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爱如潮水,染指首席总裁

点击:
☆、周沫以为工作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奈何他总是加班加班不停加班

      周沫觉得身下一片温热舒适,虚软的躺在那里,凭她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睛,双颊潮红,喘着气,身上热得难受,粉色小嘴的唇瓣被男人含住吃着,男人低喃道:“给我…”

    保护她身体的衣物,正在一件件消失,露出的身体丰腴年轻。

    灵魂被那股男性力量撞入了云端,全身变得酥软无力,手臂累得抬都抬不起来。

    周沫一身热汗的从梦中醒来,怔怔地看着公司顶层的小休息室——地板上没有男,女,內裤…

    确定自己回到现实中,脸上潮红的不像话,那件事已过去五年,怎么还会梦到?

    五年前那是周沫第一回经历男人,半醉半醒只记得感觉,记不得人。

    周沫可以确定他的身材不错,气味迷人。

    周沫觉得儿子长得不像自己,每一次儿子问“妈妈,爸爸长什么样子?”她都会敷衍的回答“去照镜子,你爸爸长得跟你很像。”

    平常儿子走在大街上,总天真的盯着成年男人的脸看,看谁像他。

    周沫来到GK集团上班才十几天,最开始打算应聘秘书一职。但上面说新秘书一职已有人选,只剩一个煮咖啡的轻松职位。

    周沫以为是做给大家端茶递水的工作,有些泄气。不过薪水合适,她就点头答应了做这份工作。

    周沫觉得做这些容易,还一点也不费脑子。

    才回来这座城市没多久,朋友三两个,房子没有,亲戚也联系不上。周沫急需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儿子。

    上班以后她才知道,她只有一位上司,就是GK集团的总裁陆行安,人特别难以亲近,但他长得十分赏心悦目。

    给他煮煮咖啡,做起来却并不是周沫原本想象的那么容易,另外要会做宵夜。

    今天宵夜她准备好了,却没等到说来公司加班的陆行安,渐渐她困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一个无比銷魂的……春……梦……

    正脸红着,就被一道低沉的男人嗓音唤回:“给我一杯咖啡。”

    “好的,陆总稍等。”周沫回身应他的时候,脸还因为沸腾的梦境热着。

    陆行安人已经伸手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了,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夜里的忙碌工作。

    他叫陆行安,施舍给她这份工作但她却不敢对视的男人。

    咖啡煮好,周沫端着咖啡小心翼翼地进了陆行安的办公室。

    ————————

    八点四十,周沫在助理室迷迷糊糊觉得困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

    “安安?”她不敢大声讲话,担心影响认真工作的陆行安,两边隔音效果还不错,不过时间太晚,公司这一整层楼特别安静。

    儿子跟她姓周,小名安安,偏偏同上司陆行安撞了名字中一字。

    安安身体不好,她希望儿子平平安安的,所以名字中取了“安”字。

    “妈妈,你夜不归宿了!”

    “妈妈在上班,夜班…”周沫强调是夜班,心想这孩子怎么也懂什么是“夜不归宿”了?!

    “你快回来,外头有很多坏人。能不上夜班还是不要上夜班。”

    周沫回道:“好,宝贝先跟妙妙阿姨睡觉,妈妈很快回去。”

    挂断了儿子打来的电话以后,周沫惆怅,一次次的看时间,到底还要多久才能下班回家。

    周沫的工作时间就是:陆行安出差,她就可以在他出差的那些天全部休息,薪水照领!

    陆行安在公司,她就在公司!

    陆行安加班,她就过来陪加班!

    陆行安如果明天起晚了不来,她也就不用来了!

    总的来说周沫以为工作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奈何他总是加班加班不停加班!

    夜里十一点多,她听到颇有节奏的敲门声,睡眼朦胧地抬起了头。

    “陆总——”

    周沫吓的快速起来,原地站好。

☆、这就等于签了至少365天的卖身契

陆行安面无表情的对她说:“很晚了,下班。”

    “好的,谢谢陆总。”周沫一听下班两个字,整张皙白的小脸儿都显得无比亢奋。

    拿了包包,还有手机,周沫走出了小小面积的助理室。

    陆行安已经走远,甚至消失。

    周沫关上助理室的门,看了一下他敲门的地方,想起自己抬头睁眼就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在触碰门板,名贵腕表在黑夜里闪着精致的光,而最为让人移不开眼的,是他轮廓清晰的男性脸庞。

    胡思乱想着,周沫走出GK集团大厦。

    夜里十一点半了,周沫只能站在路边慢慢地等出租车。

    转身叹气间,前方一束车灯强光直接朝她打了过来。

    一辆黑色路虎停在周沫面前——

    周沫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深更半夜一辆路虎停在她的面前,她不相信有人要好心送她一程。

    车窗缓缓降下…

    周沫看到男人五官瞬间松一口气,原来是总裁陆行安的车。

    陆行安蹙起眉头望着她莫名其妙扭曲的小脸儿,不耐烦地开腔道:“上车,坐前面。”

    ——————

    周沫跟陆行安客气了两句做做样子,然后乖乖上车,并说了她住的地址。

    陆行安是她直属上司,劳动合同签了整整一年的,这就等于签了至少365天的卖身契。

    周沫没有违约的勇气,她穷,付不起违约金给公司。

    周沫一万个不想被公司辞退,钱不好赚,工作也难找。

    既然是要跟陆行安建立长期的雇佣关系,那她觉得就应该尽早的搞好关系,适当抱一抱他的大腿。

    忐忑地坐在陆行安的路虎车上,周沫鼓起勇气想找话题跟他聊天,但却都不成功,话到嘴边,不敢说。

    周沫和儿子暂时住在大学同学米妙妙的家里。

    从公司到米妙妙的家里,周沫挤公交车会感觉距离很远,但是陆行安的车竟然开了不久就到了。

    这大概是公交和私家车的速度区别。

    周沫暗说自己真没用,胆子小,她差不多沉默了一路。

    陆行安的黑色路虎缓缓地停在路边——

    周沫脸色通红地看着他的侧脸说道:“谢谢陆总送我回家。”

    陆行安低头点了根烟,眸色晦暗不明,抽了一口,拿出手机查看新的消息,只低沉地对她“嗯”了一声。

    周沫看出他的冷漠疏离,尴尬的只想下车。

    “陆总,路上小心开车。”周沫说完,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周沫站在路边,望着陆行安挑头开走的路虎,一直挥手直到他的车彻底消失。

    ————

    米妙妙是租的房子。

    周沫带儿子回国的一个月前,跟米妙妙合租的人到期不租了,米妙妙知道周沫回来没地方住,就没再往出租。

    相比其他人,米妙妙更愿意跟大学同学住在一起。

    两室一厅,两个房间差不多大。

    周沫简单的冲洗了个澡,换上睡衣,蹑手蹑脚爬到被子上开始睡觉。

    一晚无梦。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米妙妙问周沫:“昨晚几点回来的?我睡得太死,都不知道。”

    周沫没精打采:“快十二点了。”

    米妙妙数着钟头,叹气看她:“你只睡了六个小时不困?”

    周沫很困,连续几天这样了,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根本睡不到六个小时,回来洗澡,收拾收拾东西,躺下也不能瞬间睡着,平均每天差不多五个小时的睡眠吧。

    “妈妈,你谈恋爱了吗?”

    坐在一旁装书包的安安突然抬头问道。

    周沫和米妙妙一起看向这位5岁的小帅哥,他自己配了条牛仔裤,灰色小衬衫,灰色小帆布鞋,皮肤白净的牛奶一样,大眼乌黑。帅气聪明,却哪方面都不像周沫。

☆、觉得陆行安这话颇有歧意,哪里歧了,却又说不上来

周沫摇头说:“妈妈没有谈恋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2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