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宋枭 第113节

点击:


时立爱轻捻长须点了点头,“这些其实都在臣下的预料之中。众将士个个都习惯了烈马快刀纵横驰骋,很难适应这样的以守代攻的战术。因此,虽然臣下仍然坚信我的战术会有成功之日,但也不得不考虑到众将士的心情,否则将会影响到军心,那恐怕会得不偿失。”

完颜宗翰仿佛是等着时立爱说这些话,等了许久了。这时不由得会心而笑还轻吁了一口气,“先生,英明!”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一百一十四章 攻城一战

时立爱微微而笑,“狼主勇而有谋,大气非凡,也一向有主见、沉得住气。真正当得起‘英明’二字的,该是狼主才是!”

“其实我知道,这些天来先生没少受委屈。但先生一直很沉着从来不报怨,而且一直兢兢业业的司职本分,这让我十分的欣赏。”完颜宗翰欣慰的微笑,说道:“其实我们女真人的军队与辽人、汉人的军队皆不相同。战争对我们的军人来说意识着生存、财富与荣耀。我们的军队实行的是以部落家族与基础的猛安谋克制度。在战斗中所有人一概平等没人有特权,猛安、谋克这些当官的还都会冲在最前,因为如果他们表现得胆小怯懦了那就无法服众。我这个勃极烈,也是同样如此。如果再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不作任何动作,或许哪天就会有几十个猛安勃极烈跑到我的帅帐里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了!”

时立爱点了点头笑而不语,他当然知道此刻完颜宗翰身上所承受的压力。而且完颜宗翰刚才信口所说的“指鼻而骂”一事,也的确不无可能。

虽然完颜宗翰这个乙室勃极烈与金国东路军统帅,完全可以做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没有功高震主之类的困扰。但是,既然他这个乙室勃极烈敢打皇帝吴乞买的屁股,那么只要他犯了错,其他的勃极烈也就敢在勃极烈会议上弹劾他,或是对他“指鼻而骂”!

想到完颜宗翰打吴乞买的屁股一事,时立爱既觉好笑,心中也颇为感慨与敬佩。在金国的勃极烈的制度下,他们的皇帝不像辽国与宋国的皇帝那样高高在上,也一定要受到律法的管制与其他勃极烈的监督。吴乞买继位之时,正当金国连年用兵国家虚耗严重,国库空虚物料匮乏。因此勃极烈们就开始力行节俭。有一次吴乞买酒瘾发作了,忍不住偷偷的在国库里弄了一些酒出来过了个瘾,却被其他人发现了。完颜宗翰知道后就找来其他的勃极烈,按照律法给皇帝吴乞买治罪,结果真是将吴乞买摁倒在地,狠狠的打了几十板!

这样的事情,在任何时代的帝王身上恐怕都不会发生;但在金国,的确是发生了。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使得金国上下所有的官员将军们,现在都不敢触犯律法,也开始厉行节俭。

就拿完颜宗翰来说,他这个统兵数十万的开国功臣、镇戍一方的封疆大吏,在饮食衣着上从不讲究,仍然保持着当年女真人刚刚起兵抗辽时的简单粗犷。尤其是到了军队里,粗衣粗衫的完颜宗翰走到了一群军丁当中根本不起眼,他的伙食也和普通的军士一模一样。

“狼主,臣下建议——是时候给太原府一点颜色看看了!”时立爱拱手一拜,正色道。

“好,我就等先生这句话了!”听到有仗打,贵为三军统帅的完颜宗翰就和其他的女真人一样激动开怀,他面露喜色的抚掌而笑,“不过我很想知道,先生同意开战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感受到了来自于将士们的压力吗?”

“当然不是。”时立爱微然一笑,说道,“如果仅仅是这样,那臣下就是因私费公、误军误国了!——臣下以为,既然二太子所部已经打下了燕山府并且麾下多了郭药师这样一员大将,那他必然可以一鼓作气大破河北,直捣中原腹地!一来,郭药师身为南国最倚重的御边大将,他手下的常胜军就是南国在河北唯一能有所作为的军队。燕山府,也是南国唯一可以抵挡女真铁骑入侵的咽喉门户。如今燕山府已破,郭药师已降,二太子还任用他率领常胜军为先锋在前开道,没有不势如破竹的道理。南朝在河北虽然建有三大军镇,城廓坚厚兵马众多,但这些军队比起郭药师手下的常胜军来尚且差距很大,何况还要面对能征惯战的二太子与金国铁骑?加上南朝腐败,官员将军们多半是贪生怕死,一但有个风吹草动头一个想到的就是保命要紧,哪里会做出多么强力的抵抗——因此我大胆猜测,二太子一路人马,兵锋已至中原腹地!”

完颜宗翰的眼中顿时精光奕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在东路太原府这里‘围城打援’的目的已经达到,至少已经牵制了南国部署在河东的军队胜捷军,并将吸引南国朝廷与西军的大部分注意力。南国虽然治甲百万,但真正有点战斗力的军队,无非是郭药师麾下的常胜军、童贯麾下的胜捷军与常年镇守在西疆抵御西夏国的西军。宗望打下燕山府、招降郭药师,这件事情干得实在是漂亮,倾刻间改变了我大金国与南国的军事力量对比,横扫河北更是易如反掌了。我之所以同意谋主提出的对太原‘围而不攻’的战术,一个主要的目的正是为了牵制胜捷军与西军,为宗望赢得更多的机会。不过现在,既然宗望已经打到了中原腹地,那么我们第一步的计划‘围城打援’已经完成。那么接下来——的确是可以与太原一战了!”

“狼主,臣下不得不提醒你,二太子那一部兵马的动向,完全是只是臣下的一己之猜测!”时立爱认真的道。

“先生至与我共事以来,每每料敌先机算无遗策,我完全信得过你。”完颜宗翰说道,“而且,我也相信宗望的能力。在我们的宗族当中,若论行军打仗的本事,没人比得过宗望,包括我。他就是我们女真军队的战神化身,真正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既然连郭药师都已经乖乖的投降,南朝再也无人能撄其锋芒。我估计,现在他都可能已经打下开封了,哈哈!当然了,这只是一句戏言。不管他最终能取得多么辉煌的战果,只要扫平河北,那就已经是完成了既定的军事任务。再要趁胜追击扩大战果,已是意外的惊喜。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东路兵也有必要给太原放一放血了。否则,南人还以为我完颜宗翰是怕了王禀、打不下太原城;传到陛下与宗望的耳朵里,我也抬不起头来做人哪!”

“如能打下太原,则是最好;就算打不下,也要给南朝施加一点压力,这样会有助于二太子挟胜而交,在谈判中多一些资本。”时立爱说道,“不管是用武力也好、谈判也罢,太原这一个咽喉之地都必须拿下。否则,这会成为大金国南下的一块最大的绊脚石。所以我同意狼主的说法,现在的确是时候给太原‘放一放血’了,先用武力来震慑太原城中的那些南国军民。他日如果二太子通过谈判的方式赢来了太原府,我们也好顺理成章的接管他们的城池与军队!”

“一针见血,就是这样!”完颜宗翰哈哈的大笑,“就如同收编奴隶或者是驯伏烈马,想要他们彻底的臣服,都必须先要把他们打得趴下,再放一放血!”

“狼主,英明!”时立爱面带微笑,拱手长拜。

完颜宗翰微笑的点头,眼中一抹机锋如刀般犀利,“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攻城一战!”

这些天来,每当完颜宗翰秉烛读书的时候,太原城中的楚天涯不谋而合的和他干着同样的事情。今日,完颜宗翰与时立爱定下了明日清晨开始攻城的计划,楚天涯也写下了他来到大宋后的第一篇“札记”,或者说是日志、读书笔记。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或许十年二十年后再将这些东西翻出来看时,楚天涯自己会恍然想起,原来当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曾经遇到过那么多的人。

写了一半时,萧玲珑以“还书”的名义如期而至。

“你这么快就看完了?”楚天涯笑道。

“只看了几页,看得不是太明白。”萧玲珑将她从这里借走的一册摆到桌上,面露难色的道,“我还从来没有读过这样的书,感觉有点晦涩难懂。不如你教我读吧!”

“哟,你还真是铁了心要学兵法啊?”楚天涯搁下笔,笑道,“不过这纸上谈兵的东西,学了用处不大。真要有所成就,还得自己亲自去带兵练兵,上阵用兵。”

“你的意思是,我一介女流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萧玲珑轻撇了一下嘴,“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就不能做?”

“这不奇怪啊!很多女人能做的事情,男人也不能做啊!”楚天涯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又无聊!”

“哪里,我是在陈述一件严肃的事实。”楚天涯笑道,“萧郡主,你喜欢练武,这些我还可以理解;但你要学兵马,我觉得真是有点多余。术业有专攻,你该听何伯的,专心练好你的武才是。”

“不教就不教,何必拿老爷子来压我?”萧玲珑翻了他一个白眼,起身就要走,“我走了,读你的木头书去吧!”

“咦,别急嘛!”楚天涯一把将她的手捉住,“以后每天我都教你读书,管他是兵法还是诗选呢,本来就没区别嘛!”

第一卷 不死龙城 第一百一十五章 狼来了

黎明时分,阴风怒吼,天寒地冻。

楚天涯睡得正香而且梦里一片春光,正要和萧玲珑亲个嘴儿时,猛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将他骇醒。

他迷迷糊糊的还在回味梦里的香艳味道,意识却渐渐清晰。好梦被吵醒他不禁有点恼火,但马上又是同样的一记霹雳声震响在半空,让他恍然回神!

“这是金国的霹雳号炮——要攻城了吗?”

楚天涯一翻身下了床,急忙往身上披衣上甲。

此前金国人也这样玩过一次,但那次他们只是围着城敲了半天的战鼓,结果并没有来攻城。楚天涯好不忿然,心说这次不会又是吓唬人吧?

但这种事情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大意不得。王禀将胜捷军主力兵马分派在四城驻守,每城各派大将坐镇。若有一方城门遇袭,其他各门的将士不得妄动,以防女真人声东击西。

而楚天涯的职务就是领军巡于四方城门接应,哪方战况紧急,就赶往哪方支援,有点像是足球上的清道夫或是自由人。平常若是不打起来,他是最清闲的,练练兵巡巡逻就足够了,都没有驻防与站岗的任务。但只要一打起来,那可能就是最苦的。

以最快的速度披衣上甲之后,楚天涯直奔马厩。家里的其他人也早就被惊醒走了出来,何伯等人看着楚天涯急忙奔出,怕耽误了他的大事都没有多言。萧玲珑的房间里亮着灯,听得到她与小艾焦急的谈话,好像是萧玲珑在请小艾帮忙火急火燎的在穿铠甲。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2.html