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303节

点击:


萧玲珑表情一滞,苦笑不迭,“还真是越描越黑——罢了,我领你去他书房,想必他已等你多时了!”

萧塔不烟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给自己鼓起勇气,微然一笑,“那走吧!”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二百八十二章 绝不赔本

萧塔不烟跟着自己的亲妹妹,往一个陌生男人的书房慢慢走去。一路上她都保持着淡定的微笑,可是心中的忐忑不安,却是瞒不了自己。

她此行的责任之重大,可以说是关乎到西辽国运和契丹一族之命运。此前不久,耶律大石费尽艰难率一旅族众越大漠、翻天山,在西域落脚。然后历经大小战役无数凶险,总算站稳脚跟并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

此刻,西辽国的根基就如同是建立在沙土之上,四周强敌环伺,随时有可能一朝覆没。

个中的创业之艰辛与处境之凶险,萧塔不烟是心知肚明的。她此行的真正用意,也就是借着和盟与伐金的幌子,要来结好大宋,倚为外援与后盾。那样的话,势单力孤的西辽国才有更大的可能,在西域存活下去。

眼下,萧塔不烟的“准妹夫”楚天涯,眼看就要成为大宋国最有权势之人,最重要的是他自己麾下兵强马壮,能够直接的给西辽国提供助力。别的不说,如果楚天涯能够遏止金国、牵制西夏,西辽就能赢得宝贵的喘息与休养之机。如果再能从楚天涯这里得到一点兵马或是钱粮之援助,那就更是雪中送炭了。

萧塔不烟心中之的忐忑,就像是一户落难之人不远千里来投奔富庶的亲戚。人穷志短,寄人篱下,无非就是这样的感觉。

此时,楚天涯正坐在书房里看着书,耐心的等着萧塔不烟。白天在宴席上的一次会晤,让他对西夏与西辽这两个国家的外交态度,有了清醒的认识。西夏强,但不诚心,也不怎么需要大宋这个盟友,他们只是为了混水摸鱼而设下的权宜之计;加之西夏与大宋争斗百年彼此积怨甚深,想要修好结盟简直难于登天,若要反目成仇却是轻而易举。

也就是说,西夏国不值得信任,说不定哪天还会撕破脸皮,斗个你死我活。

相反,西辽的诚意如何且先不说,他们现在是非常迫切的需要一个盟友、一个外援。光从这一点上分析,西辽的可利用价值远胜于西夏国。

眼下,楚天涯就像是一名投资商,手握资本静静的观望与对比。最终要在西夏与西辽二者之间选择一个扶植与拉笼对象。眼前来讲,要尽可能的团结一些力量来共抗金国,这算是短期收益;长远来说,最好能让他们二者相互结仇争斗不决从而达成牵制产生内耗。

这样,隔岸观火的大宋才能坐收渔利。

……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谁都想获得更大的利益成为最终的赢家,楚天涯可不想为人作嫁平白的投资。耶律大石对他打出了萧塔不烟这张亲情牌,楚天涯的想法,就是将计就计。

“笃笃笃”,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天涯,我们可以进来吗?”是萧玲珑的声音。

楚天涯合上了书,“请进。”

二女进了屋,掩上门,萧塔不烟款款拜下,“见过洛阳王殿下。”

“皇后不必多礼。”楚天涯还了礼,“此处无外人,楚某当以兄嫂之礼待你。”

“不敢当。”萧塔不烟脸上一红,慌忙还礼。

萧玲珑在一旁笑道:“姐姐,你不必如此拘礼。他呀,是个随性之人。”

“好吧,都请坐。”楚天涯笑道,“皇姐万里迢迢来到中土,小弟不及迎讶,却是罪过。既然来了,不妨多住些时日,也让我与飞狐儿尽地主之谊。”

“王爷真是太客气了。妾到了洛阳宾至如归,甚觉亲切。”萧塔不烟拉着萧玲珑的手,春风满面的微笑,“此生能与妹妹重逢,并得知她嫁了一个这么好的夫婿,真是幸甚之至!”

萧玲珑像个小女孩子一样的嘿嘿笑了几声,“好了,自家人就不要客套来客套去的了。天涯,姐,你们二人商谈国事吧,我且先告退。”

“你不用走,在这儿听着。”楚天涯道。

萧塔不烟的脸一红,眼巴巴的看着萧玲珑,显然是不希望她离开,留下她与楚天涯这一对孤男寡女在斗室之中。

“我还是走吧!”萧玲珑站起身来,温婉但坚决的道,“事关两国邦交之大事,颇多机密,我无权旁听或是干涉。等你们谈完,我们再来私叙亲情。”

“也好。”楚天涯也不坚持。

萧玲珑便走了。

萧塔不烟独自端坐目不斜视,颇感局促。

楚天涯在她旁边坐下,轻松的微笑道:“皇后,我们还是直入正题吧!”

“好。”

“我想知道,菊尔汗派你来出使大宋,究竟有什么目的?”楚天涯说道,“白天的时候耳目众多,不便直言。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在一间斗室之中。室外有我贴身亲卫,可保方圆百步之内绝无闲杂人等。你可直言无妨。”

“这……”萧塔不烟的心突兀的加快了跳动。楚天涯的一句开场白,直接就刺中了她的心事。

“怎么,皇后有所顾虑?”楚天涯笑道,“于公于私,皇后都应该直言相告的。”

“好吧……”萧塔不烟都不敢直视楚天涯,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的道,“实不相瞒,我大辽国如今兵微将寡粮草不济,更兼外敌环伺内忧颇多,因此危机重重。”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无力东征助我共讨金国,是吧?”楚天涯道。

萧塔不烟眉头紧拧咬着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不敢欺瞒王爷,实情,的确如此……菊尔汗虽有万丈雄心想要光复辽国收复故土,但是眼下自保尚且艰难,又何来力量万里东征?”

“还行,至少你跟我说了实话。”楚天涯微笑的点了点头,“如果你告诉我说,你们真的准备了几万铁骑随时可以东进助我伐金,那我真是睡着了也要笑醒来的。一个刚刚立国不久连根基都未打牢的西域小国,又何来此等神威?”

萧塔不烟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头也垂了下来。一双美丽湛亮的眸子里烟雨迷濛,仿佛就快要溢出泪来。

楚天涯看到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与萧玲珑颇有几分神似。所以不同的是,萧玲珑就算是眼泪流了出来,也仍是倔强嘴硬决不服软;她的姐姐萧塔不烟,则是典型的温柔似水我见犹怜。姐妹俩,完全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皇后见谅,我这人是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楚天涯说道,“西辽处境艰难,我虽未亲眼所见,但完全可以想像。菊尔汗派了自己最心爱的妻子来出使大宋,可见他也是很有诚意要与我结盟的。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能为我们做什么、需要我们提供什么?”

最后这句话,让萧塔不烟心头一阵狂喜,眼睛也发亮了。她惊惶的转过脸来看着楚天涯,“王爷当真想知道?”

“当然。”楚天涯淡然的微笑。萧塔不烟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惶恐与热切,让他很是受用。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妾不敢欺瞒王爷。临行时菊尔汗曾亲自下了一份手书,叮嘱务必专呈洛阳王麾下!”萧塔不烟连忙取出了一封信,于座位上起了身对着楚天涯矮身一拜,双手将书信举过头顶,呈在了楚天涯的面前。

楚天涯也不回拒她这一拜,嘴角轻扬的淡然一笑,伸出右手二指将书信夹了过来,却没有展开来看,随手就放到了桌上。

萧塔不烟看到楚天涯这副神态,不由得惶然一怔,跪着不敢起来,面露惊惧之色的低声问道,“王爷,这是何意?”

“实话实说,我对菊尔汗既无兴趣,也无好感。”楚天涯淡淡的道,“算起来,他也可以说是我的仇人。”

萧塔不烟浑身发颤都有点跪不稳了,便用手往身侧撑了一撑。

楚天涯便起身上前双手扶住她的双肩,“皇后请起。”

在这样一间斗室里,贵为皇后的萧塔不烟被一名陌生的男子这样接触,不由得脸红发烫浑身轻颤,但又不得不依言而从的站起了身,很是迷茫与忧心的侧身站着,不敢直视楚天涯。

楚天涯淡然的笑了一笑,一边慢慢的踱步一边悠然的说道:“飞狐儿即将成为我的正室王妃,她的杀父仇人,便也是我的仇人。从私人的立场上来讲,我是绝对没有理由给耶律大石提拱任何帮助的。相反,父仇不共戴天,我应该帮助飞狐儿亲手杀了耶律大石,是符合我们汉人的世俗心性。皇后你说,楚某之言可是在理?”

“正是如此,王爷所言不差……”萧塔不烟的眉宇深深锁起,仿佛也是勾起了伤心往事,幽幽叹道,“当年大辽王朝笈笈可危,家父与大石在政见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在那危亡时刻,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杀伐果断要除掉对方。结果就是……家父败了,大石胜了。王爷的一番话是否想提醒我,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认贼作父,不思报仇?”

“也有此意。”楚天涯并不回避,直言道,“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用心与目的,令尊终究是死在了耶律大石所发动的一场政变之中。或许大石是秉着一颗公心去干这些事情,但是归根到底,仇人就是仇人,怎么也不能视作亲人。”

萧塔不烟悠长的叹息了一声,低垂下了头。

“当然,既然是公事,就得是公办,不能全凭一颗私心。”楚天涯坐了下来,慢条斯礼的道,“眼下我的确需要更多的盟友与外力,来助我对抗女真;而大石也需要我给他提供保护与助力。至少目前来讲我们二人之间,是有着共同利益的。那些私仇,不妨暂且放在一旁,以后再作计较。”

心情刚刚跌入了低谷的萧塔不烟,又被楚天涯这一句话给拉了回来,眼神之中再次燃起热情与希望。

楚天涯笑了。手握大权,一言可定他人之生死,这种感觉真是很美妙。

“皇后请坐,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楚天涯喝了一口茶,“菊尔汗想跟我要什么,皇后你就亲口说好了。”

萧塔不烟点了点头坐回她的位置上,眼睛盯着桌上放着的那封信,犹豫了一下,说道:“妾……实难启齿!”

“我是不会看他的信的。”楚天涯说道。

萧塔不烟咬了咬嘴唇,红到发烫的脸侧对着楚天涯,低声道,“敝国,想求助王爷资助一些兵马钱粮;并借王爷之威劝西夏与我修好,不再相争。”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