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77节

点击:


“谢老前辈!”白诩十分恭敬的拜谢。

“别这么叫,听着刺耳。”何伯笑嘻嘻的道,“老头子从来不拘小节,野泼惯了。你就像我家少爷一样,叫我何伯吧!”

“是,何伯!”白诩叫得正而八经。

“你这书呆子,当真无趣。”何何悻悻的摆了摆手,拉着楚天涯的手坐了下来,笑道,“少爷,你的计策成功了。那野丫头下手真狠,都把耶律余睹打得不成人样了。嘿嘿,老头子我是看在眼里,快活在心头啊!”

楚天涯不禁笑道,“耶律余睹又不曾得罪何伯,你快活什么啊?”

“嘁!——他当然得罪我了!”何伯把脸一板,说道,“他居然敢用言语调戏我楚家未过门的少夫人,那岂不是遭死的罪?幸好他没落到老头子手里,不然,保准叫他全身上下没有一根完好的骨头!”

白诩纳闷的眨巴着眼睛,“楚兄要大婚了吗,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如此福气?”

楚天涯苦笑,“别听何伯瞎说!他嘴里说三句话有两句是在瞎扯吹牛!”

“嘿嘿!”何伯仍是笑得那样为老不尊,眼神中却有一丝的怜爱与哀伤,说道,“我最小的儿子如果还在,差不多就是少爷你这么大,也该讨媳妇了……可惜啊,他被我亲手调教出来的好徒弟,一掌就拍碎了天灵盖!我最小的女儿如果还在,我也一定让她嫁给少爷做正房。萧玲珑那丫头,都得要填房喽!”

白诩的脸皮顿时抽搐了几下:原来何伯说的‘楚家未过门的媳妇’,竟然是小妹!……这话要是让她听到,不知作何感想?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七十八章 何伯的故事

楚天涯则是拧下了眉头,小声道,“何伯,你说的那个徒弟……不会是童贯吧?”

“没错,是他。”出乎楚天涯的意料之外,何伯一口便承认了。他点了点头,说道:“老头子这辈子,一共正式收过三个徒弟。而童贯,则是最先拜我为师、也是资质最卓越的一个。另外还有萧郡主与少爷,老头子也教了一些功夫,但都不算是我的徒弟。”

“老前辈的另外两个徒弟……”白诩说了一半,却又不敢说了。

“你说吧!”何伯笑呵呵的。

“便是我七星山的二寨主焦文通,与三寨主薛玉!”白诩十分严肃的道,“是这样的么,老前辈?”

何伯歪着头、斜着眼,嘿嘿的点头笑,“好像是这两个小兔崽子,没错!”

楚天涯与白诩都是脸色一变——何伯终于承认了!

“你们为何做出这样的表情?”何伯仍是笑眯眯的,说道,“以前的事情,跟现在没多大关系。老头子也早就是个死过几次的人了,那些事情仿佛就是前世之事,该忘的早都忘了。那些故人,对老头子来讲也没什么意义了。”

“圣人言,天地君亲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岂是没有意义?”白诩说道,“一直以来,焦二哥与薛三哥都在苦寻老前辈的下落。得知老前辈隐伏太原后,几番想要来接老前辈上山寨享些清福。但又碍于……”

“嘿嘿!”何伯笑了一笑,点点头道,“焦文通与薛玉,比起童贯来那就是云壤之别。这两个小兔崽子,厚道,孝训,重情重义,还是挺不错的。他们知道自己已是落草为寇,怕牵累于我,因此都不敢来与我相见。但他们有这一番心意,这就足够了。老头子在楚家住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真要我去哪里享什么清福,我还的确就是不愿意。”

“可惜我刚刚才请薛三哥回了山寨与大哥通报消息,否则他若见到老前辈,定然十分开心……”白诩感慨道。

楚天涯也叹息了一声感慨不已,又道:“何伯,既然童贯跟你有这么大的仇恨,以你的身手,要杀他易如反掌。怎么你一直迟迟未有动手?”

“没错,他杀了我全家满门三十七口,让我断子绝孙。这样的好徒弟我若是不将他碎尸万段,那我就真的不配生之为人了。”何伯仍是十分平静,仿佛在叙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他道,“但童贯除了是我的仇人,还是我大宋的镇边元帅,身兼国事重任。老头子虽是浅薄无知的一介匹夫,又岂能在这关键的时候,因一己之私而废了国家大事?……其实我也一直在寻求两全齐美的报仇良策,但苦思无法。直到少爷用计,要让童贯死在女真人的手上,我才决心亲自出手报仇!”

“那以前童贯不在太原镇边的时候,何伯为何没有想过亲自报仇呢?”楚天涯与白诩都问道。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何伯说道,“五年前,我追随方腊起事失败时,家人尽数被童贯杀戮,官府也对我四处追捕。我造了个假尸蒙混过关,然后逃亡来到太原,准备投靠七星山的焦文通,或逃往辽国暂避。但当时我在战场上受了很重的伤,一条腿也残废了,千里逃亡到了此地,已是血尽人枯临死不远,大冬天的昏迷在了太原城外的雪地之中。”

“恰巧楚老爷,也就是少爷的父亲大人正从榆次县访友归来,途中将我救下带回家中。他请医师为我治伤、将我救活。然后也没有打听关于我的任何事情,只收留我住在他家里,还托官府的友人替我谋了一个厢军户籍,从此有了朝廷军俸可吃,也算是老有所养了。”

“老头子活了这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楚老爷这样友善的人。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情与关怀,就连心中的仇恨都消弭了许多。再加上童贯正在带兵伐辽远在千里之外,焦文通又将七星寨的寨主之位拱手让给了他人,我若上山,惟恐给他带来麻烦。于是我就暂时打消了报仇与上山的念头,从此安心在楚家住了下来。”

“原来还有这么多往事!”楚天涯与白诩都惊愕不已。

“可惜天不假年好人命短,楚老爷没多久就过世了。留下少爷这颗独苗无人照顾。”何伯平静的说道,“楚老爷直到临终时才对我说,原来他早就猜到我是被朝廷海捕的方腊余党、造反钦犯,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我,更没有出卖我。而是把我像家人一样的看待,放心的留我住在他家中。楚老爷虽是一介儒生,但此等义气,更胜武夫好汉!当初发现全家三十七人被杀的时候,老头子心中只有无边的憎恨,未曾掉过一滴眼泪;但楚老爷过世的那一天,老头子却是哭得很伤心。从此我也就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少爷,不让少爷受到任何的伤害……”

“难怪那天我在青云堡受伤时,何伯会变成那样……”楚天涯感动的微笑道,“何伯,我在这世上也没有亲人了。从此,我就把你当父亲侍奉,为你养老送终。”

“不行!”何伯脸色一正,斩钉截铁的道,“从我住进楚家的那天开始,少爷是主,我是仆,就已是注定了。永远不会改变!”

“但你可是焦寨主和薛寨主的师父啊,我……”

“少爷不必说了。”何伯将手一挥打断楚天涯的话,说道,“前事种种,直到童贯死在我眼前的那一刻,已是全部一笔勾销。从现在起,我只是个糟老头子,是楚家的仆人,没有别的身份。”

“怪不得老前辈一直不肯与焦二哥与薛三哥相认,原来其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白诩感慨万千,对何伯拱手起来,“老前辈真有国士之风,难怪能教出焦二哥与薛三哥这样的好徒弟!你们师徒三人都是真正的义气豪杰,小生十分佩服!”

“可惜啊,也教出了童贯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坏徒弟。”何伯无奈的摇头笑了一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童贯虽然心术不正为非作歹,但比起蔡京那些奸臣,他还算好的了。怎么说,他也曾经带兵镇守边疆抵御西夏这么多年,也的确是立下了一些护国之功。但他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出于对辽国的私愤,伙同蔡京力主联金灭辽,并在伐辽的过程中干下了许多丧师辱国、侵害百姓的错事。但真要追究到底,童贯一介宦官,受官家之命出征在外。凡大小的方针与策略都是官家与宰执早就策定好的,童贯只能执行。所以,有遭一日假如大宋真的遭受女真入侵、有了灭顶之灾,真正的罪魁反而不是童贯,而是朝廷上那些把国事当作儿戏、不顾百姓死活的昏君与庸臣!”

“何伯见解独到,一针见血。”楚天涯眉头一拧,正色说道,“世人都只恨奸臣,很少有人敢恨昏君。奸臣固然可恨,但往往昏君才是真正坏事的根源!童贯死了,罪有应得;但他也未尝不是代昏君受过了!”

“此论颇高……小生,都未曾想过这些。”白诩拧着眉头沉思,说道,“凡天下子民,又有几人能有老前辈与楚兄这样的远见卓识?似小生等辈,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只知道要忠君爱国。无论这君王如何,忠君也是无可厚非的。这天下若坏了,便是奸臣的过错……这样的理念,在小生与绝大多数大宋子民的心目中,都是根深蒂固的。”

何伯也道:“白小子说得没错。当年因为花石纲之祸,江南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这才有了方腊振臂一挥而应者云集,震动江南半壁江山。但方腊很快就失败了,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事后我冥思苦想方才醒悟,方腊当初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就是:未杀奸臣未清君侧,自己却称王了!——他违背了自己起事时发下的誓言,为求富贵,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过早称王,却从此对抗正统、站在了天下人的对立面,沦为了真正的反贼!”

“没错,天下正统,人心所向。这个力量是不可估量、也不可忽视的!”白诩说道。

楚天涯听了了他二人的话,默然的点头。这短短的一番谈话,却让他突然想到了极深之处。当下这三人的立场与见解,也是各不相同。

楚天涯是来自21世纪的人,又对眼下这个时代的历史颇有了解,他的思维方式与心中的理念,不会同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人;何伯当年曾经追随方腊领导农民起义,造了大宋的反,他有这样的见解也不奇怪。白诩虽是落草为寇了,却是诗书教化之下成长起来的典型大宋子民,他的见解与想法,很有代表性。

但三人却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个问题:在绝大多数的普通仕人百姓的心目中,除非正式的改朝换代出现,否则君王朝廷的正统是不可亵渎的。不管这君王如何昏庸、朝廷如何腐败,正统就是正统!——这就好比,当年的三国时代汉王朝明明已经完蛋了,但汉帝在天下人的心目中仍是正统。因此,曹操才能挟天子而令诸侯,从而占据到政治与人心上的绝对优势!

“正统”这个词眼,就从这一刻起,深深的烙在了楚天涯的心中。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