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89节

点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义军也好响马也罢,谁还不是想图个利字?”关山微笑道,“傅选的话的确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我等聚啸山林,说得好听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其实绝大多数的人只是为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或是犯下了罪过出于无奈,为逃避海捕官司才被迫上山落草。这样的人,真正能有几分护民之心、报国之志呢?”

“关寨主真是个实在人,说了句大实话。”楚天涯点头微笑道,“傅选刚才说的一句‘官府未给一粮一饷’,直接道出了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心声。在傅选等人看来,他们现在是出于义气、看在关寨主的面上,以德报怨的给官府卖力帮忙。却没有意识到覆巢之下无完卵,如若国破山河失,区区的山寨响马又岂能苟活?”

“皮之不存,毛将蔫附。这道理其实很浅显,但真正能领悟到的人,却是不多。”关山微笑道,“我等虽然是山贼响马,但话说透了,百姓商旅村庄镇甸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与粮仓钱袋。虽然以往我们和官府是对立的仇敌,但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也是应该团结起来合力抗敌的。只是可惜,并非所有人都像楚兄弟一样慧眼如炬入木三分。傅选这样的人往往还是大多数。并非是他们心胸狭隘不思进取,而是有些问题他们的确是暂时想不到、看不透。所以,也不能怪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终将会明白过来的。所以,暂时的误会无关紧要;为了顾全大局,也不需要等到他们全都彻底明白才去执行——因此,楚兄弟不作强辞争辩也不搪塞解释,而是以性命担保官府不会相欺的举动,关某甚是欣赏。这才是谋大事者该有的见识与手腕!和你相比,傅选等人差之远矣!”

楚天涯点了点头,心中不由得对关山肃然起敬——这才是一个领袖与上位者,该有的见识、心胸与气魄!怪不得连焦文通那样的人,也将寨主之位拱手相让;关山,的确是与众不同!

“其实小生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一则时间紧急刻不容缓,二则官府与义军之间有着天生的对立,越解释恐怕会越不清楚,往往是越描越黑。”楚天涯苦笑了一声,说道,“说句心底话,到最后官府会不会翻脸不认人将污水泼到义军身上,我心里是一点把握也没有。虽然在小生看来,太原知府张孝纯算是个不错的人物;但许多的事情,连他也是做不得主担不下保的。所以我这纯粹是权宜之计,无非是不想看到官府与义军的联盟在开战之前就破裂了!”

“你不说,我也明白。张知府为人如何,关某略知一二。但正如你所讲,没有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一但打退外敌,官府与响马又会再次回到各自的对立面。所以,谁的承诺也不管用,包括关某的。”关山点头微笑。

“那关寨主还以生死担保?”楚天涯不禁惊愕。

“如你所言,只是为了顾全大局。到时就算真要关某赔上这条性命,又有何妨?这一场战争打下来,死去的人何止千万,不妨再添关某一个。”关山伸出手来拍了拍楚天涯的肩膀,“你我虽是头次见面,却能一见如故。古人言‘白头如新、倾盖如故’,莫不如斯。”

“哈哈!”楚天涯大笑,“关寨主礼贤下士胸襟如海,小生由衷的敬佩。其实在来时的路上小生还在一直担心,无法说服关寨主。现在看来,小生实在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的担心不是多余。”关山微然的笑了一笑,说道,“关某虽然落草七星山成了响马首领,但这么多年来从不滥杀一名无辜,从不欺压一名穷苦百姓。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七星寨与关山都担起得这八个字。若非是为了联合抗金的大局着想,关某又怎么可能去对百姓们动手?——没错,一但动手,关某的一世英名必然尽毁,将会受尽百姓军民与同道中人的唾骂与憎恨。但是与此战的胜负、河山的存亡以及无数人的性命比起来,关某的一己虚名又算得了什么?”

楚天涯点了点头,无语以对。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关山的“明白”,出乎楚天涯的意料之外。此前他二人从未有过任何的交流,却不谋而合的想到了一起,站在了同样的历史高度来看待眼前这场即将发生的战争。楚天涯是来自21世纪,有这样的觉悟并不奇怪;但关山却不过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一个响马头子,却能站得这么高、看得这么远,这让楚天涯的心中莫名的感动与震撼。

或许,这便是关山能够做到七星山寨主、被称为河东第一侠的理由!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还是那句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总会明白的。因此,暂时受点冤屈又算得了什么呢?”关山再度拍了拍楚天涯的肩膀,微笑,“如今这大宋的天下,是萎靡不振阳刚缺失,虽富甲天下却逢战必败,从官家到百姓大半都是得过且过战战兢兢,人人耽于享乐居安而不思危。那些名扬天下的所谓才俊,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却无一策,更是鲜有挺身而出护民救国。因来敢为人先者,向来都是毁誉参半,这天下大多数的人往往都舍弃不下到手的荣华富贵与虚名利禄;只有敢成大事者才会不拘小节,敢把虚名当粪土——楚兄弟,如果大宋能够多一点你这样的青年才俊,何惧女真?”

“关寨主过誉了。”楚天涯对他抱了一拳,笑道,“其实小生也是赶鸭子上架勉为其难,无非是想活下去,不愿看到家园被毁同胞罹难。”

“好,好。”关山点头连赞了两声,爽朗的呵呵直笑,“久闻楚兄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足慰平生。关某已经有许多年,没有看到楚兄弟这样出众的年轻人了。他日打完了仗,楚兄弟一定要上七星山来,关某要好生讨教。”

“不敢当!”楚天涯抱拳道,“但是真到了那一天小生如果还活着,就一定会亲赴太行七星山,聆听寨主教诲!”

“哈哈!!”

关山仰天长笑声如奔雷,震落了许多军帐上的宋时白雪。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九十一章 最后的眷顾

楚天涯与萧玲珑离开胜捷军军营的时候,王禀已经颁下号令,将全军将士都集中在了大校场上,公然宣布了童贯的死讯,并将杀人凶手耶律余睹提了出来。

楚天涯与萧玲珑站在大寨辕门附近,看到了高高吊起的耶律余睹,在寒风与落雪之中凄厉的号叫。

“活该!”萧玲珑余恨难消。

楚天涯轻轻的抚了一下她的背,“郡主息怒。生气会让女人变老、变丑的。”

“若能让我亲手割下他的狗头,我方能息怒。”萧玲珑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天涯,说道,“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不是么?”

“我忽悠你的。”楚天涯笑得没心没肺。

“忽悠?”

“就是诓骗,蒙蔽,不怀好意的怂恿,别有用心的误导。”

“那信不信,我也忽悠你一回?”萧玲珑的两则嘴角微微翘起,表情变得十足的玩味,似调侃,似认真,又有一些罕见的古灵精怪。

“好啊,那咱们就扯平了。”楚天涯笑道。

“听着,你若能帮我寻回一样从我手中失落的国宝,我就……”萧玲珑突然打住,抿然一笑说了三个字,“嫁给你!”

“你都摆明告诉我,你是在忽悠我了,我还会上当么?”楚天涯咧着嘴笑。

大雪纷飞而下,在二人四目之间轻舞飞扬。

“你可以不信。”萧玲珑智珠在握的微笑,“但肯定会有许多人愿意相信。你觉得呢?”

“我突然就想起了张独眼。”楚天涯哈哈的笑,“当初他说要娶你,你开出三个条件才肯应答。结果没等你过门,他先没了命——这么一说,你忽悠人的本事比我强多了。”

“就是了。世间像张独眼这样的人,必然不少。”萧玲珑仿佛是有点挑衅的看着楚天涯,笑得有点坏,还有一点邪,“我突然发现,我爹娘给我的这张脸蛋,其实还蛮有用的。汉人言,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是不是这个意思?”

“哟,瞧你这学问……说得我都听不懂了。”楚天涯呵呵的笑,牵着马朝前而走,另一只手不经意的就牵住了萧玲珑,只觉得她十指冰凉。

大雪纷飞,北风呼啸。

身后的大军营里,一片山呼海啸似的怒吼。

白光一闪大刀斩下,耶律余睹的一颗大好人头落了地,脖颈间的鲜血喷到了胜捷军的火红大军旗上。

“报仇雪恨,誓杀金贼!!”怒吼如狂涛,惊天动地。

楚天涯与萧玲珑都回头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相似一笑,并着肩,牵着手,踩着厚实的积雪继续前行。

“你的手好冷。”

“你在轻薄我。”

“难道契丹族的女子,真不明白什么叫怜香惜玉么?”

“就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还怜香惜玉?……莫要时时让我来保护你便好。”

“什么?手无缚鸡之力?”楚天涯顿时怒了,扔了马缰转过身来,将她双手都分别握住,正色道,“你去给我弄只鸡来,看我不把它捆得结结实实的!”

“瞧你那出息!”萧玲珑笑了。看着脸上离他只有半尺距离的楚天涯,她既不害怕也不羞涩,表情虽有一点惊讶,但更多的是有点好笑与玩味的神色。

“你在亵渎一个男人的尊严,懂嘛!”楚天涯作势咬牙切齿。

“是又怎么样?”萧玲珑没有将手抽回,还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可不怕你把我怎么样。因为,你打不过我。”

“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

楚天涯色从心中起,怒从胆边升。既然已是捉住了她的双手,便顺势将她往身前一拉,然后自己整个人就朝前压了下去!

“呀——!”萧玲珑还真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胆大,猝不及防往前一个趔趄就栽进了他怀里。

然后楚天涯的身子便压了上来,顺势一个抱摔。

原本只是想使个恶作剧逗她玩的楚天涯,看到萧玲珑居然没有一点反抗,任凭他一拉一抱一摔的,直挺挺就朝一尺多深的雪地里倒下去。

快要落地时,楚天涯又将她拦腰接住了。此时,萧玲珑的身体已经几乎与地面平行,离雪地不到半尺距离。

她闭着眼睛,伸开着双臂,脸上挂着恬静到异常、甜美得令人心醉的微笑。

“为何不反抗?”楚天涯蹲着,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

“你不会真的摔我。”萧玲珑仍是闭着眼睛,并无半点起身的意思。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