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点击:
叶檀捡了一个男人回家,以为他是智障,却忘了他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江湛有一段时间失忆了,之后总会梦到一个女人,肤白腰软,一陷进他的怀里,他浑身就软了。
【失落的时间,和重复的疯狂的爱恋。】
【我知道我的身体里流淌着想与你余生共老的执念。】
他有三种人格,每一个是他,每一个又不是他。
他有三种性格,无论有何种变化,每一个最后都会疯狂,疯狂一件事。
——重新爱上她。

☆、第1章 chapter 01

地铁站早间高峰期,不少人面如死灰,等待着迎接被紧张的工作或者学业屠宰的一天。

叶檀坐在人群当中,娃娃脸略软的长相,配上一双不符合形象的恨天高,还有一身正统的黑色职业装,令她看起来十分显眼。

大多数人都沉浸在早班车的无奈中,又或者掏出手机刷刷今日的微博热搜,极少数个别人会抓紧时间开始工作,或者复习。叶檀则是这波少数人中的少数人。自从上车以后,阵势全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她自配的笔记本。第一时间打开小电,昨天晚上的过度劳累都没能制止她此刻的兴奋。

戴上耳机,来到某著名心理学专家的讲解室,叶檀开始今天全新的上车教程。

“叮——”的一声,讲解室的直播间里有特别消息提醒,那声音在叶檀的耳朵里几乎炸开了花,仿佛上学迟到的青壮年老朋友为了防止被讲台上的老师们发现,偷偷摸摸从班级后门趴着身子艰难“匍匐”前进,来到位置的效果。

果然还是被抓包了。

何叶文老师的声音顿了顿,特别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小图标,声音严肃道:“叶檀,你迟到了。不要以为考试过了,拿到了证书之后就可以松懈下来。”

好友兼同事的符蝶看到她上线,立即和她私聊打了一声招呼。
【符蝶菲菲】:【大小姐,你怎么才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老师的尿性。】

叶檀的头皮有点发麻,符蝶这小妮子,就会在合适的时机合适地出击,那一声“大小姐”真的让她不敢当。
【来呀,快活呀】:【别别,你才是大小姐,老规矩,叫我老坛酸菜就行了。】

符蝶看到这一段,简直要笑炸了,说到底叶檀也是一个水灵灵的萌妹子,长得小鸟依人,柔弱身娇的模样。就是这脾性,让不少一开始误以为她的性格会和她的长相如出一辙的追求者在了解之后,望而生怯。
哪有一个萌妹子喜欢那么糙地给自己取一个“老坛酸菜”这种俗不可耐的丑名?

叶檀都能想象何叶文老师会怎么批评她,毕竟何叶文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
眼睛滴溜溜地四处转着,本着反正屏幕里面的那位长辈也看不到她此刻是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情况下听讲,叶檀的耳朵里塞着耳机,果真听到了他说的那句“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再配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学无止境思无涯的精神。

不打量还好,这么一打量,迎面一股在各色各样人流动的地铁中,完全不随波逐流,甚至是可以称得上新颖脱俗的某男色进入眼底。

由于职业的性质,叶檀也接触过不少高档白领或者成功男士,脸面是一个人的招牌,很多成功人士都愿意在自己的身上投资,比起邋里邋遢的形象,大家更愿意与优雅有气质、清爽又大方形象的人物做朋友。

只是从来没见过一个戴着口罩,戴着墨镜的男人也能贵气逼人成那样。

墨蓝色的衬衫,显出线条很好的身材,男人宽肩窄腰的标配,西裤被熨得不留一丝褶皱,黑色几乎挡住大半张脸的口罩,紧紧勒出他挺翘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的形状。

叶檀莫名花痴了一下,很明显那个男人也在她一不小心的失神中发现了她的视线,并不能习惯这点似的,甚至是厌恶,叶檀只能通过他高出墨镜的一双眉毛微翘的弧度,解读出对方对她直接而坦荡的目光的厌恶。

叶檀努力保持的“只是不小心看到你那边,绝对不是真的在看你”的假象,终于被戳破了。
脸上燥了片刻,心里也因为像被抓包了一样狂打鼓。叶檀赶紧收回视线,眼角的余光还不死心地追随着那个男人已经变换方向的侧脸。发现他果然贵气逼人,活得也很精致,刚才被叶檀忽略到的地方,统统再度进入视线——衬衫上的领口两边各别了一个天然有机欧泊宝石做的胸针。修长的左手食指上也戴着一枚精致的做成旧款的克罗心戒指。时尚、潮流,却又不乏帅气与贵气的打扮。

……要说一个男人,怎么能光从打扮上就好看成这样?

叶檀看了看身上穿的正统职业装,有点冷漠、凄清,又惆怅。

——大概,她和那个男人永远是两个世界的人吧。

耳边清晰可闻的声音渐渐传来,拉回了叶檀涣散的神思。

尴尬地和何叶文老师打完招呼,再回过神来抬头匆匆忙忙在人群里找那个人的影子,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

后二十分钟里,又坐过几个站,叶檀还没从先前那个男人带来的惊艳中回过神来,好友符蝶再度雪中送温暖来了。

【符蝶菲菲】:【老妹儿,今天状态是真的不好?何老师的课你都敢走神,我以后对你是越来越刮目相看了啊。】

她们都是刚出山的心理师,心理师这一行在各圈子内狩猎及广。针对的人群也很广泛。其实在当今压力与日俱增的环境下,人们的心里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些问题。比如工作上的失利,学业上的压力,感情上的纠葛,家庭中的纠纷,还有一些例如强迫症、狂躁症等想被改造的问题。

符蝶就业以后选择了留在学校里面为学生们排忧解难,叶檀则走了一条国内还不吃香的路。

——进了一家私营心理诊所做一名按时收费版的心理师。

不吃香是因为,现在国内还有很多城市很多人,对心理师这一职业有一个误区和偏见,认为这个职业只需要动动嘴皮就能每个小时获利多少,简直是分分钟就能赚到大笔钱财的暴发户。

针对这点,叶檀只想表示一句:宝宝心里苦。

是谁,究竟是谁说这条路轻松无敌只需要动动嘴皮就可以走的?

那是他们没有见过控制不了洪荒之力的来访者,就和医院的医闹是一码事一样一样的。

而且不能加入自己的主观意识,必须摒除一切杂念,面对不同心情不同烦恼的来访者,做到最亲切和感同身受,心理师其实也是他们的引导者,虽然不能完美地根治某些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但是可以作为指明灯以及监护者让对方体验到重获新生的感觉。

叶檀啪啪敲击键盘输入着字体。两个人用的微信交流。

【来呀,快活呀】:【亲,你可别激我,我刚刚可能错过了我一生中的爱好。】

针对这件事,符蝶有发言权了。
【符蝶菲菲】:【你爱好什么?】

叶檀回复:【本人女,爱好男。】

【符蝶菲菲】:【六六六六六,我真以为你是想开启女学霸模式,爱好就是心理学。看来永远都不能高估自己的猪队友。】

【来呀,快活呀】:【食色性也,我爱好男才能证明我性取向正常。】

【符蝶菲菲】:【←_←】

忽然地铁到站的提示音响了起来:“Next stop is YuMingXinYuan, doors will open on the left. ”

叶檀赶紧收拾好笔记本,塞进公文包里,从电脑版本的客户端跳跃到手机上的版本,叶檀在手机微信里面和符蝶打招呼:【不和你说了,我赶时间,今天和一个来访者已经约好了。】

符蝶可要骂她了:【我靠,姐们,你好歹稍微透露一下今天看到的那个帅哥如何?】

如何?

一边顺着人潮走向出口线,一格一格爬上阶梯,叶檀一边仔细考虑了一下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一下今天之所见。

最后发现,用任何词语都没法描述当时她看到那个男人时的惊艳。

那大概是——【来呀,快活呀】:【我认为以他的气质,应该是乘着高级邮轮,两边有水上飞摩保驾护航,走哪哪都有鲜花美女相伴,影视圈小鲜肉见了都得让道的清风明月……而不该是和我这种普通平民老百姓一起,待在可能会把处.女挤怀孕的人满为患的地铁里面空谈人生的乌云满天。】

但是有一点,叶檀愣了一下才遗憾地想起什么,补上了后续:【我没看到他的正脸。】

作者有话要说:
新鲜已完结老文可跳坑。一个双料影帝暗恋成狂、套路追妻的故事。

不容易,终于挖新坑了……_(:зゝ∠)_
回馈小仙女们,送红包啦~下章一样。

江湛:那个神比喻是什么玩意儿?
叶檀:嗯哼哼哼……至高无上的荣誉之争,你值得拥有。

☆、第2章 chapter 02

前半段解说很好很强大,后半段解说就开始偏离人生,让人不得不怀疑叶檀的审美有问题。

符蝶直接说她也真是心大,没看到对方的脸就敢随便脑补对方长成什么样?然而通过叶檀的描述,符蝶大致产生了对方的一个印象。

——土豪,戴埋入水里可以浮上来的金项链,也许可能嗯……还镶了一个大金牙,动不动就是出手阔绰地掏出老多一笔钱,随便能开出一辆美女环绕的香车,最爱干的事情就是边走边向天上抛洒红钞钞,永远一句至理名言挂在嘴边:“爷有的是钱。妮儿,跟着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因为太有画面感,符蝶赶紧挥挥手打消这种人设思路。屏幕后的她露出质疑的神色:【坛子,你确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啊!叶檀为了方便说话,插上耳机和她语音交流:【今天早上我可以不用吃早饭,看着那个人就算是饱餐了一顿。】

难得能从叶檀的口里听到她对一个人表示无敌帅的评价,曾经符蝶花痴过一些本土小鲜肉,拿给叶檀看,不是说对方太娘,就是说对方的身高是硬伤。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帅哥才能入叶檀的眼,符蝶对镶金牙的画面脑补得越来越厉害,和她笑着道:“妹儿,帅哥不能当饭吃,早饭还是该吃的。”

“嗯,好。”

“好”字这个音刚落,只顾着和符蝶闲聊没能好好注意前面人行道的状况,叶檀猝不及防地脑门磕在了前面一个男人的后背。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3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