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47节

点击:


楚天涯笑了一笑,不急不徐的朗朗道:“综上所述,楚某认为圣旨的过分大度与宽容,恰恰是暴露了官家的别有用心。官家或许真的是想招安太行诸寨,但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楚某与王禀、张孝纯这几个重要的战犯。因为我们夺取军权自主抗金的事情,已经触及了赵宋官家的底线,他是绝对不会容许天底下任何人干出这样的事情的,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这事既然已经发生,若不杀一儆百,官家都会认为从此大宋无以立国。再说了,太原这里还摊上了三条重要的人命,童贯、刘延庆与耶律余睹。这随便哪一个的死,都可算是惊天巨案。你说,朝廷能不追查么?金人能不借题发挥、对官家与朝廷施压么?”

“有道理。”关山与焦文通异口同声的道。

“太多的含糊其辞与猫腻夹杂在这圣旨之中,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官家,或者说是许翰,只是想要先稳住我们,不让我们生疑。在招安大事完成之后,再行秋后算账。”楚天涯微微一笑,“当然,楚某肯定是死路一条,我早已心中有数。至于官家还对许翰下达了什么密令、要在招安之后再行解决哪些人物,我就不好妄自猜测了。大家各自寻思一下,哪些人触到了官家与朝廷的痛处与底线,哪些人最招女真人忌恨,那就多半已经在官家和许翰那里判过了极刑。”

“小生虽然籍籍无名,但黄龙谷一役由我策划,打得完颜宗翰威风扫地颜面尽失。现在他们或许还不知情,但只要完颜希尹一回去,小生必死无疑。”白诩摇着扇子微笑道,“或许小生不像楚兄弟那样大名远扬,但小生的结局也不会比你好到哪里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萧玲珑冷笑一声,“谁能担保那昏庸的官家不会把我当奴婢一样的捉去送给完颜宗翰?话不多说了,我死不降宋!”

薛玉本是一直沉默,这时也忍不住说了一句,“楚兄是我恩人和兄弟,萧郡主与我情同兄妹,在座诸位的性命也都比薛玉重要——伤我兄弟者,死!”

焦文通发出了一记深深的叹息!

关山眉头深锁脸皮都绷紧了,一时也没了言语。

“大哥,现在咋办哪?”汤盎急躁的问道,“你别听了外人一通胡说八道就耳根子软,你老人家要是决定了,俺就跟你赴汤蹈火!”

“不能再这样争执犹豫下去了。”关山斗然站起身来,目露精光神色凛然的大声道,“楚兄弟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关某认为,现在可能是七星寨找到真正出路的唯一机会。虽然风险很大,但关某也愿试上一试——当然,关某不会让在座的任何一人先去冒险。关某愿意带上一部分兄弟先行接受招安。待查明真相、事实明朗之后,再来上山搬请各位兄弟下山!”

众皆愕然!

看来这一次,关山是真的下了决心,必须要走出这突破性的一步。

焦文通也站了起来,“大哥,那楚兄弟与萧郡主怎么办?小弟也认为,朝廷可以放过任何人,唯独不可能放过他们!”

“就请二位去先去孟德所在的青云堡暂避一时。”关山斩钉截铁的说道,“等我归附官府之后,关某自会使尽全力为他二位脱罪。如若实在不能……再作决断!楚兄弟、萧郡主,非是关某刻薄寡情,为了全寨上下数万人的生死攸关,关某只好出此下策!”

“在下理解。”楚天涯点了点头,心中还暗吁了一口气:也罢,看来七星寨这里的确不是我久留之地了。关山这一回是动了真格……其实这样也好。或许,他早该有所决断了!只是这个方式略显得个人英雄主义了一点,大有“风潇潇兮易水寒”的味道。

萧玲珑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我早已把七星寨当作了我的家。虽然我不想再一次背景离乡,但是,眼下的确是没有了更好的办法。为了顾全大局,我愿意按照大哥吩咐的去做,暂且去西山避上一避。”

薛玉和白诩也都没了话可说。关山今日表现得如此坚决,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已经下了最大决心。

“大哥,俺陪你去!”只有汤盎跳了起来。

“安心呆在山寨,谁也不用跟去。”关山将独臂一挥,“关某至担任寨主以来,从无建树,也没有为众位兄弟谋得半点好处。今日,就请诸位兄弟不要相劝,成全关某一回。就让关某,先去替众家兄弟们探个路、打个哨。如此而已!”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分飞

会议散了,大家各怀心思的退去。

因是同路,楚天涯与何伯、萧玲珑走了一道。一路上三人都出奇的沉默,心事重重。

到了玉衡宫快要分手的时候,萧玲珑突然道:“天涯,来陪我聊聊么?”

“你们聊,老头子先回去了。”何伯说完就走了。

二人来到了玉衡宫后的云海仙境。

“天涯,我心里很乱。”萧玲珑看着远方,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还带一丝哀伤。

“是不是有一种被赶出了家门,从此无家可归的感觉?”楚天涯说道。

萧玲珑点了点头,“不止如此。虽然我在某些事情上不赞同大哥的观点,但是,他在我心里已经像是我的家人。他这一次如此冒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楚天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其实以七星寨的现状而言,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总要有人踏出尝试的第一步。就算失败,也可以警醒他人,为他人指明道路。关山的确是我仡今为止所遇到过的最有气概、也最无私的一个人。虽然会有人对他热衷于招安一事有所诟病,但真正了解他为人的,只会为他的博大胸怀与舍生取义的精神所感动。”

“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有福同享,有难他当。”萧玲珑的声音很低柔,说得还有点动情,“虽然我自从来了山寨,一直都与二哥关系最要好,就像是亲密无间的兄妹。但是,关山在我的心目中更像是父亲、尊长。他虽然只有一条胳膊,但他时刻在都在用他的独臂支撑起一片天空,为我们遮风蔽雨。”

楚天涯点了点头,“虽然我与关山的交往不多,但是……不得不承认,我曾多次为他的英雄气概所折服。就连何伯也曾说过,关山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能让他佩服的人之一。”

“天涯,你说……这一次,他会不会成功?”萧玲珑转过头来,十分无助且渴盼答案的看着他。

楚天涯很想说两句好听的来安慰她一下,但又知道骗她不过。于是轻叹了一声,“说实话,我心里很没有底。今天会议的时候,我已经尽力劝说他们不要相信朝廷了。但是……”

“其实大哥不傻,他也知道这一次朝廷很有可能是在使诈。”萧玲珑说道,“但是他不能放弃了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虽然我打从心底里反对招安,但我也清楚,做回良民、为国效力是我们这些山贼响马最好的归宿。大哥……他真的很不容易!”

楚天涯眉头紧皱,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天涯,我再一次有了那样的感觉……就是当初女真人杀来、我国破家亡时的感觉!”萧玲珑说着,眼圈都有点红了,“看到七星寨因为眼前之事闹得分崩离析,我也被迫暂时离开,我的心里很堵,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山寨也就像是一个人,面对人生的抉择时,难免也会有所取舍。”楚天涯轻声道,“放心吧,你只是暂时离开山寨而已。关山的用意我明白,你我的身份比较特殊了一点,会阻碍到其他人接受招安。如果我们走了,他们会少些顾虑安心一点,这并不表示关山是抛弃了我们。”

“这我明白,所以我也没有表示出异议。”萧玲珑说道,“只是我无法想像以后的日子……不管是招安成功,还是招安失败!”

楚天涯略微一怔,朝着萧玲珑所说的想下去——招安成功,山寨里的其他人都归附了朝廷,但是萧玲珑不能;招安失败,关山凶多吉少、七星寨与朝廷反目成仇并难免分崩离析!

不管哪样,对萧玲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结果。

楚天涯伸出一条胳膊揽到了萧玲珑的肩膀,在她肩头轻轻的拍了拍。

萧玲珑略微一颤,轻轻的靠过来了一些,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怕,至少,我会一直陪着你。”

“……”萧玲珑沉默无语,眼睛闭了起来。

二人站了良久。

萧玲珑突然道,“为什么越是在乎的东西,越容易失去?这世上,还有值得倾注心血与感情的东西么?我都有点怕了!”

楚天涯心中叹息了一声,这样的话题不可深究,不然势必触及萧玲珑的新伤旧伤一起爆发。

“别想太多了,或许事情不如我们想像的那么糟糕。还有,我去了西山,也会想办法解决这些难题。”楚天涯说道,“回去早点歇息。收拾一下人马,带上你的夜叉军和耶律兄弟那些人,咱们早些去西山,也好早做筹划。”

“好……”萧玲珑侧目看着楚天涯,双眸之中有些烟雨朦胧,更多的是对他的期待与求助。

看到她极少显露出的这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楚天涯心中略略酸楚。

她不就是想要个家么?

也他妈的这么难!

楚天涯索性将抱在了怀里,“相信我,我会竭尽所能的……保全七星寨!”

当晚,薛玉再一次来到了楚天涯这里。他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拉着楚天涯不停的喝酒、喝酒。明显他是想要买醉,却怎么也醉不了,反而越喝越精神,眼神都倍亮了。

楚天涯知道,他肯定有了很重的心事。

何伯在一旁看着,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声,“傻小子,是不是把完颜希尹交给了关山?”

薛玉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何伯。

“看什么看?你蹶什么屁股老头子就知道你要屙什么屎!”何伯没好气的道,“你就那点出息,真以为凭着一个完颜希尹,就能换回你婆娘?”

“师父……徒儿做错了什么?”薛玉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茫然。

何伯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在男女之事上太过痴缠。原本你要与你娘子恩爱,这是人之常情,不算是错。但男人大丈夫,岂能因为失去了一个女人就消沉下去?你若像是老头子一样亲眼看到全家几十口被人残杀肢解,那还不得寻了短见?现在你娘子是死是活还不知晓。如果他日你们重逢,她看到你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该是如何的心伤?”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