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闪婚溺爱小甜妻

点击:
第1章 新婚出轨

    当看清身旁男人的脸时,宋薄情立即清醒了。

    她几乎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蹦了起来,而她浑身赤果,一丝不挂。

    凌乱的婚服躺在床角,身体的酸痛和火辣也昭示了昨夜的疯狂。

    宋薄情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领了结婚证,结了婚,喝的半醉被妹妹送入婚房……

    可是,床上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

    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人群蜂拥而入,原本宽敞的房间变得拥挤起来。

    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响着,宋薄情连忙拉起被子慌乱地遮掩着自己。她面目羞红,感觉脑子里有什么在爆炸。

    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站在众人的最前端,她担忧地看着宋薄情,眸底却藏着不易察觉的鄙夷。

    这是她的妹妹,宋朝阳。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宋朝阳痛心疾首,身后的记者更是欢快地按下快门。

    宋薄情百感交杂,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不,我没有!”

    “姐姐,你说你真心爱于辰,家里才答应你们结婚,可是你竟然做出了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宋朝阳手指床上另一方,“昨夜你一个晚上没有回到婚房,没想到,你是在结婚当天和别的野男人上床!”

    不,不是!

    宋薄情哑口无言,她无力地瞪大眼睛,满目空虚。

    明明,明明是宋朝阳送她进来的……

    “吵。”

    一个淡淡的音节摔落下来,砸在地上敲出回荡的声响。

    所有人都顿了一下,接着他们齐齐转过脑袋,看向那道声音的主人。

    被子下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男人双臂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当看清那张脸时,宋薄情听到了周围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是张怎么样的脸?

    两道剑眉如利刃出鞘,长而有力。刀削的脸上有一对桃花眼睛,眼尾勾起一道细小的弧度。

    嘴唇很薄,漂亮的唇线勾勒出好看的唇形。

    他双肩宽阔,手臂的肌肉线条健康而又顺畅,结实的胸膛之下是藏在被子下隐隐约约的腹肌。

    然而,让人错愕的并不是他的惊为天人。

    毕竟在这偌大的s市,又有谁不知道他!

    横跨整座城市的强龙,林氏集团的掌权人,林瑾渊!

    而他,竟然是宋薄情的出轨对象?

    宋朝阳错愕地看着同床两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真吵。”

    淡淡的两个音节将在场所有人的心思都提了起来,男人缓缓地抬起眼皮,慵懒而又尊贵。

    “出去。”

    “可是!”宋朝阳不死心地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下一刻,她浑身僵住了。

    她对上了男人的目光,冷意深入骨髓,原本酝酿而起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

    未脱口的话语卡在了喉咙中,宋朝阳咬咬牙,不甘心地带着记者离开了房间。

    听到响起的关门声后,宋薄情才松了一口气。

    很快她又意识到了什么,当她转过头时,恰巧碰撞上男人的眼睛。

    两道目光交缠,激烈擦过。

    “你!”宋薄**言又止。

    男人收回了视线,他并未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未有半点松弛。

    他走下床,被单落下,露出了性感的身体曲线。

    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即使是背对着她,脊梁的线条也依旧能够让她热血膨胀。

    宋薄情晃了晃神,又很快地反应过来,迅速地换上了衣服。

    好在每个房间都有备用的衣服,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然没有在自己期待的婚房之中。

    还和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

    “宋薄情?”

    听到有人喊自己,宋薄情回过脑袋。

    林瑾渊已经换好了衣服,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装裤,领口的一颗纽扣潇洒地解开,露出两道深邃的锁骨。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完美得让人发抖。

    “看来宋家为了联婚,真是不择手段啊。”林瑾渊的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看得宋薄情生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压抑下自己的委屈,强装镇定,“我觉得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

    “误会?”林瑾渊嗤笑一声,“宋小姐,不老老实实地在自己婚房呆着,反而上了我的床,你和我说其中有误会?”

 第2章 宋小姐是处女吧?

    宋薄情脸憋得通红,她咬着下唇,几乎要将唇瓣咬出血来。

    她还记得昨晚的疯狂,两个人的身体疯狂纠缠,热情似火。

    “我希望宋小姐能明白,就算你们宋家做再多的手段,我也不会和宋家联婚。”林瑾渊淡淡道。

    宋薄情想哭,她低下头,外人只能看到她微微颤抖的双肩。

    “不过,如果我没猜错,宋小姐在这次之前,是处女吧?”

    林瑾渊的话语里是露骨的戏谑,他像是一把刀,将宋薄情抽筋拔骨。

    她为了丈夫,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处女之身,却葬送给了那荒唐的一夜。

    一张薄纸闯入了宋薄情的视野之中,当认出上面的几个字时,宋薄情的脸上红白一片:“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宋小姐觉得,自己不仅值五百万?”

    林瑾渊的食指与中指轻捏着薄如蚕翼的支票,却在宋薄情的眼中格外得刺眼。

    他什么意思?以为她是出来卖的吗?

    她的婚姻、她的爱情,她所有的尊严,如今竟然被这个男人用五百万来践踏?

    怒火涌上了宋薄情的心头,她倔强地挺直了脊梁,愤怒的双目紧盯着男人:“林先生,这个晚上是个意外。我宋薄情的确不怎么样,但是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尊严值多少钱?

    宋薄情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所有的尊严都变得格外廉价。

    林瑾渊顿了几秒,随即松开了手。

    支票轻飘飘地躺在床上,而单薄的纸下,是与白色被子相呼应的点点嫣红。

    “林先生,你不用这么来羞辱我。”宋薄情说,“这钱我不会收,林先生,永别!”

    她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子打开房门,快步离开。

    宋薄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酒店的。

    这里原本是她举办婚宴的地方,现在却成了耻辱。

    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宋家别墅的门口。

    宋薄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宋薄情?你还有脸回来!”

    门刚刚打开,一个玻璃杯就迎面飞了过来。宋薄情不敢躲,那玻璃杯直接砸上了她的脑袋。

    额头传来清晰的痛苦,宋薄情皱起眉头,努力压抑住鼻尖的酸涩,抬头看向大厅的几人。

    宋朝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满是鄙夷。而她的父母也坐于一旁,义愤填膺。

    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衣装楚楚,就连发丝都被捋得一丝不苟。剑眉星目,看上去英气十足。

    她的丈夫,于辰。

    见到宋薄情这般落魄,宋父不仅没有怜惜,反而更为厌恶:“宋薄情,你都给我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果然是小市民养的,当初我就不应该将你认领回来!”

    宋薄情的心里一痛,她捂着脑袋,咬唇不语。

    “怎么?你还给我有脾气了是不是?你做了这种事情还敢跟我耍脾气?真是胆子大了!”宋父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他几步上前,扬手一巴掌落在了宋薄情的脸上。

    宋父的力道之大,宋薄情的双腿不稳险些跌倒。

    “爸,我没有!”宋薄情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昨天晚上是朝阳送我的!”

    “怎么?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想冤枉你妹妹?”宋父一脚踹了上去,这次直接将宋薄情踢倒在地上,“我没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3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