色年代去!”中间那个家伙一下就蹦起来,抓了外套就往外面走。
他们说的“金色年代”,我知道,是本市的另外一家场子,不过档次很低,里面的小姐素质不高,价格也便宜。
我心里有了谱,眼看三人要往外走,一步拦住去路,笑眯眯道:“几位老板,走前先买单吧。”
日期:2012-02-28 15:21:25
“买单!买***什么单!”中间那人骂道:“老子在你这里坏了心情,没他妈找你们要钱就不错!滚开!”
我不让路,冷冷对服务员道:“几位老板今晚消费多少?”
旁边一个机灵的立刻就报了出来:“三瓶轩尼诗,加上两个果盘和四份小吃,一共三千三百六。”

我点点头,笑道:“这样吧,几位老板,我做主打折,就算三千了。不过外面还有三个小妹,麻烦您也把小费一起给了吧。”
“老子就他妈不给!”中间那个家伙一听反而来火了,骂道:“三瓶酒老子才喝了一瓶!凭什么给你三千!”
我不动声色:“那也行,另外两瓶我给您退了,小吃和果盘算我送您的,您喝的一瓶酒是八百八十,不过您这个包间的最低消费是一千一百八,您给一千就行了。”
“一千?我看你长得像一千!”说完,中间那个就朝我身子撞了过来。
我微微皱眉,闪开了半个身子躲开这一击,顺势一推他,将他往旁边的一个人身上推了过去。
我是手下留情了,可这家伙今晚看来真的想找事,居然一把拽起桌上的一个酒瓶,骂道:“操!干他!”

说完一瓶就砸了过来,旁边两人也有样学样,抓起瓶子一起超我招呼过来。
我闪过一个人,把另外一个推开,反手抓住第三个人的手腕,稍微用了点力气一扭,他哎哟一声,吃痛身子软了下去。
日期:2012-02-28 17:53:49
我还是压着火。毕竟我们这里开门做生意,不能轻易动手得罪客人。事情能不闹大,尽量不闹大,否则旁边还有包间其他客人。总是影响不好。
我松开了面前那个家伙的手,顺手把他推坐回沙发上去了,然后冷冷看着他们:“几位老板,出来玩,也要讲规矩吧?到哪里玩,不买单就想走,怎么也说不过去,您看呢?”
“买!买!买!我买你妈的单!”那个醉鬼鬼叫了一声,提着酒瓶又冲了过来,这次我没再让了,退后一步,飞起一脚正踢在他手腕上,他痛叫一声,抱着手腕跌坐在地上,酒瓶砰的一声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幸好地摊足够厚实,没碎。旁边一人已经扑到我身后抱住了我,我双臂一用力,反手捏住他手腕,顺势一抬,就是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我虽然晚上喝了点酒,但还是克制着自己没敢出狠手,只是把他扔到沙发上了,如果我狠一点,把他摔在桌子角上,他至少也要断两根骨头!
不过随后我就听见砰的一声,头上一阵剧痛!
身后一个家伙一连狰狞,手里提着半截破酒瓶。
操!我大骂一句,在头上抹了一把,酒水和鲜血顺着就流下来了。我今晚也是喝多了,刚才居然一个不留神,被这家伙给偷袭了,一脑袋碎玻璃。
我上去一把抓住他手腕,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这家伙惨叫一声,身子像滩烂泥一样软了下去,嘴巴里喷出一道呕吐出来的污秽,喷了我一身,我现在真的翻脸了,瞪着门口两个服务员,骂道:“你们是死人啊!还不过来!”
两个小子这才反应过来,顺手把门关上了。跑上去对着三个家伙一阵拳打脚踢。足足打了有五分钟。
我脑袋上吃了一酒瓶,一阵阵火辣的疼。扶着墙在沙发上坐了一下,才缓了过来,心里恼火,骂道:“叫人把他们从后门带出去,扔到外面!走之前让他们把单买了!靠!”

日期:2012-02-28 17:56:46
又喊来几个服务员,我才一个人走出包间。
这里隔音效果极好,包间门一关,外面根本听不清楚里面的动静,更何况里面都故意把音乐开得很大。
我一路走来,服务员看见我头上有血,都赶紧上来扶我,我想推开,可今晚毕竟喝了不少酒,那王八蛋打的那下还真不轻,现在脑袋一阵阵的晕,咬牙道:“让软饭……嗯,让阿强盯着场子,我去医院一下。妈的……”
情急之下,我差点叫出“软饭王”这三个字来,瞪了正在拼命忍笑的两个小弟,我知道他们不会说出去,这里没什么人喜欢那个家伙,而且我在这里极得人心,他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吸了口凉气,忍着疼,我立刻去了医院。
靠,被两个醉鬼给我脑袋上开了光,要是被我那几个兄弟知道了,还不笑得连假牙都掉出来了!
找了辆车,两个小伙子扶着我上车去了医院,在医院处理了伤口,检查了一下,没有碎玻璃在头上,又打了一针破伤风。我心里着实有些恼火。

头上包扎了一块纱布,看着跟他妈戴孝的帽子一样,我心里就涌出一通邪火来。
走出急诊室,却看见外面除了手下的两个服务员,还有一个女孩子。
那女孩身段修长,一头中长发,脸蛋清丽可人,简简单单的一件长袖紧身毛衣和一条牛仔裤,可看上去却说不出的水灵,身段比例极协调。怎么看怎么清爽漂亮。尤其是一双长腿,紧紧裹在牛仔裤下面,曲线毕露,更是充满了青春活力。
我认出来了,这女孩正是那个惹出今晚事情的小服务员,那个叫小迪的女孩。虽然我心里觉得今晚为她打了一架很恼火,但是仔细想来这事情不能怪她,也就没有对她摆什么脸色。
日期:2012-02-28 18:01:09

“陈经理……”小女孩脸上有些惶恐和羞涩,战战兢兢走到我面前,低声道:“对不起,今晚都是我……”
我摆摆手:“你来干什么?”
“我……我来谢谢你。今晚要不是你给我出头……”女孩垂下头,长发垂了下来,笼住半边脸庞,一双细长的眼睛在睫毛下忽闪忽闪,果然是个美人坯子,难怪那个醉鬼指名道姓非要她陪不可。
“行了,没你什么事!你在公司上班,公司就一定罩你!也别喊我什么经理了,以后和他们一样喊我五哥就行了。”我看着她脸蛋上渐渐染上一层绯红,还有那低头的一袭娇羞,不由得心中一荡。冒出一个很邪恶的念头:这女孩要是肯下场子上班,绝对能是一个红牌!
不过随即我意识到这种邪恶的想法对这个清纯的女孩实在是一种亵渎,强迫自己抹去了脑子里的邪念。

两个小弟上来:“五哥,你感觉怎么样?”
我摇摇头:“没事,你们回去吧。我今晚不去公司了,回家好好睡一觉。你们回去找阿强,和他说一声。让他一个人看好了。”
一个小子有些讨好道:“五哥,要不我们先送你回去吧?晚上治安不好。”
我做势踢了他一下,笑骂道:“送什么送,我又不是女孩,有什么值得送的?你们赶紧回去吧。”
迪忽然低声开口道:“我……我送五哥回去吧。”

我看了她一眼,她立刻脸上一红,不敢正眼看我,仿佛有些惊吓一样,赶紧飞快道:“我……五哥,今晚您都是为我出头的。我送你回去吧,不然我心理也过意不去。”说完,双手轻轻绞着衣角,眼神里有些慌张的模样。
旁边那个小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同伴轻轻踢了一脚,立刻醒悟过来,两人脸上都露出暧昧的表情来。
日期:2012-02-28 18:04:31
我原本没在意,可是这几个家伙跑进医院大厅了,从一个病房里扶出了几个人,我一看,居然正是刚才在场子里被我打的那三个人!
日!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这三个家伙也到这家医院来治伤了!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是距离夜总会最近的一家医院了。人受伤了,当然会选择最近的一家医院治疗了。
可是这种巧合对我就不是什么好事情。果然,其中一个眼睛尖,老远一下就瞄到了我!
我心中一沉,暗叫不好。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要在平常,这几个人我也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我脑袋上缠着纱布,头昏脑涨,战斗力显然下降了几个档次。何况现在我身边就只有一个小丫头,刚才要是没让那两个小子走就好了。
“操!拦住那一男一女!!”看见我的那个家伙高喊了一嗓子。
我立刻着急了,抓住小迪的胳膊喝道:“快跑!”

这妮子也看见那个人了,自然是认得的,吓得脸色煞白,我拽住她,撒腿就往外面跑。
后面几个家伙还没明白过来,那个看见我的人又喊了一嗓子:“那个男的就是打我的家伙!”
这下好了,五六个人猛的醒悟过来,纷纷朝着我扑来。还有的顺手就从怀里掏出了匕首之类的东西。
日期:2012-02-28 18:07:25
我没时间顾及头晕了,拉着女孩一路狂奔。可毕竟受伤加上酒后,脚下有些发软。女孩跑起来的速度原本就不快。眼看后面人距离我们越发近了,我忽然抓起身旁的路边的一辆自行车,往后推了过去,借着自行车的势头稍微阻了他们两步。抬头就看见前面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我立刻生出一股力气,几步冲了过去,拉开车门先把女孩塞了进去,然后一头钻进去,就叫道:“开车开车!快开车!!”

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眼看我头缠纱布,后面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追赶,怔了怔,我又喝道:“还不开车!追上来把你车砸了!”
这句话起了作用,司机一踩油门,汽车立刻窜了出去。听着后面的叫骂声远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司机说了句“谢谢”,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躺在女孩的大腿上的。
刚才两人都是匆忙钻进车里,现在我则是趴在后座,压在女孩身上。她身子脸朝上半躺着,我的腿压在她腿上,脑袋几乎就凑到她饱满的胸部了。此刻她一张俏脸憋得绯红,似乎强忍着不敢说话,满脸羞涩,一双眼睛里水汪汪的,却好像不敢看我。
日期:2012-02-28 18:11:54
空气一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我鼻子里满是女孩身上的清香,美色当前,忍不住有些头昏脑张。她的眼神里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羞涩,终于轻轻咬了咬嘴唇,声音低微得几乎听不见:“五哥……你,你能,能起来么?”

我咳嗽了一声,赶紧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不敢让自己再碰到她。
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在夜总会里工作,对女色方面,我也绝对不是个君子。但是我内心却很尊重这种清纯的女孩。
大概是见了太多的肮脏的东西,所以对于这种现代社会难得的清纯,就格外的尊重和珍惜吧。
我能看出这女孩的眼神很干净,那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清纯,而是一种真正的清澈。
“你叫小迪是吧?”我坐直了身子,故意掩饰心里的尴尬,微笑道:“你来公司上班多久了?”

“五哥,我姓颜,叫颜迪。今天是我第三天上班。”颜迪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什么,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边,似乎犹豫了一下,还凑了过来,伸手帮我把头上的纱布扶正。刚才跑路的时候,有些弄歪了。
扯动纱布的时候,我头上伤口一阵火辣的疼痛,她吓得缩手,怯生生看着我:“我弄疼你了?”
我摇摇头:“没事”
这才想起没和司机说去什么地方,犹豫了一下,问道:“颜迪,你住哪里?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先送你吧。”女孩摇摇头,虽然声音不大,却很坚决。
我住的地方在城南,那是老城区的一条小街道。以环境复杂而闻名。
日期:2012-02-28 18:15:02
所谓的环境复杂,就是治安比较混乱。这里聚集了附近所有的低档洗头房,小迪厅,还有各种大排挡,晚上就算是深夜两三点,都能看见这里路上有各种地痞流氓晃来晃去。常常三更半夜街头还有一些小混混因为一言不合而开打。

我住这里的最大原因是,这里周围的房租很便宜。
我住的地方是一栋老式楼房的三楼,上楼之前,颜迪忽然拉住我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小便利店,买了两片消炎的药片。
我才想起刚才在医院里忘记拿药了。
随后她扶着我上楼。黑黢黢的楼道里,我感觉到女孩努力的扶着我,她似乎有些疲惫,娇喘连连,却努力压抑着自己不让我听见,手掌心上还有点潮湿的汗水。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2/0311/9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