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宠妻成瘾

点击:

结婚典礼上,相恋两年的准新郎为了另一个女人弃她而去 还来不及伤心,父亲被这突如其来的震惊气得心脏病发 为了让饱受病痛折磨的父亲安心,她与相识不久的他领了结婚证……

他叫周严,沉稳低调的集团总裁,最有身价的黄金单身汉,为了娶她费尽心神 当看到她拿着与自己酷似的照片,绝望的泪痕像是失去了一切 痛,可锥心?

他叫冀云哲,为了别的女人亲手推开她,可当看到她在别人的怀里,满足的笑容像是得到了全世界 悔,可蚀骨?


卷一 情知浮华冷暖

第一章 一眼万年

五月上旬的墨阳市,端午节刚过,一场大雨过后,气温便突然升高了。

    “铜雀春深”是墨阳市上流社会最大的消遣场所,出入豪车名流,美人如织,纸醉金迷,极尽豪奢。

    晚上八点左右,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铜雀春深”门口,车子停稳,光洁的黑色大理石地面上顿时显出一袭倒影。后座的车门打开,一个身穿优雅米白色长裙的女子下了车。

    叶白薇上身穿着纯手工亚麻七分袖短衫,绣着精致的花朵,一股古典的气息扑面而来,清新雅致。脖子上的真丝刺绣丝巾更衬得她小脸精致美丽。

    “师傅,谢谢啊,不用找了!”叶白薇弯腰从车里拿出自己的米黄色手包,自钱包里取出一张粉红色百元钞票递给司机,礼貌的道谢。

    出租车司机看着手中崭新的钞票,忙不迭的道了谢,高高兴兴的开车离开了。

    站在“铜雀春深”门口,叶白薇微仰起头,看了眼那漆黑牌匾上金光闪闪的四个篆书大字,只觉熠熠生辉,晃得人睁不开眼。叶白薇有些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

    父亲叶靖安前段时间身体不适住院,却检查出来心脏受损,需要做搭桥手术。为了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叶白薇只能来找“铜雀春深”的老板求助。

    这条街上到处都是高档酒店娱乐城夜总会,灯火通明犹如白昼,虽然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但毕竟来往都是有身份的人,门口也都秩序井然。叶白薇兀自想着事情,没注意身后悄悄的跟上了两道身影……

    抿了抿水润的红唇,叶白薇拢拢头发,刚要抬步向“铜雀春深”走去,那两人很快追了上来,一前一后拦住了叶白薇的去路,“小姐,怎么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你?”

    叶白薇脚下一顿,错愕抬头,两个面容猥琐的男子正流里流气的摸着下巴,笑的不怀好意。

    “铜雀春深”门口的保安注意到了这边的异状,正想过来,叶白薇使了个眼色,保安意会,点点头退回去了。

    身后不远的地方,一道高大的身影停好车子正往“铜雀春深”走,见叶白薇似乎遇上了麻烦,停住脚步,走到她身后,清冽沉稳的嗓音响起,“小姐,需要帮忙么?”

    两个流氓见有人来,并不惊慌,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面容阴狠,“少他妈多管闲事!”

    叶白薇见两人有恃无恐,有些诧异,想了想转头对身后男子说道,“谢谢,不过不用了,我没事!”叶白薇背对着灯光,一张脸晦暗不明。

    她倒是要看看,这两人有什么好嚣张的。

    见她这样说,身后的男子顿了顿,方才转身离去。

    待身后的男子举步离开,叶白薇挑挑眉毛,玩味的轻笑一声,“你们想干什么?”

    道上混的人都知道,能在这条街上开场子的可都是墨阳市数得着的人物,那些世家弟子各个手段凌厉,胆敢在这里闹事的人以后连觉也别想睡安稳。可这两人却这样跋扈,是真的有什么背景还是无知者无畏?

    “干什么?”两人见叶白薇打发走了想要帮忙的人,认定她也是个放荡的女人,摸着下巴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色迷迷的凑近了叶白薇的脸,“小姐长得真漂亮,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怎么样,陪哥哥们玩玩儿吧?”

    叶白薇轻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颇有兴致的瞥了两人一眼,傲然道,“是么?可是本小姐只喜欢有种的男人!”

    “哟呵?”两人愣了愣,对视一眼,脸上的笑容更加猥琐,“哥哥不光有种,还很多呢!”

    “是么?”叶白薇翘起嘴角狡黠的笑了笑,“那就走吧!”

    说着,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两人见叶白薇向“铜雀春深”走去,忙跟上她的脚步,“怎么,小姐还想请哥哥们喝一杯?”

    叶白薇不屑的冷哼一声,这流氓当的也真够掉价的,竟然还让女人请他们喝酒?

    走到门口,迎宾见到叶白薇,马上弯身,“叶小姐,欢迎光临!”

    两个流氓见迎宾居然认识叶白薇,似乎更加确定了她是个需要男人疼的寂寞女人,顿时面露喜色。

    叶白薇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人,对迎宾说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给他们找个位子,好好照顾着。”

    迎宾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虽然面有疑色,但还是客气的将他们请进了店中。

    两人被迎宾带到一处灯光幽暗环境高雅的位置坐下,看着叶白薇走到了吧台,略高的一个黑瘦男子有些不放心,低声道,“哎,你说,这妞儿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另一人顿了顿,随即大大咧咧的笑了,“嗨,我说你担心什么?就算是她骗了我们,能到这里来喝杯酒,我们就已经占了大便宜了!”

    “也是啊,哈哈……”

    调酒师正优雅而慵懒的调制着手中色泽艳丽的酒品,叶白薇走过去,纤长的手指在黑碧玺流理台上敲了敲,“阿云,姜哥在么?”

    调酒师云洛一边熟练的操作,一边笑看了叶白薇一眼,“叶小姐,好久不见。老板今天不在,叶小姐要来杯什么酒?”

    叶白薇摆摆手,“今天不喝了,他不在也没关系,你给我找两个人……”

    叶白薇转头正好看到那两个流氓在卡座中坐不住,正起身向着她走来,嗤笑一声,“那两个家伙嘴巴不干净,帮我给他们清洁清洁!”

    ‘好嘞!”云洛调好了酒,递了一杯给一旁坐着的男子,又推了一杯到叶白薇面前,“这点小事,交给我了!尝尝我新调的酒,起个名字吧?”

    叶白薇低头认真的打量着高脚杯中晶莹通透的宝石蓝液体,却不知道旁边坐着的男子已近认出了她就是在门口遇到麻烦的女人,原来她这么镇定是因为早有打算。

    他摇头轻笑了下,目光无意间扫过她的面颊,却在自看清了她的面容之后就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你——”

    这目光太明显,加之身边的男人存在感太强,叶白薇立刻便发觉了,转头看去,此人穿一件黑色衬衫,衬衣袖子随意挽到手肘,简约从容,再这情调高雅的夜店中,沉静的如同中世纪的英国贵族,卓尔不凡的气势和尊贵优雅的从容在他身上完美的结合,勾勒出令人顶礼膜的非凡气度。

    他的眼眸深邃如海,毫不掩饰的看着叶白薇,让她心头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紧张,眼神一闪,礼貌而陌生的点头一笑,冲他举了举杯。

    那两个流氓看到几个身形高大的保安朝他们走去,脚下一顿,黑瘦的男子眯了眯眼睛,眸中划过一抹恼怒和阴狠,趁保安还没有将他们围拢,迅速掏出一把匕首向着叶白薇冲过去!

第二章 出手相救

“‘惊梦’怎么样?”叶白薇轻抿了一口酒,浅笑着对云洛说道。这酒味道清冽辛辣,入口就调动起了所有了味蕾,让人精神一震,后味却甘润绵长,回味无穷,“阿云,你的手艺又精进了哦!”

    她笑语嫣然,并未注意到身后的危险,但旁边一直注意这她的男子却看的分明,陡然间眉峰一冷,抬头握住了眨眼间就抵在叶白薇后颈的匕首!

    鲜血,像断了线的红宝石手链,一颗颗不停地滴下来!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惊住了,叶白薇听到身后的动静猛然回身,入目便是那高贵优雅的男子手握匕首、鲜血直流的样子,她猛地心中一窒!可她却不敢有所动作,匕首还紧紧的握在那高贵男子手中,稍有动作,他只会伤的更重!

    “周少!你怎么样?”

    吧台后面的云洛也惊叫了一声,探出大半个身子看着周严,目光担忧。

    周严眼中一片冷冽,抬脚猛地踹向了持刀的流氓,同时手上一松,放开了匕首的刀锋。

    那流氓吃痛后退两步,正好被一哄而上扑过来的保安押下了。

    “你、你流了好多血!先忍一下!”叶白薇急忙捧起周严的受伤的手,眉宇间满满都是担忧,她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以止血的东西,飞快的解下脖子上洁白柔软的真丝刺绣丝巾,简单的将周严手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

    “不行,伤口太深,需要清洁上药,我送你去医院!”叶白薇关切的额头上都沁出了细细的汗珠,抬头焦急的看着周严。

    周严也同样看着她,目光幽深而沉静。看到她担忧的眼神之后,神色一动,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将叶白薇散落下来的发丝轻柔的别再而后,薄唇轻启,吐出性感而温柔的声音,“别担心。”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7/22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