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80节

点击:


当场就有数十人憋红了脸,却又不好发作。

楚天涯眯起了眼睛心道:这胡女非但鬼灵精怪行为乖张,而且生就了一副唇枪舌剑,胆子也大得可以!……应该是来者不善,但我还怕了你一个小娘们儿?

“怎么,生气啦?嘿嘿!!”胡女得意的笑了起来。

楚天涯不为所动的平声静气道:“七星寨敞开山门接纳四方豪杰,我看二位都身怀绝技,敝寨乐意接收你们成为山寨的一员。但有一句丑话我要说在前头。敝寨的规矩一向十分森严,不管是谁只要加入就必须恪守寨规,否则必遭严惩。”

“哟,楚寨主这么年轻就练出了这么厉害的官腔官调呀!”胡女满不在乎的继续把玩着白狐尾巴还嘟起了嘴,“我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就是要和你成亲的。你倒是说个话嘛,什么时候娶我过门?”

“我娶你妹啊——”哭笑不得的楚天涯差点当场就把这句话彪了出来。想了想,这话似乎更容易让人误会,还是忍住了。

在场的汉子们都憋笑憋到内伤,也忍不住心中艳羡:寨主真是艳福无边哪!

“咳……小娃娃,我家主公还没答应娶你呢,你怎么就问起日子来了?”何伯倒是笑得一脸灿烂像是深秋的老菊,他上前一步道,“当务之急你应该是先让我家主公收留你们两个。余下之事,才好从长计议。汉人的婚嫁之事,可不如你们奚族那么简单随便哪,何况还是堂堂的万人之主?”

“噢,那好吧!”胡女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那赶紧安排我们住下来吧!赶了这么多天的路都累死了——喂,老头儿,你去给我们弄两头肥羊来,我都好久没有吃烤全羊了!”

在场大多数人都是好气又好笑,楼上的楚天涯也忍俊不禁的摇了摇头。何伯却是依旧笑嘻嘻的,“好好好,如果主公答应收留你们,那老头子就亲自招呼你们两个,保证宾至如归。”

这话一说出,所有人都朝上往楚天涯看去。

楚天涯凝眸看了那对男女一眼,说道:“就将他们两个暂时安顿在七星堂火房。给予职事,教学寨规。十日之后,我亲自校验成效。”

“是,主公。”何伯应了诺,笑眯眯的道,“你们两个小娃娃,还不多谢主公收留?”

“谢主公。”青衣男子裘伤抱拳道。

“喂喂,火房是什么?什么职事?还要学寨规呀?”胡女一连串的问题就飙了出来。

在场众人发出了一片低声的哄笑。火房,那还用问?当然是烧水劈柴洗衣做饭这些事情了。

何伯笑眯眯的道:“走,边走我边告诉你们——火房里呀,全是好吃的!”

“噢,那走吧!——肯定有烤羊喽?”胡女当下欣然,大摇大摆的朝门外走去。

百来号人目送他们三人出了讲武堂,又窃窃私议起来。

“主公,这二人来历不明行为乖张,为何要收留?”一向惜言如金的阿奴说道。显然他对那个胡女没有半点的好感。

“就算摆明了知道他们是敌人,是来搞破坏的,我们也必须收留。”楚天涯淡淡道,“七星寨正在招贤纳士,他们主动上门投奔,且能拒之门外?否则传将出去必然坏了我们的名声,让真正的贤士望而却步。至于他们的本意与来路,假日时日自然会见分晓。在此之前加以防备便是。”

阿奴不再多言。很显然楚天涯这些话非但是要说给阿奴听,也是有意说给楼下的众人听到。

“兄弟们继续。”楚天涯说了一声,楼下众人应了诺,依旧开始讲武比试。没过一会儿,就恢复了之前的气氛。

稍后楚天涯便下楼到了校场,白诩向他走来,低语道:“主公有没有兴趣来看看那对男女的行理?”

“行理有什么好看的?”楚天涯诧异道。

白诩笑得神秘,“主公如若看了,必然开个眼界。”

“哦?那可就真得看看了。”楚天涯一时也来了兴趣。

“主公这边请!”白诩就请楚天涯上了校场北侧的哨塔。登到塔上一看,楚天涯当场确实不大小了的吃了一惊。

那对男女与何伯,刚刚走到了开阳宫的后山,正要走上通往玉衡宫的栈道。何伯与青衣男子走在前面,后面远远的跟了几个帮扛行理的喽罗,中间走着那个胡女。几个喽罗都胆战心惊隔那个胡女远远的不敢靠近,因为——

那个胡女正骑着一头成年的花斑猛虎!

除此之外,她的手中还拽着一条铁链子,链子牵着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子。每走几步那个胡女就要将手中的铁链用力一扯,跟在后面的女子就会发出一声凄楚的惨呼,跌跌撞撞的往前蹒跚快行几步。

“真是野性十足!”楚天涯不禁感叹。

这时白诩说道:“小生以往读过一些关于北狄的札记,说是幽居辽东深山的某些奚族小部落当中,或有异人善长驯鹰御兽。眼前这个胡女能够驾驭猛虎、驱使海东青这样的绝顶猛禽,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奚族异人!”

“奚族以往归附于辽国,女真倔起之后大多数的奚族人就投效了女真。”楚天涯说道,“敬谦,你是想说这两个人有可能是金国奸细?”

“如果他们是奸细,那也未免太过张扬了。如此的嚣张跋扈、明目张胆,难道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奸细么?不过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他们是在欲盖弥障有意反其道而行之。”白诩说道,“黄龙谷一役,堪称女真起兵以来第一败。金国会正视主公与西山的力量,也就不奇怪了。他们因此而采取一些特殊的措施来对付我们,也是情理之中。小生曾记得,完颜宗翰的手下就有一支神秘的‘狼牙’卫队,全由五湖四海的能人异士所组成。”

“说得好。”楚天涯眉宇微沉的点了点头,“防人之心不可无。盯紧这两个人。”

“是,主公。”白诩拱手应了诺,神色之间若有所思。

楚天涯微然一笑,“敬谦你是不是在想,如果这两个人有可能是奸细,那我们也就恰好可以将计就计?”

白诩顿时婉尔,“小生的区区心思,哪里瞒得过主公?——兵不厌诈!”

楚天涯微笑着点了点头,“估计老爷子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巴不得我赶紧收下这两个刺头。那个老狐狸,世上简直就没有事情能瞒得过他——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小生知道该怎么做了。”白诩心领神会的应了诺,又道,“主公,暂且不论这对男女是不是奸细,山寨之中多有牲畜马匹,养着一头猛虎的话恐怕多有不宜。”

“这倒是。”楚天涯不由得笑了起来,“不过,如果将太行山上的豺狼虎豹都征集起来加以训练,那应该也是一支不错的军队。”

“啊?”白诩不由得愣了。

“哈哈,别紧张!”楚天涯大笑,“我听说虎骨酒很是不错,虎鞭更有神效。”

白诩顿时婉尔,“留给老爷子补身体不错。主公你青春正盛血气方刚、郡主又不在身边,小心……”

“难道你没听说,那个胡女专程就是来投怀送抱的么?”楚天涯笑得一脸邪气盎然,“还附赠了上好的补品,真是想得周到!”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另一半

傍晚饭后,楚天涯来到了玉衡宫后山的云海仙境。

和外办的纷扰与喧嚣相比,此处的确不负仙境之名。站在悬崖边上,楚天涯看着山峦之间云海翻滚,静听风语淡看沧海,浸淫于争斗与劳顿的心境,总能为之宁静而豁然。

只是心中那股浓烈的思念与悄然的忧伤,非但挥之不去,反而更加清晰。“萧玲珑”这三个字,不知何时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刻在了骨骼内。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她的一颦一笑与以往的任意一个片断,就会浮现在楚天涯的脑海之中。他甚至经常产生这样的错觉,仿佛萧玲珑从来没有离开过。或许推开一道门、打开一扇窗就能看到她的微笑。再或许会在他们二人曾经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不期而遇,伊人犹在,一如初见。

萧玲珑在他心中,已是无可取代。所以今天那个胡女说出那句话是,实在是犯了楚天涯心中的大忌。他甚至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像每个普通的男人那样出于本能的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发出了由衷的怒喝。若非是经历了太多的波澜让他练就了极好的忍耐力,恐怕那对男女今天就该是死期到了。

“飞狐儿,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走的。为什么事先你就不跟我商量一下?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你,我纵然拥有整个天下又有什么意思?”楚天涯低声自语,“现在我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西山与七星寨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与焦文通之间已经不是一个数量级,他完全失去了与我叫板与抗衡的实力。至于光复辽国……其实就连你自己也知道,这已是不可能。为了这虚无飘渺的东西而割舍到手的幸福,值得么?”

“老头子只能说,人各有志,不可强求。”突然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倒把楚天涯吓了一跳。

能够安然逾越阿奴与汤盎的岗哨,又敢于突然出现在楚天涯背后的,整个山寨里也就只有何伯一人了。

“老爷子,你差点吓得我摔下去。”楚天涯回头笑道,轻吁了一口气。

何伯依旧佝偻着身子笑眯眯的走近,“少爷,郡主要是听到你这番话,定然欣慰。只是当初你为何就不肯将这些话说给她听呢?”

楚天涯微皱起眉头,无语以对。

“老头子早就跟你和郡主说过了,生逢乱世,别管那么多繁文缛节。少爷你就该早早将郡主娶过门,一了百了。”何伯说道,“少爷你刚才也说了,为了虚无飘渺的东西而割舍到手的幸福,显然是不值的。非但不值,还蠢得可以。什么名利争斗与世俗眼光,其实全是狗屁。管那么多做甚?就算你仍是以前那个小小的牢城管营,只管活好自己便是,何须理会那么多狗屁?何况你现在已是堂堂的上将军、麾下十万之众。你就把萧郡主娶了,谁又敢咋样?焦文通敢说一个不字?辽国的遗老遗少敢有意见?就算是大宋朝廷与女真人又能如何?……大丈夫立于世,别问对错敢作敢当,就是要图个痛快!”

“老爷子教训得是。在和萧郡主的婚事上,我的确是些瞻前顾后、自作聪明了。”楚天涯禁不住叹息了一声,“其实你说的那些我虽是有所考虑,但都没有真正放在心上。真正阻碍我与萧郡主的,不是焦文通也不是流言蜚语,而是萧郡主自己内心的心结。不管我是牢城小吏还是万人之主,我都可以为她做出任何的牺牲,包括不做这个主公的位置。但她过了不自己心中那一关,她放不下国仇家恨,也接受不了我与焦文通的明争暗斗。虽然她表面看起来很是冷漠孤傲,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比谁都要柔软,比谁都要多情。”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