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34节

点击:


“是啊!”众头领一并点头而笑,频频应和。

正在这时,一名小卒来报,说三寨主薛玉在阵前生擒了女真人的一员大将,先行带到山上关押去了!

关山等人一听,又发生一片畅快的大笑,只有白诩眉宇微沉略一寻思,拍了拍扇子淡然的笑而不语。

此时黄龙谷中的战事已然接近尾声,虽然没能杀死或是生擒了完颜宗翰略有遗憾,但眼前的胜局已是大大的超出了众人的预想。关山也听取了白诩提出的“见好就收、穷寇莫追”的建议,下令让太行诸寨的兵马总管焦文通,率领几位头领与三千人马打扫战场、清剿残匪,重点不可放过女真人弃下的战马与兵器。这些东西,对山寨来说都是极为难得的宝贵资源!

既然这里已经有了焦文通主持大局,关山在此久候楚天涯的消息不得,便索性带上白诩等众头领亲自去楚天涯那边看一看。为防不测,关山还点起了两千人手一同随行,若有需要便可以给楚天涯助战。

因为两方战场之间有一场弥天大火阻隔,关山等人只能绕走山间小路。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楚天涯这边的战事,也已接近尾声。

高佛留等人带了六千劲卒掉进楚天涯的包围圈,虽是战机尽失,但好歹人数不少,就是跪着等被砍脖子,在这狭窄的山路之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杀尽的。因此战斗足足进行了一夜,太原将士也付出了一定的伤亡代价,才将这六千人马完全击溃,并剿杀殆尽。

就如同楚天涯所下达的军令,一个不留!

楚天涯从山腰上走了下去,准备和众兄弟们一起欢庆这一场,得来不易的胜利。

就在许多太原将士刚刚在敌人的尸体上擦干刀身的血迹时,前方山谷处突然涌现大队的骑兵,直奔楚天涯等人而来。

众将士警觉的拔出了刀枪严阵以待,待那队人马走到近前,却又有许多人发出了欢呼之声——“是我们自己人!”

没错,来的这队人马,全是宋兵装束!

众将士们不明所以,见到自己人的衣甲旗帜自然高兴;可是楚天涯与王荀的脸色却是都变了!

“天涯,你快走!”王荀刚刚一眼看清对面来的人马,就急忙催促楚天涯,“来的这人我认识,是大宋西军鼎鼎大名的姚家军统帅、姚古!”

楚天涯双眉微沉的盯着前方,淡淡道:“这么说,该是朝廷派到太原的王师所部了?”

“姚古既然都到了这里,就表示他们已经去过了太原,或是已经完全接管了太原。”王荀急了,“朝廷是不会放过你的!……别多说了,你快走!”

楚天涯眉头一拧,“我走了,你怎么办?他们不放过我,又岂能放过你们父子?”

王荀狠狠的一咬牙,大力的推了楚天涯一把,将他从显眼的大旗下推开,然后怒瞪着他咬牙低喝道:“你快走!要是我们今天都被抓住,就真的完了!你赶紧转道上太行,如果我们有何闪失,你还可以联合太行的好汉来搭救我们!”

楚天涯已经虚弱到一定境界了,差点被他这一把推得摔倒在地。眼看着对面那队人马越来越近,当头的一面“姚”字大旗也看得清清楚楚。楚天涯无暇细想,对着王荀点了一点头,一抹身就钻进了人堆里,朝山林之中跑去。

许多将士都看到了、也听到了王荀与楚天涯之间的动作与对话,却没有一个人大惊小怪的提出质疑,反而是自发的聚成了一圈将楚天涯护得死死的,围成了人墙掩护楚天涯逃走。

一百多天的同患难、共生死,让所有的太原人都成了彼此交托性命的刎颈之交。更何况,聚在楚天涯身边的还多半是他亲勋的“楚家军”成员,若非是担心暴露了目标引来麻烦,当下就有好多人要跟楚天涯一起逃走上山!

姚古率领一旅骑兵奔到近前,王荀让众将士们收起刀枪,然后自己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原来是姚经略相公,小侄有失远迎了。”王荀抱起拳来行军礼。

大宋驻守在西疆抵御西夏国的的部队被称为“西军”,是大宋朝现今为数不多的真正有战斗力的部曲,姚家就是西军当中的鼎鼎大名的将门之家。姚氏几辈人镇守西疆抵御西夏人,其中出了许多的名将大将。姚古就因军功做到了熙河军经略使,便是现在西军的顶梁大将之一。

王荀曾经和父亲一起跟随童贯镇守西疆,王禀和姚古就是同一辈份的同袍,算来还有点交情。因此王荀见了姚古自称小侄,并客气的称呼他“姚经略相公”。

姚古骑在马上,表情严肃目光深沉的扫视了眼前这群衣衫褴褛的将士们一眼,说道:“王荀贤侄,本将奉命而来,只可先公后私——本将问你,和你一同领兵出击的楚天涯呢?”

王荀摸着下巴大咧咧的道:“他啊?他没有小侄命大,早就战死了!”

“尸首呢?”姚古问道。

“那、那谁知道啊!”王荀愣道,“小侄还没有清扫战场呢!”

“一派胡言!”姚古突然大喝一声,“既然还没有清扫战场,如何就知道他已经战死了?本将知道你本性实诚不会撒谎,每逢说谎必然手摸下巴——说,楚天涯在哪里?”

王荀的表情顿时僵住,他尴尬的咧了咧嘴将摸在下巴上的手放了下来,干笑道:“小侄确实不知道!”

“哼,你不知道,必然有别的人知道!”姚古大声道,“有谁说出楚天涯踪迹的,加官一级赏金百两;将其生擒而来者,加官两级赏金二百两!——就是普通的军士、甚至是厢军、土兵也在此例,本将绝不食言!”

一言放出过了许久,全场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出来话说。

姚古不禁有点愣了:这天底下,居然会有不愿意升官发财的人?

王荀暗暗的吁了一口气心中大为快慰,撇了撇嘴道:“小侄都说了楚天涯已经战死在这山谷之中,是有兄弟亲眼见到的。少时清扫一下战场或许就能找出尸首,姚经略相公却是不信——众兄弟们你们说,我有没有撒谎?”

“没有!”众军士这下异口同声的大喝起来。

姚古当场被喝得一愣,心中虽然恼火但也不好当场发作惹了众怒。眼前这些军士们如此齐心,要是惹得哗变了可是大大的不妙。于是他道:“既然这样,那你带上人马先跟我回太原!”

“小侄遵命就是!”王荀大咧咧的抱拳笑了一笑,将手一挥,“兄弟们,咱们得胜凯旋、回城庆功了!”

“哦喔!——哦喔!”

太原的将士们,扬起刀枪发出了热烈的欢呼之声。

王荀走到姚古马前,微然一笑低声道:“姚经略相公你大可放心,咱们太原将士的刀枪,是不会对准自己人的——走吧,我乖乖跟你回去便是!”

说罢,王荀就大步朝前走去,带着身后一群衣衫破烂瘦骨伶仃的英勇将士们,一路走,一路大声的欢呼。

姚古骑在马上看着眼前此景,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默然无语的调转马头朝折返而去。

半山腰处,楚天涯和关山等人站在一颗大树的阴影之下,默默的看着眼前一幕,良久无语。

“天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关山劝道,“且先跟兄弟们一起回山寨安顿,再来寻思办法解救王家父子!”

楚天涯点了点头眼睛仍是直直的瞪着山下,一字一顿的说出一句话来——

“如果王家父子也能获罪,那么大宋不亡,就真是天理难容了!”

第二卷 血火河山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云山之间楚天涯跟关山等人一起带着两千喽罗先行一步离开了黄龙谷,走了几十里蜿蜒盘旋的山道其间还在山中露宿了一宿,在第二天中午时分抵达了七星山。

太行山西麾平缓东麾陡峭,七星山正是座落于东西麓分水岭的山脊之上,地势突兀险要,易守难攻。

直到这时楚天涯才知道,原来七星山不是一座山,而是指“七座山头”。因为他们的布列情形跟北斗七星的星宿分布十分相似,因此才被称为七星山。从而,这七座山头也就有了相对应星宫之名。

第一座山峰的入口处就是七星寨的大寨门,有一座人工修筑的山隘雄关,高达十余仗,全由巨石彻成。隘口坐落在挺拔而起的险峻山岭之间,是整个七星山的大闸门与第一道防线,同时也是最不可攻破的一道雄关防线。当初完颜宗翰派谷神来攻打七星山,他率领大队人马而来只能望洋兴叹,根本无法攻关。所以最终,完颜宗翰也只能对七星山的人马采取“封堵”的战术不让他们下山为祸,而不是像对待青云堡那样强行攻关斩草除根。

关山与白诩左右陪着楚天涯,对他介绍说,这座关隘名叫“天堑关”是进入七星寨的唯一通道。除此之外,入关之后两侧都是陡峭的险峰,休说是人,就连猿猴都很少在那里攀越。如果有谁能够越过雄关而进入山寨,除了飞鸟,就只能是鬼神!

楚天涯抬头望去,天堑关的确是鬼斧神工,也不知是哪些神人修筑了这样的关隘,很有一点古长城之上山海关、居庸关的雄迈风采。此刻关卡之上遍插旌旗,往来巡视的兵卒络绎不绝。有箭楼,有旗塔,还有示警的烽火台。出了关口,一条人工开拓的大道直通山下,足以让山寨的兵马居高临下的冲杀出来。相反,如果要从山下往上攻,则要面对无可攀越的雄关和拙劣的地势,以及头顶无数的弓箭与刀枪。

“的确是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险隘!”楚天涯不禁惊叹道。

白诩笑道:“楚兄弟此话恰是说到了妙处。把守此关的头领名叫汤盎,便是我七星山的破军星君。此人正是名符其实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看,他率领人马前来出迎了!”

果然,关隘大门洞开,两队喽罗从里面跑出来分布道旁,当中一名巨汉大步踏出,声如奔雷的道:“小弟恭迎诸位兄长回山!”

弯腰抚胸,那巨汉如此施礼。

楚天涯看到那巨汉,也着实的开了一回眼界——他居然比萧玲珑的跟班大个子阿奴还要高大,而且更加强壮!

站在他身边的那些喽罗们,本来也不矮小,但和他一比,简直就如同婴儿一般。而且,此人披头散发声如奔雷,两只眼睛大如铜铃,言辞吞吐时便是一张血盆大口在张合,加上他长相又有几分古怪和丑陋,咋眼一看就像是山魈魔怪,颇有几分狰狞恐怖!

关山笑道:“楚兄弟莫怕,此人虽然面目狰狞可怖,但是对待兄弟却是相当的温和可亲,为人十分的憨直仗义。我等让他把守山寨的咽喉所在,也正是因为他威猛无敌忠义无双。”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