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284节

点击:


“主公,真要炸开这条堤坝么?”一向无所畏惧的猛人阿奴,都有些忐忑了,“黄河决堤,这可是天降神怒。到时方圆百里内皆成泛滥,不知有多少人将死于洪水,恐怕就连东京也难以幸免于难。主公,还请三思啊!”

“我早已查清,早在大宋建国之初,就早已考虑过黄河泛滥之事了。”楚天涯说道,“东京的选址与建城,都为防洪做出充分的准备。一来那里距离黄河较远而且地势偏高,周遭沟渠甚多可以引导洪流偏向。再者,因为两国战事,附近的村庄镇县多半已是空城,我军驻扎于梧桐原高地,也不会受到多少影响。反之,完颜宗望的大军地处低洼,连日来的暴雨已经让他们苦不堪言,许多营寨都已被迫移营,但他们怎么也无法找到一个,梧桐原这样的高地来屯扎他们的三十多万大军。只要黄河决堤,最先被吞蚀的必是女真人!”

“但是,仍是难免有许多的平民……”

楚天涯大力将手一挥,“是战争,就要死人!——这些天来我们战死的兄弟,会比接下来死于黄河泛滥的人多么?再这样打下去,我们还很有可能全军覆没、东京陷落乃至国破家亡!到那时候,死的人会更多、更惨!——大丈夫立于世,行事不拘小节,但求问心无愧!”

一席话说得阿奴哑口无言,心中寒意直冒。他的独眼看着楚天涯,头一次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比之在太原初见他时已经换了一个人。

或许真是在其位,谋其事;人,总是会变的。

阿奴心中不禁想道:“无论对错不拘小节,担当生前事,是非对错留待后人评述……真乃盖世枭雄也!”

“让兄弟们准备吧!”楚天涯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皱的做出决断,“明日夜间,炸堤!”

“是……”

一天一夜的时间,竟如一世那么漫长难熬。

做出这个决定,楚天涯的心里也是无法轻松。因此接下来,他的脸色一直很难看,连萧玲珑也没有在他那里讨到一句好话。

炸掉堤坝让黄河泛滥吞噬生灵,说得难听一点,这是反!人类的、要遭天谴的!

但是,战争就是如此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如果非要在“己军全灭国破家亡”与“淹死三十万女真人”之间做个选择,楚天涯就算知道下一秒要被天打雷霹,也只能做出一个决定!

完颜宗望并不傻,他的手下也不乏熟知天时地理与水文的人。连日暴雨加上正值黄河汛期,早已引起了完颜宗望的警惕。他一面下令,以步步为营的方式将驻扎在低洼处的军营撤走移往高处,一面派出许多骑兵,往来巡视黄河沿岸。

阿奴带着人隐蔽在某个小渔村里,几次差点被发现。

楚天涯得知消息后,果断决定,发动一场突袭战,不能让女真人将他们的注意力放到黄河边。

于是,曹成麾下的猛将杨再兴,带着五千人马出发了。以飞蛾扑火的姿态,发动了一次对女真军营的“深夜劫营”。

战斗打得很惨烈,杨再兴带出去的五千人,几乎只回来十分之一。愤怒的女真人强势反扑,杀到了梧桐原之前。

神武巨炮轰然登场,天地震撼,女真人心惊胆裂,如潮水般败退。

杨再兴这个神一样的男子,硬是凭着一匹马、一条枪,在女真人的军营里单枪匹马的杀了几个通透,根本无人可挡。

当他把十几颗女真人的百夫长、千夫长与几面将旗扔到帅帐里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现场一片死寂。

楚天涯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震撼。从前,他只在文字小说、电影电视当中见过那种“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人物,一直以来,楚天涯都只把它当作是某种神话的夸大,或是人们臆想的传说。

今天,总算亲眼所见。

杨再兴,不愧“武曲”与战神之名。

眼看到爱将杨再兴浑身浴血多处带伤而回,再加上损失兵马四千余,曹成的脸色铁青到十分难看。

“王爷,你早有巨炮杀敌,奈何还让我的兄弟去送死?!”他拉着杨再兴,一抖袍闷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杨再兴倒是一句话也没有,只是他看着楚天涯的眼神,冷漠之极。

六合等人怒了,差点当场就追上去灭了曹成。

楚天涯制止了他们。对他们说,如果我的四千多兄弟与你们这些爱将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会这么做。

这一场明知必败还慨然前往的突袭劫营,加上杨再兴的神武之举、巨炮的煌煌天威,可算是让女真人既惊且怒,重新紧张了起来。南军既然敢于不自量力的来劫营,战斗便随时可能发生,完颜宗望只好暂时停止了移营与搜索,下令全军戒备,随时准备战斗。

四千条英魂,换来了阿奴这一群人类刽子手的暂时安全。

夜幕降临,时间还剩下两个多时辰。马上,黄河的愤怒就将要降临到三十五万女真侵略者的头上。

楚天涯猛灌了一整罐剑南烧春,双眼发红的将马鞭往地上狠狠一摔。

“天打雷霹我也认了!——叫阿奴,动手!!”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天威煌煌

黑夜,如同巨兽的身影,挡住了一切可见的光源;大雨与闪电,则像是它的利爪与獠牙,撕扯着整个人间。

在风雨雷电之声中,全国备战的梧桐原人披甲马上鞍,安静得令人压抑,压抑到窒息。

楚天涯的命令已经下达了,今晚发动对女真的“致命一击”。

具体的作战部署却没有铺排下去。楚天涯说,要到最后时刻,才会做出调兵谴将的具体安排。

这让所有人,心里一阵打鼓与忐忑——这“致命”一击,究竟是弄死女真人,还是弄死自己呢?

昨天刚刚和女真人打过一仗,盟军损失四千精英,盟军内部的巨头之一曹成,几乎差点就和楚天涯翻了脸。今晚楚天涯还要玩一票更大的……很多盟军的头领都有些把持不住了,暗中已经有多人商议好,一但风头不对,马上就临阵脱逃。

反正只是临时的“联盟”,他们和楚天涯之间只是短暂的合作关系,既跑得了和尚也跑得了庙。谁还真的想白白搭上这条性命啊?

对于盟军里这些人的想法与动向,楚天涯既能猜到,也实际听到了一些风闻。他一概不予理会,还叮嘱自己的手下,不必理会这些心怀二志之人。谁要走,都不留;但如果有人敢倒戈投敌,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杀无赦!

这是一条密令,只有楚天涯的原班人马才能知悉。

夜深了。

楚天涯和萧玲珑及汤盎等人,还有曹成等一群盟军首领们,全都穿戴斗笠簑衣,站在漆黑的雨幕之中,静静的等待。

楚天涯不动如钟,表情与眼神皆是冷肃到了极致。其他人或者屏气凝神或者心乱如麻,不一而足。

蓦然间,西北方向的黄河沿岸传来几声惊天动地的轰隆巨响,让整个天地似乎都震动了起来!

离之较近的梧桐原最选感受到这个震荡,当场吓坏了一些人,惊慌的高呼“大地动、大地动”了!

结果,这些人全都吃了鞭子,狠狠的挨了抽。

曹成等人目瞪口呆,“王爷,这是……”

“等。”楚天涯双眼眯起,目视前方一片黑暗。

曹成等人到了嘴边的话只好生生的咽回去。

黄河,被阿奴等人用耶律言辰配制的新型强力炸药,炸开了一个大缺口!

此时正当黄河汛期,水位极高湍流凶猛,炸药虽然只是轰开了几条两三米宽的口子,但是湍急的河水一但泄出,就开始凶狠的撕扯河岸。缺口很快被拉大,巨大的洪流从河床内奔腾而出,如同海啸一般铺天盖地。

就算隔着数里之遥,梧桐原的人也听到了这滚滚如惊雷的洪啸之声,正如千军万军一起从天际奔腾而来,震耳欲聋,令人心惊胆颤!!

“黄、黄河决堤了!!!”

有类似经验的人惊慌的大叫出来,马上又吃了一顿狠鞭子。

楚天涯治军,纪律一向极是严格。谁敢在这种备战的情况下大喊大叫惑乱军心,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传令下去,洪水淹不到梧桐原。”楚天涯还是下达了安抚军心的号令,“命江淮水军,准备登舟,破敌!!”

这条号令一下达,曹成等人彻底醒悟!——楚天涯这是借黄河之力,水淹女真哪!

“王爷鬼谋神算,属下佩服得五体投地!”曹成说这话的时候,激动得都有点发抖了!

黄河之威,对于这个时代的所有人来说都不陌生。休说是三十五万女真骑兵,就算是一百万、一千万,要与泛滥的黄河较量,结果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全军覆没!

女真人是彪勇,他们的军队是强悍。可是要与老天爷的煌煌天威相比,他们也仍是蝼蚁一只!

几乎就在曹成刚刚拍完楚天涯的马屁的同时,一股巨大的洪流如同愤怒的野兽从西北方向冲刷过来,几丈高的浪头就像是野兽的巨型獠牙,兽性十足的左冲右突,所见之物无不被它吞噬到无影无踪。

整个梧桐原,都发出了轻微的颤抖。战马惊惶的嘶叫,人们目瞪口呆心惊胆颤,楚天涯等人都只好微蹲下身才能站稳。

自然之力,果然不是人力可以相抗衡。

凶猛巨大的洪流虽然来势猖獗,但是梧桐原地处高坡,它扑得再凶,也只是像笼中野兽扑到了铁笼子上一样,迅速折返。

洪峰,沿着梧桐原脚下转了一圈,转头就朝女真人的营地杀奔而去。

铺天盖地,肆无忌惮!

“王爷,洪峰过去了!朝女真人杀去了!”曹成这些见过大世面的头领,都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过去了、过去了!!”

“嗯……”楚天涯的鼻子里,只发出了长长了这一声。

曹成等人,顿时冷静了下来,乖乖的站在楚天涯身边,尽管激动得浑身发抖,也一声不吭。

无法斗量的黄河之水,顺着洪峰开辟的道路,无止无尽朝低处的女真营地扑杀而去。

虽然远隔近十里,可是楚天涯等人也隐约听到了女真人的百里营盘之中,传出的鬼哭狼号之音。

因为,整个天地,似乎都被惊吓到了,都为之动容了。

风雨更急,铺天盖地。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