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369节

点击:


这期间,她也对薛玉苦心思念,一心想要回到中原。可当时宋金两国大战不休杀得水深火热,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机会?无奈之下,她只得暂且屈身跟着那个小官过日子。几年下来那小官对她倒也不错,使得她渐渐的安于现状并给那个小官生了一儿一女。

可是好景不长,那个小官因为触怒了他的女真上司千户勃极烈,从而被被贬官发配,家小也一并流放充军。身为小妾,她的命运只能是沦为千户勃极烈的奴隶。再被凌虐了半年之后,她因为烧得一口好饭菜让那千户勃极烈对她有了一点兴趣,巧不巧的,她还怀孕了,给那个勃极烈生下了一个儿子!

千户勃极烈在战场之上失去了两个儿子正愁没后,高兴之下摆酒庆祝,还大肆宣扬他的这个儿子的母亲,是南朝某位大将的正妻,借以来污辱薛玉并宣泄他对南朝的憎恨。

正因如此,薛玉才打听到她的消息。

将近十年的离散,早已物是人非。如果薛玉另外娶妻成家也是说得过去的,但他偏就是一个痴情成狂执着到家的男人,在十年之后打听到了妻子的消息,也不顾一切的想将她带回中原,哪怕她经历了种种不堪,哪怕她在北国有了几个孩子!

起初薛玉完全只以私人、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去和那个金国的千户勃极烈交涉。由于两国正在盟约之中,双方的身份又都比较敏感,金国那边倒也十分警慎。来来往往的多次交涉,千户勃极烈碍于上风的压力勉强答应放回女人,但孩子要留下;女人却又舍不下孩子,又担心薛玉无法接受现在的她……各种的问题与困难,让薛玉饱受摧残和折磨。他曾经六次北上去金国,全都无功而返。

男人自古两大仇,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对于千户勃极烈来说,薛玉要夺走他的女人、他孩子的娘,心里也是异常恼怒的。虽然有上风的压力在,但他动了不少脑筋想要让薛玉知难而退,包括许多龉龃的手段——比如让他的手下轮流奸淫薛玉的妻子,借此来打击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薛玉几度将要崩溃,还曾在金国那边大病一场,险些丧命。

楚天涯在洛阳知悉此事之后,都曾写过几封信来劝慰薛玉。薛玉仍是不为所动,十年都坚持下来了,他不想在最后放弃!

这让楚天涯很担心。原本这是手下将领的家事,他这个执掌大宋权柄的魏王不宜过问,但薛玉是他最早出生入死的兄弟……于是,楚天涯以私人的身份,给金国的主和派宰相、鲁王完颜昌写了一封信,请他私下调停此事,莫要因为一些私人恩怨而影响到两国邦交。

完颜昌是金国皇室与朝廷之上,少有的主和派。收到楚天涯的私信之后,他马上意识到薛玉的事情再闹下去,可能真会闹大。于是他派人专司调解此事,勒令千户勃极烈尽快放人。

事情到了这份上,原本就该结束了。薛玉的妻子回归之后能否和薛玉相处得好,只是他们的私事,与国事已然无关。可是在最后的关头、薛玉都在约定的地方等着他妻子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队贼寇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将薛玉的妻子半途截杀了!

薛玉找到他妻子的时候,她还在流血身体还是热的。贼人仿佛有意让薛玉亲眼看到,他的妻子死在他的怀里。

薛玉彻底崩溃了。

正在这时候,千户勃极烈闻讯赶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加上薛玉的妻子刚刚死在了自己的怀里,联想到以往种种,薛玉都有理由相信是千户勃极烈最后临时变卦,心狠手辣的杀死了女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双方爆发冲突,薛玉武力本就惊人,震怒狂暴之下立杀十数人,血战力竭重伤被俘。

消息传出,两国震惊!

薛玉的事情早早就在河北三镇一带、尤其是军队里广为流传,众人无不感佩他的痴情与执着。再加上薛玉平常的为人就很不错,因此颇受将士们的爱戴和拥护。

在得知薛玉的遭遇之后,河北三镇已是军心激昂邀战成风,誓要救回薛玉严惩凶手。

而金国那边也有说法,他们已是答应放人但半道被贼寇所杀,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想发生。但事发之后薛玉不问青红皂白就在金国领地杀人,已是触犯律法当治死罪!

很显然,金国根本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再软下来。

消息很快传到了两国的朝堂中枢。这时,刘子羽凯旋归国还不到半年的光景。楚天涯连忙召集文武参议决定,先尽量通过外交的途径来解决此事。同时,楚天涯暗令河北岳飞积极备战,随时准备应付突事件!

大宋的外交使节刚刚到达金国,金国这边的朝堂之上发生了大事——主和派完颜昌下台了!

取而代之的,是金国四太子、勇战派代表,完颜宗弼——也就是民间所说的,金兀术!

至此楚天涯心里已然有数,薛玉一事看似偶尔,其实寓于必然之中。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真实的真相,但是通过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他可以相像——其中必然有金兀术的手笔!

金兀术是继宗翰与宗望之后的金国兵马大元帅,他心里的想法肯定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南征,报仇血恨!

但是宋金两国的一纸盟约和主和派宰相完颜昌的存在,就是金兀术最大的障碍。楚天涯假设如果他自己是金兀术,一定会想方设法挑起两国争端,最好还让完颜昌给卷进去。薛玉一事看似是小,但他和金国的千户勃极烈都是带兵之人,身份极是敏感。如果金兀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须要一句话,就能让他手下的千户勃极烈言听计从。至于如何激怒薛玉、如何截杀他的夫人、最后又如何逼急薛玉让他动手杀人,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细节了。

事情已经闹到这个份上,楚天涯和他身边的大多数人都已经不再天真心里有数——战争,已是不可避免了!

薛玉寻妻之事,顶多只能算是一个借口,或者说一根导火索!

七年的和平,七年的安逸。现在,天下人的目光又再度凝聚到了河北三镇,凝聚到了大宋年轻的魏王——楚天涯身上!

是战是谈,再度摆到了大宋朝廷的纸面之上;为此朝廷之上再度分化为两派,一主战一主和。

今时不同往日,楚天涯不再一味的力挺主战派,也不再一味的鄙视和打压主和派。双方争论与分岐的出发点,不再是以往赵佶执政时的那种自私畏战,而是都把目光放在了国家与民族的长远利益之上!

这就是七年来,楚天涯带给大宋朝廷的改变!

无论朝廷之上怎么争论,楚天涯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河北的关注,也从来没有间断过或明或暗的给河北输送兵马钱粮。他之所以纵容朝廷上的争论连绵不休,一是想要看清朝堂上的这些人,面临大是大非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借此来明辩奸伪擢贤废庸。另一方面,他也想借此来放一些烟雾麻痹金国。

所以,楚天涯非常希望朝廷之上吵得越热闹越好。

渐渐的,有细心的人发现,以往经常跟在楚天涯身边的虎将杨再兴不知道去哪里了,楚天涯的说法是他回乡祭母了;以往镇戍陪都开封府的王荀离开开封了,楚天涯用一纸调令让他去了太原把马扩换回来;可是马根本就没有回洛阳,他因为突然被撤换有了情绪,因此被楚天涯寻了个过错,一脚踢到了长城边上的云中去养马守边疆了。除此之外,国库里的钱粮赋税总是无形的失踪,下面的人有了查觉往计相许翰那里上报,总是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回音。为此,私下里还有了许多关于“许翰谋私”的传闻。楚天涯也作势对许翰进行过敲山震虎,差点就要对他来一番“撤查”。

薛玉的事情发生后,大宋的朝廷上仿佛还有点乱了起来。

与此同时,青卫也很忙很忙。他们像幽灵一样的穿梭在金国与大宋之间,好像哪里都有他们的身影,又好像没有人能够真的说清他们去了哪里,在忙活一些什么……

现在的大宋,就像是一台电脑,而楚天涯就是坐镇中枢的CPU。所有的事情全都由他一手掌控。在金国看来,大宋再度陷入了主战与主和的党争之中,从朝堂到民间都有多股思潮在交战,大宋的内部仿佛已是一团纷乱、出了大问题。

反观金国,随着主和派宰相完颜昌的倒台,新一代的少壮勇战派军帅金兀术,已如旭日东升一般强势崛起,很快独揽军政大权。七年前的战败之耻、宗望与宗翰的生死血仇,让金国人的战意空前膨胀!

战争,终于是一触即发……

云中的冬日,总是很冷。仿佛除了巍巍的长城,没有人敢于面对凛冽的寒风——但是,金国的铁骑除外!

一旅金国拐子马突袭云中边境的集市,杀人越货血洗全城,然后放火烧尸鸡犬不留!

依旧是闪电急袭,依旧是由先行金国挑起战端。这一次,还是他们主动撕毁了两国的和盟约书!

在金国看来,刚刚回到大宋治下的云中的防备,应该是最为薄弱的。那里的地势也是他们最为熟悉的,那里甚至还有许多女真人居住。所以,要破大宋先取云中,首先要打开他们南下的突破口——相比于铜墙铁壁一样的河北三镇,云中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破了云中南下太原,直抵洛阳擒杀楚天涯——这就是金兀术的战略!

初期看来,他们的战术好像也十分成功。一天之内袭卷三百八十多里,金国骑兵的机动力和超强的冬季作战能力,表露无疑。

可是当他们打到云中郡城下时,终于撞上了一块硬骨头。一个马夫样的中年汉子顶风冒雪的站在城墙之上连胡子都要结冰了,看到穷凶极恶的女真骑兵杀来,他仿佛还很兴奋。一拳就砸到了城墙上,一个字——

“打!”

关门打狗的“打”!

城墙之上,竖起一个大大的“马”字——大宋新任河东宣抚使马扩,再度披挂上任!

城门大开,八千青云斩呼啸而出!

精骑无数左右袭杀,领军大将就是本该前往淮南祭母的,猛将杨再兴!

几乎是在同时,太原王荀领兵而起东出太行直指燕山府,切断金兵后路;河北三镇大军誓师,蛰伏七年的河北军师岳飞,率领大宋最精锐的虎贲军向北方挺进,先锋大将——韩世忠!

……

酝酿了七年有余的女真人,拿锈花针在云中扎了大宋一下;大宋给出的反应是:一把三叉戟打了回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