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264节

点击:


“那就不打。”完颜宗翰毫不犹豫的道,“谋主,你亲自去前方,我派三万铁骑给你做护应,由你来主持修建营盘,不要比楚天涯修得差。”

时立爱略皱了一下眉头,“狼主是打算,持久战?”

“对!”完颜宗翰说道,“去年的锁城战术,其实是正确的。只是后来出来了我们意料之外的变故。今年他们屯兵于小苍山,这地方比太原城池更好包围。我们有三十七万大军包括后勤粮草,要全部通过飞狐古道都需要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谋主要做的,就是保证这半个月之内,楚天涯不会杀到飞狐古道。”

“狼主请放心。”时立爱拱手道,“属下虽是不才,这个还是能够保证的。”

“我相信先生。”完颜宗翰略微一笑,“为这一战,我们卧薪尝胆一年多,受尽了别人的耻笑与各种屈辱。现在,是到我们血耻的时候了!”

“那属下去也!”时立爱施了礼,策马而去。

完颜宗翰重重的吁了一口气,“楚天涯,黄口孺子!今番还不将你剿灭,我完颜宗翰再不掌权统兵!”

小苍山帅帐里,一片紧张与忙碌。往来的快马与斥候如过江之鲫飞来飞往。

狼,终于来了。

大战还未开打,河东义军的青卫与斥候,先和金人的狼牙与斥候展开了较量。何伯派出了八名青卫去刺探敌情、遏制对方的眼线。领头的,当然是昔日的狼牙大首领朱雀。他们出去了一天,带回十一颗人头,现在正在楚天涯这里覆命。

“这些全是狼牙的人?”楚天涯看着这些人头问。

“一半是。”朱雀平静的答道。

楚天涯侧目看向她,朱雀的表情虽然平静,但眼中的神色很复杂。这些狼牙卫士,曾经都是朱雀的同袍或是学生,他们之间或许还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到了今天各为其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事情证明,首级在场的这些狼牙和他们的大首领比起来,还是有差距。

“敌情如何?”楚天涯问道。

朱雀回道:“敌军先派了小股的狼牙与斥候通过飞狐古道,肃清了通道;然后约有千余铁骑迅速开抵建起了临时防御工事。目前金国大军正在陆续向南开拔。截止到目前,至少已有近三万铁骑过谷……全是精锐拐子马!”

“这一拨人马肯定是精锐部队。”楚天涯说道,“他们想在过来之后先立稳脚跟,防我偷袭。后面才是主力大军和粮草——朱雀,可有查知对方具体有多少人马?”

朱雀摇了摇头,“这些狼牙与斥候,没有一个甘做俘虏的。”

楚天涯点了点头,那就只能通过宗弼的信来判断了,完颜宗翰的人马,不会少于三十万!

如果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十万义军必定军心动荡。

“我估计对方也就六七万人马。”楚天涯说道,“太原不是主战场,金国会把主力投放在真定,先要拿下河北三镇。所以,河东不会来太多的军队。我估计完颜宗翰会先要立稳脚跟然后摆开守势,与我军打起持久消耗战。等河东战事结束,他再决定如何来对付我们——军师,你认为呢?”

白诩站出来抱了一下拳,“主公英明。属下所见与主公大致相同。”

二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金国有多少人马,尽量不让属下产生惶恐不安之心。

“主公,那我军是否需要主动出击,夺取主动?”焦文通问道,“持久战,对小苍山的后勤补给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

“这个,要先探明情报,才好决定。”楚天涯只能打起马虎眼,他不能告诉焦文通,对方可是有几十万兵马啊!

“报——”正在这时,统领另一拨斥候的勾阵回报军情了。

“进来,请——”楚天涯令道。

勾阵入帐,说道:“报主公,金兵三万先锋已经抵达小苍山前哨营地,相距不过三四里,在那里摇旗呐喊叫阵搦战!”

“什么?叫阵?”楚天涯眉头一拧,甚感怪异。

白诩与焦文通等人也是有些不解,白诩道:“按理说,敌军远来兵锋疲惫,理当是牢牢固守以防我军趁乱劫营,怎么还来主动搦战了?”

楚天涯心中一动,“敌军先锋主将是谁?”

“不知。”勾阵答道,“敌军将旗张打的是‘完颜’旗号,不知是哪位主将在督战。”

楚天涯与白诩对视一眼,“难道会是完颜宗翰本人?”

焦文通道,“金国姓完颜的人极多,怎可料定是完颜宗颜?”

“二哥有所不知。”白诩说道,“立足第一阵,是最为重要的。目前金国大军正在陆续穿越飞狐古道,如果前军不稳或是吃了败仗,后面的部队就阵不成阵、军不成军。小生敢打赌,这三万铁骑的身后一定就有大量的军工在抢修工事。他们是在打草惊蛇先声夺人,主动搦战以防止我军突出奇师去劫营。”

“那我们,打是不打?”焦文通双眼一瞪急道。

白诩对楚天涯一抱拳,“请主公定夺!”

楚天涯双眉微拧,“诚如军师所言,这第一战的确是至关重要。敌军先锋,就算不是完颜宗翰本人,也有可能是独挡一面的大将,或是谋主时立爱在督战。三万大军有备而来,非比等闲。如果我军跳出营盘去与之野战,那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极不划算。这或许就是完颜宗翰要的效果。他们忌惮我们的营盘,因此极力想要野战一决雌雄。所以我认为——不打!”

“那就任由他们这样堂而皇之的修建防御工事?”焦文通等将问道。

“不打,但是可以骚扰。”楚天涯略微一笑,“二哥,杀鸡不用牛刀,这等小事就不用劳烦你来出场了——刘子羽!”

“属下在!”刘子羽激动的站了出来,抱拳接令。这是他入伙之后,第一次正式登场的机会。

“你在河北真定一带,对金兵骚扰游斗了一年多,这方面你是行家。”楚天涯说道,“我给你五百虎贲再加五百契丹铁骑,一千人马,去跟敌军先锋玩一玩。原则一条,绝不正面血拼,绝不孤军深入。明白了?”

“属下明白!”刘子羽大声应诺,“属下绝对不会让敌军安然的建营起寨!”

“聪明,并非要你杀多少,要的就是让他营寨难立。”楚天涯说完,又唤道,“老爷子。”

“属下在!”何伯站了出来。

楚天涯上前,低声道,“你的偏门左道发挥大用场的时候到了。敌军远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饮水、砍柴埋锅。这个饮水里面,大有文章可作。”

“老头子明白。”何伯嘿嘿的笑,“就算无法毒死他们万人,老头子也能让他们脚软头晕很是恼火一阵子的了!若有运气,顺手牵羊宰几个千夫长、万夫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朱雀,你留下。”楚天涯说道。

朱雀眉宇一沉,“主公可是信不过属下?”

楚天涯走到她面前,“我不想让你左右为难,内心痛苦。毕竟那些狼牙卫士当中,有你曾经的同袍与好友。”

朱雀轻轻的吁了一口气,也没多说,点了点头。

“报——”又有斥候来报,这次是青卫天空。

“进来,说——”

大胖子天空跑进来,浑身大汗淋漓,“主公,前营先锋薛玉来报,敌军先锋兵分五路,每路各有两到三千铁骑不等,向我营盘各处渗透骚扰——请命,是否出击剿灭?”

“敌军这是以邀战为名,前来探营了。”白诩快语道,“主公,这几拨骑兵必须剿灭或驱逐!”

“你有何良策?”楚天涯问道。

白诩答道:“九宫八卦之阵,最不怕的就是这种小股入侵的敌人。营盘一动,如同巨轮辗压,管叫这些小股的敌人有来无回——只需属下号令一下,各位头领各归各营,以本营之弓弩陷阱御之,可大胜!”

“那便好,我的想法就是,不可野战出击。”楚天涯说道,“去下令吧,交给你了!”

“是!”白诩郑重应诺,急忙出营点选令旗手,去下发号令了。

“敌军的这个先锋,鬼得很。”楚天涯说道,“先是主动搦战,然后是化整为零的前来探营。他分明就是在为后面的主力大军做铺垫。注意,一定不能让他们切断了我们和太原之间的补给线——萧玲珑到了没有?”

几乎是在楚天涯话音刚落,一人走进帐篷来,玫瑰战甲夜叉面具猩红袍,站在堂中一抱拳,“属下到!”

楚天涯看着她,只能透过面具的眼窝看到她的一对眼睛。

四目相对,百般缠蜷。

“命你亲率三千兵马接应太原与西山粮草,专司肃清粮道保障后勤。”楚天涯说道,“令行禁止,即刻动身!”

“是!”萧玲珑应诺。

“且慢!”焦文通急忙站出来,“主公,此等粗重之事,还是属下来办吧。主公与郡主阔别多时……”

“你去押粮,谁堪大将?”楚天涯双眉一沉,“我令已下,休得多言!”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二百四十九章 达成共识

小苍山,开打了。

金国的先头部队在薛玉的阵前搦阵多时,楚天涯下达严令不许出击。于是女真人不老实了,他们派出数股游骑,化整为零往小苍山营盘各处渗透,实行骚扰打击与探营踩点。

这是两军相遇的第一战,楚天涯让白诩来亲自指挥。

各营各阵的义军将士依靠地理优势,主要用弓弩来对金国的骑兵进行包围切割或是夹击歼灭。在各个布满实木拒鹿的山道之间,河东义军的青云斩步兵穿梭于山林与荒草之间,宛如幽灵的神出鬼没,用游击战与麻雀战的形式,对金国的骑兵进行打击。

金国骑兵总共派出了一万余骑,分成了十几二十股,想要用一个水银泄地无孔不入的方式,刺破小苍山的防御体系,最不济也能完全摸清这里的门道。岂料他们就像是钻进了布袋子的野兔,除了遭遇迎头痛击,实在是难有任何建树。

白诩修建的九宫八卦之大营盘,防御的确是滴水不漏,最大程度的发挥了山地的地理优势。虽是一场小仗,但是大获全胜,斩落金国骑兵一千余,获得战马数百,另外还俘虏了一批活口。

剩下的金国人马大概是意识到情况不妙,趁早撒腿溜之大吉。小苍山义军也不追赶,见好就收即时收兵回营,继续固守。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