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做拉这些年

点击:
   一
  痛经越来越厉害了,我总是在疼痛中恍惚的想起,盛夏的某一个晚上,我和L疯狂的纠缠在一起,丝毫没有顾忌,身上直流的鲜血,顺着光洁的大腿,如倾泻般流下的血流。
  那一年,我19岁。对于我来说,年轻,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包括健康。
  L是和我在一起爱了四年的女人,从我的19岁到我的23岁,她一直在我的身边,是我的第三个T。

  说句很矫情的话,是我曾用生命去深深爱过的女人。
  四年前的我,还是个学生,L则是个刚毕业的大专生,她很聪明,很勤奋,可是却一直没有好工作。
  L的家里很穷,虽然她对我很好,可是生活是现实的,不可能有钱饮水饱。我们为了能天天在一起,她随我来到了我读书的城市。
  我和她租了一个地下车库,雄心勃勃的去找工作,那时候我俩的感情很好,虽然有吵有闹,但是因为相爱,因为深爱。所以觉得任何困难都不是困难。
  我们一起去找工作,她找了份网吧收银员的工作,兼职去发发传单。我在读大学,所以在奶茶店找了份兼职的工作。
  我们没有钱,可我们很快乐,我们去菜场买便宜的菜,走很远的路回家,我们不在乎,我们年轻,我们幸福。

  那样幸福的持续了三年,从我大一到我大四。我们曾约定,毕业以后就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夜晚做梦,总会梦见在那个地下室,她抱着我,对我说,我们永远永远不分开。
  可是,生活就是那么不容易,学校要我缴纳各种各样的考试费用,可是我又不能伸手问父母要,从小家庭的争吵,在我16岁的时候,就决定一个人自立,不问家里拿一分钱。
  我有一个很好的家世,父亲是教授,母亲是医生。可是我的家庭并不幸福,他们彼此憎恨,也憎恨我的出生。
  很早的时候我就离开家的保护,自力更生,穷过,苦过,绝望过,但从未想过要父母的援手,一切依靠自己。

  学校一直催着缴纳一些费用,可我们那个时候,并拿不出钱来,她在网吧工作的第一个月里,就因为一些其他原因,被老板辞退,我们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拮据起来。
  这个时候,我学校的一个在夜场上班的同学,对我说,
  【小骨,看你身材也不错,长相也不错,个子又高挑,不如和我一起去做夜场吧,一个晚上可以赚100块哦、】
  那个时候,一个晚上100块,对于我和L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她在网吧上班,一个月才赚700块,所以我决定,跟着我同学去夜场上班。
  
  二
  第一次,走进那个花花绿绿,纸醉金迷的KTV包厢,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用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着我,我穿着长裙,瑟瑟发抖的缩在离点歌机最近的角落。我害怕,害怕这个地方,害怕那些眼睛里要放出狼光的男人。
  我同学带着我,对我说,【小骨,你什么都不用做,有人要点歌,你就点歌,客人要喝酒,你就帮倒酒,你自己小心点,别给人占了便宜。】
  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公主,专门负责给包厢客人倒酒,点歌的,一个晚上可以拿100块的小费。因为我是大学生,客人觉得我很清纯,很斯文,所以经常有些老客叫我去包厢服务,也会每次多给我一些小费。
  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喝多了的客人,会占我便宜,但大多数客人都只会去搂小姐,不会对我毛手毛脚。
  晚上下了班,拿了钱,我就会第一时间去L的身边,把身上所有的小费,都给她,很开心的告诉她。

  【老公,我今天赚了100块哦。】
  L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可是她从来不在我面前表露,总是很无奈的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
  【傻瓜,累不累啊。】
  我扑进L的怀里,把自己的那些委屈统统化作泪水流出来,我出生书香门第,受到高等教育,最后的最后,却只能沦为那种场所的服务生。受尽欺负和歧视。
  L也心疼我,可是她没办法,那时候她妈妈生病,居然说也没钱去挂水,如果我不赚钱,谁来帮她。我只是想帮她,帮她妈妈。因为我爱L,也许只有那时候的爱才是最干净,最无暇的。
  
  三
  有时候想想,L那时候也是很无奈的,两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个社会什么都要有,才可以好好的生存下去,让我去那种地方上班,她也很无奈,除了心疼我,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的一种愤恨。
  还记得那天我告诉她,我决定去夜场上班,她从身后抱住我,任眼泪流到我的脖子里,她轻声的呜咽,告诉我,她是多么的爱我。告诉我,她是多么的对不起。
  我转过身,不看她,任眼泪无声的流下,我不可以哭,不可以让L看见,不可以让L更加难过,我唯有笑着面对,笑着看这个世界,因为我知道,这辈子,必然有一次爱情会让我付出全部,包括自己。
  到了今天,我慢慢明白,两个女人在一起,如果没有工作,没有物质基础,谈生活,亦是空谈。

  如果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谈爱情,未免太单薄了些。
  毕竟在一起生活,不是生活几年,而是几十年。
  人都是会老的,两个女人在一起又没有孩子。最起码也要有稳定的收入,最起码也要有两个人的养老保险。最起码也要不在父母的支持下有自己的房子。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能问父母伸手要钱或是东西,因为要了你就得听他们的话,结婚或者怎样。不问他们要,你就可以少一些亏欠,自由自在。
  这些都是后话了,因为20岁的我,除了爱情,除了L,心里再也放不下其他。
  女人这辈子,其实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剩下的就都是些爱情的渣子了。也许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的。

    四
  我的脾气不好,晚上L总是去接我下班,因为她不放心,不放心我在那种地方上班,到了后来,我开始陪客人喝酒,但不会让客人占我便宜,我只陪喝酒,陪划拳,因为我受不了男人,一点点都受不了。
  刚开始我没告诉L,但是很快她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爆发了最大的一场战争。
  【你为什么要陪男人喝酒?】她很生气,眼睛瞪的很大。

  【因为陪喝酒比做公主多拿100,我会保护我自己的。】我觉得很无辜,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我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多赚些钱,让我们俩的日子过得好一点。
  可是L很伤心,她能让我做公主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了,然而现在居然要我去陪男人喝酒来赚钱。她的自尊心,她的面子,甚至她的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当时的我并不能理解,长期在缺乏资金的环境下,让我对金钱有种盲目的追求,我认为只要不出卖自己的身体,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只要L很爱我,我受怎样的委屈都是值得的。毕竟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慢慢的,我们的生活变得好起来了,再也不用为钱发愁,还买了小电动车,L经常在我们俩都闲空的身后,骑着小电动车带我去兜风,我们俩欢快的吹着风,好像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我坐在车后面,大声的笑着,闹着,和L说着我们的将来,多么多么的美好,

  【老公,将来等我毕业以后,我们回老家,找一份工作,一起生活,下雨天就在家里一起听雨声,哪也不去,我出门可以不用带钥匙,只要大声的叫你的名字,你就可以来替我开门。每天下了班一起去买菜,周末的时候我们就出去旅游啊,或者下乡踏青什么的啊。】
  L笑的比我还开心,我们笑的忘记了一切烦恼,满满的都是幸福,虽然我们俩很穷,可以我们俩很幸福,很幸福。
  【老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L大声的说,声音在风中飘散,温暖而快乐。
  后来我才知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像那个时候那么幸福了。那些所谓的承诺和誓言,都不会成真。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a/dushi/2011/0611/2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