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38节

点击:


宴罢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独照景色如画。所有人都已是酒足饭饱,尽兴开怀。关山、薛玉和白诩,一起亲自来送楚天涯等人回开阳宫居所,极尽热情与周到。

虽然心中甚是牵挂王家父子的安危,但是初来乍道,楚天涯也不好渲宾夺主的立马提出要求让山寨的头领们帮忙搭救,只是在闲聊之中有意无意的向关山提起了此事。

关山略作沉思之后表态说,王家父子是难得的忠义之士,在这一次的太原之战中大家也是同患难共生死。搭救这样的人物,七星寨义不容辞。但因为牵涉重大还需从长计议。不如,就稍等一两日,待焦文通回山之后再作商议定夺。

楚天涯自然是感激称谢,心下却暗暗寻思,我曾听闻,最初焦文通才是七星寨的大寨主,后来却将寨主之位对关山拱手相让,其中却不知有什么辛秘与缘由。但从现在的种种表象来看,貌似焦文通这个二寨主,在山寨里的地位与威信并不亚于关山。但凡有重大事宜关山从不专断,必然相请焦文通共议。但某些事情焦文通却曾经“独断专行”或者说“先斩后奏”——比喻说上一次他匹马单枪威震西山。

个中的微妙,楚天涯越是细细体会,越发感觉到关山这个大寨主,仿佛有一点被架空了的味道。

众人将楚天涯等一行人送到开阳宫之后,又陪着他们在宫中略作参观了片刻,并留下了十余名精细勤谨的喽罗伺候方才告辞退去。唯独薛玉留了下来,非要伺候他的师父——何伯换药安寝之后,方肯离去。

楚天涯也一同查视了一回老爷子的伤情,不是非常乐观。何伯是在那一场惨烈的守城巷战之中,为了保护楚天涯而负的伤,背上被砍了一刀,伤及骨骼差点当场毙命。他虽然武功高强生命力也很顽强,但毕竟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了,受了这种伤筋动骨的重伤,一时半会儿肯定无法痊愈。所以今天的欢宴上,老爷子都鲜有笑谈,胃口也是不佳。回到开阳宫之后马上就躺下了,显得极是疲惫。

薛玉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颇为冷峻的美男子,在面对何伯时十分的殷情与谨小慎微,就如同在伺候自己的生身父亲。楚天涯在一旁目睹了他给何伯换药治伤以、擦身换衣、铺床盖被的全过程,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温言细语,如同一个谦卑温驯的小媳妇。

可是到了战场上,三寨主薛玉却是最生猛与最残酷的一个主。别看他生得俊郎丰逸温文尔雅,手中的那口泼风大刀却是一向崇尚“暴力美学”。每逢上了战场,若不杀到浑身煞血、马匹腿软绝不罢手!

美薛郎、醉刀王,正是目前七星寨里的头号先锋猛将,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千军劈易斩将夺旗,都不在话下!

伺候何伯睡下后,薛玉忧心忡忡的退出房外,楚天涯邀他到自己房中稍作。

“当年我赴往东京弓马子弟所学艺时,年方十八岁。那是我头一次背景离乡阔别父母。到了异地人生地不熟,若非是师父悉心照顾我,我恐怕早就半途打了退堂鼓。”薛玉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冷峻的面庞上流露出鲜有的温情,他说道,“人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却当真是把师父当作了我的父亲。当时,他也的确是把我当作自己的儿子一般照顾。为了报答师父的大恩,我苦心学艺力争在武举夺魁,为师父争脸。没想到我却输了……只落了个第三名!”

“哦,还有人比你更加出色?”楚天涯不禁好奇道。

薛玉自己也笑了,说道:“如果你知道状元与榜眼是谁,就不会奇怪了。”

“是哪两位高人?”

“状元就是我师兄,焦文通。”薛玉笑道,“输给他,我是心服口服。至于另一人我就不那么服气了——刘延庆之子刘光世。没错,就是前不久把你抓起来游街示众的那个刘延庆,他的儿子!”

楚天涯也笑了一笑说道:“刘家算是将门世家,刘延庆跟着童贯混了这么多年,在朝堂之上根深蒂固。使点钱买些门路,让他儿子混个榜眼的确不是难事。”

薛玉冷笑,“若论武艺,十个刘光世一起上来,薛某也保准不让一个活着回去。若论兵法韬略,那等不学无术的膏粱子弟根本就是浪得虚名,我都不屑与之相提并论。正是出于这样的激愤,当时我虽然夺得了探花却羞于回去面见师父,因此不告而别连夜就卷起铺盖离开了东京回了大名府老家。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十多年!……回想起来,当初太过年少气盛却因小事而误了尊师重道,真是惭愧!好不容易师父终于肯上了山寨,打从今日起,我可就要好生侍奉他老人家,以弥补以往那些年的过失。”

楚天涯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薛玉的赞许与欣赏之情的微笑。

在接触到的七星寨众头领当中,薛玉给楚天涯的感觉是最为纯粹与耿直的一位。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侠气,坦荡、磊落、重情重义。这样的人好相处,楚天涯也一向十分的敬佩与欣赏。

二人就着一盏灯、两碗茶轻松随意的叙聊,不想是越谈越投机,话题也越来越宽广,很有一点相逢恨晚的感觉了。要知道,薛玉平常可是一个十分沉默寡言的人,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个男人很是有一点“冷”。可是一但与他走近了、让他打开了心扉,就能发现他那个冰冷的外表之下,其实有着一颗赤诚火热之心。

他这样的特性,和萧玲珑恰是有一点相似。不过与萧玲珑的“刺猬式防卫”所不同的是,薛玉一般是采取冰山式涂装,让一般想要接近他的人都只可远观仰视,会因为敬畏他身上的那股阴寒之气而自然败退。

若非如此,像他这样三十出头、文武双全又俊美丰逸的男子,怎么可能身边没有一个女子相伴而一直守着单身?

二人彻谈至深夜,连日来劳累不堪的楚天涯实在撑不住眼皮都在打架了,方才作罢。夜色已深,薛玉也就不回自己的天玑宫了,直接卷了一床被子就在何伯房间的地板上躺了下去。他睡得很惊醒,半夜里老头子要是起个身或是咳嗽一声,他便马上起身伺候,孝顺恭敬令人叹服。

近大半年来,楚天涯也头一次睡了个囫囵觉,而且是在饱食饱饮不用担心半夜被人砍头的情况下。

醒来时居然已过黄昏,楚天涯感觉浑身都疼,眼睛也有点睡肿了睁不开。这一觉真是睡得太沉太死,稍后他出了房门才知道,原来都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大家都知道他很累,于是也没叫他,让他睡了个饱。

楚天涯自己也惊呆了,居然一觉睡了将近二十个小时没有起身!

小飞给楚天涯留了饭放在蒸笼里温着,这时便取了来给他吃。吃饭的时候,何伯就坐到了他的对面,有意无意的说道:“少爷,你初入山寨,在没有摸清形势之前不要刻意的和任何人走得太近,包括薛玉。”

楚天涯的筷子一顿,“为什么?”

何伯的脸色有点青灰,精神头显然没有以前好,但一双眼睛却是更亮了,他说道:“老头子来了这山寨没几天,就嗅出了一丝古怪的味道。七星寨里,恐怕不如我们想像的平静与祥和。关山这个大寨主做得并不顺心,焦文通、薛玉、萧玲珑这三个人一向同气连枝,大有一点分庭抗礼的味道。白诩左右逢源机巧圆滑,剩下另外两个大寨主杨再兴与汤盎算是关山的死忠,但一个下了山另一个纯粹是个愣头青。据说杨再兴下山,多少跟焦文通有点关系。因为焦文通权柄太盛,经常在气势上压过关山。所以,这七星寨里也分成了明显的两派。关山这个大寨主,有点名不符实。”

楚天涯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七星山的内部并不平静。我想,造成他们内部派系分野的一个重要原因,恐怕是出于对将来出路的考虑。大抵这两派人,有一派是想为朝廷效力,另一方则不敢苟同。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十根手指伸出来还不是一般长短,有点意见的分岐很正常。只要能够将这些问题处理好,也不伤大雅。”

“问题就是,他们很有可能自己处理不好。”何伯的话锋突然就得犀利起来,他说道,“在重大问题上存在本质上的分岐,不是商量与调和就能解决的。当然老头子也相信,至少现在,他们还不至于因此而坏了义气而同室操戈。但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始终是个隐患。七星寨里豪杰林立个个英雄出色,若是因为内部的原因而相互掣肘最终走向衰败,那就太可惜了!”

楚天涯一边吃着饭一边慢慢的寻思,突然道:“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强宾不压主,我一个初来乍道的孤家寡人,还能干涉到七星寨的核心事务么?”

“能。”何伯斩钉截铁的说出这个字,眼中也闪过一道异芒,“少爷你可别忘了,你有个在西山做大头领的义兄,还有个主持了太原之战的师父。虽然这两位现在都有点没落了,但是你的才能与背景对七星山来说,就是一股能够打破当前格局平衡的外力——现在七星山内部已经陷入了某个僵局,除非借助外力,否则他们无法自行解决这些潜在的危机与问题!”

楚天涯顿时恍然大悟——何伯这话真是一针见血了,这恰恰是与数百年后挪威渔民运用的“鲶鱼效应”,有着异曲同工之用!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三十九章 顶天立地

两天以后,在黄龙谷清理战场的焦文通率领大部人马,带着大量的战利品回来了。

七星寨里欢声雷动,大肆庆祝。对于山寨来说,没有比这样的胜利更能鼓舞人心,也没有比战利品更令人激动的了。

庆功会正式开始,七座山峰七座主宫内各自设宴,众喽罗及女眷家属等人全部参加,七星堂里则是各大头领汇聚一堂,把酒言欢。

真正是有一番“普天同庆”的味道。就连关山与焦文通等人都说,这是七星寨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盛会”,山寨之中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庆过。

这倒是不奇怪,因为七星寨以前再如何实力强大,充其量不过是响马盗贼,打不出多么像样的胜仗,也劫不来像今天这样丰厚的战利品。

既然是庆功大会,免不得要“排比功劳”。众头领都挺谦虚,推来让去的将此次大捷的头功让给了运筹帷幄的白诩,其次是深入太原前去和官军合作的萧玲珑,然后是阵前生擒了完颜谷神的薛玉以及其他作战勇敢的大小头领。

两位大当家关山与焦文通,没有参与这样的功劳排比。楚天涯现在还不算是山寨之人,自然也没有份。不过大家一致认为,太原之战能有今日的局面,楚天涯功在全局无人可及,就是白诩也无可比拟。说穿了,整个七星寨都只是楚天涯全盘计划当中的一颗棋子。今天山寨能够捞到这许多的好处,论头功该是楚天涯才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