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206节

点击:


“他凭什么敢北伐呢?”楚天涯笑道,“就算他麾下有十万乌合之众,怎么说也抵不过金国的数十万雄兵吧?区区人马就敢北伐,不是以卵击石么?”

“如果楚天涯做事那么讲道理,去年的时候他就早已经连同太原城一起死去了。”时立爱的眼睛略微眯了一眯,看着楚天涯说道,“他是个疯子,他想做的事情任何人也想不到;而且,只要想到了他就敢去做。如果哪一天楚天涯变成了南国唯一的屏障与擎天大柱,那本使也一点都不会惊讶。因为,他有这样的潜质与能力!——奇迹,只会眷顾楚天涯这样的人。最后这句话,是狼主说的。”

“有意思。”楚天涯笑道,“贵使,怎么你们金国人不恨楚天涯么?还给他这么高的赞誉。”

“你说对了。”时立爱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双眼微眯的看着楚天涯,“马背上长大的女真人,向来只敬重比他们更加英勇的战士,不管他是同袍还是对手。所以,他们以狼为图腾。因为一群狼当中,从来都是最强壮最英勇的那一只做狼王;狼群里的每一只狼都会对猛虎充满敬畏,但却敢于向猛虎发起挑战,不死不休。彪勇的女真人,会以杀死令得他们敬畏的对手为荣!他们此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们最强大的对手的耳朵用马尾巴串起来,悬挂在自己心爱马匹的脖子下面!”

“那真是可惜了呀,楚天涯毕竟只长了两只耳朵。”楚天涯笑道。

他身后的宋朝士兵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时立爱与女真侍卫们的表情却是异常严肃,就如同是在参与一场庄严的祭祀,严肃到敬畏与虔诚。

他们,全都盯着楚天涯。

“宋将军,如果哪天你见到了楚天涯,请向他转达本使的问候。同时请你告诉他……”时立爱深吸了一口气,十分郑重的说道,“我,时立爱,总有一天会亲手割下他的耳朵!”

“好,乐意效劳。”楚天涯轻松自如的笑道,“但是,万一你失手了,又被他打败、甚至是活捉了呢?”

“我会自刎。”

“懦夫。”楚天涯脱口就骂了出来。

时立爱脸色微变,“你说什么?”

“打输了就要自杀,这么输不起不是懦夫是什么?”楚天涯微然一笑,“我想,你这样的人楚天涯肯定没兴趣割你的耳朵。因为,你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有可能随时丧失。这样的懦夫,不配当他的对手。”

四周响起了一片咬牙的骨骨声响,女真侍卫们又在嗔目怒视了。时立爱则是在深呼吸,一下一下的重重点头。

“说得好,好得好……”时立爱悠长的吐出一口气,“那宋将军以为,如果本使输了,该要如何?”

“投其麾下,奉之为主。”楚天涯面带微笑的轻松说道。

“什么?”对于楚天涯的回答,时立爱显然非常的意外。

“贵使不这么认为?”

“我凭什么要这么做?”

“哈哈!”楚天涯大笑起来,说道,“当初贵使在辽国也曾受到重用,官至辽兴军节度使,主宰一方军政大权,宣赫一时。后来却投效了完颜宗翰,做了他手下一个任劳任怨的智囊。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金国战胜了辽国,他强大,他有前途,而完颜宗翰懂得礼贤下士识人用能,对你有知遇之恩。贵使,末将说对了么?”

“不算错,也不全对。”时立爱说着,脸色有些难看。毕竟“忠臣不事二主”的理念,对于仕人来说是永远的道德要求。就算是时立爱是辽人,但他也是在辽国儒学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汉族仕子,心中还是对这样的理念有所顾忌的。

“那如果楚天涯能够再一次打败金国、战胜完颜宗翰,不就证明他比完颜宗翰更加强大、更有前途么?而且,一个上位者想要获得真正的成功,首先就是要学会识人用能。”楚天涯面带微笑的看着时立爱,“如上所述,楚天涯难道不是一个比完颜宗翰更值得让贵使去效忠的明主么?”

“胡说八道!”

时立爱终于有些动怒了。

楚天涯的话,真正触到了他的底线。

“贵使息怒。”楚天涯依旧是面带微笑,抱了一下拳说道,“末将是个粗人,口无遮拦还望贵使不要放在心上。”

“呼……”时立爱长吁了一口气,“如果这些话是楚天涯说的,那它就会成为一场生死赌注。万幸,又不幸,它不是楚天涯说的。”

“贵使如果有兴趣参与这一场赌博,那么末将下次见到了楚天涯,一定会转达给他知道。”楚天涯笑道,“不过,如果贵使害怕让他知道的话,末将也会守口如瓶。今天我们说的这些话,就当是我们吃饱了撑的,全在胡说八道了!”

时立爱的脸皮颤抖了一下。明知道楚天涯这是在使上了激将法,但他,避无可避。

他再一次的深呼吸,最后拖长了声音说了一个字——

“好——”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二百零一章 战术

晚上楚天涯回了家,脑海里一直回映着今天与时立爱交锋时的情景,时时脸上泛起笑意,感觉心中一股激情在冲撞。

男人,天生就是好斗的动物。不在争斗中死亡,就在争斗中生存。

有时立爱这样一个对手,楚天涯感觉很过瘾。

今天他们两个在城头上狠狠的“胡说八道”了一通,还下了个赌注。仔细回想起来,他们两个就是把即将发生的战争进行了一次预演,从大局到细节,从主观到客观,都进行了一番纸上谈兵的较量。

这样的较量,当然不会有真正的胜负出现。最终的结果,就是激发了两个人的斗志!

可以想像,接下来如果宋金两国之间真的再次开战,楚天涯和时立爱会拼尽浑身解数去击败对方!

到这时楚天涯也想通了一件事情,时立爱亲自南下出使太原,一个主要的目的,或许就是想要和他楚天涯睹面!

兵法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上一战完颜宗翰之所以输,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楚天涯这个未知的、陌生的不确定因素的出现。最终,这个不确定因素还很大程度的改变了战争、主导了战局的胜负。

完颜宗翰与时立爱,都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再一次摔倒。所以,完颜宗翰才同意完颜黛柯与珠儿等三人潜入七星寨去寻找萧玲珑、了解楚天涯;时立爱也才会亲自南下。

通过这些年的交手,女真人对南国的官家与大臣将军们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对楚天涯却是一无所知——马上就要和这个人再次交手了,他们不能不惶恐!

“高明哪!”思及此处,楚天涯不得不对时立爱发出了赞叹!

其实,时立爱以谋主的身份亲自担任使者,来到太原执行“收复太原”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本来是有着较大危险性、一点也不划算的。但他仿佛是料定了,这个时候楚天涯定然会出现;于是,他来了。

他的目的,达到了!

通过这两天动用唇枪舌剑的连番交锋,时立爱对楚天涯肯定有了一些了解。同时,楚天涯对时立爱也有了一些认识。从他的话语中,楚天涯也获悉了一些重要的信息——金国,必定再次南侵!

但是,会不会像上次那样走同样的进军路线,可就不一定了。

毕竟两国之间连疆千里,太原是其中一条重要的通道,但并不是唯一的路线。尤其是现在金国已经占领了太行以东的河北大部分地区,太原又有了楚天涯这样一颗硬钉子钉在这里,太原的通路变得崎岖难行。如果要强行将这里打通,必将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

楚天涯陷入了沉思。他一边回想着自己和时立爱的谈话,一边把自己设想成完颜宗翰,来考虑将来金国有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

最终他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次时立爱的出使太原,就是金国南侵的一个前哨战。完颜宗翰会否再次攻打太原,很大程度要取决于时立爱回去之后的汇报!

也就是说,金国再次对大宋开战,已是必然;但是,对于是否再次发动对太原的攻击,却还没有确定!

楚天涯心中一个激灵,如果金国不从太原进兵了,那将会从哪里下手?——答案很清晰,直接从河北南下!

他们在那里已经有了大片的占领区,将极大的缩短袭击的路程。去年被完颜宗望从这里一枪杀透之后,大宋的防线一度崩溃,不仅仅是大部份的防御工事土崩瓦解,中原将士的斗志也濒临烟销云散了。相反的,太原这边因为一场难得的胜利、加上楚天涯的飞快倔起,战力空前加强、斗志十分昂扬。

一边是豆腐砌成的防线,一边是固若金汤的堡垒,傻子都知道如何取舍、从哪里下手了啊!

如果金国在太行以东的东线战场投入大量的兵力,以压倒性的力量再次突施杀手,一片坦途没有天然屏障的大宋中原地带,的确是难以抵御。那么,金国的闪电骑兵很有可能再次兵临东京城下!

就这样,以东京以点,拉开一条战线对河东进行切割,将太原与楚天涯和中原腹地的联系切断开来;那么,非但是东京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同时,太原和楚天涯也将被孤立!

这时候,太原北方的金国西朝廷再出兵南下,对太原与楚天涯来个前后夹击的包饺子……这一招,可就是真毒了!

“这一趟太原,真没白来!”大半夜里楚天涯重重的连拍了几下额头,“如果金国这么用兵,那我们可就真是危险了!时立爱啊时立爱,你这只该死的老狐狸,居然还勾引我主动对你用上了激将法、让我跟你赌博。你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让我把注意力放在你和完颜宗翰的身上、盯着那个赌注、等着你们南侵时的决战!——等到了我被你们包饺子,那他妈的就真得把这对耳朵送给你了!”

“来人!”楚天涯拍案而起。

“主公有何吩咐?”两名虎贲近卫进了屋来。

“你二人星夜出发,一个前往七星寨,去把白诩给我叫来!”楚天涯说道,“另一个去青云堡,询问焦文通出使西夏国的情况。”

“是!”两名近卫领了诺马上动身,片刻后屋外就响起了马蹄声。

楚天涯吁了一口气,走出屋外来透透气,来到了那颗桂花树下。

“时立爱的确是个狠角色,不停的套我的话。好在我干了那么多年的刑侦工作,别的不懂,嘴巴严实、能瞎瓣说谎误导他人的反刑侦手段,倒是熟练了。”楚天涯自己都好笑起来,“现在时立爱肯定也还没有睡,在想破了脑袋琢磨我白天说的那些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也真是胆大,居然摆明了问我朝廷和楚天涯会否联合起兵一同北伐——这么一说我倒真是觉得,如果金国采取‘包饺子’的新战术,的确是最怕我们主动进攻、去端他的北方老巢!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如果我真的北伐,将全盘打乱他们的军事计划!”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