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媚情欢

点击:
最初的最初,她站在那儿,不过是一件任男人挑选的货物。
后来的后来,他买了她,却咬牙切齿的骂她,乔舒言,我真想掐死你。
舒言很久之后还记得那个许过的愿望,回家,和弟弟团聚。
可是这愿望就像是那些树影间碎掉的月光,从她被卖到这一片土地开始,便只剩下一片斑驳。
其实不是她恶毒,她只是,不甘心而已。

第一章 ...
 
乔舒言微垂着头看着地面,地面铺着质地上乘的大理石,大理石上面再覆上了一层地毯,地毯是中国古典的皇家式样,盛开的牡丹花无声的透着奢华,而奢华之中却自有一股厚重之气。

包房的灯并没有完全打开,微微的透着一种暧昧,像是那些穿着薄纱的美人,欲透未透的风情最是撩人。只是冷气开得有些低,舒言禁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她又偏头看了看萝芙,萝芙穿着嫩黄的长裙,腰上一根别致的腰带,那腰带衬得她的腰肢格外的纤细。萝芙的身材是极好的,胸部圆润,屁股挺翘,皮肤像牛奶一般细腻白皙,连脸蛋也长得相当的精致。

从这点来说,什么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她是比不是萝芙的。

她们两个是货品,在这间本市这间最昂贵的夜总会的特别包房里供人逃选的货品。

萝芙又抬眼打量了一下对面的那个男人,他姓齐,叫齐贝川。此时他的双脚-交叠着搁在茶几上,身上穿一件黑色的西装,浅蓝色的衬衫,衬衫上没系领带,反而把扣子解开了两颗。他的身体倚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轻轻摇晃着。那模样,十足的漫不经心。

“齐总,你看……哪个和你的心意。”

他斜看了陪在一旁的马六一眼,轻轻啜了一口酒。“这笔钱,我既然答应借给你,自然就会借给你的。”

“齐总答应的事,我自然不会怀疑。”马六讨巧的道,又语锋一转。“请齐先生到这儿来,只是一点心意而已,听人说,齐总你这段时间挺无聊的。”

齐贝川又喝了一点酒,淡声开口:“你倒是挺八卦。”

马六扯着嘴角陪笑了一下,视线又朝舒言和萝芙看去,那意思明显,是叫她们两个聪明一点。

马六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他本身是本地最大社团的三把手,也是握着舒言和萝芙生杀大权的人。

舒言被马六那样的眼神一看顿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脚像生在地上了似的动也不能动,她犹豫着,微微偏头看了萝芙一眼。

萝芙同样低着头,可舒言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些其它的东西。那东西让她熟悉,也让她忐忑。
萝芙是逃过一次的,被抓回来之后就是一顿毒打,用的是特制的鞭子,抽在人身上疼,却不会留下明显的疤痕。
那一天,萝芙惨叫了一夜,而她,也一夜没有合眼。

被带来包房之前萝芙就被人警告了一次,舒言现在还记得那人阴森的语气,不听话,下场就和苏夏那个女人一样。苏夏是谁呢,是不久前另一个试图逃走的一个女人,最后被抓了回来,可是她没有萝芙的运气。她是在她们所有人面前被弄死的,十来个男人轮-暴了她,最后她受不了,自已撞墙死的。

死的时候她脸上是带着笑的,舒言其实相信这样的结局她是开心的,与其一辈子被这些人操控的手里生不如死,还不如一了百了,干干净净。

是的,她们这一批百来个女人,是马六的手下从世界各个地方拐卖来的,她和其中二十个长相身段好一些的,被留在了这家夜总会,其余的,送去了更加肮脏龌龊的地方。

而她和萝芙再比别人值钱一点的原因,是两腿间的那一层膜。

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动,马六脸上的神情已经透出不悦,最后视线更是停在了萝芙身上。那意思太过明显,萝芙的确比她漂亮多了。

萝芙仍然没动。

马六轻咳了一声,已在爆发的边缘。

萝芙手微微握成拳头,却仍然没有动一下。

舒言眼皮一垂,弯腰倒了一杯酒。她今天穿着是一件黑色的吊带裙,倒酒的时候吊带从肩上滑下来,微微的,露出乳前一片春光。

舒言假装没有注意到。

“齐总……”舒言小心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下来。“给您换一杯酒。”她柔声说。

齐贝川并没有抬头,也没有把杯子递给他。他那样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舒言渐渐觉得后背发麻,又觉得那酒杯忽然变得很沉,沉得她都快拿不住它。

齐贝川终于动了动,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挡着我的视线了。”

舒言一怔,手里的杯子差点滑落,她不敢再抬眼,只觉得心慢慢的沉到了底。她甚至觉得绝望,这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看上的,是萝芙。可是如果今天走不出这儿,这辈子,也就永远也走不出了。前几天被拉去VIP包房服务的一个姐妹回来,她的下-体全是血,她问她,她就只是哭,一直一直的哭。

“齐总。”舒言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他仍然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眼睛,淡淡的看着萝芙。

“萝芙,还不快过来给齐总倒酒。”马六微微加重了声音。

萝芙慢慢抬起了头,她先是看了舒言一眼,那眼中全是不屑。舒言被她那样的眼神看得有些羞愧,萝芙一直是很有傲气的,那种傲气仿佛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正义而不可侵犯。那次被打了之后她对她说过,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接客,这些人渣,我绝对不会如了他们的愿。

齐贝川仍然淡淡的看着她。

“萝芙。”马六的声音微微往下压。“快点。”

萝芙扯了扯嘴角,嘲讽的看了一眼马六,随即弯腰抓起桌上的酒瓶。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眼中全是鄙夷与不屑。她在他们旁边停下来,舒言跪着退远了一些。萝芙往男人酒杯里加酒,一点一点,渐渐加满。

“红酒不是这么倒法的。”齐贝川用手指把瓶颈往上抬了抬,看着她,淡声说。

萝芙看了他一眼,慢慢的收回手。

满满的一杯葡萄酒,猩红的颜色在灯光下看着有些像血。

齐贝川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坐啊。”

萝芙慢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马六一见这种情况便舒了一口气,笑意晏晏的起身:“齐总慢慢玩,萝芙,好好招呼齐总。”他说着朝舒言使了个眼神,舒言呆呆的拿着那杯酒,马六过来拉她,她回过神,不死心的看着齐贝川。

齐贝川把玩着萝芙的手,一点也没有理她的意思。

舒言闭了一下眼,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马六带着舒言出去,她走得慢,觉得绝望,无意识的数着地毯上牡丹的花瓣,听见声后齐贝川温润的嗓音带着男子特有的情-欲味道。“你的手伸到裙子里去了,要拿什么出来给我看吗?”

“不……不许动。”萝芙的声音却是让人意外的狠戾。

舒言立刻转身,却见萝芙手上拿着一块瓷片,而那瓷片此时正架在齐贝川的脖子上。

“张萝芙,你是活腻了。”马六的声音阴狠。

齐贝川的神情却极为平静,他手里的那一满杯酒甚至没有因为这样而洒出来一滴,他看了萝芙一眼,淡声道:“这次你玩大了。”

“你起来。”萝芙脸色变了变,只更加握紧了手里的瓷片。“马六,你放了我,不然我杀了他。”

“放了你?”马六冷哼了一声。

萝芙瑟缩了一下,却又挺直了身体,她把那瓷片往齐贝川脖子上压了压。“你要是想让他死,就过来。”

马六上前的脚步一下顿住了。

房间的气氛一时紧绷。

马六倒是镇定得很快。“无论你想要什么,先把齐总放了。”

“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离开这儿。”

“行,我马上让人给你准备车。”

“还有,不准派人抓我回来。”

“我答你,不抓。只要你不伤害齐总,我们什么都好商量。”

萝芙没料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虽然有些不放心,可眼中多少有了些喜色。

舒言看着萝芙的模样却忧心忡忡,这些黑社会做的承诺,能够当真吗,萝芙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现在,可以放了齐总了吧。”

萝芙微微有些松卸,却也不敢完全放心。她看了一眼齐贝川,神情有些犹豫。正在这时,原本站着的齐贝川也回应似的看了萝芙一眼。他的身形一动,忽然抬手砍向了萝芙后颈,萝芙吃疼,手下意识的收回。他又伸腿扫向萝芙,萝芙跌在地上,手上忽然一空,那瓷片已经到了齐贝川手里。

他手一扬瓷片便飞到了角落去,萝芙下意识想伸手抓住,可是怎么可能抓得住,她跌趴在地上,齐贝川看了看她,在她面前蹲下,冷淡的声音。“不识抬举。”

“贱人……”马六随即一巴掌甩在了萝芙身上,他这一巴掌使了八成的力,萝芙右脸一下肿了起来,连嘴角,也有血流出来。“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来人。”他朝外面叫道:“给我把这女人带下去。”

很快进来两个人,萝芙挣扎,他们架着萝芙往外拖,萝芙破口大骂,只重复一句话。“我不会接客的,我死也不会接客的,你们这些人渣,人渣。”

声音渐渐远去,舒言看着那扇渐渐关上的门,心底荒凉一片。

“齐总,真是不好意思。”马六陪在一旁道歉。“是我没有管理好,让您扫兴了……”

齐贝川听着他说的话,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只理了理衣服,拍了拍他的肩。“你放心,那笔钱会借给你的,以后别整这些有的没的。”

“是,是。”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讨好人送错了东西,这让马六很没有面子,所以也不好再留,只恭恭敬敬的送他出去。

舒言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只差一步就经过她身边了,走过之后,全是天与地之间,再没有一分交集。想到此,她咬了咬唇,跪下。“齐总,我想陪你,我保证,我不会像萝芙那样的。”

他仿佛没听见一般往前走,舒言绝望的闭上眼睛,忽然,他停了下来,有些好笑的调子:“真这么喜欢我啊。”

舒言只说:“我只是想……伺候齐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2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