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65节

点击:


“好吧,看在少爷的份上,先饶了你。”何伯白了萧玲珑一眼,很嚣张的将手臂伸了出来,“丫头,扶我进屋坐着——贤慧点、赶紧沏茶去!”

“是,老爷子……”萧玲珑哭丧着脸,乖乖的扶着何伯往屋里走。服服帖帖的,像个小丫环。

楚天涯乐得呵呵直笑,一并跟了进去。

三人坐定后,楚天涯先将那几枚雕翎劲矢拿了出来,说道:“萧郡主,你定然是会写契丹文的吧?”

“那不废话么!”萧玲珑没好气的道。

“那好。我看你的飞刀也耍得不错,相信这精巧的雕刻功夫应该是不在话下。”楚天涯便道,“你在这箭矢上,雕刻上耶律余睹的名字——就用契丹文!”

此言一出,萧玲珑与何伯俱是一怔,“何意?”

楚天涯神秘的一笑,“布局多时,也该到了收网擒鳖的时候了——明天,我照顾你干一件好差事!”

“什么差事?”

“杀童贯、活捉耶律余睹!”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六十六章 狼狈笑

萧玲珑一听“活捉耶律余睹”顿时精神倍涨,说道:“为何是活捉,却不当场将他碎尸万段?”

“因为他还有重大的用处,所以,先不能杀。”楚天涯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明天的计划是这样安排的。我会陪同童贯与耶律余睹,一同前往太行山麓去射猎。”

“那他们是自寻死路!”萧玲珑目光一寒,“太行,正是我七星山的地盘!准叫他们全都葬身如此!”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楚天涯道,“童贯,会随身带上三千铁甲护卫;城外不远,便是四万胜捷军的驻地——七星山,想捅马蜂窝么?”

萧玲珑顿时默然,点了点头道:“好,我不打岔了,你便详细说说你的计划安排。”

“耶律余睹是契丹人,按你们契丹人秋冬纳钵的习惯,出城射猎非是一两日的功夫。”楚天涯说道,“在这期间,耶律余睹会伺机射杀童贯,然后割下童贯人头,北逃云中回往金国。我已虚与委蛇说要与之同谋,到时会与他一同下手,并一同逃亡。但童贯一向谨慎多疑,我怕耶律余睹并无必然得手的把握。因此,想请贵寨的二寨主、太行神箭焦文通,埋伏于猎场,伺机射杀童贯!”

“焦二哥,一定很乐意帮忙。早年他身为带御器械之时,便是因为在宫中得罪了童贯,才不得不亡命天涯。”萧玲珑说道,“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让我在这箭矢上刻上耶律余睹的名字,然后让焦二哥用这些箭来杀了童贯,以便嫁祸给耶律余睹?”

“没错!”楚天涯眉梢一扬,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保险起见,明天童贯必须死,否则我们再无机会借女真人之手将他杀之,全盘大计也将毁于一旦。我相信,以焦二哥盖世神箭的功夫,要杀一童贯,如探囊取物。但就是要注意隐蔽与安全,休要让人查觉。只要童贯的尸身上有耶律余睹的箭矢,那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认也得认!何况,他本就想杀了童贯,便是做贼心虚,想辩白也辩不了。再然后,你在我们北逃的必经之路——大槐坡那里亲自设下埋伏,将耶律余睹截住!”

“为何让我亲自去?”萧玲珑凝视着楚天涯的眼睛,淡淡问道。

楚天涯笑了一笑,“我不是答应过你,如有机会,一定让你亲手杀了耶律余睹报了国仇的么?”

“但你又说,他现在不能杀?”

“不能杀,但可以打,打多狠都行,只要留他一条命在。”楚天涯笑道,“耶律余睹弑杀我大宋镇边元帅,必须交由官府与军队法办。而且,我正需要用他的人头来祭旗,鼓舞我胜捷军的士气。并让太原军民,同仇敌忾合力抗击女真强敌!——所以,他的人头你暂时还不能取走,得先借我用用。”

萧玲珑深吸了一口气,眉宇微沉的凝眸看着楚天涯,说道:“我怎么突然觉得,身上凉嗖嗖的?”

“怎么,你冷?那便添件衣服,或是早点睡去吧!”楚天涯笑道。

“不是……是你这心机实在太深了,竟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萧玲珑摇了摇头,“就连童贯与耶律余睹那样的人精巨枭,也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翻覆手之间,便是一石二鸟尽丧你手。楚天涯……你怎么这么歹毒、这么坏呢?”

楚天涯顿时呵呵的笑了,“完了,萧郡主,你多半是喜欢上我了!”

“你胡扯!”萧玲珑顿时被气乐了,“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

“何伯教我的!”楚天涯一指坐在旁边装死一般的何伯,说道,“当一个姑娘说你坏、说你讨厌的时候,多半便是喜欢你了——咦,何伯你怎么一声不吭?”

何伯这时才咧了咧嘴,敷衍的笑了一笑,冷不丁的道:“少爷,就不必劳请焦二寨主去干这种不起眼的小事了。方才我都听到了,计策很不错。童贯的性命……我来替你取!”

“什么?”楚天涯与萧玲珑同时吃了一惊,问道,“何伯怎么突然有这个念头?你与童贯,可有旧仇新恨?”

“嘿嘿,别问那么多了。”何伯诡谲的笑了起来,“不就是用箭插死个人么?不用弓也可以嘛!”

说罢,何伯冷不防的抓起桌上一枚箭,一扬手就打了出去。

“叮——嗡!”

箭矢插在房中的顶梁柱上,箭羽犹在嗡嗡作响——那枚雕翎劲矢,竟然陷进去一半!

“好厉害!”楚天涯与萧玲珑不约而同的惊诧道。

何伯又道:“焦文通长得那副黑炭似的鬼样子,谁都能一眼认出来,如何在数千铁甲卫士的眼皮底下蒙混过关?再加上他是河东鼎鼎有名的大侠,此等暗箭伤人的事情与他身份不符——就让老头子代劳吧!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残废,不会引人注目,也早就不要脸了。”

萧玲珑捂着嘴笑了起来,“何伯,你什么时候开始……不要脸的啊?”

“忘了,好多年了。我长得这么丑,要脸干什么?啧啧,老头子要长得像你这么漂亮,自然也会要脸的了。”何伯咧着嘴嚯嚯的坏笑。

“老不正经!”萧玲珑实在忍不住,给骂了一句。

“何伯言之有理。”楚天涯笑了一阵后点头,“既然有何伯愿意出手相助,此事必成,也的确是不用再劳请二寨主出马了!”

萧玲珑也会意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二人心里都清楚,何伯说的这些理由都是表面的,听起来也的确是很合理没什么值得辩驳的地方。但是——他内心深处,必然有真正的、更深层的理由,要杀童贯!

“丫头,你还不动手?”何伯瓮声的道,“这些箭矢明天就要用,你这笨手笨脚的几时才能雕刻好名字?说不得,少爷定是将耶律余睹所用箭矢的原样都给记牢了,才来叫你仿制。你得马上动手来刻,非得是少爷说准了,才算过关。否则,你便给我在桩上站十二个时辰,不许下来!”

萧玲珑苦笑不迭,“好,马上!”

这时楚天涯道:“萧郡主,我挺奇怪。虽然我不认识契丹文,但也知道契丹文跟我们汉字相似,是一个一个独立的方块字。但为什么耶律余睹的箭矢上刻他的名字,却有五个字呢?”

“有两种可能。”萧玲珑说道,“一是他那箭矢上刻的是‘耶律余睹制’,二是那上面刻的他另外一个名字——耶律余都姑!”

“他还有两个名字?”楚天涯疑惑道。

“你不是还有龙城太保和楚子渊另外两个名字么?”萧玲珑说道,“这不奇怪。我也有我的契丹族名,叫……”

“叫什么?”

“不跟你瞎扯了!”萧玲珑没好气的白了楚天涯一眼,“我先将这两组名字都写出来,你且看是哪个,我便刻哪个。”

“好。”

少时萧玲珑便取了笔墨将名字写出来,楚天涯虽是不认得契丹文,但死记硬背的将那几个字的形体记了下来,认出了其中一个,“没错,是这五个字!萧郡主,一手好书法呀!”

“少贫。”萧玲珑回了这一句,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来,说道,“没错,果然刻的是他的宗室之名——耶律余都姑!那厮居然时时不忘他是辽国皇族贵戚,既已背叛辽国,都还敢用这个名字四处招摇,真是丢尽祖宗脸面!”

“好啦,明天等你活捉了他,再慢慢收拾他吧。现在,先干正事。”楚天涯笑道,“有什么要帮忙的,我来打下手。”

萧玲珑转了下眼睛,“茶没了,你沏茶去!”

楚天涯先是一怔,随即便笑了,“何伯,你还不沏茶去?”

何伯一愣,下意识的看了萧玲珑一眼,一脸的认栽表情,“好,我去,我去。”

萧玲珑小小得意的偷笑了两声,拿起小刀开始雕刻了。

楚天涯便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烛光的映照之下,萧玲珑这张玉面脸庞,当真是如梦中仙子般美到无以复加。

“别死瞪着我,我心里瘆得慌!”萧玲珑转过脸来剜了楚天涯一眼,说道,“我这心里一慌,手下可就乱了。稍后刻得不好,你便替我站桩十二个时辰!”

“呵呵,何伯欺负你,你就拿我撒气啊?”楚天涯笑道,“行,我不打扰你,你慢慢忙。我去找何伯说些事情。”

“去吧、去吧!”萧玲珑摇头笑了一笑,专心致志的开始雕刻了。

楚天涯便到了厨房。看到何伯正佝偻着身子坐在火光熊熊的灶炕前,静静的,宛如一尊远古的泥塑一动不动。火光映在他满头乱发与布满皱纹的脸上,明灭不动神秘飘乎。

楚天涯走到他身边蹲坐了下来,折断了一根枯枝扔进火炕里,说道:“何伯,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凡是少爷想知道的,以后到了恰当的时候,老头子都会告诉你。”何伯一句话就将楚天涯的嘴给堵死了,他仍是呆呆的看着火炕,说道,“少爷只需记着一点,老头子永远不会害你。”

“我这信。”楚天涯点头,“否则当初在青云堡前看到我重伤之后生死未卜,何伯也就不会突然狂性大发,手刃七十余人了。其实我想问的问题很简单,也无关何伯的往事与秘密。”

“哦,那少爷便问吧!”何伯嘴一咧,脸上又是那种为老不尊的坏笑了。

楚天涯不由得乐了,说道:“我是想问,你教给萧郡主的,是你‘偷学’来的那套神秘枪法么?”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