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214节

点击:


“你们怎么不说话?”楚天涯有些奇怪。

何伯笑道:“主公,你不叫他们说话,他们是不会吭声的。他们是你的贴身近卫,不能随便出声打扰到主公。也就是说,在主公没有危险与吩咐的时候,他们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当然,青龙例外。老头子都唠叨了几十年了,这张破嘴闲不下来。”

楚天涯哈哈的笑,便道:“你们两个,要不要下山去探望亲眷?”

“回主公,不用。”那对姐妹一同抱拳,动作声音表情全都一样,答道,“能给家中报个平安即可!”

“好,我吩咐人跑一趟。”楚天涯点了点头,打量这对姐妹,简直就像是一个人照镜子的里外两个影相,真是难于分辨。看这长相身形,虽不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至少也是明眸晧齿青春靓丽,还有一番江南女子的温婉气息。实在难以把她们和“保镖”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

应该说,十二青卫就没有一个看起来像是真正的“保镖”。他们全都貌不惊人,没有半点的飞扬跋扈,一个比一个安静,一个比一个内敛。除了戴着面具的朱雀,其他人扔进人群里,都很难一眼认出来。

“主公,这对姐妹花就是太常与太阴。”何伯说道,“她们两个永远不会离开对方。她们的师父应该是早年江南一带鼎鼎大名的‘子母剑客’。此人是个奇材,他独创的子母剑术,是左右各持长短不一的两把剑同时攻守。老头子早年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还切磋过几手,虽然没有生死相搏的分个胜负高低,但那套子母剑的确是厉害。也许是看到这对双胞胎姐妹天生异秉,于是他就收了这对女娃儿做唯一的入室弟子,将那套剑术传授给她们。现在,太常与太阴分别用上长短剑对敌,因为她们有双拳双腿而且心意相通有如一人,因此比当时的子母剑客还要厉害。现在啊,老头子在她们的联手面前都难讨到很大的便宜。”

“这么厉害?”能让何伯都这样说,楚天涯不由得有些错谔,然后他看向玄武,“你若与太常太阴全力一战,有几成胜算?”

“全死。”玄武回答的言简意赅,就如同刺客的出手直接就给出结果,没有半分拖泥带水。

楚天涯点了点头,心中还是多少有点震撼的。武林高手的心境,他毕竟不是太懂。但有一件事情他能肯定——眼前的这一群武林高手,将会真正的忠于自己!

“剩下的几位,主公比较陌生。但用不了多久,主公也就熟悉了。”何伯一一介绍过来,说道——

“螣蛇,关中洛阳人,洪拳高手。别看他瘦小,他的一对拳可以开碑裂山,一双腿横扫千军。他不用任何武器,但是任何用武器的人,都不敢小视于他。”何伯指着一个年约四十貌不惊人的瘦小汉子说道。

那汉子上前一步,眼神炯炯的对楚天涯抱了一拳。

“六合,契丹人,曾经是辽国军队里有名的万人敌,后来担任过辽国天祚帝的带刀侍卫。他的马上功夫绝对天下一流,对军队、皇宫、官场上的一切东西都相当熟悉。此外,他通晓契丹、女真、西夏的语言与文字,甚至包括大宋各地的方言。”

听了这些,楚天涯心中惊叹不已——这不是一个护卫,简直就是一台百科全书啊!

那名契丹汉子上了前来,对楚天涯弯腰抚胸的拜了一拜。看他年岁也就三十五六,身型挺拔五官俊朗,气质也是颇为沉寂与大气,不愧是辽国皇帝也用过的贴身近卫,有着超人一等的俊逸风采。

“以后你就和小飞一样,在我书案左右用墨。”楚天涯说道。

“是,主公。”六合应了一声,很标准的大宋官话。至少到目前为止,楚天涯是一点也看不出六合是个胡人。

“勾陈,熟知一切江湖上的旁门左道,尤其精于机关阵法,识天文懂地理,精于占卜与相面。”何伯指着一个三十岁上下、形如教书先生的斯文男子说道,“主公别看他文致彬彬,他动手杀起人来,可不比玄武含糊多少。实际上,他也曾经是狼牙卫队的一员,比玄武他们稍晚一点混入七星寨里。赶巧了,也就投效了我们。还有,他是玄武的生死兄弟。”

教书先生似的勾陈上前一步,似文生一般对着楚天涯拱了拱手,面上还泛着轻松的微笑。

那种微笑,让人如沐春风,不会感觉到丝毫的威胁。但楚天涯完全相信何伯说的话,他要是动手杀起人来,一定比切菜杀鸡还要麻利。

“最后一个,天空。”何伯指向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主公也可以叫他笑面虎,他擅长的是暗箭伤人。也就是在别人被他的傻笑迷惑的时候,被他冷不丁的用暗器阴招算计。还有,他的刀法应该和薛玉有得一拼。”

那胖子笑呵呵的上前一步,抱着一柄宝刀冲着楚天涯抱拳。

楚天涯上下打量他,这胖子至少有一米九左右的身高,一身的肥肉就像波浪一样的能颤起来。笑起来满脸的人畜无害,简直就像是个吉祥物。这么笨重又呆傻的一个家伙,居然能够入了何伯的法眼,楚天涯越看越觉得有趣。

一回神,楚天涯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还不是最后一个吧?十二天将,不是还有一个‘天后’么?这里包括老爷子,也分明只有十一个人。”

“嘿嘿,天后嘛!……十二近卫中排名最末的一个,不提也罢!”何伯还装模作样的摆起了手,一副不屑的神情。

楚天涯的心已经提了起来,“如果我非要提一提她呢?”

“她嘛……的确是没有特别过人之处。也就是实在无人可挑了,选了她凑个数儿。”何伯摸着下巴上杂乱的胡须,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说道,“让老头子仔细想想啊,她会做什么呢……嗯,嗯,能生孩子!”

楚天涯嘴一咧,哭笑不得,“女的?”

“天后嘛,当然是女人。”何伯嘿嘿的笑,“而且,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有多漂亮?”

“主公心目中的漂亮女人该长成啥样,她就长得啥样。”

“如果我要她长成……”楚天涯本想说‘萧郡主那样’,一眼瞅到近前的朱雀便忍住了,转口说道,“老爷子这是给我挑的近卫,还是妻妾?”

“都是。”何伯一点也不隐晦的说道,“如果主公愿意,朱雀、贵人、太常太阴都可以是主公的妻妾。贴身近卫,本来就是要与主公形影不离的,包括主公睡觉的时候。”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楚天涯就看着那几个女人。她们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看来何伯早就把这一层跟她们说透过了。

楚天涯的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但何伯今天是摆明了要故意摆一摆谱,楚天涯也就只好耐着性子,说道:“既然天后只会生孩子,那她和别的女人就没区别了。就凭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就能做我的近卫……老爷子,你猜我信不信?”

“主公当然不会信了。”何伯嘿嘿的怪笑,“当然了,她还是有点本事的。比喻会耍两手飞刀,会一点轻功,会一点拳脚,还学过一点枪法,可惜她的功夫练得太杂没有一门出色拔尖的。不过,她性格急躁脾气又坏,动不动就要出手伤人或是离爱出走;此外,她对针线女红半点不会,下厨做菜猪都不吃,却偏爱和男人一样跃马横枪征战沙场,血染战甲玫瑰夜叉……哎呀,这么一说起来,她除了漂亮还真是百无一用。要不,咱们把她剔除了另外选一个?”

楚天涯的心,已经在剧烈的跳动了。

深呼吸,他一字一顿的道:“告诉我,天后在哪里?”

“主公如果要找她,就一定能找得到。”

“呼——”

一阵风,楚天涯拔腿就跑。

紧跟着十阵风,除了何伯之外,十名青卫很快跟了上去。

何伯嘿嘿的怪笑,懒洋洋的走到正堂门口的屋檐下坐了下来,如同以往在老楚家宅子里看家护院时一样,自言自语的道:“回来喽,回来喽……回来,就好。”

楚天涯从来没有跑这么快过。甚至当初在太原城里与金兵巷战、被人追杀时,都没有跑这么快过。

他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急切的,想要去见一个人。

这种感觉就像是……慢一步,失去整个世界;快一步,整个世界就是自己的!

玉衡宫后山,云海仙境。

楚天涯浑身汗湿气喘如牛的站在了这里。

悬崖边上,云海之间,矗立着一位佳人。

从七星堂跑到这里,至少有几千米,而且大部份是陡峭的山路。楚天涯还不知道,自己的体力居然这么好,好到可以去参加铁人三项赛。

白毛滚边的金花大氅,足踩云靴头顶蝉冠,衣袂飞扬,眉眸含笑。

去年太原城外的那场大雪时,她就是这样子的。

一如初见。

楚天涯就这样看着他,急促的喘气,不记得自己说话了没有,也不记得自己是笑了还是别样的表情。

萧玲珑也这样看着她,脸上泛着柔和到融化天地万物的微笑,两行眼泪静静的滑落。

十名青卫在离楚天涯十步左右的距离停下,然后集体散开各自隐蔽藏身。恰如何伯所说,这种时候他们就像是不存在的。但是十步之内,危险也是绝对不存在的。

两人没有说话,各自朝对方走近了几步。

楚天涯的头上脸上,汗如雨下,胸膛仍在剧烈的起伏。

萧玲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双手捧着他的脸颊。

楚天涯看到,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中滑落。他伸手,捉住了她的双手。

萧玲珑的脸上仍是那样的微笑,张了张嘴,却说不话。于是深呼吸,轻轻的吸着鼻子。

“你要是还不回家,我就娶十房八房小妾,生十个八个儿子给你看!”楚天涯将她的双手,紧紧握住。

“这就是你最想跟我说的话吗?”萧玲珑被逗笑了,眼泪却涌得更凶了。

“你以为我不敢?”楚天涯把脸一板,死死的捉住她的手,生怕她再溜走。

“你当然敢。”萧玲珑的声音和以前一样平静与淡然,仿佛她的感情从来就知道强烈的奔泄过,“你和朱雀、贵人的那点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

“是,你当然知道。”楚天涯咧着嘴,像条被激怒的野狼一样呲牙咧嘴,故意恶狼狼的道:“我早就该知道,你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七星寨!你一直就躲在人烟稀少的天枢峰上!不光是与你一同离开的阿达与耶律兄弟,还有白诩、何伯居然也帮着你欺骗我!——好嘛,这些人,全部军法从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