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58节

点击:


“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辽国郡主!”种师中不禁精神一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来得倒好——迎战,拿下!”

种师中的部队,是大宋现今少有的能战之师。将令一下,部队马上变阵,转头迎击萧玲珑去了。这边姚古一看形势有变,配合种师中马上做出了反应,让他麾下的部队散成了弧形从两翼掠开,将关山的一只人马渐渐的包围了起来。

此时,关山仍然像是失魂落魄了一样的躺在地上,两眼发直形如死人。他的苍云宝驹低下头来用脸颊蹭他,还用嘴咬他的衣服想将他拖起来。这匹极通人性的宝驹仿佛是体会到了主人彻骨的悲痛,两颗宝石般的眼睁里竟也流出一颗颗的眼泪。

汤盎伏在关山的尸体上,如丧考妣的放声大哭。其他的山寨喽罗们也是哭声一片六神无主,乱作了一团。

此时,萧玲珑所部的五百骑已经像一颗箭头似的扎进了种师中所部的军阵之中,战作了一团。种师中就想趁机将萧玲珑这个朝廷指名要拿的重要人物给活捉回去,也算是功劳一件。因此下了命令不可杀她性命。

萧玲珑却不会跟种师中讲什么客气,心急之下只想寻到焦文通,一上来就将她练得半熟的“楚家枪法”使到了极致,力求短时间内杀出一条血路,破阵救人。

但种师中的部队显然不是脓包,萧玲珑一头扎进来,就落入了包裹严实的铁桶之中,透口气都难,就甭提要冲杀出去了。

“务必要捉活!生擒辽国郡主者,赏黄金五百两,加官两级!”阵外观战的种师中再次重申要活种,并下了血本激励将士。因此阵中的宋兵倒是无人施放冷箭,全都争先恐后的向萧玲珑扑去,就如同层层的潮水,根本杀不退却。

这时姚古策马走到了关山的尸首旁,一时也不知如何言语,只得长叹了一声,说道:“焦文通,本将万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份上。关钤辖自刎身亡,本将跟你一样,也是十分痛心。但现在你不能就这样一直躺着。你起来看看,那个辽国郡主已经跟种师中打起来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如何是好?再者,这也跟关钤辖的生前遗训大相违备啊,咱们宋人怎能自相残杀?——你还是赶紧去劝一劝吧!”

只个喽罗们相继上前将焦文通从地上扶了起来。

焦文通站起来后一脸的木讷与呆滞,茫然的看了看关山的尸体,又回头看了看那片烟尘四起喊杀震天的战阵,一声不吭的骑上了马。

“老七,背上大哥,咱们走。”

汤盎闻言,二话不说就将关山的尸体背了起来。

姚古不禁愣了,“焦头领要去哪里?”

“西山。”焦文通答了一句,将巨弓从马鞍上取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姚古,声音冷如冰块的淡淡道:“挡我者死。”

姚古也算是一员沙场宿将了,这时也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丝毫也不怀疑,如果这时候他出声阻拦或是做出什么阻拦的动作,焦文通就会一箭将他射穿!

于是,姚古只是叹息了一声,无奈的点点头,“好吧,人各有志……关钤辖的事情,本将深感遗憾!你走吧!”

“姚经略,不可!”近旁的俾将却是急了,“许相公可不会放过你的!”

“住口!”姚古大喝一声,“——人马散开!放焦头领走!”

焦文通冷冷的瞟了姚古一眼,一言不发,调转马头就走。

姚古趁他转了马头,急忙策马回奔,同时将手中令旗当空一挥——“截杀焦文通,万不可放虎归山!”

“哼!”焦文通仿佛早就料到姚古会使这一招,猛然大喝一声,“兄弟们,随我突围!”

“是——”

七星寨众喽罗们听到焦文通这一声暴喝,瞬间又有了主心骨,便从一盘散沙的状态恢复了过来。关山之死已经让他们心中满是悲愤,这时都化作了恨意,个个杀气腾腾。

焦文通不急不忙的搭了一箭到弦上,蓦然扭腰返身,一箭朝正在奔逃的姚古射去!

这一枚比平常的破甲箭还要粗大了两倍不止的巨箭,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在众多大宋骑兵们的头顶穿棱,划过了一道曲线微小的弧形,“当”的一声就射中了姚古的头盔!

姚古当场魂飞天外,直接落下马来!

众军士大惊失色!

这也太夸张了!人山人海之中,姚古离焦文通已足有百步之遥,居然还被他反身一记背射击中!

当场就有许多宋兵吓得裹足不前甚至跳下了马来,就怕焦文通下一箭伺候到了自己身上。

摔落下马的姚古被军士们七手八脚的从地上拉了起来,除了一点摔伤,居然没事。他仓皇的取下头盔,发现自己的缨盔已被削了去!

此时,姚古才着实被震撼到了。焦文通的盖世神射果然名不虚传,如果要取他性命,简直就是探囊取物。现在却只削他盔缨,显然是因为关山的那句遗训!

思及此处,姚古羞愧难当,却又碍于许翰的严令不敢造次,只得重叹了几声,将那个没了盔缨的兜鍪狠狠的砸在了上。

关山带着人马,开始突围。

搭箭上弦,例无虚发。摄于他的神箭之威和山寨骑兵们的同仇敌忾,原本就没有形成严密包围圈的姚古所部,很快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焦文通又身先士卒的直接朝种师中的将旗所在冲击而去!

围魏救赵,擒贼擒王!

他当然是想救萧玲珑,却没有直奔萧玲珑被困所在,而是直击敌军统帅!

看到焦文通轻松就突破包围杀了过来,种师中恨得牙痒痒,跺脚直骂姚古贪生怕死不予配合。同时他心里又有一点发寒,焦文通的箭术可不是好惹的。纵然己方人马占优并不怕他这群乌合之众,但焦文通显然就是冲着他本人而来,万一不小心就被他一箭给穿了,就是到了阎王爷那里喊冤都没人理会!

种师中马上开始转移!

焦文通就奔他来!

两拨人在这十里战场上玩起了捉迷藏。宋兵因为指挥中心的飘乎,阵脚开始变得有些紊乱,萧玲珑凭借着身边一群得力之人的全力拼杀,杀出了一条血路突围出来。

焦文通见状,果断舍弃了追逐种师中,将旗一挥——与萧玲珑汇合,撤!

跟随焦文通的这些喽罗,虽是一群三教九流的乌合之众,但却是焦文通花费了几年心血亲手调教出来的精锐悍卒,这些年来也就从来没有闲下来过,一直是七星寨的主战力量。只要上了战场,他们就像是焦文通的手臂一样伸缩自如,往来如飞!

将令一下,三千骑卒马上依令而行,跟随焦文通一起与萧玲珑所部汇合一处,变阵为锋矢突击的锥形之阵,朝西北方向突围而去。

逃到了东南一处山坡同上的种师中,气得把马鞭子都折断了,心中是既恼怒又有些惊叹。

想不到,区区的响马山寨之中,还有这么训练有素的骑兵,还有这样精通兵法、指战一流的将才!

逃得更远一些的姚古比起种师中更是狼狈。堂堂的西军统帅、深受大宋朝廷器重的沙场宿将,居然被人一箭就杀得丢盔弃甲。

看到焦文通率人逃遁,种师中与姚古不约而同的咬牙切齿——“追!!”

要是让焦文通就这样给逃了,他们两个顶梁大将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混下去?

因为关山之死,焦文通已是肝肠寸断心灰意冷。现在,他心中的悔恨与悲痛,已是无以言表。思前想后,他觉得根本就是自己逼死了关山!

如果一刀砍下自己的头胪能够让关山死而复生,焦文通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

倒是姚古提醒了他,关山还留有“遗训”,前方的萧玲珑,还陷在了危险的包围之中。若非如此,焦文通恐怕已经追随关山而去了!

两拨人马汇合到一处,关山有意躲着萧玲珑不与她碰头抵面。二人各率人马,一同朝西北方向的小苍山奔去。翻越这座小山,就可以跨过汾水的阻隔,然后向西山进发。出发之前楚天涯就已经给萧玲珑指明了退路,焦文通则是谋而合的选择了同样的路线。

此时,七星寨的薛玉与白诩率领的大队人马出发晚一些,也正好抵达了小苍山山麓。

同样的,楚天涯与孟德早已在此等候。

站在视线开阔的半山腰上,楚天涯清楚的看到东南、东北两个方向同时有人马朝这方奔来。东南方向的人马,后面还像还跟了一条尾巴在追击。

“来了。”楚天涯轻吁了一口气,“看这情形,焦文通是跟太原的兵马打了起来。情况不妙啊,不知道关山怎么样了。”

“兄弟,要下令备战么?”他身边的孟德问道。

楚天涯点了点头,“尽量不要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减少伤亡。用疑兵之计吓退太原兵马为上。现在这时候,咱们不能自相残杀。否则,偷笑的只会是女真人。”

“只怕咱们这么想,许翰却不领情。”孟德说道,“万一对方非要找咱们拼命,怎么办?”

楚天涯的嘴角轻轻一挑,“那咱们也不怕他。不是么?——尽量不要自相残杀就行了。万一避无可避,他要战,战便是!”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孟德扬眉吐气的大笑几声,“许翰若不识相,这小苍山就能吃光他十几万大军!索性咱们再倒杀回去,夺了他的太原!”

楚天涯微笑的摇了摇头,“这样做除了逞一时之痛快,没有半点好处。现在太原已是一座空城,放在朝廷手里尚有重建城池、恢复元气的可能。我们拿了非但没有油水,还是个巨大的负担。再者,这十几万宋兵可以说是现今大宋天下仅存不多的能战之师了。若是坏在我们手里,岂不是自毁长城、给女真人扫清了道路?——要抗击金兵,光靠我们自己的这点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孟德笑呵呵的点头,“我也就是恨他不过了,随口说说。兄弟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听你的!——看,萧郡主的人马先到了山下了!”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以逸待劳

眼下的局面,其实多少有了一点出乎楚天涯的意料之外。

原本按照他的安排,先是由萧玲珑阻拦焦文通并从感情上动摇他的意志,然后趁焦文通与许翰在军中宴会之时,由潜入城中的西山细作鼓动城中百姓,先在太原城中制造混乱与事端。然后趁乱,混编在许翰大军中的胜捷军与太原军巡,都会趁机发生骚乱,上演一场“士兵大逃亡”的好戏。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