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虎狼之师

点击:
第一章 猛虎中队,进攻

北风似刀,滴水成冰。

嘹亮的号角响彻大地,一队队身披红色战袍的士兵从坚固的天狼要塞里汹涌而出,进至要塞前平坦的旷野上摆开阵势,中军本阵,一杆大旗迎风猎猎飘扬,鲜红的旗面上赫然绣着一轮象征光辉的金色骄阳。

金色骄阳,这是光辉帝国的象征。

数里开外,另一支军队早已经严阵以待。

从要塞里开出的军队身披红色战袍,在几里开外列阵的这支军队却身披一色的黑色战袍,远远望去,荒凉的旷野上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乌云,阴沉得让人窒息,这支军队的中军本阵同样飘扬着一杆醒目的大旗,黑底的旗面上却绣着一轮皎洁的明月。

皎洁的明月,这是明月帝国的象征。

光辉帝国和明月帝国是中土世界的两大强国!

几百年来,为了谋取中土世界的霸权,两大帝国之间征战无数,却从未真正分出过胜负,至少到目前为止两大帝国还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

……

一片雪花从天空缓缓飘落,正好落在孟虎的脖颈上,霎时化成了一滴雪水,刺骨的冰寒令孟虎昏沉的神志顿时为之一清,猛回头,视力可及处尽是光辉帝国的轻重步兵,厚重的大盾延绵如墙,锋利的战刀映眼生寒,无数枝长矛直刺长空,犹如猛兽狰狞的獠牙,透着冷森森的寒意……

光辉帝国军的三个重装步兵联队已经在正面摆开,在重装步兵身后,是神情冷漠的弓箭手,在整个阵形的两翼,还有两个联队的轻步兵,孟虎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证三个重装步兵联队的侧翼安全。

孟虎缓缓收回视线,冷厉的目光越过旷野望向前方。

前方三里开外,黑压压的明月军摆出的是同样的阵形,重装步兵在前,弓箭手尾随其后,轻步兵护卫两翼,大约一个师团两万多大军正踩着整齐的步点,喊着嘹亮的号子,汇聚成一股滚滚铁流,向着光辉帝国的大军缓缓碾压过来。

孟虎深深地吸了口冰冷的空气,用力握紧了手中的战刀,乌黑的眸子里已经燃起了狂热的杀意,孟虎喜欢战争,喜欢杀戮和鲜血的味道,对于他来说,战争就是呼吸,如果没有战争,他就会窒息而死。

进攻的号角响起,光辉帝国军也开始缓步向前。

紧随着拥挤的人群,孟虎也跟着缓步向前,放眼望去,前后左右都是攒动的人头,潮水般的脚步声响彻大地,隐隐还能听到新兵蛋子们粗重的喘息声,大战在即,这些刚刚踏上战场的新兵蛋子即将面临生命中第一次征战,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这也许就是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征战了。

两军对进,很快就进入了步兵长弓的射程之内。

两军弓箭手几乎是同时停止前进,然后在军官的喝斥下挽弓搭箭,一枝枝锋利的箭簇以斜角虚指长空,军官一声令下,一波波箭矢霎时掠空而起,在空中交织成密集的箭雨,然后带着死亡的尖啸从高空狠狠攒落。

借着高空坠落的强大惯性,锋利的箭簇甚至可以轻易射穿坚固的铁甲!

孟虎两眼微眯,冷漠地望着从空中不断攒落的箭矢,有两枝利箭甚至是贴着他的脸颊掠过,箭尾的翎羽扫得他的脸肌隐隐生疼,仅仅毫厘之差,这两枝利箭就能射穿他的面门了,情形如此凶险,孟虎却连眼都不曾眨一下。

作为一名几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孟虎深知弓箭手们优先“照顾”的永远都是中路的重装步兵,而不可能是两翼的轻步兵,绝大部份箭矢只会倾泄到位于阵形中央的精锐步兵头上,只有极少数箭矢会落到两翼的轻步兵头上。

如果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被流矢射中,那只能怨自己运气太差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尽管如此,还是不断有倒霉的轻步兵被流矢射中,倒在血泊中垂死挣扎,一边还发出临死前的哀嚎,孟虎对此却是充耳不闻,更没有停下来救人的意思,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死亡一直就是战争的主题,打仗就得死人,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就算是要救人,那也得等到战事结束之后,在两军激战正酣的时候救人,结果很可能是人没救活,却反而白白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孟虎曾亲眼目睹过一场悲剧,一名小队长为了救治中箭倒地的士兵,丧失了应有的警觉,结果被敌军弓箭手一箭射穿了头颅。

战争从来就不需要心慈手软,心慈手软只能让你死得更快!

战争从来就只需要冷血残忍,够冷血够残忍才能活到最后!

箭下如雨,不断有人中箭倒下,虽然面临死亡的威胁,可两国军人却仍旧踩着整齐的步点不紧不慢地向前挺进,两国军人当然知道加速前进可以快点穿过这段死亡征途,可是他们不能,因为一旦加快速度,就很难再保持严谨的阵形了。

在冷兵器时代,步兵对阵形的依赖是超乎想象的,一支步兵如果失去了严谨的阵形,就会变得不堪一击,这就是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的道理,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断,一把筷子抱成团却很难被折断。

箭雨的倾泄仿佛永无休止,不知过了有多久,两军终于短兵相接。

相对而进的两支军队就像是两股铁流狠狠撞在一起,刹那间撞出了璀璨的血花,兵器的撞击声,士兵的哀嚎声,军官的喝斥声,还有悠远绵长的号角声以及激昂高亢的战鼓声,共同奏成了一曲死亡的旋律……

这一刻,生命卑贱如同路边的野草。

孟虎手持战刀,神情冷漠地注视着喧嚣的战场。

两军虽然已经短兵相接,可真正在浴血拼杀的却只有中间的重装步兵们,两翼的轻步兵还没有参战,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轻步兵只是无足轻重的辅兵,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永远都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重装步兵。

在重装步兵没有决出胜负之前,轻步兵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在躁动和不安中等待。

直到哪一方的重装步兵首先击溃了另一方,获胜那一方的轻步兵才会全线压上,趁胜追击,千百年来,这样的战术已经成了两军会战的标准战术,几乎所有的军事学院都把这种战术奉为经典。

不可遏止的,孟虎嘴角已经绽起一丝冷笑。

战术和兵种永远都是死的,只有人才是活的!

从来就没有人规定重装步兵才是战场的主宰,从来就没有人规定轻步兵只能成为战场上的配角,轻步兵的训练和装备虽然远远不及重装步兵,却也并非一无是处,如果战术运用得当,轻步兵照样可以击败重装步兵,也完全可以主宰一场战争的胜负。

“前排镇定,不许后退!”

“不许后退,违令者……斩!”

“后排保持好队形,不要乱!”

炸雷般的怒吼声响起,孟虎闻声回头,只见联队长雷鸣正在阵前振臂高呼,一边维持队列的完整,一边给那些第一次上战场的新兵蛋子们加油鼓劲,这么做很有必要,如果没有老兵的激励和鼓舞,这些新兵蛋子极可能会临阵崩溃。

孟虎眸子里不由得掠过一丝暖意,要不是雷鸣,此时的孟虎只怕早已化成一堆枯骨了吧?去年冬天,孟虎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当时的他身受重伤,气息奄奄,要不是雷鸣相救,孟虎早已身死多时了。

一年了,两大帝国之间始终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今天,两国之间终于爆发了师团规模的边境战争,是时候报答雷鸣的救命之恩了。

倏忽之间,孟虎的目光已经越过喧嚣的战场,定格在对面阵中那面迎风招展的明月大旗上,虽然看不太清楚大旗下的情形,但孟虎能够感觉得到,明月国的指挥官一定就在那里,只要砍下了他的人头,这一仗光辉帝国就赢定了,而雷鸣,也足以凭借此战之功晋升为一名将军!

将军的称号,是每一名帝国军人的梦想,当然也是雷鸣梦寐以求的。

孟虎霍然回头,犀利的目光刀一般掠过身后严阵以待的士兵,厉声喝道:“弟兄们,敌国指挥官的人头就在前面,就在那杆明月大旗之下,你们有胆子跟我去取吗?”

“有!”

整整一个中队两百多名士兵轰然回应,他们都是孟虎的兵,猛虎中队的兵。

猎猎豪情在孟虎胸膛里滚滚激荡,谁说轻步兵就只能是战场上的炮灰?他孟虎的兵就绝不是什么炮灰!他孟虎的兵虽然没有精良的装备,可他们拥有最严格的训练,更拥有最顽强的意志,他们就是战场上的主宰!

缓缓扬起手中战刀,锋利的刀尖遥指前方那面迎风猎猎招展的明月大旗,孟虎犹如猛虎般仰天长啸起来:“猛虎中队,进攻!”

第二章 直取中军

“攻!”

“攻!”

“攻!”

两百余将士轰然回应,紧紧追随孟虎身后,就像一群发现猎物的饿狼,向着对面的明月帝国军掩杀过来。

正在阵前弹压局面的雷鸣见状大吃一惊,大声喝道:“虎子你要干什么?快回来!”

正扬刀疾进的孟虎闻声回头,对雷鸣灿然一笑,然后一头杀进了明月帝国军中。

一名明月帝国军的小队长迎上前来,扬起战刀斜劈孟虎颈项,孟虎嘴角霎时绽起一抹冰冷的笑意,萤火之光也配与皓月争锋?电光石光间,孟虎手中的战刀已经闪电般挥出,那名明月帝国小队长只觉颈部一凉,滚烫的激血已经喷泉般激溅而出……

一刀毙命,孟虎脚下绝不停留,犹如下山猛虎长驱向前。

两名明月帝国兵扬刀上前,试图阻挡孟虎前进的脚步,没等他们劈出手中战刀,孟虎强壮的身躯就已经带着狂暴的冲势重重撞在他们身上。

两声闷响过后,那两名明月帝国兵已经萎顿于地,两人脸上的表情一片呆滞,有殷红的鲜血从他们的嘴角、眼角、鼻孔还有耳孔里汩汩溢出,刚才那无比狂猛的一撞,早已经撞碎了他们的五脏内腑。

“嗷……”

孟虎仰天长啸一声,犹如虎啸山林,千军震慑。

孟虎身后,两百轻兵如影随形,誓死相随,整个猛虎中队两百多名将士组成一个突击锥形阵,就像一柄犀利的剔骨尖刀恶狠狠地楔入了明月帝国军左翼的轻步兵方阵,而孟虎,就是那最为锋利的锥尖。

看到猛虎中队犹如虎入羊群般杀进了明月帝国军中,雷鸣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起来,所有的顾虑都被他抛到了脑后,倏忽之间,雷鸣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战刀,炸雷般的怒吼霎时响彻长空:“雷鸣联队……全军出击!杀!”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