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入肉记

点击:
哥哥人家不行了

陈曦白嫩的芊芊玉指按压在充血发硬的花蒂上,在近乎本能地索取快感,她的娇吟声情不自禁地溢出小嘴,“啊……”

“乖,就是这样,拨弄它,用力一点。”顾北澜一边抚摸着女人线条完美的小腿,一边欣赏着她自慰,而下身肿胀到发痛的欲望正深深的折磨着他,迫切的想要全部插进那已经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穴里,可他却极力克制着,等着看眼前诱人的小女人自己把自己玩弄到高潮时那销魂的模样。

“再放荡些,多放一根手指插进去,你会更爽的。”他似是诱哄似是命令。

她依照顾北澜的话,一手抚慰着敏感的花核,另一手则挤进火热湿滑的小穴内,“好舒服……啊……”

那紧窄的小穴仿若一张饥渴的小嘴,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手指,她不自觉地把双腿张得更开,欲眼迷离地看着顾北澜,娇喘着“北澜……快来操人家的小穴,唔……下面好想要你来满足……”

“小骚货,这么敏感,自己玩就已经受不了,嗯?”顾北澜此刻眸中满是欲望之色了,“看看你现在的模样,那么骚,真想马上就肏你。自己先插高潮一次给我看,快!”

顾北澜的淫浪话语激得陈曦无法思考,顺从的用手指抽插着湿润的花穴,指尖在深潭里面旋转,她的一双圆眸不似平时灵动,却勾人,掩不掉其中的浓浓欲色,一张俏脸染上了一层妖媚的绯红,伴随着那声声勾魂的娇吟声,瞬间就像个性感的女魔物,只要是个男人恐怕都会难以把持,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顾北澜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销魂的表情,压抑地急促低喘,“把腿打到最开……”

陈曦抬眸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还是乖乖的照做了,却不想他埋首,就吻住了她满是淫水的花唇,“唔……哥哥……不要……好痒!”陈曦扭动着娇躯,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的举动。

顾北澜一手固定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另一手掰开两片水亮的花唇,露出一条细缝,“手指插了那么久,怎么一点都没变大呢?”他状似不懂的用手指戳了一下花缝,直接惹得陈曦哇哇大叫“啊!坏蛋!痛的……”

“你不是最喜欢我这样对你吗?”顾北澜边说边用手指在花穴里绕了一圈,指尖勾起再抽出,带出了好多透明的液体。“小穴那么湿,果然很会发骚。”陈曦有多敏感,顾北澜是再清楚不过了,这具诱人的身体他进入过无数次,也尝尽了其中的美味。

“唔……北澜哥哥……”陈曦发起嗲来求着顾北澜手下留情,顾北澜最喜欢她娇嗲的模样,每次有求于他都会露出这副娇嗔的模样,不过陈曦一定不知道,顾北澜喜欢她娇嗲的叫他北澜哥哥是因为这语气让他联想到了她在他身下高潮时发出的叫声……

“喜欢我这么玩你的小穴吗?”顾北澜唇角含着笑,等着小女人的回答。

“喜欢……好舒服……北澜哥哥玩得人家好舒服……唔唔……”

顾北澜加快了手指的抽插,每一回都摩擦到花穴甬道中的软肉,激得她娇喘不止……

“呜呜,人家不行了……不要总是碰那里嘛……哇哇,求你了呀……”

看着她顾北澜更快速的抽插小穴,手指还是不是在蜜穴里旋转……

一直到一股热流激射出来,他才抽出手指。

“曦曦,你高潮了。”少女的脸上映着红润,身体也有着被好好疼爱的痕迹,顾北澜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小女人,腹下欲念更深了。

-----------------------------------

木兆开新文了,欢迎洒珠、收藏、留言~

哥哥,我再也不离开你了(H)833010

哥哥,我再也不离开你了(H)

陈曦弯曲着两腿,坐起身来,看到他裤子裆部鼓出来了,直接动手去解他的裤头,拉下内裤的时候,肉粉色的肉棒直接弹跳了出来,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张口将他坚硬的肉棒送入小嘴中吮吸起来。

最敏感的部位正被柔软的舌头勾卷舔弄着,被抚慰滋味真是舒服极了。顾北澜大手拨开她额前的刘海,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被她吃进嘴里的样子,健腰忍不住前后移动,做着缓慢地冲刺动作,“好舒服,再含得深一点。”

陈曦听到他的呻吟,受到了鼓励,愈发卖力地取悦他,顾北澜的喘息越来越急促粗重,在她嘴里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速粗暴,直顶到她的咽喉深处。

她无法开口,仅仅发出几声呜咽声,只能用贪婪的吮吸以代回答。即便被深喉有些痛苦,可她想要他快乐。

顾北澜享受着灭顶的快感,突然脊背一麻,他猛地用力按住她的头,将一股津液射了出来。

陈曦也配合着及时地吞咽,她吃过他的津液无数次,却仍有少量的白色液体从嘴角溢出。

顾北澜看着她伸出粉嫩的舌头勾舔干净唇边的津液,刚经历过高潮的心神又是一荡,唇角邪气地上扬,气息不稳地低笑道:“很喜欢是不是?以后天天喂你好不好?”

“嗯……”陈曦此时花穴里早就空虚难耐了,即使才被他的手指送上过一次高潮,但现在又想要了!她不由娇声乞求,“人家想要你的疼爱……”她两手抱着自己的双腿,露出水润的粉穴和紧闭的菊穴。

“哈,那是这个洞洞要,还是这一个要?”他的手指划过陈曦的阴部,停留在雪白的臀上。

“唔……都要都要……你喜欢操那一个洞洞就那一个……”

顾北澜也按耐不住体内奔腾的欲火,坚硬的肉棒宛如利刃般直接插进她那幽深的花谷中。紧窒,湿滑,火热,被这般美妙之地包裹着的极致快感令他欲仙欲死,双手紧紧钳住她的雪臀,挺动健腰快速地抽插“噢……陈曦……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这小穴里水好多……你的花穴真是怎么肏都是这么爽……夹得真紧,魂都要被你夹没了……”

“啊……我也爱你呀……北澜哥哥……好舒服……再用力……”在顾北澜猛烈地冲撞下,陈曦被那从交合之处扩散至全身的酥麻快慰激起了一阵轻颤,接近天堂的快乐让她的甬道不由自主地收缩,把体内的肉棒包裹得更加密不透风,层层媚肉紧紧吸附着那粗长的柱身,饥渴的吸取着他的津液。

顾北澜急速地抽插了百来下,他俯身贴到陈曦的耳边,粗重地喘息,“小骗子!我就该把你脱光了锁在地牢里,让你这辈子都逃不出去!每天不分日夜的喂你这骚穴吃津液!”

“啊啊……北澜哥哥!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爱你……啊……北澜哥哥的大肉棒操的曦曦好舒服!”溢出口的娇吟声被凶狠的冲刺击得破碎,她双目迷离地看着面前情绪不稳的顾北澜,饱满浑圆的双乳剧烈地跳动,两腿间不断有蜜液飞溅出来,大腿根处已经湿了一片,而正在她身上卖力抽插的顾北澜很想把这个女人给吃个彻底,让她没有任何精力再想着怎么离开。

----------------------------

这文还是有剧情的!我一直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哥哥,我要死了!(H)833501

哥哥,我要死了!(H)
交媾的快感瞬间无限扩大,让她快要承受不住了,想寻求最终的解脱,“啊啊啊,不行了……北澜哥哥……好深好深……我要死了……”

打桩般凶狠地抽送了数下后,才猛地深深嵌入她的体内,将她送上欲浪的顶峰,“唔……再也不准你离开我了……”

为了这个女人,他放弃了所有,到头来却全是自己一厢情愿,想来也是滑稽,不过,没关系,就算她不爱他,顾北澜也要拉着她一起沉沦,无论是身体的放纵还是心里的依托,他都会拉着陈曦一辈子!就让他们沦陷下去……

凌晨一点半,顾北澜又一次准时醒了过来,落地窗外黑漆漆一片,只看到天空上有几颗星星偶尔闪烁一下光芒。

他清楚知道连着一周都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然后再没有睡意,任由着自己的神经这样放纵下去,将会产生个大问题,于是,他从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

何韬的电话已经响了三轮了,可是这个男人一点都没有要接起来的意思,眉头紧皱着,埋首在身边女人的胸口,这个尺寸闷久了还真让他有透不过气的感觉……

“亲爱的,你电话不停在响,不接吗?”甜腻又陌生的声音在何韬的耳边响起,他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看鬼似得看着面前的女人,然后甩了甩头,暗骂了一声:他妈的,就不该和那些混蛋喝那么多酒!瞧瞧这女人……酒醒的时候完全就不是他的菜啊!何况是操她呢!

他接起电话后,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语气,“你他妈的,半夜不睡觉还来吵我?是不是骚扰错对象啦!”

顾北澜已经换一身特别干练的衣服,手指也正忙着扣衬衣的纽扣,“我现在去你家。十五分钟后到。”

何韬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忍不住那狂暴的脾气就对着电话一阵乱叫:“顾北澜!我他么是个男人,你别搞错对象!”吼完后,发现电话那边有些沉默,于是又拉下脸皮子问了句:“真有什么事明天说不行吗?”

“何医生,我又梦到她了,已经是这周的第四次了。”顾北澜声音淡淡的陈述着。

“……”何韬在得知顾北澜又梦见那个女人时,一下子火气就全没了,心里反倒生出了一股浓浓的同情。

挂了电话后,何韬那细长的凤眼又看了看睡在边上的女人,瞬间头更痛了!

“小姐,不好意思了,我不能留你过夜了。”何韬的话说的比较婉转,床上的女人倒也识趣,拿着自己的衣服就进了浴室。

十五分钟后

顾北澜准时出现在何韬面前,看到他满身的酒气外加刺鼻的香水味,立刻就明白了这屋子里刚才是怎样一副香艳的景象。

“你过来和我说说,你都梦了些什么,值得你那么紧张。”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按摩椅,让顾北澜去坐下,而他则转身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温水。

“她又爬到我身上和我做爱了。”这几天顾北澜只要一沾上枕头就会梦到她,内容很真实,画面却有些虚。他想,内容真实一定是因为这些体位和姿势,全是他们以前尝试过的,而画面虚或许就是因为他五年没见过这个女人了,连他自己都快忘记她的长相了吧。

-------------------------------

我就说有剧情的吧~这不,剧情出现了呀~

不否认,男主暂时有点怨念存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3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