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帝少的心尖宠

点击:
第一章:毫不怜惜的吻

“该死的余向枫,居然这样对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边数着房间门,边骂。

好难过,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风情,交往三年只牵到了她的手,而苏颜,则已经和余向枫上了床,呵呵……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感情吗?

嫌弃她不解风情?要跟她分手?

哼!贱男!

206,嗯?这房间号是206还是209啊?喝了一大堆酒的林雨晴只觉眼前有点模糊了,揉揉眼睛再看,嗯,是206。

林雨晴摇摇晃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并没有开灯,洗完澡,林雨晴就直接扑倒在床上,等了半天却还没有人来。

顿时想打电话投诉,怎么叫个鸭子都那么慢啊!刚想掏出手机打投诉电话,却听到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萧铭杨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没有上锁,眉头不禁一皱,关上门便走了进去,随手将衬衣脱了丢在沙发上,就朝床边走过去。

突然,他脚步一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幽幽的淡香,那是女人的气味,透着窗户照进来的朦胧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娇小玲珑的人影坐在床边。

八成是自己秘书弄来的女人吧?想到这里,萧铭杨朝那个人影走过去。

林雨晴坐在床边,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来,心开始不规律地跳动起来,她赶紧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该死的,跳什么跳?既然她敢叫鸭,就不许怕!今天晚上非把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珍贵东西送出去不可!哼!

待他走近,林雨晴站起身,双手一勾就勾住了对方的脖子,沐浴过后的她身上带着幽幽的淡香,直袭萧铭杨的呼吸,顿觉下腹一紧,萧铭杨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

林雨晴压下自己心头的乱跳,凑上去将嘴唇印在他的俊脸上,轻声呵气道:“喂,你技术怎么样?如果我不满意的话我是不会付钱的哦。”

听言,萧铭杨一愣,眯起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女孩,咬牙:“满意?”

“你们做这行的一般一晚上多少钱啊?”林雨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语气不一样,此时的她已经被酒精迷醉了头脑,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为。

黑暗中的萧铭杨脸色阴沉,大手一把掐住女人的腰,逼近她,将属于男性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你把我当成什么?”该死的徐知凡,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居然找来这样一个女人。

“呵呵……”黑暗中的林雨晴轻笑出声,暖暖的气息尽数喷在萧铭杨的脸上,她倾身将唇移至他的唇上,覆住了他的薄唇,谈了三年恋爱,她却连一个吻都没有接过,所以接吻起来毫无章法,只是对着萧铭杨的薄唇一阵乱啄。

这种青涩的吻却让萧铭杨身子一紧,搂着她的腰一个旋身,便将她压至柔软的大床上,化被动为主动,吻住了她那张温润诱人的小嘴,她的味道很清新,很甜。

萧铭杨的大手灵活地钻进衣服的下摆。

“哦……你……”

正说着,感觉身上一阵凉意,林雨晴回过神来,他正褪着自己的牛仔裤,而且动作很浮躁,紧接着他咒骂出声,“该死的!谁让你穿这么紧的裤子!”

“我一直都这样穿啊,你……啊!”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将自己的裤子使劲一扯,那链头直接被扯掉,她扳起脸,“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可是我新买的裤子!”

“难道没人告诉你做这种事情之前要穿裙子吗?”对方咬牙切齿,大手灵活地将她的贴身衣物也全数褪去。

“我又没做过我怎么知道……”而且她从小到大都这样穿,T恤衫和牛仔裤,难道穿裤子就不可以做那种事情么?

“没做过?”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大手沿着曲线下滑,她条件反射将腿并拢,紧张地说:“你,你要干什么?”

萧铭杨才不理会她,霸道地将她分开,浅尝初试。

“啊你!”黑暗中,林雨晴的脸可疑地红了……

感觉到他的变化,林雨晴突然就害怕起来,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就算分手,也不定要叫鸭子这样来羞辱自己啊,自己这不是自其辱吗?

“放……放开我,我不要了,放开我!”林雨晴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伸手想推开这个蓄势待发的男人。

萧铭杨吻住她的红唇,与她的唇舌纠缠在一块。

“唔,放开我……我不要了,你赶紧出去,钱我会付的。”

听言,萧铭杨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危险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要了,但是今天晚上的钱我会照付,不管多少我都给,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服务了,你赶紧离开。”

“呵……服务?你把我当成什么?鸭子?”

“可不就是么……总之不管怎么说,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你放开我,唔!”

话音未落便被他封了口,一阵深吻过后,他离开她的唇,额头抵着她的,“一百万,我买你一夜。”

什……什么?林雨晴瞠目结舌,一百万?买她一夜?她没有听错吧?

回过神来,她开始推他,“不要不要,放开我!”

“已经晚了。”

说着,他身子已然一动,她瞬间没有了退路,从进门她就勾起了自己的欲望,现在想临阵脱逃,没那么容易!

“啊!!!痛痛痛!!”林雨晴顿时痛得眼泪横飞,手掐住他的胳膊,细长的指甲将他的胳膊划出了几道血痕。

萧铭杨一愣,那种阻碍感……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眼泪在她的脸上肆意地流着,他顿时心生怜惜,俯下身将她的泪珠一颗颗吻去,柔声哄道:“乖,一会儿就好。”

林雨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你出去,出去!”

他覆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身子开始缓缓的进行,痛得她顿时呜咽直叫,却被他全数吞进肚子里。

他初尝浅试,连吻的动作也变得怜惜起来,直到她逐渐适应,不再呜咽,他的吻才逐渐向下……

“啊……嗯……”林雨晴被他撞得剧烈起伏,只好伸出手抱住他的头,闭起眼睛意乱情迷,酒精的作用被发挥到了极致,她开始慢慢地回应起来。

一室旖旎,萧铭杨要了一次又次,直到凌晨才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章: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

清晨。

好痛啊,好酸啊,好难受啊!

这是林雨晴醒来的第一感觉,眼睛半眯着,拉了拉被子准备再睡一会儿,可是被子拉也拉不动,林雨晴不禁回过头去。

“啊!”林雨晴捂住嘴巴,制止自己叫出声,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到她的床上来的?脑中的影象快速倒退,昨天……晚上她被交往三年的余向枫抛弃,然后失恋之后来酒吧一个人买醉,因为余向枫嫌弃她不解风情,她一时赌气叫服务员给她找鸭子来,然后……

林雨晴咬住下唇,天啊,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低下头,自己的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天啊,昨天晚上她到底有多疯狂?

想到这里,林雨晴赶紧掀开被子跳下床,拿起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抓着包包就要往外跑,走到一半却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她身边对她说。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

想到这里,林雨晴眨眨眼睛,从包里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笔来,转过身凑近床上的男人。

等一切做好之后,林雨晴掩嘴一笑,然后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却没有注意到,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左耳的耳环扑通一声落在地上。

“铃铃铃!”

“铃铃铃!”

一阵阵闹人的铃声响直,躺在大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半晌,他伸出手,准确无误地拿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喂?”

“萧总,这都快大中午你怎么还不见人影,公司10点还有一个重要会议等你开呢。”徐知凡的声音从手机的那头传过来,带着无限的阳光。

听言,萧铭杨看了一眼时间,940分,便说:“我知道了。”而后便挂了电话。

将手机放在一边,萧铭杨坐起身,这个时候该睡着女人的位子却空空如也,萧铭杨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这个女人就这样走了?他的一百万还没开票呢。

想着,萧铭杨掀开被子下床,却被放在桌子上面那张白纸吸引住了。

大手一伸,将白纸拿了过来摊开,顿时脸上表情乌云密布。

下一秒,白纸被他揉成一团,他咬牙切齿地诅咒道:“该死的女人!”

鸭子先生:

这是给你小费,由于你的能力不怎么样,所以只能给你这么多咯,拜拜。

桌上放着两张红色的纸此时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该死的!

萧铭杨拿出手机,朝徐知凡的电话拨了过去。

“该死的,徐知凡你昨天晚上找来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我昨天晚上临时有个重要COSS,就忘记给你找了……”

“什么?”该死的,她居然不是徐知凡找来的女人,那她是谁?居然敢这样戏弄他?

“萧总,这一大早火气这么大,究竟是怎么了?”

“查,给我立刻去查,昨天晚上到过这间酒吧206房的女人是谁!”

说完,萧铭杨便将手机用力地掷在地上,脸色阴沉。

眼睛突然瞥到那张纸的背面好像还有一排小字,萧铭杨拿了起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3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