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87节

点击: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八十四章 骗人的真话

看到珠儿,楚天涯很自然的想起她的师兄,那个沉默寡言的青衣男子,于是问道:“裘伤呢?”

“他呀,整天泡天开阳宫讲武堂,也不干正事!”珠儿漫不经心的道,“你找他干嘛?除了练武,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爱好了。他那么闷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能被活活闷死!”

楚天涯不禁婉尔,这一对师兄妹还真是对比鲜明,一个少言寡语孤僻冷峻,一个热情活泼得过了头。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神秘!

仡今为止,楚天涯发现自己对他们一点也不了解。哪怕是这个外表看起来天真烂漫没心没肺的胡女珠儿,他对她的了解也仅限于相当肤浅的一点表面。

听珠儿说起裘伤,楚天涯便准备去开阳宫讲武堂看看。刚要走,珠儿急了,一把将他拽住,“夫君,你去哪里?”

附近正好有一些寨众走过,纷纷暗笑。

楚天涯把脸色一正,“不许这么叫我!”

“那我叫你什么嘛?”珠儿皱起眉头,满脸的失落与迷茫。

“当然是叫主公!你这胡女,也太不知道规矩了!”小飞插嘴道,“你还没过门呢,夫君那是你能叫的?也不害臊!”

“要你多嘴!”珠儿说变脸就变脸,突然抬手朝小飞一指一弹,似有一小团东西打到了他身上。

楚天涯和小飞都不由得略微一惊,“什么东西?”

“马上你就知道喽!”珠儿笑嘻嘻的跳开了两步,兴灾乐祸的把玩着她的白狐帽沿。

果然,小飞突然感觉全身发痒发痛,像是有千百只虱子在身上爬,又像是有无数条蜈蚣钻到了皮肤里面来回的钻,奇痒奇痛,不由自主的浑身抓挠,最后趴到地上惨叫的打起滚来,身上抓出无数条血痕,衣服也都要被撕烂了。

“岂有此理,马上给他解毒!”楚天涯怒了,上前一步抓住珠儿的手腕,喝道,“你竟敢伤害同寨的兄弟,不想活了!!”

“你、你干嘛这么凶嘛!……你凶我!”珠儿根本没有料到楚天涯会发这么大的火,已是一脸的惊惶与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少废话,马上解毒!不然令法无情,必定严惩!”楚天涯闷哼一声甩开了珠儿的手腕。

“解就解嘛,这么凶干什么?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这么认真干什么?”珠儿撇着嘴委屈的嘟嚷了两句,拿出一个金色的小盒子,用手指从里面扣出一团黑乎乎的带着异香的药膏,先往小飞的嘴里抹了一团让他吃下,又在身上抹了两处。

没多久,小飞身上的痛痒就止住了,指甲挠出的血痕却是清晰在目,这让他十分恼火却又心有余悸,都不敢站得离珠儿太近了。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出手伤害山寨里的任何一人、哪怕是任何一只牲畜,必定不饶!”楚天涯正色道,“入了山寨,就要守山寨里的规矩。这里不是山林,也不是胡族部落——你听清楚没有!”

“听、听清楚了……你干嘛要这么凶嘛,一点也不疼我!”珠儿咬着嘴唇低着头,委屈的憋红了脸,眼看着那泪珠儿就要掉下来了。

“我懒得跟你讲——来人,带她去天权宫军机堂,把她交给军师。三天之内,她不把山寨的所有法令法规都背到滚瓜烂熟,不许放她出来!”楚天涯正色下令道。

“哇——你欺负我!我不干了!!”珠儿跳了起来,眼泪横飞的大叫道。

“不干可以,马上走,现在就离开七星寨,没人留你。”说罢,楚天涯抬脚就走了。小飞急忙跟上,回头看着那个妖冶又可怕的小煞星,感觉身上还是有点奇痒奇痛的后遗症。

“主公,我没什么事,其实也不用重罚她了。这小姑奶奶要是真的一气之下就走了……我这心里也不是那么好过。毕竟、毕竟她也是个大美人儿,还是喜欢主公的嘛,嗬,嗬嗬!”小飞却还有点心软了,低声求起情来。

“放心,她绝对不会走的。”楚天涯微然一笑,低声道,“不杀一杀她的锐气与野性,以后她还要骑到我的头上来了。”

“嘿嘿,主公英明……哎呀,身上难受!这都破皮流血了,我得去讨点药来敷上!这小姑奶奶,还真是不好惹!”

珠儿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楚天涯与小飞走远了,气得抓紧了双拳浑身直哆嗦,牙齿咬着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几名喽罗见她这情形,都有点不敢上前,小声道:“珠儿姑娘,主公有令,让你去天权宫见军师……”

“知道了,就你们多嘴!”珠儿满面怒容,脸上泪痕未干。

“呜哇——”几个汉子吓得惊叫一声躲开一圈,刚才小飞多嘴后的惨状可是历历在目。

“哼!去就去!臭男人有什么了不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的趴下,让姑奶奶骑大马!”珠儿恨恨的骂了几句,大摇大摆的自己朝天权宫走去。几名喽罗只敢远远的跟着,根本不敢靠近。

楚天涯刚走到开阳宫,后面的珠儿却一路跑着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一脸潮红,似有急事。

“夫……哎,主公,等等!”一边跑,她还在一边叫。

楚天涯回头,很自然的一眼就瞅到了她在胸前上下跳跃的那对小白兔。

还真是又大又挺。

“什么事?”楚天涯站住了问道。

珠儿也站住了,先拍着胸口喘了一阵,对小飞一瞪眼,“你走开,我们夫妻俩要说悄悄话呢!”

小飞只得灰溜溜的闪开了,楚天涯道:“谁跟你是夫妻了?有事说事,别胡说八道!”

“噢,那我就说了。”珠儿咧着嘴嘿嘿的笑了两声,突然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低声道,“主公,你要小心那个小贱人!”

“哪个?”

“就是我抓来的那个呀!完颜黛柯,那个小贱人!”珠儿的脸上泛起一丝怒意,“你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吧?”

楚天涯不由得会心一笑,淡然道:“确实不知道,不如你告诉我吧!”

“好!”珠儿满口答应下来,凑得离楚天涯近了一些,饱满的胸部都直接压到他的胸堂上了,咬耳低语道,“她父亲曾是女真完颜家族的忒母勃极烈,在与完颜宗翰争权夺利的时候失败了,于是家里倒了大霉。她父亲因为在一次战斗中损失了一些族人,完颜宗翰就借题发挥把他给治了。小贱人也就被罚没到了奴籍,成了完颜宗翰的一名侍姬。”

楚天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还有呢?”

“还有就是——这个小贱人最会勾引男人了,她为了保命就牺牲色相的伺候杀父仇人完颜宗翰。这还不够,她还勾引了完颜宗弼!”珠儿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道,“宗弼你知道吧?这是四皇子的汉名!他本名叫完颜兀术……嘿嘿,四皇子长得很英俊而且文武双全,是好多女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呢!”

“扯远了,捡有用的说。告诉我,你是怎么把她抓住的?”楚天涯说着,心中却道:宗弼,兀术,我能不知道么?不管是还是民间传说,他可都是大名鼎鼎——金兀术嘛!算算年纪,他现在应该还很年轻。现在的金国,掌握军事大权的还是相国撒改之子完颜宗翰,与嫡长皇子完颜宗望。

珠儿的回答,却大大的出乎了楚天涯的意料之外,她说道——“是完颜宗翰叫我把她抓起来,杀掉的!”

“什么?”楚天涯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么说,你是完颜宗翰的人?”

珠儿有点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嘟着嘴小心翼翼的点头。

“你真是宗翰手下狼牙卫队的人?”楚天涯更加疑惑了。

珠儿又点头,而且面色惶惶的退后了两步,小声道,“我师兄也是……我们两个,都是宗翰的贴身卫队,狼牙的成员……”

“那你们还敢到七星寨来,找死么?”楚天涯脸色一正,“你们这是要明目张胆的做奸细么?”

“不是!不是、不是!”珠儿情急之下急忙摆手,“虽然我们是狼牙卫队的人,但是,我们早就受够了那种日子了,早就想逃了。这次宗翰得知了小贱人与四皇子私下幽会,盛怒之下叫我们半途将小贱人杀掉。我们就趁这机会绑了小贱人,逃了!”

“你猜我信不信?”楚天涯绷着脸,盯着珠儿。

“你一定要信我啊!我都跟你实话实说了,你为什么不信?”珠儿急切又委屈的道,“我若是要骗你,根本就不用告诉你这些吧?”

“哼,欲盖弥障,雕虫小技!”楚天涯冷笑。

“那你要我怎么样,你才肯相信?”珠儿急了,几乎是跳着脚在嚷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证明我说的是真话?”

“好啊,你去死吧!”楚天涯十分平静的道。

“你!……”珠儿又惊又恼,抬手指着楚天涯都气得发抖了,突然将手狠狠的一挥,“死就死!”

说罢,她抬脚就朝山间栈道跑去,直接奔向了万丈深渊。

楚天涯的心里顿时本能的一惊,正准备上去拉她一把,却一眼瞟到栈道旁边藏着一个熟悉的佝偻身影,顿时放下心来,索性背剪着手站在原地。

珠儿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楚天涯,见他居然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气得大哭起来跑得也更快了,边跑还在边骂,“臭男人,你会后悔的!你这个狠心的臭男人!”

眼看着到了栈道边,珠儿停了一下,双手抓住扶栏看着下面云雾飘绕深不见底,还是有点害怕,于是闭上了眼睛。可是她又有点不甘心,于是悄悄的把眼睛眯开了一条缝儿,转头朝楚天涯看去。

楚天涯仍是站在原处,根本就没有动过。

“气死我了!我不活了!!”珠儿连连跺了几下脚,狠心一咬牙,纵身就跳下了深渊!

这一刻,楚天涯的心里也本能的抽了一下筋。毕竟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跳崖,还是太过刺激了一点。

就在珠儿的双脚离开栈道扶栏的同时,一条绳索像长了眼睛的灵蛇一样朝她飞了过来,将她拦腰给拉住了。听得一声轻斥,珠儿整个人都飘了起来,然后有个灰色的佝偻身影,像鹰隼一样的跃起将她接住,落到了栈道上。

珠儿早已闭上了眼睛,嘴里只顾着哇哇的惨声大叫,四肢胡乱的扑打。

楚天涯轻吁了一口气走过来,大喝一声:“还闹!——要不是老爷子救你,你已经做鬼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