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29节

点击:


“没有可能!必须活下去!”楚天涯大吼,“萧玲珑你听着,我喜欢你……不对,老子爱你!你必须给我活下去,做我的老婆!”

“若非是我就快死了,这样的话你都说不出来。”萧玲珑虚脱无力的完全靠在了楚天涯身上、蜷缩在了他怀里,十分虚弱的低声道,“楚天涯,会不会有那一天,你后悔认识我?”

“我只后悔,没能早点认识你。”楚天涯紧紧的抱着他,浑身轻微的发抖,两颗眼泪终于无可抑制的滚落了下来,滴到了怀中萧玲珑的脸上。

萧玲珑伸手抹了抹脸上那滴男人的泪水,放到嘴里尝了一尝,突然道:“咸的。你骗人。”

正在徒自伤悲的楚天涯不由得恍然一怔没回过神来,“什么?”

萧玲珑一把推开楚天涯,冲他摇着那根指头,“你不是跟我说过,真心的眼泪都是甜的么,那刚才这滴为何是咸的?那肯定就是你在骗我了——要么是那句话骗了我,要么,是你现在骗了我。”

楚天涯脸皮抽筋直接无语,差点当场石化,“你耍我?”

“若非这样,你这满心城府事、满嘴荒唐言的精怪男人,会跟我说出这些肉麻兮兮的心底话?”萧玲珑嘴角轻扬笑得诡谲神秘、妩媚无双,然后捡起太宁笔枪往地上一顿,“还愣着?既然没死,那就回营整顿兵马去!”

楚天涯史无前例的有了一种“完全被打败”的感觉,咧着嘴,傻笑的看着萧玲珑,心里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怒。

萧玲珑看到他这副样子,志得意满的抿然而笑。她转过身去将太宁笔枪拖到身后双手握住横着架起,一步一摇闲庭信步的朝前慢走,还像个跳大神的萨满似的嘴里念念有词——

“好像有某人夸夸其谈过,这世上有两种男人最值得珍惜。一种是从来只流泪的男人,为你流血了;另一种是,从来只流血的男人,为你流泪了……可是怎么会有同一个男人,为我把这两件事情都做了呢?萧玲珑啊萧玲珑,你究竟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

楚天涯双手叉腰的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最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长枪,他大步朝萧玲珑追去,嘴里却忍不住碎碎念的骂了起来——

“还真是教会学生,弄死师父!——以后再也不告诉她这些扯淡的狗屁语录了!”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一百三十章 绝处逢生

当夜,围困太原四方城门已达两月之久的金兵,如同潮水般退去,共同汇集合兵一处,都屯扎在了太原北门的金兵主营里。这一道方圆百里的“锁城”工事,也宣告瓦解。

太原……自由了!

因为女真大军是在深夜行动,太原城城门紧闭只作严加戒备,到了天亮女真人已经换驻移屯完毕,太原军民都还不知道确切的消息。依旧像往日那样摆出了严加死守的阵势,未有半分松懈。

此时太行七星山的山寨里,正在紧锣密鼓的商议反攻大计。关山与孟德在飞狐口碰头之后,马不停蹄赶回山寨,并召来其他各山首领共议截杀女真退兵之策。

九山头领一同推举白诩为军师,听他安排用兵。白诩早已筹划在胸,将完颜宗翰的退路考虑得一清二楚。往西是西夏国国境,往南是大宋腹地,完颜宗翰只可能北撤或者东进。有鉴于此,白诩做出了两手安排。

其一,如果完颜宗翰铤而走险往北撤退,那他就是自寻死路——可在飞狐道设伏歼击,就算杀不尽他们,也要活活拖死他们、饿死他们!

其二,如果完颜宗翰大胆的向东突围,就要面对大宋王师的阻击。这时候,太行九山就可以从各个侧面对金兵进行夹击,先对其进行切割,然后各个击破!

同时,再联系王师统帅许翰与太原王禀楚天涯等人,约合他们一同截杀女真败军,务必痛打落水狗、不可放虎归山!

白诩的意见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当下众头领就从他这里领了这令,太行九山还剩下的两万余人马分成了十股,分别埋伏于太行南麾的各个重要险要隘口,对金兵进行阻击。常言道穷寇莫追,每一路埋伏都不求将女真人完全截住或是贪求歼敌数量,要的就是将他们的大军切成零碎的小股,再慢慢的蚕食鲸吞各个击破!

女真人的骑兵是厉害,但完颜宗翰所部早已是精疲力竭战力大减,再加上白诩所选定的设伏地点,全是一些险僻的山隘,能极大的阻止金国骑兵的战力发挥。

由此,按照白诩的计谋,不管完颜宗翰是往北撤退还是向东突围,都将落入他的天罗地网之中。再加上有许翰王师与太原大军的助战——完颜宗翰,便已是走到了枭雄末路!

计策刚刚议定,七星山派出的哨探便侦得消息,说围困太原的女真大军已有动静,他们已经撤回了围城兵马合兵一处,看似就要起兵逃蹿了!

既然太原之围已解,事不宜迟,白诩马上派出了快使去联系许翰,并让阿达前往太原,通知城中王禀与楚天涯,按计行事!

就在七星山紧急议兵的同时,得知了后方灵丘县粮草被劫烧一事的完颜宗翰,已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出了应对之策。

他的策略之大胆,让包括时立爱在内的女真将领们,都暗暗的吸了几口凉气!

完颜宗翰的大体战略是——借道许翰、向东突围!

女真人的身后,是一片平坦无阻的空闲地带,是他特意为云中府留出来的一片战略纵深。可是当他得知银术可在飞狐口遭遇了阻击之后,认为这条看似平安的退路已经不太安全。主要原因,是飞狐道太过狭窄不利于数万大军的迅速撤离。如果太行人马在那里设下关卡埋伏,大军就要受阻在那条羊肠小道;如果这时再被宋兵追击堵截在飞狐道前,已经断粮师老兵疲的女真大军,就有全军覆没之危!

虽然现在还没有飞狐道已被敌军完全堵住的确切消息,但这个风险实在太大,完颜宗翰不想去冒。

相反,如果他们往东面突围,虽然要面对许翰所部的宋军王师,但那支军队早已经被女真铁骑打得没了脾气。再加上许翰受制于南朝的官家,正好方便完颜宗翰挥使上政治外交的手段。

于是他派出了使者去见许翰,言说“太原王禀等辈太过顽固,抗拒南朝官家圣旨不交城池,金国不想在这里再行浪费兵马钱粮,就让许翰去清理门户然后再行交割城池”。

为了不让许翰等人心生怀疑,完颜宗翰依旧摆出一副强势的嘴脸,蛮横无理、狮子大开口的要求大宋“补偿大金国在攻打太原时损失的兵马钱粮”。然后,完颜宗翰又十分“善解人意”的说,知道许翰是统兵在外奉命行事,这种事情做不得主需要向朝廷请示,但金国大军可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就让许翰先给金兵粮草三万石,并让出通道,让完颜宗翰率领其麾下大军,转道河北回归北方——当然,给许翰的好处就是,太原“暂时交由你来处置”了。

完颜宗翰的如意算盘可谓是打得极响,前提是他掐准了南朝统兵将帅的命门与弱点。他深知南朝的“鼠胆官家”根本不敢得罪大金国,以至于领兵来救太原的许翰等辈也是徘徊犹豫不敢死战,此前硬着头皮打了两仗全是惨败,因此更加没了底气。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三万石粮草就能换回一个太原城,还能平息南朝和大金国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种交意南朝人向来是喜闻乐见心甘情愿的。对许翰个人来说,也是立了个大大的战功,这跟当年童贯“收复”燕京府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双赢互惠”的好事,许翰没理由不同意。

事实证明完颜宗翰是对的,这位老谋深算的女真枭雄没在战场上战胜太原人,却再一次赢在了南朝的谈判桌上。

许翰虽然有点刚胆义气和报国之心,但他的命门毕竟是握在朝廷的官家手里,他当然也就深知官家心中的真实想法——能收复太原最好;若是不能,也不可与女真人结下太深的梁子!

现在宋兵新败许翰进退维谷刚刚给朝廷上书请示,也做好了挨骂受罚的准备,完颜宗翰却突然扔来这么一个大馅饼,愿意用三万石粮草换给他一个太原城——这非但是官家与朝廷最愿意接受的事情,同时也是救了他许翰的仕途与卿命啊!

虽然许翰手下的种师中与姚古等将一致认定,完颜宗翰已是强弩之末在行逃蹿之事,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最佳时机。可是许翰一概不予采信,还站在“两国邦交与朝堂政治”的高度,对手下将军们提出的请战要求进行了残酷的批判与镇压,直把种、姚两位西军名将批得体无完肤没了半点脾气。

然后,许翰为了体现我南朝礼仪之邦的宽容与大度,盛情款待使者之后,答应在完颜宗翰要求的三万石粮草基础之上,再多送二十车美酒与百石肉食,为“金国友军”送行。为示两国友好,许翰答应将他麾下的大军全部向南面迁移三十里,为金兵让道!

许翰甚至没有过问,完颜宗翰为何放着直接北归云中的近路不走,却要绕道河北迂回数百里。

谈判进行得如此顺利、南朝官员的办事效率空前之高,简直都出乎了完颜宗翰的意料之外。几乎不到一天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谈妥了。金国使者回去的时候,还就带上了满满车载的粮草与酒肉!

这可真是解了完颜宗翰的燃眉之急。他马上下令全军饱食稍作休整,然后抛弃辎重轻兵兼道向东突围。为防意外发生,他安排了谷神、兀室、屋里海等几员大将,各率精锐骑兵在前开道、左右护卫大军两翼,并布下了三道伏兵,专防太原城中的兵马对他进行追击!

一切筹划妥当,只等明日天黑之后,数万女真大军就要拔营而起,向东逃蹿!

这个时候,困守城中的太原军民才刚刚查知城外的女真人动向。表面看来围城得解,太原是胜利了。但众人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难以做出明确的判断。加上完颜宗翰用兵老道,就不定他就是在故布疑阵的使诈想骗开太原城门。因此城里的军民们仍是不敢放松,依旧严阵以待。

当天夜里,阿达穿过已经撤走了人马的金兵锁城工事,摸进了太原城中,给城里的军民送来了几个“重镑消息”。

听到这些消息时,众人欣喜若狂,早已油尽灯枯的王禀却是当场晕倒!

军医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王禀救醒。醒来后,王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天涯呢”?

“学生在!”楚天涯正守在王禀的病榻之前,急忙上前握住他的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