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294节

点击:


时立爱吸了一口气,眉头深深皱起。面对这个油盐不进刀斧不入的洛阳王,他还真是没有什么好的法子。而且他仿佛也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即将执掌南国之权秉的草头王爷,似乎并无诚意和谈,而且,是在有意拖延时间。

“他究竟有什么打算?”时立爱心里这么琢磨,却不敢问。

一问,必定落入他的圈套。这既是一场权术的博弈,也是一场外交的谈判,时立爱不能不谨慎从事,最怕就是祸从口出。

“我还是那句话。要想和谈,先答应我几个条件。”楚天涯慢条斯礼的道,“第一条,就是时先生以后跟随于我。当然,我准你为老东家尽最后一分力,把眼前这场和谈进行下去,完美收官。事罢之后,你与金国再无半点关系。”

“王爷……”时立爱心里更加窘迫了。

楚天涯一挥手打断他的话,“我这人最恨磨磨叽叽,说过的话很不乐意去重复——你考虑吧!”

“好吧,小生会慎重考虑的。”时立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这时小飞来报,说午宴已经备好,义军同盟的各大首领都已到场,专候洛阳王大驾。

“好,去吃饭!”楚天涯一拍膝盖站了起来,“时先生是贵客,理当上座——请吧!”

“这……”时立爱犹豫不决,“此等场合,小生就不便出席了吧?”

“无妨,请!”楚天涯一点也不给他回旋的余地。

时立爱能有什么办法?只得乖乖的跟上了。

一行人到了中军帅帐附近,这里摆开了大席面的宴席,与会之人多达两百余人。楚天涯自然是在上位,旁边是萧玲珑,下首左席本该是焦文通的位置,因他有伤在身没有出席因此空着,接下来便是岳飞与曹成等人。

完颜宗望这个俘虏,今天也被请来参加宴席,而且以上宾之礼排在下了右排首席。众人也不在乎,反而觉得有趣,这摆明了就是楚天涯在消谴这个金国的“二太子”。

完颜宗望这些天来都已经习惯了楚天涯的各种捉弄,不就是吃个饭么,他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刚刚入座就开始大吃大喝,如入无人之人,倒是淡定从容得紧。

楚天涯与时立爱等人入场时,众皆起立抱拳相迎,唯有完颜宗望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吃相还特别难看。

时立爱远远就瞧见了完颜宗望,神色骤变,瞳孔都瞪大了。

“二殿下?”他禁不住低声的唤出了声。

楚天涯便刻意在完颜宗望桌前停了下来,弯下腰笑眯眯的问,“二太子殿下,饮食还合你胃口么?”

完颜宗望满不在乎的瞟了楚天涯一眼根本不想搭理,正要继续低头啃他的羊腿时,却一眼瞥到了时立爱,顿时表情一滞,惊诧的抬起头来。

时立爱迎头就跪,“微臣时立爱,拜见二殿下!”

“时谋主,当真是你?!”完颜宗望颇为吃惊,扔了羊腿站起身来,“宗翰派你来做使臣?——西路军怎么样了?!”

真正是落难之遇,同病相怜,时立爱的眼泪都到了眼眶边了,强忍着悲痛嘴唇哆嗦的道:“苦战洛阳,不得寸进。”

“楚天涯亲率主力与大将在东京作战,洛阳还有谁能阻止宗翰大军?”完颜宗望瞪大了眼睛,咆哮如雷的喝问。

“哈哈!”楚天涯当场就笑了,“二殿下,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么跟你说吧,我楚某人完全不知兵,就是个门外汉。之所以跑到东京来讨野火,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你二殿下不行。因此,我把河东义军最善战的部队与最出色将领都留在了洛阳,再加上正在泛滥的黄河天险——完颜宗翰怎么可能打得过来?”

“你!……”完颜宗望这下真是气煞了,浑身发抖的指着楚天涯,嘴里的碎羊肉都吐了出来,“你欺人太甚!!”

“手下败将,就别穷逞什么威风了。”楚天涯冷笑,“跟你明说了吧,完颜宗翰就是派时立爱来找我求和的——时先生,告诉你家二殿下,是也不是?”

“时立爱,你说!!”完颜宗望大怒的咆哮。

时立爱跪在地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直下,不敢言语。

“你为何不说?”完颜宗望气得真跺脚了,“我战无不胜的女真人,从来不向任何人屈膝求饶!——宗翰,他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

楚天涯笑眯眯的道:“二殿下你莫非忘了,你可是金国皇帝的亲兄弟啊,你若有闪失,宗翰哪里吃罪得起?——我是这么想的,宗翰既然这么在乎你的死活,那不如,就让他拿一个人质来跟你换吧!”

这话说得宗望与时立爱都一怔,齐齐诧异的看向楚天涯。

楚天涯左右对眼前这两人一指,“就你们俩,换——二太子回去,时立爱留下。”

“什么?”时立爱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完颜宗望一下就惊了,“你此言当真?”

“你要走,现在就可以!”楚天涯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

“楚天涯,你说话算话?!”宗望十二万分不相信的瞪着楚天涯。

“来人,给二太子殿下牵马来,顺便送还他一些金银盘缠,再从俘虏营里给他挑两个女真护卫。”楚天涯下令了。

他手下的人也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既然主公下了令,便就照办。

没多时,两名女真俘虏,以及三匹马、完颜宗翰的披挂等物一并取了来。

“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要走,尽快。”楚天涯说道。

完颜宗望一把抢过了缰绳,仍是万般怀疑的瞪着楚天涯,看着他周围的这些南人。

时立爱站在一旁,一声不吭,面如死灰。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马上就想反悔了。我数到三。”楚天涯竖起一根指头,“一!”

完颜宗望翻身上马,策马狂奔!两名女真军士玩命似的跟着跑。

无数人拉弓上弦要射他,楚天涯大喝一声,“不许放箭,放他走!”

众人只好放下弓箭,眼睁睁看着完颜宗望往军营外跑。

“楚天涯,你会后悔的!哈哈哈!!!”完颜宗望放声的大笑。

“我要是不放你走,才真会后悔。”楚天涯冷笑,低声自语。

萧玲珑在他身边,会心的微然一笑,低语道,“我可是听到了。”

楚天涯对不远处,怔怔站在那里目送完颜宗望远处的时立爱努了一下嘴,“我敢保证,他没听到。”

“我也敢保证,他现在一定想寻死。”萧玲珑哑然失笑,“天涯,你这条离间计真是太毒太狠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金国的主子,才能让时立爱这条忠心的猎犬死心。”楚天涯笑眯眯的看着时立爱的瘦俏的背影,低声道,“时立爱,我要定了!”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场好戏

完颜宗望和那两名女真军士,还没有完全跑出梧桐原的大军营,就被逮住了。

下手的是独眼狮王,虎贲统领阿奴。契丹人可是恨死了女真人,他一点没客气,先将完颜宗望等三人用绊马索拉翻在地,然后一拥而上胖揍了一顿,最后将他们剥了个精光四脚攒蹄的塞进了一个臭气熏天的马圈里。

“叫你逃跑!”阿奴等人扬长而去。

此刻,狼狈不堪奄奄一息的完颜宗望,恨不得把楚天涯碎尸万段、将他祖上十八代的坟也给扒出来,鞭尸。

其恨,非笔墨可表。

此刻,完颜宗望也大概想明白了。这个局,或者说这一个类似“下棋贴纸条”的闹剧,是楚天涯安排的新戏码。除了捉弄羞辱于他,还有一个目的,大概就是要对时立爱“诛心”。

“楚天涯,你这个地痞流氓,无赖匹夫!!”被堵着嘴捆扔在地上的完颜宗望,只能在心中怒骂,“你早晚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

此刻,楚天涯正在宴席之上,与曹成岳飞等人推杯换盏,好不欢娱。

时立爱呆若木鸡面如死灰,机械的应付着楚天涯等人的劝酒,不知不觉又喝了十余杯下去,醉了大半。

聪明如时立爱,自然能想透楚天涯今日此举的用意所在。他只是没有想到,二殿下宗望,会那么毫不犹豫的弃他而去,还将他置于险地不顾。

四周欢声笑语,气氛热烈。可时立爱分明感觉浑身上下由内到外,皆是一片冰凉。他双眼只顾盯着自己的酒杯,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如同雕塑。

“时先生,我敬你一杯。”突然一记女声响在时立爱的耳侧。

他恍然一怔回过神来,仰头一看,居然是萧玲珑。

时立爱慌忙起身,举杯弯腰的谢礼,“不敢!小生敬郡主!”

萧玲珑微然一笑,“请!”

二人满饮下去。

萧玲珑淡淡笑道:“时先生,不介意我在你旁边坐一坐吧?”

时立爱怔了一怔,在中原礼教森严之地,男女同桌饮食可是大忌。可二人同是出身辽国,萧玲珑的这个“请求”让时立爱心头不由得震了一震,只好应道:“呃……郡主,请坐!”

萧玲珑便落落大方的在时立爱桌边坐下,并亲自给二人的杯中盛了酒。

时立爱受宠若惊,满副惶惶。

休说当年在辽国时,萧玲珑贵为郡主时立爱是殿下之臣,就算是眼下,二十万义军谁人不知萧玲珑是主公的女人?萧郡主要正是成为洛阳郡王的王妃,只缺一个仪式而已。

四周依旧热闹,楚天涯等人有意不去注意时立爱这边,只顾自己玩乐饮酒。

“时先生,算将起来,你我也是故人,不必如此拘谨吧?”萧玲珑轻松自如的道,“我们大辽国虽是灭亡了,但你我同是一方水土养大成人,亲不亲故乡情,打断骨头也连着筋,先生说呢?”

“是,郡主所言即是……”萧玲珑反复的提辽国,时立爱这个“背叛辽国投降了女真敌人”臣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紧,只得小心翼翼的答话。

“女真灭我亲族夺我江山,杀我友朋夷我祖坟,我心里无时不刻,不想灭了女真而后快!”说到这里,萧玲珑一拳敲到酒桌上,酒杯都跳了起来,然后转过脸来剑眉斜扬的看着时立爱,“时先生,你可有亲朋好友,死于女真人之手?”

时立爱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眼前这位面如桃花倾城倾国的飞狐郡主,浑身上下扬溢出来的怒火与煞气,丝毫不输给杀人如麻万夫莫敌的杀场宿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